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茶楼守候 - 极品公子

第五百零五章 茶楼守候

在神话总部食堂和陈赫轩、蔡羽绾吃完午饭后叶无道抱着孔雀来到一家百年历史的茶楼品茶,具有江南情调的木雕花窗、蓝色丝绸帘,老北京风味的鸟笼,加上巴蜀特色的竹椅,这间不大却海纳百川的茶楼也显得生动活泼,孔雀无聊的叠着青花瓷碗,叶无道则靠在窗口椅子上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掏出手机给夏诗韵打了个电语,后者虽然十分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喝茶上,但终究拗不过叶无道的执着,答应跟陈赫轩谈完事情就赶来鼎阳茶楼。 他们附近有对热恋中的情侣正在卿卿我我,那男人似乎想要证明自己的家世显赫,沾沾自喜道:“不要看我们家现在是经商,你知道我们朱家的老祖宗是谁吗?” 打扮时髦却搭配不妥的女孩伸出涂抹红色指甲油的手点了下男人的额头,媚笑道:“朱雷,不要告诉你的祖宗是猪。” 那男子恼羞成怒,冷哼一声,桌地下狠狠在女孩的大腿上抹了一把,惹得那看上去尚且算清秀的女孩一阵娇笑不止,茶楼本就是清雅幽静之地,一时间四周杀人眼神无数,不过只可惜这对男女的脸皮对这种程度的杀伤力根本就是无所谓,占了便宜的男人心满意足道:“我的祖宗可是朱元璋,朱元璋知道吧?” 女子眸子里闪过一抹不屑,笑容却是灿烂无辜,“就是那个当过和尚的乞丐皇帝?”虽然她是一个做一个星期陪一个款爷地高级妓女。但好歹也是文科成绩将近两百四十分的重点大学学生,对眼前这个浑身铜臭的男人虚与委蛇也确实有点不屑,咱们做妓女,都是混饭吃。也要有尊严,你说是不? 那男子一时间没有语反驳,气氛沉闷起来。 “保守估计,中国现在至少有1550万人是努尔哈赤的后代,至于成吉思汗,貌似有将近千万。说起来,我还是轩辕黄帝地后代呢,炎黄子孙嘛。”叶无道端着茶杯微笑道。 那男子看了看叶无道,似乎发现叶无道的打扮穿着都不比自己差,强忍住那口怒气。冷哼一声,拉着暗中朝叶无道伸出大拇指并且媚眼狂抛的女孩就走。结果因为没有买单被堵在门口,万分尴尬下出尽洋相,欣赏这幅可笑画面的叶无道喝了口茶,转头再次凝望窗外的街道,她,会来吗? “我是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吗?”从来都是冰寒近乎冷血的孔雀突然抬头泫然望着叶无道,紫色的眸子充满悲哀。 “自然不是。再不听话的孩子都有妈妈,何况,孔雀这么可爱。”叶无道拍拍孔雀的头淡笑道。 “可是所有人都不喜欢我,除了你。”孔雀低头道,也不知道她如何定义喜欢地界限。 “谁说不喜欢你,男的我把他太监,女地我让人**。”叶无道装出极度不满的模样,看到孔雀幽兰绽放般恢复笑颜,叶无道轻轻吐了口气。这个孩子,不管再怎么天赋奇才,终究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啊。再怎么成熟老练都掩饰不住那股稚气的。 “我想离开一天。”孔雀突然神秘兮兮道,低头不敢看叶无道的眼睛。 “小心。”就像他从来不会过问她的家世一样,他从来都不会干涉她的生活,叶无道对孔雀有着常人难以想象地理解。 “嗯,记得你答应孔雀的事情。”孔雀踮起脚根在叶无道的眉心亲了一口,带着点黯然和哀伤离开茶楼。 孔雀没有回头,叶无道也没有凝望她的背影。 邂逅,离别,他和她都有种宿命的感觉,所以刻骨到极致后,反而淡了。 夏诗韵终究还是没有来,叶无道在等了她两个钟头后,那位上海市和杭州市公认的第一美女还是没有来鼎阳茶楼赴约。本来想打电话询问的叶无道最后还是放弃,虽然说他和叶家亏欠她和她母亲很多,但是不代表自己就必须在情感上屈就她,林家在自己的操纵下覆灭,她母亲夏渔荷也最终和林家那个最昏庸无能的大少爷林越白头偕老,这也算是一种间接地弥补,叶正凌当年把夏家搞得破产,曾经便是杭州第一美女的夏渔荷容貌自然不需多说,却被叶正凌逼得只能卖身还债,随后他千方百计把夏渔荷送进林家,这一切为的都是等待夏诗韵这颗棋子,他在得到东方冷羽地资料后确定当年在紫枫别墅夏诗韵虽然已经不是处女,但是她的第一处却实实在在是被他拿走的,其中荒唐曲折确实不负叶无道当年人渣败类的称号,不过说到底这还都是叶正凌的精心安排。 下棋,叶无道感觉自己永远都不是这个爷爷的对手。 抬头,一张显得清瘦的绝美容颜出现在面前,还有些许的歉意,她淡淡道:“堵车,我走来的。” 叶无道嘴角自嘲的微微翘起,道:“坐吧,放心,我约你出来是想谈谈你们月涯网络的进展,我知道你没有时间风花雪月,也就不自找没趣了。” 夏诗韵轻轻皱眉,看了看叶无道那杯已经冰凉的茶水,再看看身前似乎这杯刚刚被温热过的茶,心中对叶无道的这种态度有点不舒服,冷冷道:“我们月涯准备自主研发一款以网络上05和06连续两年最火爆的小说《轩辕》为背景的奇幻游戏,并且将这本小说改成动漫,你们神语对此态度冷淡,陈赫轩明确告诉我神话不会给我一分钱一个人。如果不是我们双线操作网游和动漫《轩辕》,也不需要碰这个钉子。” 叶无道气定神闲缓缓道:“网络游戏存在与生俱来带着道德的风险。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对网络游戏地声讨声浪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关于网络游戏祸害青少年的报道触目皆是。史玉柱的《征途虽然让他赢得了赌博,但是不代表第二个吃螃蟹的人还这么幸运。月涯想要单独研发《轩辕》,恐怕是白日做梦吧?” 夏诗韵双手捧着那杯温暖沁心地热茶。不以为意的平静道:“国内的游戏市场自从份年网络游戏诞生成功的解决了困扰游戏产业发展的盗版问题以来,长期压抑的市场骤然暴发,效果有如井喷一般,一举成为年创造产值几十亿元人民币的庞大产业,并且行业总体以高增长率飞速发展,成为近些年来最为耀眼的朝阳产业。网易总裁丁磊曾经笑称运营网络游戏的是躺在床上睡觉也挣钱,虽然经历两三年的低谷,但是市场越来越成熟,网游地总体增长是不可抗拒的形势,《轩辕》只要出彩。就不怕不能赚钱。” 叶无道靠在古色古香地紫色木椅上,望着眼前这个胸有成竹的女人。他不喜欢她眸子中的那种执着,就像是小的时候面对训斥自己的爷爷,闭上眼睛冷笑道:“历史是一位戏剧大师,他总是以一种令人想象不到的方式来写作。时势造就了网络游戏的火爆,但网络游戏前方地道路是不是像某些人想象的那样铺满黄金,答案还远不可知。在网络游戏繁荣的背后有一道硬伤也是任何人也无法回避的,陈天桥不能。丁磊不能,史玉柱也不能,你更不能!----那就是目前占据国内网络游戏市场80%份额的游戏全是从国外引进的。” 夏诗韵挑了挑那漂亮的黛眉,道:“不错。” 叶无道继续否定她道:“困扰国产网络游戏发展的很大原因是技术上的差距,画面拙劣、系统怪异、bg狂多这是以往玩家对于国产网络游戏地总体评价。过去由于开发经验的欠缺许多国产游戏没有经过严格的测试就匆忙上市导致了bug满天飞,根本无法正常游戏。经过了多年地市场历练现在国产的游戏开发商精品意识越来越强,与国外同行的技术差距日益缩小。但是,月涯就算拥有南方最强大最豪华的研发和设计队伍,也不足以打造一款如你想象的那种大型经典网游。没有神话的资金支撑,你肯定会输,夏诗韵啊夏诗韵。在如今这个资本决定命运的时代,知道好高骛远是什么下场吗?到时候不要奢望我会雪中送炭,我没有资金,也没有精力。” 如果不是资金匮乏,月涯根本就不需要这么低声下气的面对神话集团,夏诗韵倒不是埋怨陈赫轩不近人情,和他做了几年同学的她最清楚这个男人从来对工作没有半点私心,加上出身鸿儒世家的陈赫轩各方面都出了拔萃,本来说来这么出色的男人是女人都会动心,可夏诗韵对他就是没有感觉,此刻面对这个似乎变了许多的混蛋,她有点心灰意懒,也许潜意识中她觉得他会站在她这一边吧,懒洋洋道:“盛大已经推出了自主研发的《传奇世界>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9城则代理了目标的《傲世online》,有了这些经验丰富代理商、开发商的推波助澜,国产网络游戏必将在本年度掀起波澜,而《轩辕》在网络上的大红大紫也是一种保证。网络游戏的发展需要中国深厚的文化根基,中国文化需要借助网络游戏这一先进的文化传播手段得以宏扬。在这样的良好契机下一款款有着深厚中国风味,技术领先的国产网络游戏可以用一种前所未有高姿态进入市场。” 叶无道睁开眼睛,冷笑道:“国产奇幻题材的作品却并不多见,造成奇幻作品较少的原因是奇幻题材虽然比武侠更精美,比神话更大气,但是由于背景往往十分宏大,内容天马行空极具想象力,如果策划实力稍逊的语,很难把握其中的精髓,要开发出优秀的奇幻题材作品也就相当困难,完美时空即将推出的《完美世界》是以中国古代神话为背景,但是并没有外界传闻那样填补国产游戏的这块空白,这就是前车之鉴,05年国产网络游戏崛起的另一个重要保证是那些以代理运营国外网络游戏起家有着丰富渠道拓展经验及资源的游戏代理商也纷纷看上了国产网络游戏的巨大市场前景代理推广国产网游,而你们的《轩辕》似乎并没有找到卖身的对象,也对,纯东方血统的东西外国人也看不懂。所以说,你们月涯纯技术方面确实出色,但是其它的我就不敢恭维了,一群自命清高的井底之蛙!” “你!……”夏诗韵气得说不出话来,如今这个不仅仅是纨绔子弟的男人更加让人憎恨。 “你在什么地方过年,杭州,上海?”叶无道淡淡问道。 “杭州。”本来不想回答的夏诗韵最终还是放弃坚持,她不想在这种小事情上作无聊的争执了,累,是心累。 “嗯,你妈也挺不容易的。”叶无道说了句让夏诗韵莫名其妙的话,她不清楚,自己的一生,都像是个木偶被操纵着,直到她彻底离开林家和林家被灭,那根线才算断掉。叶无道能够想象一个带着女儿的女人背负着妓女的名声进入一个大家族需要受多大的委屈,这一切,都因他而起,说起来真让人哭笑不得。 “她现在很安静,总算能够过她想要的日子了。”夏诗韵低下头,犀利的眸子此刻湿润如秋水。 “我欠你的,一定会还清。” 叶无道突然感到一种深沉的疲倦,夏诗韵累,他何尝不是,战龙帮,战华夏联盟,战京城太子党,战梵蒂冈教廷,他才几岁?他是神?他不过是一个被家族荣誉禁锢的继承人罢了,如果不是那个无良老爹教授他放纵的技巧,他早就崩溃了。 正是那个不负责的老爹告诉他,如今这个社会坏人更需要实力,败类更需要品位。 “不需要,不管过去发生什么,我都忘了,你不欠我什么。”夏诗韵摇头道。 “那是你的事情,我只做我认为该做的事情。”叶无道摇晃着那杯将近两个钟头没有动过的茶水。 “你有事情?”感觉到不对的夏诗韵疑惑道,今天的叶无道给她一种陌生的感觉,冰冷,落寞,还有决然。 叶无道结账后起身离开茶桌,带着一股哀伤,淡笑道:“《轩辕》的事情我来处理,天冷的时候注意保暖,女孩子如果手上生冻疮的语,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