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天上人间(三) - 极品公子

第五百一十二章 天上人间(三)

这个令狐婉约可不简单天上人间十年来总共出了五个名动大江南北的女人其中令狐婉约便以妩媚放荡著称另传闻作为天上人间四大么妓之一的她接待过的省部级官员加上身价破亿的富豪不下百人,这恐怕也算是一项无人能破的吉尼斯记录,当然接待不等于上床也有人说这个令狐婉约至今仍然是完璧之身内幕如何凡人自然无从得知如此玲珑倾城的女人,一亲芳泽的男人能够从北京排到成都, 那服务生似乎已经习惯客人提出这种在她看来十分荒唐可笑的要求不愿过当叶无道放出狠话的时候她依然有无法完全掩饰的慌张红粉女子坊始终是成都天上人间无法小瞧的棘手对手如果是别人,她还不会如此紧张,可精于看人的她又怎么会眼拙到看不出这群少爷公子哥的派头不小,不是很大对干这一行的她们来说,要能够在跟客人见第一面的五秒钟内分出一个三流九等来从客人的穿着谈吐,气质以及身边的女伴来判别,随后再看细节比如点的酒,佩戴较为隐秘的首饰和坐姿. 最后那个服务生决定还是去跟领班说明下情况原本恼怒这种事情还要麻烦自己的领班听到这个服务生把叶无道等人的容貌描述一遍后,不禁皱眉敏锐地想起早晨二老板对她们的提醒大致把昨晚在六本木发生的内幕透露了点让她们注意这几天来天上人间地年轻人这样一来这个领班一时间也没有了主意,最后只要忐忑不安的请示包厢经理,这个经理肥头大耳,平时最喜欢揩油,用天上人间内部的说法就是整一个贼眉鼠眼的瘪三样,但是没有办法,他地老丈人是四川省检察院的人所以他的工资是一个月八千,而她拼死拼活的却只能是五千, 公平?这玩意早就被婊子的牌坊压在下面腐烂了 “怕什么天上人间何曾怕过谁当年北京那两个老爹是北京军区副参谋长和北京卫戍区副司令的大爷都不能把天上人间怎么样这群兔崽子能折腾出什么事情你们这叫啥来着哦,惊弓之鸟风声鹤唳的成何体统,我就不信了真有人能指挥得动成都军区特种部队?吹吧另谁有这本事另老子给他免费吹箫另切,什么东西”那腆着啤酒肚的经理口吐唾沫的时候双手没有忘记在领班曼妙身躯上游走说到吹箫的时候眼神不禁飘向领班那两瓣娇艳欲滴地性感嘴唇, “曹经理,真的不需要理会这群来历不明地公子哥?漂亮领班强忍住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呕吐感觉,职业性的强颜欢笑, “不过呢,既然出手如此阔气肯定也不是寻常的角色换两个我们的招牌服务员虽然我们这里不允许直接在包厢**,但是如果他们想要的话,满足他们如果能摸清他们底细是最好,两瓶施瓦图红酒啊,啧啧,我也想知道四川有哪家少爷这么豪爽”那个姓曹的经理眼睛细细眯起双手狠狠捏了一把领班地36d**,双手变态的放在鼻子前眼神阴冷, “可是他们说如果没有令狐小姐的话红粉女子坊就……”领班仍然犹豫道,这个曹元茂虽然好色却也十分滑头,她就怕到时候真出了事情他就推得一干二净,这个黑锅她可背不起, “照我说的话去做就是了你是经理还是我是经理?曹元茂摆出姿态冷冷道凝视着年轻领班背影的曲线,眼神猥琐臭婊子我就是要玩死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给你点苦头吃你又怎么肯主动投怀送抱, 果然在包厢不等叶无道表态赵宝鲲已经开始发飙被惊吓到的那两个招牌服务小姐泫然欲泣模样楚楚动人,赵宝鲲的嚣张跋扈连很多城府不浅的商界名流和将门子弟都忍受不了这两个只知道卿卿我我的漂亮女孩又怎么能吃得消最后要不是柳道茗等女地婉言相劝恐怕赵宝鲲已经砸出那三个酒瓶,叶无道徐远清和李镇平这三个男人则安静等着房门外的角色 那个领班没有想到局势会如此失控平时的能说会道左右逢源都成了摆设这个时候她不禁想到曹元茂这头满脑子装满精液地肥猪,如果虾米角色捣乱,天上人间自然能请出那群素质不差的保镖清理垃圾但领班怎么看不出这几个男子身份不俗,而且似乎那个身材魁梧的家伙根本就不把这种高档风月场合的潜规则当回事。 这个时候,曹元茂终于姗姗来迟地推开包厢,身后带着一群气势汹汹的保镖,貌似他想来个先礼后兵, “这位先生我们令狐小姐今天有点事情,不方便见谅”曹元茂盯着叶无道皮笑肉不笑道能够第一时间看出叶无道是首脑,这个经理当得也不算太离谱, “不方便?这么不给面子啊,难道非要撕破脸皮说话?做婊子还要立牌坊,什么玩意”李镇平冷笑道.赵宝鲲这种看似极霸道极没有素质的行径如果说是唱白脸那么心有灵犀的方婕则是扮演着唱红脸的角色李镇平还真开始有点欣赏这个一门心思拉拢自己这群人的女孩,聪明人都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动机纯不纯倒是其次笨的人,终究是连被利用的价值都没有 天上人间被李镇平这句话打破冷静婊子,这个词汇可是大忌讳尤其是**裸的针对令狐婉约这样的大红人,李镇平这句话结结实实地踩在了天上人间所有人的尾巴上那个领班和两个漂亮服务员都大惊失色,而曹元茂则抓到把柄似的阴冷笑道:“来者是客顾客是上帝也没有错,但是不尊重令狐小姐的家伙,天上人间从来都不接待,不管你是什么部长的儿子或者什么将军的孙子都,给,我滚蛋” 搂着柳道茗靠在沙发上的叶无道那双在少女纤腰游走的手不经意间停了下来饶有兴趣地盯着这个似乎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的弈子飞扬跋扈的曹元茂被叶无道这种似笑非笑的冷冽眼神盯得有点毛骨悚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吃定叶无道的他仍然没有退缩相反他身后那五六个骠悍保安都跃跃欲试的准备动手我包厢门口逐渐围成一圈看热闹的人在天上人间闹事,那跟六本木这种中档娱乐场所的风波肯定不是一个程度而且天上人间成都在成都开设俱乐部还是听说头一回有人敢跟俱乐部直接叫板,这可是大新闻很快一传十十传百地把很多好事者都拉到这间总统包厢的外面 “叶子”柳道茗习惯性询问叶无道意见这种时候她就会表现出不由自主的依赖性她望着身旁这个笑容甚至有点灿烂的男人发觉自己终究还是没有弄懂他,自己那因为天天锻炼而柔软却不失弹性的腹部还留有他手掌的温度,原本连室友死党和亲姐姐都不给碰的身体就这样貌似很轻易的交给了他,甚至都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咬人的狗都不会叫.” 叶无道弯身轻轻咬着她的漂亮耳垂笑道,身边城府颇深的徐远清和李镇平同样没有因为曹元茂的嚣张而动怒,只有容不得别人比他更牛叉的赵宝鲲缓缓起身端着酒杯走到曹元茂面前狞笑着将酒缓缓倒到曹元茂几乎光秃的头顶上,侮辱意味再浓重不过 赵宝鲲无视曹元茂不敢置信的神情耸耸肩,转身就走而曹元茂身后一个保镖却暗中出腿踹向赵宝鲲,本来这种偷袭对于参加过军区特种部队野外生存训练和特种兵擂台赛的赵宝鲲来说根本不成气候,只不过比他出手更快的是黑暗中最容易被人忽略的宁禁城,他一只手就轻而易举地抓住这一腿随后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肘击撞到那个保安面部砰生血流满面惨不忍睹宁禁城根本没有理会这个后仰晕厥过去的可怜家伙,轻轻闪头躲过一记毫无章法的冲拳顺势肩撞向前,扭住一个保安的胳膊,喀嚓一声清脆骨折如果不是一个陌生青年硬生生扛下他一拳这群保安已经被热身的宁禁城全部放倒,那素年神色紧张却毫不退却抹了把嘴角的鲜血死死瞪着宁禁城,宁禁城瞥了眼那个青年准备下杀手的时候捂住柳道茗眼睛的叶无道皱眉道,算了这样闹事没意思,小打小闹的显得我们没有礼貌” 叶无道手指点了点狂咽口水的曹元茂语气平和道:“给令狐婉约捎一句话,做婊子可不是没有**就能不接客的工作…还有,不想变成第二个六本木,就拿出点待客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