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十一章 抬头看烟花灿烂(七) - 极品公子

第五百十一章 抬头看烟花灿烂(七)

叶无道的强势将成都公安局置于一个尴尬的两难境地,只好走到僻静角落向上级汇报情况的中年警官挂掉电话后脸色阴沉的走到徐远清和李镇平跟前,发狠道:“两位,我们必须要带你们走!这是上级的命令,希望你们能够谅解。” 看到叶无道这一方面似乎相当有底气,方婕和姜珉等人愈发好奇他们的背景,尤其是当方婕听到“秘书长”和“厅长”这两个关键词汇的时候,被震撼得无以复加,这两个男人肯定不超过三十岁,一般情况下即使你政绩再出类拔萃,也不可能破格提拔到这个层面,如此说来,这两个始终处乱不惊的男人肯定拥有更坚实的后台! “哦,这样啊,那我打个电话。” 叶无道轻轻皱眉,似乎没有想到这个警官会这么强硬,拨通电话后淡淡道:“黄伯伯,成都市公安局把我和镇平远清包围起来了,希望麻烦你解决一下。” 那个警官一阵晕眩,什么叫做“成都市公安局包围他们”? 这个青年的那种在乱局中的沉“气势让他焦躁不安,这明摆着他比那两位已经足够吓人的高级官员更牛叉,加上这顶可轻可重的大帽子这么一扣,他几乎要痛苦地呻吟起来,自己真他妈的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这尊貌似最大的瘟神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敢直接叫板市公安局?! 接下来的场景就更像是一场梦幻般地华丽闹剧了。华丽得足以让所有在场的观众当作骄傲的谈资。 我国七大军区都配有直属的特种大队,而各集团军配有营一级地特种部队,师配有连一级的特种部队,成都军区的特种大队“西南猎鹰”是中国特种兵中单兵作战能力的佼佼者。不要说寻常人根本难以见识其真实一面,就是军队一般领导也没有太多接触的机会! 而现在一路绿灯杀到六本木娱乐场所的几车军人就是直属成都军区某集团军的特种兵大队,军区内部人员都清楚这支特种兵大队的战斗力,虽然不是传说中的“西南猎鹰”,但是不要说歹徒,就是那种每年都参加世界特种兵大赛的国家级别地外国特种部队,他们也完全有实力一战! 不出意外,这个叶无道嘴中的黄伯伯肯定是肩膀上有一颗金星地首长了。 这种近乎奢华的大阵容,可不是一般市民能够经常见到的场面。 不过只要想象一下成都市公安局“包围,的人是谁也就不奇怪了,成都军区政委赵定国中将的孙子!成都军区参谋长杨望真上将的外孙!更何况还有一向不惹是生非的那两个李将军和徐将军地孙子!恐怕这个时候那个高级警官嘴中的上级已经肠子都悔景了。 当这支军队中的绝对精英出现在六本木的时候。六本木的人终于彻底的崩溃,这叫做什么和什么啊。竟然连真正的特种部队都全副武装的战斗姿态出现,这群瘟神难道若无其事的打人还不够,还想将自己全部干掉杀人灭口?!虽然这种念头在事后看上去很荒唐可笑,但是当你真正面对一批荷枪实弹地精锐特种兵时,说不震撼不害怕绝对是假的。 一名佩戴有代表中校军衔肩章的特种兵校官迈着矫健地步伐走到叶无道面前,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其实也没有想到那个管理集团军特种部队的黄伯伯会拿出这种堪称黄金阵容的人马,军人不愧是军人。叶无道也没有时间计较这些,朝那个校官点头后,对那名双腿已经不由自主颤颤巍巍抖动的公安局警官冷笑道:“你确定你还要带人?” 军队不会插手政府,这是铁律。 那个警官就算是白痴也知道能够动用集团军特种部队的人是什么位面什么层次的通天人物了,看了看眼前这几个笑容如出一辙邪恶的男人,他彻底的绝望。 这个时候电话惊醒了浑浑噩噩的他,原本口风很硬的那个上级突然改变指示,迅速撤人,取消行动! 那帮警察战战兢兢的在特种兵部队包围圈中撤退。随后那名校官在叶无道的同意下也率领部队闪电撤离。 “怎么样,没有见识过这样的大场面吧?还想要来阴的,到时候你怎么死都不知道。”那个六本木的紫川少爷对身旁目瞪口呆的酒吧经理嘲讽道。其实他内心何尝没有被震动,这种事情虽然政府是绝对不会允许在民间流传,但对任何一个当事人来说都极为珍贵,这就是一支铁血军队所拥有无与伦比的震慑力!他虽然不是中国人,但是对这支曾经战胜过自己国家和美**的中国脊梁,他由衷的钦佩,近十年的世界特种兵大赛,中国每年都能跻身前三甲,其中六次夺得桂冠! “吓坏了,丫头?”叶无道笑着捏了捏柳道茗的水嫩脸蛋。 柳道茗轻轻叹了口气,眼神幽怨的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子,原来,她和他,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呢。 这样一来,恐怕自己答应他的事情也完成不了了,真不知道他怎么会提出那样奇怪的要求,他这样的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会得不到呢,为什么偏偏找到自己这个不起眼的丑小鸭?应该是一个玩笑吧,柳道茗的小脑袋陷入矛盾的挣扎中。 “李大秘书长,徐大厅长,你们两个大人物是不是应该给我这个小女子一张名片呢?”方婕灿烂笑道,虽然有点难为情,但是为了以后发展着想,脸皮不厚点也许就再没有机会认识这群家世惊人的男人了,而见惯了喜欢自我吹嘘地姜珉更是不自觉被这群男人那种深藏不露的气质征服。感叹以前的那些所谓社会精英跟这几个男人比起来简直就是虾米角色。 李镇平和徐远清相识一笑,无奈的各自递给方婕一张名片,这个丫头片子还真抓到了他们地软肋,如果不给。倒显得小家子气。方婕接过名片后不动声色,相反她身旁好奇探过去看的两个女孩惊呼道:“江苏经贸厅厅长!”“上海市委秘书长!” 方婕狠狠瞪了她们一眼,这可是官场不小的忌讳。所幸似乎对面这两个“大官”真的是宰相肚里好撑船,对此只是淡然一笑置之,方婕这才松口气,自己的父亲如果能和这两个人攀上点关系,对仕途的发展肯定是百利而无一害。 既然是西南财大的学生,谈吐自然不差,加上今天格外身体舒泰的赵宝鲲心情相当不错,妙语连珠。加上李镇平这个官场玲珑人物的见缝插针,根本就没有冷场的可能。偶尔地略微黄色笑话更是撩拨得双方轻轻荡漾,经历了这场变故后女孩们也都彻底放下戒备防线,所以氛围极为融洽,酒吧经理也是十分识相的锦上添花搬来不少食物饮料。 叶无道一个人走到相对安静地窗前,手指夹着一瓶啤酒,怔怔出神。 “可以问你是什么星座吗?”轻轻跟在叶无道背后的柳道茗弱弱问道。 “天蝎。问这个干什么,你不会像居委会大妈一样打听我的名字、年龄、身高地址和婚否状况吧?”叶无道转身靠着栏杆凝视着眼前的女孩笑道。眸子始终蕴淋着让女人沉迷的柔情。 “才不会!”柳道茗孩子气的嘟着小嘴巴道,喃喃自语,“怪不得呢。” “你是不是成都本地人吧?”叶无道眼神玩味道,选中你,自然是有原因的。 “嗯,我是陪我姐姐来成都探望亲戚地,小的时候在成都住过,加上大学是在这里读的,也算小半个成都人啦。”柳道茗趴在窗口眺望远方。“你呢,我猜也不是地道的成都人。” “答对。”叶无道摸了摸柳道茗的头,“聪明的孩子。”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柳道茗抬头那张精致的脸蛋可爱问道。 “当然。”叶无道清楚这个丫头再怎么问也问不出什么出轨的问题。 “你们男人为什么喜欢来酒吧这种地方呢?”柳道茗好奇道。那张也许到了四十岁都还不会显得成熟的娃娃脸满是不解神色。 “在你们女人眼里,酒吧就是醉生梦死与糜烂生活地代名词,它是成人世界**的集中地,成人们在这里发泄不满,恣意妄为,袒露自我,而这些却恰好是成人们返老还童的一种方式。因为在酒吧里,作为成人地他们卸下了武装,轻松面对彼此,就像从来就不谙世事的童年时的他们。丫头,你还没有踏上社会,不懂得社会给予我们男人的压力,这种压力让我们很多时候几乎都透不过气来,所以男人需要一个没有让人感到窒息的地方,吸毒,纵欲也都是如此。” 叶无道看到张大嘴巴将信将疑的女孩,开怀一笑,有点放肆的轻轻拉过她抱进怀里,继续解释道:“在这偌大的都市里,也只有酒吧这样一个小小的角落,会在华灯初上之时为背负着责任与**的成人营造一个童话般的世界,这里拒绝年龄,没有排资论辈,没有卑微,没有白眼,你们女人如果认为我们男人活得很滋润那是不对的,我们男人付出固然是责任,但是你们女人绝对不能够把这种付出当作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那不公平。” “这种话,以前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姐姐也没有。”柳道茗略微挣扎了下就放弃,既然答应要做他一个星期的情人,拥抱这种接触她还是能够忍受的,只要不超出她的底线,她都可以答应这个有着不符合年龄沧桑感的男人。 “社会是一个最喜欢打碎人尊严的地方,除了你自己,没人会为你保留它。 很多事情都需要等你走出大学这个亚社会走进社会这个大染缸之后才会懂,或许有些事情还是痛彻肌肤的懂,至于现在的你啊,还是抓紧时间把大学这四年最后做梦的时间好好挥霍吧,呵呵。“叶无道装出一副关心祖国下一代的模样语重心长道,却自动忽略了自己也不过才是大一学生的事实。 “叶子哥,她们说要看烟花,行不行?” 赵宝鲲屁颠屁颠跑到叶无道跟前请示道,如果是平时,早管他个鸟城管部门搬出烟花放了,现在他自然是一切听从叶无道。经过今天的一闹后他一想到要去北京就热血沸腾,老大果然就是老大,刚在成都东山再起就折腾出这一手,让赵宝鲲佩服得五体投地,虽然他在别人眼里已经足够横着走,但比较动辄指挥军队特种部队的叶无道,相比之下似乎确实低了一个档次。 “不难,不过别忘了先跟相关部门招呼下,宝鲲,我可告诉你,越是小事情越不要欠人家人情,所以今后不要三天两头让赵中将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替你说情,你不觉得丢人,我都嫌丢脸。”叶无道淡淡道,虽然听上去并不十分严肃,但是跟着他混的赵宝鲲知道每次叶子哥直接叫他“宝鲲”的时候也就是自己必须使劲记住的时刻,赵宝鲲点头道:“叶子哥说的,我一定听!” 叶无道说话,那可比赵家任何一个成员说话有用的多。 蜀都大楼的顶端,赵宝鲲奇迹般不知道从哪里让人搬来一大堆烟花爆竹,再次让女孩们惊叹这群男人的神通广大,能够在这个地方公然违反禁令燃放烟花,其实说放烟花是一个女孩偶尔的突发奇想而已,并没有真的想到会要付诸行动。 烟花繁华如梦,天空绚烂如画。 这个夜晚,几乎半个成都市都在仰望蜀都大楼的灿烂画面。 叶无道在柳道茗雀跃拍掌的时候一把抱住她,出其不意地吻住她那柔软的娇嫩唇瓣。 柳道茗,抬头看烟花灿烂。 逐渐闭上充满诧异,娇羞和慌张迷茫的眸子,回味自己这个被温柔夺去的初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