第五百一十二章 天上人间(下) - 极品公子

第五百一十二章 天上人间(下)

就在叶无道欺负柳道茗的时候,酒吧角落一桌人正不怀好意的盯着他们,其中就有那个跟宁禁城交手的清瘦青年,不高,一米七左右的样子,戴着一副眼睛,斯文白净,根本就不象在道上混的角色,但眼睛里那股狠绝让人不敢漠视,他周围坐着的都是天上人间闻讯赶来的保安,显然,貌似手无缚鸡之力的他是这群人的核心。 “老大,要不要动手?兄弟们都准备好了,外套脱掉就能马上抄家伙动手,操!敢在我们地盘嚣张,今天就让他来个残废!”一个脸色阴沉戴有耳环的保安怒道。 “背后捅刀子也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动手自然是要动的,可时机很重要,而且关键我们还不能被这群来历不明的家伙逮到把柄,等下不要伤害女人,这是我的规矩,希望你们不要用屁股记住我的话。”那青年拿下眼睛擦拭道。他面前的桌上放着一把精致的匕首。他也许不清楚他要刺杀的人是谁,但他今天确实是被命运女神强奸了一回,当然事后回想起来这次被强奸也确实相当舒服。 他叫着陈烽火,这人很简单,比如走在大街上看到偷钱包的他会挺身而出见义勇为,前提是那个被偷钱包的人是个女人,而且是漂亮女人。有时候他很猥琐,大夏天姑娘们的衣衫单薄,凹凸有致的身材会让他流哈喇子,然后自诩能够已经达到了传说中庖丁解牛的高度,因为庖丁解牛目无全牛,而他则是眼中没有穿衣服的女人。他很吝啬,宁愿乱花钱,也绝对不会浪费一分钱。如果在马路上见到夫妻两人吵架,他会蹲在一旁仔细研究一番。两帮黑社会谈判,他会躲在人群里叫嚷着快点打,不打看的不过瘾,屁颠屁颠煽风点火的同时浑水摸鱼来个卑鄙无耻地落井下石。他对自己人很好,好到比对自己还好,得罪他都不是什么大事,因为他有时候心软,可是得罪他的朋友了,他就会比豺狼还要凶狠,要砍你一只手绝对不会只砍你四根手指头。 而他,也许自己都不知道,他将会是未来和余温斌一样成为叶无道商业和黑道帝国舵手之一的枭雄人物。 “老大,你是不是和曹老头是玻璃啊,要不然怎么能进我们天上人间,我们这要么是水灵灵的妞,要么就是我这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粗人,可就是没有你这样斯斯文文一看就是个败类的主。当然当然,俺对老大你的文韬武略那绝对是仰慕得如尿崩般汹涌!”一个保安献媚道。 “哟,不错嘛,阿三,跟老大混了几天都知道咬文嚼字变着法挖苦别人了?看样子素质得到质的飞跃的你很快就能泡到马子了,到时候别忘了孝敬老大,要不然就等着被太监吧!”陈烽火狠狠的赏了那家伙一个板栗,抽起一根烟,眼睛细细眯起的盯着舞池中的宁禁城,这个男人很棘手,分明是军队中的高手。继而把视线投注在叶无道身上,擒贼先擒王,要动手,第一捅地就是这个王八蛋。 “老大,令狐小姐找你,在那个只负责接待内部人员的总统包厢,好像有几个后台很硬的角色,你小心点。”一个漂亮服务员风情万种的来到陈烽火跟前,神情严肃,对这个男人,天上人间的小姐都或多或少抱有感激,领班和经理很多不敢出头的情况下都是这个男人出手,而且几乎每次都化险为夷,偶尔几次谈不拢出现摩擦也都是这个男人一人摆平,所以这里的女孩子多半多这个貌似多情其实无情的男人有好感。 这个时候陈烽火及其自恋的摆了个自认为很帅的姿势,道:“其实我发现了一个真理,一个人的长相与人品和魔兽实力是成反比的。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是魔兽菜鸟,你们嫉妒是嫉妒不来的,老大这一去恐怕就要让令狐婉约跪倒在本人的牛仔裤下了,你们就尽情地赞美我吧。” 周围呕吐一片。 在无数鄙视和不屑中陈烽火走向那个专用包厢,虽然言语轻佻,但他做事从来都是谋而后动,极为稳重,寻思着自己有什么值得被令狐婉约这高高在上的女人的利用价值,最后他可悲的发现自己没有,越是这样,他的神情越凝重。天上也许真的会掉馅饼,但这样的馅饼多半有毒。 很多达官显贵都有命中贵人这一说法,虽然很多人不相信,但是叶无道今天早上在出门前就被赫连琉璃这个小丫头片子神秘兮兮的拉住,说了一大通连叶无道都头晕地晦涩古文,最后才搞清楚小琉璃的意思是他今天会遇到命中能够帮他消灾的贵人,既然世上有命中相克的人,自然也就有命中相助的人,这一点叶无道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这个青年就是赫连琉璃嘴中所说的那个家伙,精通古文的叶无道多少接触过相术和风水,所以大致看面相也能根据赫连琉璃的描述认出这个贵人就是陈烽火。 那间总统包厢中,烛光暧昧,温情中萦绕着几缕旖旎,一个女子正和几个男人周旋,这个女人脸颊精致,尤其是那双桃花眼生得极为撩拨人心,但是那柔弱如无骨的曼妙身躯却散发着一股清冷气质,这种被称为内媚的女子最为动人,绝对是成熟男人的首选尤物,尤其是那双雪嫩修长的**,那样有意无意的摆放在男人的视野中,极富冲击力,这样的一双腿,哪怕是阅尽美女的叶无道恐怕也要失神片刻。 曹元茂此刻恭恭敬敬的站在这群人前面,这里自然没有他的座位,他的头很低,低到刚好看清那个女人的**。 “如今还真是多事之秋啊,昨天是我六本木,今天又是你的天上人间,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是红粉女子坊。”说话的赫然是那名被六本木经理称作紫川少爷地男子,而他身边一个端着酒杯沉默不语的青年则是上次在诗洛奇水晶餐厅跟叶无道有过一面之缘的“明镜”他和叶无道的同学黄仪然称作是太子党的内部成员,由此可见来头非同小可。 “魏少,怎么好像你一点都不担心人家会被人欺负呢?”那个自然是令狐婉约的女子眼神哀怨道,胸前那对与苗条身材有点不符呼之欲出的**颤颤巍巍,画出一道**的细微弧线。 “怎敢怎敢,只是有崔少在这里,我就不喧宾夺主了。”魏明镜文雅笑道。 阴暗中一个沉默的影子带着一股让曹元茂发寒地冰冷气息,他皮肤苍白,手指修长,长相粗犷,但是时不时咳嗽的声音却是细腻轻柔,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尤其是他地那双眸子,似乎将所有情感都内敛到一个焦点,这样的人,要么是象叶无道那样的天才枭雄,要么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而这个貌似有点神经质的男子似乎更倾向于后者。 “按照我的说法,丢进麻袋算数,管他是不是有军方背景,只要手脚干净利索点不留下把柄,就算是整个成都军区给他们撑腰都没个屁用,听说有个赵宝鲲在南方很吊,还有什么北崔南赵这种说法,我倒是想看看这个成都军区大院出来的杂种有啥能耐。”那个皮肤苍白的男子拿着一根雪茄冷笑道。 “小不忍则乱大谋,再等等。”魏明镜皱眉道。 “呵呵,如今这个社会欠人钱的是穷人,欠国家钱的是富人;喝酒看度数的是穷人,喝酒看牌子的是富人;耕种土地的是穷人,买卖土地的是富人;女人给别人睡的是穷人,睡别人女人的是富人。你崔大少欠国家几个亿,喝的都是从波尔多酒庄拿来的酒,手里有几百套别墅,睡的都是别人的女人,算得上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了,可惜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崔少还有大把大把的时光做坏事,让我们这些人好生羡慕啊!”那个紫川少爷操着流利的中文笑道,他知道这个“北崔南赵”中近乎神经病的崔大少最喜欢**裸的邪恶,千万不能对他刻意奉承马屁,那样只能适得其反。 “这话我爱听。”那个崔大少带着咳嗽笑道,声音犹如女子。 “如果真是赵宝鲲的话,事情就不好办喽;对了,听说还有在上海的李镇平和在江苏的许远清,这两个人非但在成都军区有很强硬的后台背景,在其他军区都有联系,尤其是那个许远清,南京军区和北京军区也都有人给他撑腰,简直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们也许不知道,还有就是那个赵宝鲲有个叫赵炳乾的哥哥,这个人更不简单,是南京航空学院博士的他如今正在中央党校进修深造,是党校一把手和二把手都极为器重的人,想动赵宝鲲就算不鸟成都军区,也需要掂量下北京的影响。”令狐婉约那双桃花眼闪烁着玩味神色,说道赵炳乾是似乎有些异样。 那个被这群人叫做崔少的男人嘴角扯出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屑。 这个时候令狐婉约瞥了瞥角落中一个始终没有动静的纤弱身影,好奇的问:“崔少,这个女孩子是谁啊,怎么这么眼生。” 崔少一把捏住那个女孩的精致下巴,迫使她抬起头,他凝视着这张绝望的小脸,狞笑道:“刚得到的玩具而已,她曾经使我兄弟,哦,也就是葵花会少主要的女人,结果强奸未遂,现在我兄弟死了,我自然要替他完成心愿。啧啧,为了得到她我可是花了不少的代价。” “崔少不是重来不玩处女的吗?怎么胃口变了,要是这样,我六本木到是有几个不错的女孩等着崔少开苞呢。”紫川少爷瞥了瞥那女孩,顿时被她那双干净漂亮的水晶眸子吸引住,不过嘴上说的仍然是淫秽语言,心中好可惜好好的一颗水灵白菜就要被这个变态蹂躏了。他这么千方百计的恭维这个神经病,除了他家庭背景足够惊人外,还有就是他的手段确实足够变态诡异,而他也是京城燕少的心腹,这次南下不过是这个崔少想要把令狐婉约弄上床的即兴之举而已。 北崔南赵,讲的就是两个翻天覆地肆意妄为的人,其中南方就是赵宝鲲,北方就是这个崔彪了。 “你不知道我最爱看你宛如秋水般迷人的眼睛吗?尤其是你痛得无法忍受的时候。你的泪水就会慢慢的沁出来,那真是一幅波光潋滟的美景啊!知道为什么当初你能逃出葵花会的魔爪吗,你那个无能的哥哥?呸!他在我兄弟面前还不是跟一条狗一样;是我,是我救了你,所以你要报答我,没有人能欠我东西!”崔彪俯身靠近那个女孩凝视着那双最让他心动的眸子细声细气的道。 女孩倔强的不说话,跟这个令无数人头痛的难缠人物对视。 “你很我。我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我也深深明白的的确确是卑劣无耻,所以我希望将纯白如雪的你也染上污秽,以为这样我就可以离你近些,以为这样我就勉强配的上你,可是却令你的心离我越来越远,而你的远离也让我越来越疯狂。怎么办呢?我想只有占有你之后就把你毁灭这样你就永远属于我一个人了,你说呢?” 崔彪这个时候那阴柔的嗓音配合那些神经质的话语显得更加诡异,让魏明镜和紫川少爷都感到一阵鸡皮疙瘩,尤其是和那可怜女孩一样身为女人的令狐婉约更加毛骨悚然,愈发坚定不跟这个疯子接近的决心,她不禁怀疑这个人会不会有奸尸的癖好。 那女孩泪眼朦胧,嘴唇被她咬出丝丝鲜血。 这个被崔彪带到成都天上人间的女孩,竟然是李淡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