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军区大院 - 极品公子

第五百零九章 军区大院

成都双流国际机场是中国西南地区重要的航空枢纽港和客货集散地,经过多次改建后成为西部地区规模最大、设施最完善的现代化机场,在春节前夕,这里的客流量明显超出平时许多,熙攘的人群如潮水般慢慢涌动。 今天的成都双流国际机场显示出非同寻常的紧张气氛,一辆车牌号码是成a打头的成都军区司令部专用车和一辆成b开头的成都军区总政治部专用车十分刺眼的停在机场内,而后面两辆成g开头的军用车则表明它们是成都军区下属四川省军区的前几把手的座车,原本一辆四川省军区的军车就足以让成都国际机场的乘客侧目不已,不想还有两辆极有可能是成都军区司令部一把手和政治部一把手的军车,如此一来,不说成都机场的负责人紧张不已,就连成都市委和四川省委都被惊动,都猜测是不是什么军界巨头要来成都军区视察工作或者中央政治局常委级别的最高党领寻从北京下来慰问军区。 两位神态威严的古稀老者站在机场外围的立交桥旁,谈笑间颇有指点江山的意味,虽然没有穿着象征身份和地位的军装,但是战场上和战火中孕育出的肃杀风范令人不敢正视,那才是真正的杀得千万人方是雄中雄!而他们身后有几位将近五十岁的四川省军区正副军级首长,他们肩膀上一颗甚至两颗黄金色的五星星徽都醒目地告诉别人他们的身份,而那几个严阵以待的特种卫兵更是如枪般伫立在各位成都军区。军衔都在校级,这种近乎恐怖的阵容让机场周围地人群下意识的远离,军队,在中国从来都是最神圣和神秘的存在。 这个机场的负责人毕恭毕敬的站在那两位老者身后。小心翼翼的介绍机场情况:“首长,我们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去年客运量达2012万人次,飞机升降13万架次,货运量35吨,三项主要生产指标分别比前年同期增长四成二、三成三和二成四,已经成为内地中西部最繁忙的机场。如果按客运量排名,双流机场位居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上海虹桥机场,广州新白云国际机场,深圳宝安国际机场之后列内地机场第六位。” “机场获得理想成绩主要是受惠于四川省经贸往来和旅游业的快速增长吧?”一位身体略微发福笑起来像弥勒佛的老人淡淡道,虽然脸上始终挂着和煦的笑意,但是那种不怒而威地军人风范让周围的人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事实上他作为中国参战最多地军人元老之一。在军界拥有无上的荣耀和辉煌。虽然如今身不在战场之上,但是对事情的敏锐捕捉能力让这个老人成为政界的常青树。 “嗯。正如首长所说,四川省的经济发展是关键。”机场负责人杨贺是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人,在一群军人中间显得格格不入,极为尴尬,他虽然不清楚这两个军界通天的人物到底是谁,但这种排场白痴都知道眼前地老人绝对最少是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或者副政委。 “重庆机场杀进四川,你们成都机场的霸主地位受到挑战是难免的事情。但如果出现恶性竞争就不对了,同室操戈最要不得啊。”那老人微笑道,他知道重庆江北机场已在四川省达州、内江开设机票代售点,而且价格远远低于成都双流机场,前段时期海航在重庆市率先推出到北京等三条航线往返二折机票,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然后各大航空公司价格跟进,造成重庆航空市场跌声一片。 “首长的指示我们一定贯彻落实下去。”杨贺忙不迭承诺道,他虽然依靠关系和自身的才干才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但是依然没有机会接触并融入到眼前这些军队首脑所在的层面,他也清楚,对眼前这些最少都是一颗金星的首长来说。自己就是一彻彻底底的小人物,掀不起任何风浪。 “这不是什么指示,只不过是我从一个成都市民给你们的一点建议而已嘛。” 慈祥老者笑道,随即拍了拍身旁高瘦老者地肩膀,“老杨,你还怕你那个宝贝孙子丢了不成啊?这个小叶子架子也忒大了,让我这把老骨头在这里候着他,老杨,你也是,下午的飞机现在就拉着我杀过来,还真有点当年我们连夜行军狂奔五百里的架势。” “谁不知道你是惦记着我孙子手里地那几斤茶叶。”清瘦老者不屑道,丝毫不留情面。 杨贺一听到“老杨”,马上带着一股由衷的崇敬和畏惧猜测出眼前这位老人的显赫身份,杨望真上将,成都军区参谋长!他也和中央军委副主席陈炳辉、总参谋部副总长乔席一同被誉为中国三虎将!他们就是中国真正的战神,华夏两百万军队的脊梁! 杨贺知道,在他面前站着的这位老人,几乎经历过解放后中国的所有变革和坎坷,荣誉和威望都建立在绝对的铁腕手段和军人铁血上,不管杨贺如何的世俗势利,对这位老人,他都想深深的鞠一躬。 “杨老,小叶子商业头脑比我家那个不成器的崽子好很多,民航倒是不错的领域。”另外那个身为成都军区政委的老人含有深意道。 杨贺似乎感觉一个自己往上爬的最佳时机出现在自己面前,如今随着政策的逐渐开放,民航成为一个不小的致富制高点,这个“小叶子”如果真的进军民航领域,他完全可以毛遂自荐,毕竟在航空领域杨贺自负拥有不小的关系网和人力资源。赚钱与否倒在其次,关键在于能够攀上成都军区这个大靠山, 忙着算计的杨贺并没有发现那位有意无意间透露这个消息的老者笑容诡异。 杨贺这种层次的狐狸跟叶无道爷爷这一辈的老人来说实在是太嫩太嫩了。 从逐渐降落的飞机上已经能够清晰的俯瞅下面成都的市貌,坐在窗口的慕容雪痕拉着叶无道的手雀跃的像个孩子,已经有四五年没有来成都的她再次单独和叶无道拜访外严内慈的外公想不高兴都难,叶无道摸着慕容雪痕的头,缓缓道:“都说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那是因为出游的浪子并没有承载着荣耀返乡吧,如果像楚霸王那般问鼎半壁江山,也就没有所谓的怯乡了。” “外公现在还是成都军区的参谋长吗?”慕容雪痕弱弱问道,从小她就被刻意的淡化叶家和杨家内幕,也许是两家家长出于对她的宠爱吧,并不希望把她牵扯到复杂交错的家族恩怨中来。 “嗯,不过他老人家已经是上将了,九四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曾经通过决定不再设一级上将,所以上将便成为我国人民解放军的最高军衔,是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委员、总参谋长、总政治部主任法定的编制军衔,不过资深的大军区正职也可以授予或晋升为上将军衔,所以说以大军区参谋长的身份晋升上将的外公是个不小的特例,到今天中国只有50名左右上将。”叶无道带着一股得意道,不过确实谁拥有这样的外公都会自豪。 坐在一边的宁禁城再怎么沉静如水也有种崩溃的冲动,上将,那可是和平年代中国的军队巅峰!中国目前设置有沈阳、北京、兰州、济南、南京、成都、广州7个军区,如叶无道所就就算是这些执掌三十万军队的大军区司令员都未必是上将军衔,在宁禁城的印象中这个太子就是有个当省委副书记的女强人母亲,却没有想到杨家是如此的彪炳显耀。 一个象征国家脊梁的上将却有一个混迹黑道的孙子,还真是有趣的组合,宁禁城貌似憨厚的脸孔露出一抹会心的笑意。这样的太子,值得自己把命交出去,不单单是因为他不依靠背景**闯出一片天地,而是他的那种狠辣。对付敌人,也包括对付太子党内部。 像荒原独狼般离群的宁禁城只对这样的男人感到钦佩,够狠,够阴。 望了望身侧这个拥抱着钢琴女神的男人,宁禁城冷峻的眸子露出一抹难以言明的深刻感情,太子,也许你忘了,当年在车站是你给我和姐姐买的票离开成都。姐姐说过,这份恩情,要我用命还。 姐,把命给这样的人,值! 慕容雪痕走下飞机后就四处的东张西望,在飞机上她就和叶无道打赌外公会不会来接他们,结果她赢了,远处,那耀眼的军装和沧桑的老人以及极度嚣张的军车都表明素来低调的外公这次高调的来到机场了。 “外公。给你添麻烦了。” 叶无道见到杨望真的时侯极力平静内心的波动,眼前这位双鬓苍白的老人,就是那个让自已骑在脖子上的外公,在叶无道眼中,这位老人不是那位世人眼中无坚不摧的战争艺术家,只是一个心疼他的外公而已。走上黑道这条见不得光的道路。无疑会给外公带来无法想象的诽谤中伤,曾经轻狂的叶无道不懂政治圈的险恶,现在懂了点,更加能够体谅外公对他的包容。 “我这一生打了无数次仗,赢得很多荣誉。但是最让我骄傲的,是杨望真能有你这么个孙子。”杨望真静静看着眼前这个略带歉意的孙子,眼中充满祥和,原本那股森严的气质也被慈祥代替,他这位战功彪炳的虎将也只有在面对叶无道的时候会收敛肃穆。 杨望真的声音永远都不大,但都会给人一种难以抗拒的力量。当他平静语气说出这番话的时侯,周围人群不管是阅尽沧桑的成都军区政委赵定国也好,几位四川省军区首脑也好,都这份真挚的亲情所感染,他们和杨望真都是一个阵营的成员,自然多少清楚叶无道的行径,南方黑道王朝的太子,说实话饶是这些军界大佬见惯世面,也都没有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孩子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 军队素来**于政府之外,所以他们都对叶无道这个杨上将的爱孙有着一股爱惜。 军人都有一种骨子里的血性,显然他们都在叶无道的身上找到了这种己经几乎被他们遗忘在杀戮战场上的珍贵品质,用赵定国的话说就是他就喜欢这种霸道的匪气! “小叶子,还记得我这个赵爷爷不?”中国成都军区二把手的赵定国笑眯眯道。 “当然,你还欠我两瓶中南海的正宗茅台呢,我给你家小皇帝赵宝鲲那家伙背了那么多次黑锅,你还这么赖账,赵爷爷,这样不厚道吧?”叶无道极其鄙视的抬扛道,让周围几个成都军区下属的四川省军区首长面面相觑,没有想到精明的赵政委还有这么个把柄抓在杨参谋长孙子的手里,这一幕是他们极其难得看到的有趣画面,连成都军区司令员廖承龙都没辙的赵大政委此刻挠了挠本就没有多少头发的脑袋,打着哈哈。 难得露出笑容的杨望真看到在战场上能够算计到敌人内裤的战友赵定国也是开怀大笑,慕容雪痕乖巧的拉起外公的手,叽叽喳喳的说起在国外的趣闻轶事,面对这个在家中只对叶无道和她有特权待遇的上将外公,慕容雪痕不会像面对爷爷叶正凌那样拘束,如果说杨望真即使严肃的时候也会带给她温暖的亲情,那么叶正凌就算嘘寒问暖的时候也有一种冰冷的疏远感。 “小叶子,这位伯伯是四川省军区的马援城将军,曾经是中国最年轻的一批少将之一。”赵定国饱含深意的为叶无道介绍周围成都军区内的几位少壮派将领,这个马援城是当初前中央军委核心**为了掌握军队而破格提拔上来的年轻将领,如今已经是被誉为川系将领中最有希望成为上将的骁将,深得杨望真等人的器重“这位葛烈叔叔是第14集团军的军长,想必老杨也跟你讲过这中国14集团军的前身和辉煌。炳乾现在就在他的部队历练,你有机会也去见识见识我们成都军区的军魂。” 成都军区下辖第13和14这两个集团军,还有**军区52、53山地旅、2个武警机动师武警3、武警41师,总兵力愈将近30万。其防区为四川、重庆、贵州、云南、**五省。成都军区的作战任务来看主要是**担当来自西南方的威胁,由于地形制约,主要采取的是以山地旅为主的小规模作战,所以对单兵素质的要求更高,对人员的要求比对武器的要求更高。因此成都军区的兵力单位很多都是由班组成,其训练大批是除了中国海军陆战队之外最辛苦的,单兵作战力可想而知,葛烈看上去不过四十出头。不苟言笑,眉宇间正气浩然,身体彪悍,蕴含极强的爆发力,绝对是那种最优秀正直的军人,这样的人带出来的兵,自然不同凡响。 叶无道和这些人一一握手,顺便不露痕迹的给这些外公一手提拔起来的“门人弟子”暗中作评价。 “炳乾现在正执行任务脱不开身,宝鲲因为前段时间在上海瞎动静还在被我罚禁闭。而廖家的那个闺女好像和老廖赌气跑到北方去了现在还没有半点消息,亏得小廖还是总参二部的人,连个小丫头都抓不到。至于镇平和远清,一听说你回来,马上屁颠屁颠的从东南沿海那边跑过来了,等你回去。没多久他们就应该后脚跟赶到喽,这群小时侯把大院折腾得乌烟瘴气的小王八蛋,现在都很难得这么热心了。”赵定国哈哈笑道,说到赵宝鲲的时候就有点火大,看来这次这个天底下叶无道第一我第二的成都军区恶棍闹出的事情不小啊。能够让从小到大忙着给他擦屁股的爷爷这么动怒,叶无道十分确定上海方面铁定有人在他的手里遭了大殃。 马援城和葛烈这两位将军都忍不住露出了然的笑意,他们敢保证当年成都军区大院的那群公子哥和女孩们绝对是中国七大军区所有军区大院中最有破坏力和创造力的“邪恶群体”,当年这群孩子不仅仅个个狡猾如泥鳅,而团队精神也让所有大人诧异,从来没有哪个孩子“出卖”过别人。加上杨望真、廖承龙和赵定国慈祥却不过分的宠爱,整个军区大院根本就是鸡飞狗跳,如果说哪天军区大院安静了没有出事情了,那才是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情况。 叶无道自然是这个邪恶团体的灵魂人物,而他的第一号打手外号“宝宝”的赵宝鲲则是出了名的恶霸,这个赵宝鲲除了对爷爷赵定国保持起码的尊重外就再不对叶无道之外的人有好脸色,属于那种我踩你之后还要撒泡尿到你头上的混帐角色,这么多年被外界称作“宝爷”的赵宝鲲整死的公子哥不计其数。 “你们都有很多年都没有聚在一起了吧,是该聚聚了。”赵定国淡淡笑道,终于拿出那幅老谋深算的城府姿态,久居高位的人,都会有中独特的威严,尤其是军队中的人物。 “我们回家。”杨望真微笑道,拉着慕容雪痕的小手,看着意气风发的孙子,有一种充实的满足感,生子当如孙仲谋,能有这么个孙子,他真的没有遗憾了,当初答应女婿叶河图,他多少有些对凝冰的愧疚,但今天看来,当年的那场赌博,时间证明,是他赢了。 宁禁城在看到这几位首长的时侯也流露出真正的敬意,在军队呆过一段时间的他清楚中国真正的军人确实是一群最值得尊敬的人,那才是真正流淌着华夏血液的炎黄子孙!在宁禁城出于本能打量这几位大军区首长卫兵保镖的时候,那几个高手也在观察这个深藏不露的太子党青年战将,都是军队出身,都有股血凛凛的彪悍气息,所以很快宁禁城就与他们对上了。 察觉这一幕的叶无道嘴角悄悄翘起,宁禁城,成都军区卧虎藏龙,不出世的高手不少,到时候有的你受,你想不打都不行! 一行人坐上车,杨贺赶紧给叶无道递上了自己的名片,如果能够放长线钓到这位成都军区的“太子”,那么他以后的路也就真的畅通无阻了,如果有机会让杨贺选择,宁可不要攀附省委书记,他仍然选择这个被成都军区政委称作“小叶子”的青年! 政府,何时敢对军队指手画脚? 叶无道接过名片,轻轻放进口袋,动作轻缓,脸上微笑淡然,嘴上客套没有省略。 杨贺暗自点头,这个人没有一般二世租的骄横跋扈,或者自恃清高,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汇形容,那就是稳,不急不躁,杨贺对这笔“投资”的**更加炽热,他喜欢和聪明的人打交道,这个成都军队的宠儿足够分量。 “你三个舅舅今年也都全家来成都过年,呵呵,加上你妈和小姨,这下子总算是真正的团圆年了,多亏了你,这些人都放下手里的动作过来了,你这些舅舅可都时带叨念着你。”杨望真自然和叶无道、慕容雪痕坐在一辆车内。 叶无道只是嘿嘿傻笑,心里盘算着这些舅舅家的表姐们水灵没有。 在警卫连哨兵持枪礼的注目中,几辆军车通过成都军区大门驶进了在外界富有神秘色彩的军区大院,士兵般的树列凸显出军营的整齐划一,宽敞的大道,肃穆,凝重,似乎呼吸都能闻到战场的杀伐气息,沾染鲜血久了,难免会有会挽雕弓射满月的豪气,站在这条大道,视野,胸襟,都能得到一种熏陶。 在这里住着的都是至少肩上有一颗金星的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