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天上人间(二) - 极品公子

第五百一十二章 天上人间(二)

因为有姜珉和李镇平这样能说会道的玲珑人物,一行人在诗洛奇餐厅吃西餐的时候气氛格外热闹,本来在这种高档奢侈场所都讲究一个雅,但他们显然根本无视周围金领和小资阶层带有不屑的频频侧目,原本矜持含蓄的方婕似乎在和赵宝鲲他们接触后眼界和胸襟都大了很多,连笑容都更加淡定,这让叶无道想到了苏惜水和赵清思这两个政治家庭熏陶出来的聪慧女孩,虽然现在方婕略显稚嫩,但如果拥有足够的机会,说不定将来成绩不俗,叶无道看到徐远清和方婕若有若无的眼神交融,心中了然,其实在场所有军区大院的男人都知道一个秘密,那就是在座这个方婕和徐远清得癌症死去的初恋女友很像,这也是叶无道肯对她们特殊照顾的一个重要原因,徐远清这个心结,如果方婕能解开,对大家都是一种解脱。 随后方婕无意间说起太子党,赵宝鲲这个跑遍中国大城市的家伙马上侃侃而谈:“现在中国有两个太子党,一个是北京的太子党,这个想必你们这些妮子都听说过,而还有那个南方如日中天的黑道太子党,恐怕你们镇平哥哥和远清哥哥都没有大爷我清楚内幕了,据我推测,不出半年,这两个太子党就会出现面对面的冲突,届时就是一场精彩的龙争虎斗。” 徐远清似乎有意回避方婕那缥缈的脉脉眼波,只是低头喝咖啡,而跟身边姜珉“眉来眼去”的李镇平听到赵宝鲲这番话,也来了兴趣,微笑道:“这个南方太子党不简单啊,你们也许不清楚,以上海青帮为首的本土黑社会如今都直接控制在太子党的手里,而几个大的国际黑帮也都都是仰其鼻息的苟延残喘,那次大规模械斗的内幕是我们政府强制压下媒体报道的,所以外界不会有半点消息,你们猜猜看死了多少人?” “十个?”方婕犹豫了下怯生生道,黑社会,对她来说那始终是一个很遥远的词汇。虽然昨晚的经历足够惊险。 “五十?”姜珉歪着小脑袋猜测道。 “一百?!”方婕狠下心道。 “秘密。”李镇平狡猾道。随即感叹,“你们这群单纯的丫头啊,真是不知道这个社会的丑陋和狰狞。记得以后找个简单的好男人,平平安安过一辈子。” 柳道茗习惯性地用眼神询问叶无道。印象中,这个桌子底下握住她的手的男人除了有点色有点坏之外,似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凭感觉她知道对喜欢安稳和平静的自己来说这样的男人值得依靠,却不适合去爱。叶无道拿起湿巾擦嘴道:“准确的说法是死了249人。因为伤员都会第一时间送到私立医院,加上对上海媒体的严格控制,这种事情你们不清楚也是正常的,黑吃黑始终都是中国政府乐意见到的,而且械斗双方并没有超出它的底线,这其中的玄妙博弈不足为外人道。南方太子党如何我不好说。但北京太子党我多少还有点资格说三道四的八婆一番,毕竟前段时间还和几个北京的人打过交道。现在所谓的太子党和外界坊间流传的京城太子党又有所不同,外界一般就是把一批北京**列出长长一张清单美其名曰太子党,其实没有这么简单,北京太子党内部本身也是派系林立团体纵横,还有新太子党和旧太子党的说法,旧太子党的太子是如今国安部的一把手赵家赵师道,这个人。像镇平和远清这些当官的都是能不见到最好不好见到,而现在的北京太子党多半是前开国元勋们的第四代或者在解放后发迹的政界新贵们的第三代成员,上次跟我交手的就是如今太子党一个红的发紫的成员,外界都叫他燕少,宝宝,下次到北京你肯定要跟他碰头的,镇平和远清,以后也多留意京城太子党的消息,说不定哪一天就有事情做了。” 这一席话说得所有人倒抽口气,尤其是对京城太子党知根知底的李镇平和徐远清,燕少,北京只有一个燕少,中国也只有一个燕家!什么层面的资本才拥有什么样底蕴的对手,尤其是李镇平,在叶无道清楚的报出上海黑帮激战死亡人数的时候手轻轻一抖,眼神玩味,他身边偶然捕捉到这一瞬间的姜珉第一次感觉这个上海市委大红人的城府,也第一次告诉自己这样的男人自己根本把握不住。 下午叶无道拉着暂时身份是他小情人的柳道茗去了趟市区商业中心,特意给外公家和紫枫别墅买了些地道的四川藤器,这四川藤器极有讲究,把用水浸泡过的藤条围绕骨架巧妙地进行编结后先拉经线,后编纬线,制作藤椅是用整枝的藤条做背和座以求结实,用对剖的藤条缠扶手为了紧密,而最引人称道的是编结接头全部藏而不露,外公不喜欢张扬,这种古朴苍老的藤椅最适合不过,只不过这个价格他是绝对不敢照实说的,而一旁的柳道茗也体会到了这个男人的挥金如土,加上几盆兰花和皮影画等精致饰品,叶无道花掉的钱很轻松的破六位数,虽然说这个对神话集团总裁来说并不算什么,可在柳道茗眼中却是有点无法接受,所以一路沉默。 柳道茗并不是很缺钱,事实上她在哪怕放在全国来说在学生中也算是最宽松的那类,几张银行卡上加起来也将近百万存款,这都是她姐姐给她的生活费,但对她来说,这些钱就像眼前的男人一样,都不属于自己。不是她的,她不会强求,这就是她的个性,所以月生活费始终保持在800左右的她到今天为止累计捐款数额已经达到惊人的40万,而这,谁都不知道。 她唯一好奇的是身后这个剃着平头一身随意打扮的青年,昨晚那种场面,唯一保持冷漠的除了这个被叫做叶子哥的男人,剩下的不是那两位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的高级官员,而是这个始终跟在他们后面的男人。如果姜珉说眼前这个始终带着笑意的男人是那种气度和风范带着危险气息,那么背后的这个人就是**裸的野兽习性。总是在暗处窥视猎物。然后发出致命一击,跟姐姐身边那群保镖有点接触的柳道茗也能感觉触这样的家伙很危险,一想到身旁这个还不知道名字的男人那神秘背景。柳道茗也就懒得深思,就算她姐姐再出色。对他这种男人来说,依然只是一种点缀,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事实。 叶无道似乎也发现氛围有点沉闷,在燕莎大厦电梯中他望着远处轻笑道:“一个城市有娱乐生产力。并不一定可以称得上娱乐之都。比如北京,那里如今的本地老百姓是没有太多的娱乐精神的,几十年前的那种唱京剧、遛鸟的自娱自乐,后来都被挤到皇城根脚下,再后来随着城市动迁也慢慢消失了。如今,皇城根脚下散步的多数是外地人。” 只有在这个时候柳道茗那双眸子才会绽放光彩。她只是一个本能排斥动荡和激烈的平凡女孩,不像方婕那样帮助家庭希冀攀上成都军区的高枝,也不像姜珉那样想要依附一个手握重权的男人,她只是简单纯粹的履行一个承诺而已,不过她确实欣赏这个男人安静时候的谈吐和气质,水一样的安详,淡泊,有她喜欢的味道。 叶无道似乎也发现这个话题能够打动这个单纯的丫头。摸了摸她的小脸蛋,温柔道:“而成都不一样,这是号称是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成都人的生活悠闲得令人眼红,当然除了杭州。对成都人来说只有休闲的生活才是最实在的,他们的夜生活就两个字:吃,喝。搓麻将泡茶馆吃火锅啃兔头剥龙虾嚼烧烤光着膀子划拳摆龙门阵,悠闲得好象晚上不用睡觉白天不用上班一样。” 习惯叶无道对她作出亲昵动作的柳道茗嘻嘻笑道:“所以啊,成都人喜欢说----日子是水自己是鱼,游着走就是了。《华阳国志》称蜀人‘尚滋味’,‘好辛香’,‘君子精敏,小人鬼黠’。唐宋以降,蜀人小富即安,追求享乐,醉心游玩,不求宦达。时代不同、俗应有异,然而蜀人易于满足,耽于享受,溺于休闲的习性和传统,古今皆然。” “倒没有看出你还是个小才女呢。”微微惊讶的叶无道伸了个懒腰,道:“等我以后要是空闲下来,就经常跑成都休闲散心。” 被叶无道称赞的柳道茗偷偷的小小得意了番,走出电梯仍然是那幅小女人模样的她很自然的被周围顾客当作叶无道的情人,提东西的宁禁城则不死不活的干起搬运工,在大厦的珠宝和首饰专柜前叶无道几次暗示柳道茗挑选,但都被她婉约含蓄拒绝,对叶无道来说,这既是一种欣慰,也是一种郁闷,现在不想再牵扯出新爱情的他倒是宁愿柳道茗有点拜金,而不是目前这种水土不侵的状态。 在大厦餐厅里吃点心的时候,柳道茗突然打破沉默,低下头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情愫,失落道:“你为什么选中握,而不是更有气质的方婕,或者更漂亮的姜珉?” 叶无道哑然,开怀笑道:“谁说你没有方婕有气质的,再说了,道茗可比姜珉可漂亮多了,尤其是皮肤,啧啧,跟水做的似的,当得流转眼波令人忘俗这个说法!我想在学校你被追求的人数肯定比她们两个加起来都要多吧?你难道没有发现从来都是零回头率的握自从拉着你后瞬间涨到百分之百的回头率吗,要知道本人的眼光可是很挑剔的,一般的美女还不入本人法眼哦,所以说我们道茗有多漂亮就用屁股想都知道啦~” 柳道茗带着清纯的腼腆甜甜微笑,就是不说话,被这个男人如此直接的称赞,除了羞涩,还有一种难言的雀跃。 “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或者说想知道我们家是干什么的?”叶无道朝柳道茗眨眼睛道。 “有点,说不想知道是骗人的,而且我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不过我并不怎么想知道你家是干什么的,因为我觉得一个人最重要的是自身修养,和家族没有必然联系。”柳道茗老老实实道,在任何人面前她都不会虚伪掩饰自己的真实。 “叶无道。叶子的叶,昏庸无道的无道。”叶无道对这个女孩的诚实感到无奈,简直就是无懈可击。 柳道茗听到这个名字后先是恍然大悟。随即瞬间冰冻,最后恨不得挖地洞钻下去的可爱模样。 叶无道一把搂过这个终于认出他的小美人。堂而皇之地吻住她那柔嫩小嘴,这次柳道茗似乎认命般轻轻抱住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男人,心中充满宿命的感觉,她知道就算自己现在还不喜欢叶无道,只要继续这么沉沦堕落下去。她迟早会离不开他。得逞的叶无道一只手开始轻薄柳道茗的柔软胸部,那种充满手感的弹性让他如痴如醉,尤其是柳道茗那种粉腮含情清眸妩媚的娇滴滴模样,更激发了叶无道得寸进尺的念头,这种女孩,要的就是温柔的霸王硬上弓。如果要傻等到她主动要求,恐怕要等到牙齿都掉光了,熟谙**手段的叶无道并没有直接伸入领口去品尝青涩女孩的玉女峰,而是在嘴巴含住纤嫩耳珠的同时,修长手指轻轻摩娑她无人亵渎过的乳沟,带起一片魅惑的绯红。 就在柳道茗小脑袋中天人交战要不要继续堕落下去的时候,叶无道已经点到为止地松开她,但仍然没有让这个沦为她猎物的女孩脱离怀抱。他知道这个时候柳道茗敏感的身体越熟悉他的怀抱越好,他要一步一步地慢慢撕开她的情感底线,这种循序渐进的征服同样具有快感,更何况,这个曾经在公车上被他挑逗过的女孩会牵扯出一个他必须要得到手的女人,柳婳,一个始终不肯向他低下高傲头颅的女人。 女人,和一个男人有了暧昧关系后,除了做妻子,是还可以做红旗的。 ---- 李镇平和徐远清一个带着一个女孩在成都一家清雅茶馆喝茶,赵宝鲲则拉了一个刚刚认识不到一天的漂亮白领过来。徐远清淡淡道:“蔡羽绾,飞凤集团的总裁,前段时间被新崛起的神话集团兼并,随后神话集团开创天地娱乐有限公司,拍摄《铁骑》,神话在千岛湖投资休闲房地产,在北方风云企业的暗中操作下夭折,兼并上海月涯网络公司,近期处于东方集团风云企业和科讯集团的‘围剿’中,处境微妙。” 说到这里,徐远清停住看了看对面微笑品茶的李镇平,这个从小跟自己穿一条裤子的死党似乎并没有反应,看来在上海当官确实让他修炼出不错的定力,不过徐远清相信接下来他要说的内容足以将这个在上海独当一面的男人吃惊。 “月涯的兼并我听说过,神话集团的事情也知道一点点,听说里面有个不简单的陈影陵,至于其他的,我没有什么印象。”李镇平笑容没有丝毫改变,这种带着点谦卑和温煦笑容在上海市委书记真正决定把他当作心腹的时候没有变过,面对市长的雷霆大怒也没有变过,甚至和岳岚家长辈摊牌的时候都没有变过。 徐远清轻轻喝了口茶,瞥了眼白天愈发令他触动已经冰冷心境的那张脸孔,徐远清突然有些黯然,一座城市,没有一个牵挂的人,没有一个能够与自己分享悲伤和喜悦的人,那自己的成就又是为了什么?家族足以让自己一辈子衣食无忧,自己图什么? 没有来由一阵悲哀的徐远清淡然道:“这个神话集团的创始人就是叶子。” “叶子?”李镇平惊呼道,随即发现自己的失态,收敛过激情绪,马上恢复常态。似乎刚刚喜欢上观察李镇平神态的姜珉有趣的发现这个男人一旦面对出现自己不能绝对掌握的局面,耳朵就会轻微跳动。 “如果我的消息没有错,叶子还和南方太子党有密切关系,至于密切到什么程度,我就不知道了,你应该清楚,太子党就在叶子母亲杨副省长的眼皮底下。”徐远清这个时候有意无意的瞥了瞥在座的三名女性,眼神尤为犀利,那名漂亮白领一脸茫然,姜珉似乎只把注意力放在李镇平的身上,而她,方婕,则眼神粲然,徐远清不喜欢,很不喜欢,曾经那个她不是这样的。 “怪不得”李镇平释然笑道,似乎解开一个心结。 无聊喝着茶的赵宝鲲耸耸肩,嘴角扯出一个只有对待敌人的危险弧度,道:“叶子哥就算是南方太子党的太子我都不奇怪,你们记得当初我们参加野外生存训练是谁带着我们走出森林吗?是谁教会我们叫做团队精神和悍不畏死吗?是是谁把自己的食物留给麻雀和虎妞?是谁替我跟那个不近人情的变态教官进行擂台搏击?叶子哥,也许不是一个好人,但绝对是最好的兄弟,镇平,远清,我赵宝鲲可把丑话说前头,你们不要以为有点成绩就了不起,要是你们背叛叶子哥,我第一个对付你们!” “滚你个鸟蛋!就你小子他妈的知道兄弟的含义啊,那我问你,记得不记得当年是谁砍掉起伏泉儿的那个人渣的手?谁才是泉儿的大哥?谁才是泉儿最尊重的人?又是谁每次闯祸都给我们背黑锅,只是简单一句,我们是兄弟?操,就你当叶子是兄弟,那我们算什么?赵宝鲲,你把话给我说清楚,要不然今天有个人就给我横着出去!”徐远清猛然起身激动道,作为军人和上位者的气势在这个时候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虽然充满有点让女孩子无法接受的俗语,但配合上他的男人气概,别有一种味道,这个突发事件让李镇平在内的所有人都愕然,不知所措。 气氛顿时呈现出剑拔弩张的紧张态势。 李镇平出乎姜珉的医疗,只是低下头轻轻喝茶。而第一次见到徐远清真性情一面的方婕更是掩住小嘴不让自己喊出来,至于那个似乎没有见过大世面的白领女人则习惯性的做小鸟依人状靠向赵宝鲲,她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却推开自己,缓缓起身,用一种令人从头凉到脚的眼神凝视徐远清冷笑道:“徐远清,不要以为自己是什么跆拳道柔道剑道这些乱七八糟玩意的高手,要打架,就算你和镇平,麻雀,还有虎妞一起上,我一只手就能搞定!” 方婕和姜珉都战战兢兢望向一旁唯一能够出声打破僵局的李镇平,只可惜后者脸色严肃地轻轻摇头,示意她们不要出声。李镇平望着赵宝鲲这个越长越大看似越鲁莽越猖狂到不知天高地厚的死党,震惊地发现他身上竟然有种叶子的影子,再混乱的局面中永远是最镇定的人,这和他印象中的赵宝鲲实在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如此看来,这个和他们越来越远的宝宝其实不简单,很不简单,恰恰是这样,李镇平越感到不安,这样的赵宝鲲实在是太危险了,试想一头本来就充满杀机的猛虎在拥有足够的智慧后,那是何等的令人头痛? 一触即发之际,门口一个熟悉的声音嗓音带着懒散的意味缓缓道:“啧啧,好大的口气,屁股痒了?” 听到这个声音,李镇平终于放下悬着的心,感叹天下太平了。能够制得住赵宝鲲的人,只有叶无道。 原本气焰惊人的赵宝鲲一看到门口的叶无道,马上泄气般坐在椅子上,委屈的嘀咕什么,还不忘狠狠瞪徐远清,而徐远清也孩子气的朝他竖起中指做了个鄙视的手势,原本的紧张气氛一扫而空。叶无道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下后,笑道:“兄弟嘛,打架可以,但不许记仇,这个底线不能超过。” “知道了,叶子哥,其实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不爽远清调查你底细,既然大家是兄弟,叶子哥你如果要说自然会告诉我们的,何必搞得跟对付敌人似的。”撇着嘴的赵宝鲲摇头晃脑道。 徐远清欲言又止,最后冷哼一声懒得理睬赵宝鲲,干脆双手环胸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叶无道忍俊不禁道:“你们两个家伙,还是那么冲,算了算了,晚上去天上人间好好消消火。听说天上人间还有四大名妓这种说法,而又有消息说其中一个刚刚到达成都的天上人间,嘿嘿,我们是不是该给人家来点见面礼呢?” 在场男人被叶无道这个暧昧双关一下子调动起情绪,一个个露出会心的下流微笑。 女人,永远都是男人间最好的润滑剂,千古不变---- 这次他们没有像去六本木那样招摇的开着军区大院专车,而是随便借了三辆宝马,后面经过赵宝鲲介绍叶无道才比较吃惊地知道那个白领女人竟然是一家大型跨国企业地首席执行官,叫席敏,家世应该不错。叶无道就不明白了这样一个挺成功挺像良家妇女的一个女人怎么就落入赵宝鲲魔爪了。 徐远清和李镇平他们一车,赵宝鲲和席敏一车,而叶无道和柳道茗宁禁城一辆车,听说柳道茗知道开车后就让她驾驶,事实上叶无道和她第一次见面还是柳道茗看着叶无道开那辆玛莎拉蒂回g省的时候,那个时候她正坐她姐姐柳婳的车,后面在公车上还有过一次比较香艳的邂逅,随后分散两地读书的两人似乎就再没有交集,只是柳道茗偶尔听到姐姐几次提到过“叶无道”这个名字,所以印象比较深刻,毕竟能够让她姐憎恶的男人不少,但到咬牙切齿这种程度的却还是第一个。 “没有想到那个赵宝鲲那么怕你呢。”柳道茗带着点英雄式崇拜道,在单纯的她看来赵宝鲲完全就是电影中反面典型的模版,虽然现在因为叶无道算是半个朋友,但心底多少存有畏惧。 “从小玩到大的,没有什么怕不怕的。”叶无道笑道。 “那个李镇平和徐远清都很厉害耶,真不敢想象,这么年轻就是那么大的官了,他们现在算不算国家领导人呢?”柳道茗微笑道,目不转睛地盯着路,坐上驾驶席后才开始发现自己很紧张,生怕一不小心出了交通事故把身边这个大人物撞坏。 “国家领导人?还不算吧,等他们进入中央政治局或者成为中央委员的时候就算功德圆满了,不过我想他们还能爬得更高,我最清楚不过他们的潜力,他们确实是当官的料,这一点,我自愧不如。镇平能屈能伸,八面玲珑,最擅长打太极拳,在官场肯定左右逢源;远清有三个大军区方面势力的支持,加上本身的军人特色,在政界的前途不可限量,如果能够磨得再圆滑一点……”叶无道闭上眼睛轻笑道,感觉柳道茗就像是一张纯洁的白纸,他现在说什么做什么都像是在这张白纸上肆意涂抹,不管以后结果如何,柳道茗其实都已经被他刻下不可磨灭的烙印。 柳道茗莫明其妙的叹了口气,道:“你真的很优秀呢,优秀得让他们那么优秀的男人都像陪衬。” 闭着眼睛的叶无道带着点自嘲的意味,似乎自言自语道:“我只是喜欢抓回任何一个与我擦肩而过的机遇而已。一个懂得抓住机遇的人,即使被别人踩在脚下也能拽着那人的鞋带爬起来。” 似乎对叶无道的认识更增一层的柳道茗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原本单纯的心思也悄悄复杂了一分。 这家天上人间是被誉为四川首家超五星装修和具有顶级服务品质的高尚国际商务会所,因为其神秘背景和精彩传闻引得四川等附近省份豪贵们趋之若骛,纷纷一探究竟,天上人间成都俱乐部虽然创建不久,肯花钱的豪爽客人却是川流不息,停车场中清一色的高档轿车让柳道茗三女不禁啧啧称奇,倒是那个席敏习以为常的冷淡态度。 正式进入天上人间后柳道茗紧紧拉着叶无道,生怕他把自己丢下,好笑的叶无道轻轻搂着她,顺势从她的腋下穿过握住一只娇嫩的**,轻佻的轻柔揉捏起来,脸色绯红的柳道茗只能更紧的贴在叶无道身上,掩饰这种极度暧昧的姿势,幸好方婕和姜珉都忙着打量内部装饰,并没有注意到陷入尴尬和终于有点意乱情迷的她。 叶无道知道这个大厅的音响是英国阿莫思蒂集团原装进口的并由原厂专业音响师设计安装的,价值将近二十万英镑。出乎叶无道意料大厅中多半是装扮时尚的年轻人,而非暴发户,女孩的质量如外界传闻确实一流,众多暧昧的**场景让柳道茗三女俏脸通红,尤其是被叶无道侵犯胸部的柳道茗几乎要滴出水来。 赵宝鲲要了一个总统包间,点了几瓶价格都上万的红酒,这次他并没有擅自主动的挑起事端,两个服务小姐身高都在一米七左右,不像一般风月场所服务员那般风情万种,相反还有点矜持的味道,配合她们修长饱满的大腿和漂亮脸蛋,惹人遐想,如果有制服癖的男人看到兴许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提枪上阵了,只是很可惜,这些女人是不能碰的,除非你有绝对强硬的后台。 按兵不动的赵宝鲲陪着那个席敏有一句没有一句的聊着,第一次进入天上人间的方婕和姜珉都还在适应中,而叶无道则霸道地将柳道茗搂在怀中,等到那两个漂亮服务员打开红酒,才点燃一根烟,轻轻放到柳道茗嘴巴附近,想要挣扎的柳道茗在看到叶无道那种不容抗拒的眼神后,终于弱弱吸了一口,最后委屈地趴在他怀里。 狭长黑眸眯起的叶无道摸着柳道茗曲线柔滑的后背,对那其中一个漂亮服务员道:“叫那个令狐婉约过来,我今天包她,十分钟不见人,成都天上人间就不要奢望过个好年,等着被红粉女子坊吞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