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抬头看烟花灿烂(5-6) - 极品公子

第五百一十一章 抬头看烟花灿烂(5-6)

和叶无道他们一起乘坐电梯的那帮女孩子在水本木pkt的一个包厢坐下围成一圈,那个不知轻重挑衅叶无道的女孩雪白脖子上挂着一串珍珠项链,举手投足间还算有大家风范,言谈举止都显示其良好的家教,加上她超出同龄人的成熟韵味和清纯本质。 “方婕,你说你初中同学在这里工作,那能不能给我们优惠呢?”有着一股成都女人慵懒气质的漂亮女孩把玩着那串手机上的水晶挂件,语气调笑,配合她原本就有一米七五的修长身材,很容易把她当作妩媚的成熟职业女性。 “死丫头,优惠你个头,你还怕我付不起啊!” 被唤作方婕的女孩伸出纤细的兰花指在后者的头上轻轻点了一下,豪爽的向服务生点了一大堆零食,还有一扎啤酒和一包小熊猫,最后甚至要了瓶价格不菲的红酒,除了那个穿着粉红色彪马休闲鞋的柔弱女孩,其她女孩或多或少都对此流露出艳羡的神色。 “对啊对啊,我还真怕你付不起钱顺便就把我们卖了呢,唉,把我卖了也就罢了,可要是把我们学校的宝贝道茗卖了那可是要遭天谴遭雷劈的哦~”那在同龄人中在个子和气质成熟度方面都显得鹤立鸡群的女孩继续跟方婕抬杠,还亲昵地搂着她身旁那个满脸羞涩的纤弱女孩,道茗,应该就是这个挂着一串普贤菩萨琉理头像的女孩,穿着一双可爱漂亮地限量版粉色休闲鞋。 “死姜珉。少在这里挑拨离间!” 方婕扑倒那个抱着“道茗”的女孩瘙痒道,连喊饶命的女孩咯咯笑道:“我的婕婕,你就放过我吧,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不是说你最近在钓一个比我们学校排名第一地校草都要英俊潇洒的大款吗。怎么,还没有得手?”方婕松开手打开一瓶啤酒浅浅尝了一口,继而皱眉,吐了吐舌头。 “切,你以为现在社会上的男人都那么像我们学校里那些愣头青小子一样纯洁到幼稚啊,现在和我在一起的家伙虽然出手阔绰,但说到底也就是一个喜欢玩弄感情的主,不可靠!” 姜珉别有韵味的懒洋洋道,那个叫道茗的女孩温柔的打开红酒,给每个人都倒了点。姜珉说了声谢谢后拿起她的酒杯轻轻喝了口,不屑道:“30岁的男人上过了女人地当。把天下女人都当作危险的玩物,他们一边极度绅士地说着温言细语地话,一边想象着女人的**和躺在床上喘息的姿态。对男人,他们比十年前显得更亲切,握手拍肩还要拥抱,但背地里却要骂对方瓜娃子,又恨不得将对方的房子,车子和老婆都据为己有。我呸!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尤其是30岁以后的男人!” “姜珉,你好像对男人很有研究啊!”错愕片刻的方婕惊呼道,其实被姜珉这番话震撼住的不仅仅是她,尤其是那个道茗更是呆滞地张大嘴巴煞是可爱。 “那是当然,你以为只有男人才能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啊,我们女人也能万草丛中过滴~”低头忙着看手机的姜珉洋洋得意道,短信不断,似乎“业务”十分繁忙。看来她钓的“大鱼”并不是只有一条。 “珉珉,你说刚才电梯里那几个男人是属于什么类型的?”道茗怯生生问道。 “他们啊……不好说,感觉他们很傲。这种傲不是那种举止言行的傲,而是骨子里透出来的优越感,我猜他们的家庭背景不简单,起码跟方婕她们家是一个层次位面的吧,而且方婕顶撞的那个男人更危险,我可以跟所有男人交往拍拖,就是不敢跟这种看上去很邪恶其实更邪恶地男人接触,最好有多远离多远。我的乖乖柳道茗,你可要知道,在爱情丛林中,男人永远是猎人,而我们只能是猎物,像那个男人,就是最出众的猎人!”姜珉老气横秋道,虽然她已经猜测出叶无道一行人身份不简单,却不清楚他们中任何一个人不依靠家族背景都要比方婕地家庭显赫许多,一个上海市委的红人,一个苏州的政治明星,都是炙手可热的角色。 不过对她来说,不要说叶无道,李镇平和徐远清都是遥不可及和无法想象的存在。 “为什么那么多男人都喜欢泡酒吧呢?”不习惯oktb嘈杂的柳道茗婉言拒绝了朋友唱歌的邀请。 “他们空虚无聊呗,所以要来这种地方猎艳。”方婕鄙夷道。柳道茗似乎并不认同这个答案,但是她也并没有反驳,只是保持一贯的沉默。 一个刚刚进入大学就凭借清唱《爱情复兴>>和小提琴曲《天空之城》获得校十佳歌手的女孩正在投入的唱《温柔的慈悲》,深厚的演唱功底技惊四座,那女孩放下话筒给早就迫不及待的姜珉,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我爸妈都是北京艺院的教授,不过他们都不希望我走演艺道路罢了,我也觉得娱乐圈太脏。” 其实这些女孩之间并不是十分熟悉,都只是方婕这个学校八面玲珑的学生会秘书长的朋友,还有几个都是学校文艺部的骨干,所以出落的标致可人,姜珉从小学就是方婕的同学,而柳道茗则是学生会秘书处的一名学生,是被自来熟的方婕硬拉来的,这也是她生青第一次涉足娱乐场所。 在姜珉和方婕一起唱《寂寞沙洲冷》的时候柳道茗悄悄走出包厢,在外面踮起脚调皮的跳起方格游戏,等她跳到走廊一头被一幅油画吸引的时候,没有发现几个油头粉面的青年和身材彪悍的男子打开她们包厢径直闯了进去。 等到柳道茗感觉有点累了打开包厢房门的时候却呆滞当场,一群男人竟然正在欺负自己的朋友们,下流的谈吐配上淫秽的动作,简直就是不堪入目,其中似乎还有几个肥头肥脑的日本人,脑袋有几秒钟短路的柳道茗在一个最靠近包厢门的家伙抓她的时候撒腿就跑。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那个眼神柔和似水的男人,因为他说过,出了事情,就去楼上的酒吧找他。 不知道为什么,柳道茗觉得这个男人很眼熟,觉得自己能够信任他,这仅仅是一种直觉,无所谓什么复杂情感。 只是她不了解的是,包厢中的那些坏人比起这个人,实在连坏都算不上。 “你是谁?”那个青年见叶无道这群人似乎也并非善类出于本能的谨慎问道,虽然极不顺眼叶无道的那种跋扈气势,坏人,最反感的就是那种比自己更有背景更有风度的坏人。 “你这个层次的混混貌似还没有资格知道他是谁哦~~”李镇平浅笑道,第一时间就发现这群女孩的姿色都起码在中上,真是暴殄天物,虽然说对未婚妻岳岚绝对忠心,但是男人嘛,怎么可能真的不吃腥,事实上岳岚在决定和他交往后就开门见山的对李镇平说----你可以在外面找女人,但是绝对不能带感情,更不能被她知道! 这才是真正的女人,这才是岳岚最让李镇平沉醉的地方,事实上李镇平这样优秀的男人也仅仅和几个类似红颜的女人上过床,而且是那种绝对不会给对方情感负担的女人。 说实话,如今这社会,不偷腥的男人只有两种,一种是没有真本事的孬种,一种是没有性能力的可怜虫。 女人,多半是宁愿要一个花心却有本事的男人,也不会下嫁给这两种男人的。 叶无道没有丝毫兴趣知道这个青年的身份背景,只是淡淡一句:“女孩子都出去。” 随后的事情发展就比较枯燥无味了,赵宝鲲在叶无道的示范下一一踩爆了那些牲口的卵蛋,要想和这群特种兵大队中磨练过的杀神较量,那群牲口显然根本没有这个本事。尤其是那个嘴巴最硬的青年,在被叶无道干净利落的丢到墙上摔落在地后,马上就被叶无道一脚踩中裆部,这样一来连早泄的机会都没有了,至于那群日本人,最终下场就是像条狗一样瘫软在地上,死应该是死不了,可会不会残疾或者说什么程度的残疾就要看当时赵家二少爷下脚时的心情了。 那群在外面的女孩在柳道茗的解释下终于舒缓了口气,一个个擦眼泪拍胸口的暗叫侥幸,碰上叶无道,也算是她们不幸中的万幸。虽然从包厢中传出来的号叫声十分不雅,但听在她们耳朵中却格外动听,心境平稳下来之后不禁猜测柳道茗带来的这群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够这么不顾及后果的收拾那群人渣,姜珉和方婕都从那个神经质青年的话中或多或少猜测出他的后台很硬,这样的话这股救兵会不会引火烧身呢,如果事情闹大,学校也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这帮给学校抹黑的人,想到这里,情绪刚刚回升的女孩们又低落下去。 叶无道第一个走出房间,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柔和道:“解决了,一劳永逸。” 柳道茗虽然对这个危险而神秘的陌生男子没有什么太复杂的感觉,但在此刻仍然被不小的感动了一会回,无缘无故的帮助自己和同伴脱离虎口,这个大恩确实不是一般的令人感激,每个女人都希望有一个男人来拯救自己,无论是多么聪明的女人,或是多么漂亮的女人,她都希望可以有一个男人来成就她。 不可否认,除了叶无道,赵宝鲲,徐远清和李镇平,甚至包括宁禁城这些男人都是极有味道的家伙。 在叶无道的邀请下这群女孩跟他们一起上楼去酒吧,那个酒吧经理像个奴才一样被赵宝鲲使唤着而不敢有任何怨言。因为他在这里干了三年,遇到的公子哥他们老子最大的官也不过是成都市委副书记,跟这群家伙动辄省计委和成都军区大院比起来,真的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干他这行的,什么事情不能忍?不能忍,早就卷铺盖回家种田了。 这个时候女孩们更加能够体会到这群男人的特权魅力,方婕和姜珉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低头喝了一口红酒压惊的方婕不禁自嘲夜郎自大,以前在学校还以为自己有个在检察院的父亲很了不起,现在才明白到了社会,自己的一切都是那么苍白可笑。 不过最尴尬的算是柳道茗,情急之下答应做这个男人的一个星期女朋友的她根本就不敢看他。 虽然有喜欢一个人只需要一秒,爱上一个人需要一天,遗忘一个人需要一辈子的说法,但是柳道茗确定自己根本就无法接受一个完全跟自己世界没有交集的男人,虽然她不否认这个已经毫无傲气的跟方婕姜珉谈成一片的男人真的很优秀,但她,就是没有那种心有灵犀的心动感觉。 对她来说,喜欢一个人,是一件很纯粹很主观的事情,跟身份无关,跟地位无关,还跟金钱无关。 “你们都在成都上大学吧?”叶无道终于有点冒昧的问道。 “嘻嘻,我们都是西南财经大学的学生,不过专业不一样,我是法律,姜珉是经贸,她是……”方婕如数家珍的把自己底细一股脑的说出来。叶无道没有想到这群丫头竟然是西南财经大学的高材生,倒也不简单了,加上她们本就不俗的容貌,在学校肯定都是那种被男生恨不得捧在手心的宝贝吧,今晚的突发事件铁定成为她们近期难以磨灭的阴影了。 “对了,你是干什么的呢?我们都跟你说了,你一个大男人不会那么小气吧?”最先融入他们的姜珉不客气问道,漂亮的眸子凝视叶无道那张在昏暗中愈发散发魅力的脸孔,愈加危险的男人,对她就愈加有吸引力,她丝毫不介意飞蛾扑火。 “我?也许你很快就能知道了。”叶无道故作神秘道。 果然,让赵宝鲲和宁禁城感慨叶无道“料兵如神”的事情出现了,不到五分钟之后,一批全副武装的警察就冲进六本木酒吧,强行挤开人流最后涌到叶无道这帮人面前,气势惊人,让原本喧闹的酒吧霎时落针可闻,这群警察手中不仅仅是警棍,还有国家刚刚代替五四手枪而发放的新式转轮警枪! 柳道茗和女孩们的脸色苍白,她们没有想到那帮坏蛋竟然能够出动警察针对自己,这件事情捅大了! 和代表政府和国家暴力机关的公安局作对,她们再大胆也没有这个勇气,尤其是学法律的方婕,已经几乎晕厥过去,如果不是紧紧抿起嘴唇的姜珉扶着她,她已经坐在地上。让赵宝鲲一行人诧异的并不是这群警察的杀到眼前,而是柳道茗这个貌似纤弱的女孩的坚毅表情,那是一种决绝的神情。 不要说叶无道,李镇平徐远清这样的家伙哪一个不是老奸巨猾的人际高手,他们又怎么看不出方婕的热情是出自对她和她家庭将来的关系网铺垫,又怎么看不出姜珉只是想要找个能够依靠的坚实靠山,对他们来说,心思单纯的柳道茗不仅仅出落得最水灵粉嫩,而且最没有心机,这样的女孩如今真的属于稀有生物了,一个个朝叶无道挤眉弄眼的暗示赶紧下手。 “傻孩子,你难道要自己把事情扛下来不成?”叶无道捏了一下柳道茗的鼻子无奈笑道,这丫头真够善良的,敢情她把自己最先对她说的话当成吹牛了。看样子刚才被自己踩的半死不活的家伙还有一定的背景,能够这么快就搬来几乎半个成都市公安局的人马。 一个打头的中年警官看到这群依旧横刀大马地坐在那边没有动静的爷们和娘们,不禁有气,接到上级突然指示要逮捕一群嫌疑犯的他丝毫不敢怠慢,因为局长已经给他下了死命令,抓不到人整晚就给他在成都大街上逛悠,直到逮住那群胆大包天的家伙! 李镇平这个时候轻轻起身,抽出一张名片,那个原本还准备一警棍敲过去的高级警官乜斜着眼接过名片----上海市委秘书长,李镇平! 这个挺着大肚子的中年高级警官顿时头大,这下有点棘手了,可是没有等他受到刺激的心脏缓和下来,另一个神情冰冷的男人也站起来,随意递给他一张名片,这次他接名片的时候显得相当恭敬,虽然不是这几个瘟神的下属,但一个上海市委秘书长就足以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了。 他定睛一看,懵了----江苏省经贸厅厅长,徐远清! “李秘书长,徐厅长,这件事情我们也很为难,上级只是给我一个大致的情况和一个明确的指示,你们看是不是能暂时先跟我去趟公安局,也许是误会也说不定……” 那个警官忐忑不安道,挥手指示手下放下枪和警棍,一个是上海市委的第一秘书,一个是江苏省主管关键经济的官员,他怎么可能还不知道轻重!既然这两个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在六本木闹事,就说明他们肯定还有靠山,想到这里他不禁偷偷看了下那个体型惊人气焰比他们警察更嚣张的大个,最后视线停留在那个若无其事安慰女孩们的青年身上,凭借多年积累下来的直觉,他确定这个男人才是这个小团体的核心! 叶无道终于开口道:“我们走肯定是不会走的,你们死了这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