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重整神话(中) - 极品公子

第五百零四章 重整神话(中)

“夏天已经到了,华尔街还在用冬天的规则要求我们,我们怎么能够让一个根本不懂中国的人告诉我们怎么做?我想美国纳克斯达克的头班中国客----中华网、搜狐、新浪等掌门人这些我曾经的对手或者合作者都在暗笑陈天桥的失算,华尔街的游戏规则他们早就领教,谁能摆脱资本市场的魔咒?说来也是,只有过来人才有这等暗笑的资历,陈天桥的失败就在于他没有认清华尔街的短视,也就是对市场潜力的‘近视眼’,所以陈的盛大盒子一败涂地,那么今天轮到我们神话集团了,我们又该怎么做……” 叶无道到达神话集团的时候,陈影陵正在给集团开一堂国际化道路的演讲,被通知叶无道将要到场的蔡羽绾抽身离开掌声雷鸣的报告现场结果在会议厅外看到斜靠墙壁透过窗户听演讲的叶无道,刚要从背后拍拍他肩膀的蔡羽绾被好像背后有眼睛的他一把搂进怀里,娇羞下的飞凤集团总裁赶紧四处张望,所幸那些听众都被首席运营官陈影陵的精辟演讲吸引。 “终于肯在百忙中抽出那么丁点的时间而且还是顺道的看我?”身上女人味越来越迷人的蔡羽绾朝坏笑盎然的叶无道抛了个暗藏杀机的媚眼。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一定把欠下的时候加倍偿还,呵呵,羽绾,这次南京峰会有没有什么收获?”叶无道赶紧转移话题,手却极不老实的覆盖上g省商界美女那饱满地双峰上。 “就知道你会来这套。” 蔡羽绾也并没有真的生气。飞凤集团最近的事情就足够让她焦头烂额的了,杭州两家五星级酒店已经落成不说,加上现在何解语接手东方集团酒店事业部和李凌峰地风云企业联盟后,如何坚守g省领土就成为燃眉之急。而且赵飞扬手上那个不断吸取资金的中国菜快餐项目也没有实质性进展,飞凤集团虽然本身具有相当能力的盈利率,但是酒店餐饮业的长周转性决定了这段时间飞凤集团只能依靠神话集团不停烧钱,而且叶无道似乎对飞凤集团占领g省全部份额的高端酒店餐饮业相当有信心,在得知千岛湖休闲房产项目暂时休克后让陈影陵拿出那部分的现金投入飞凤集团,这样一来加上对月涯网络的扶持,神话集团的资金链始终都有崩溃的可能,对此,蔡羽绾也和陈影陵谈过,但是后者似乎对此也满不在乎。虽然蔡羽绾也清楚因为叶无道的关系,飞凤集团间接拥有极其丰富地g省政府资源。可是生性谨慎寻求稳定的蔡羽绾并不习惯这种商业模式,跟她持有相同观点却不好说或者说不敢说地人在神话内部并不少。 叶无道和蔡羽绾走从后门走进宽敞的会议厅,最近的几个神话职员对此都是惊讶和雀跃状态下呆滞无语,毕竟这个总裁实在是神话的“稀客”,除了人事部总监蔡羽绾和首席运营官陈影陵,几乎所有的神话高层都没有太多机会直接面对他。 这些年轻的神话职员都用自己的方式“取悦”坐下他们身旁地神话一把手,或者毛遂自荐。或者含蓄的“进谏”,或者貌似对神话**裸抨击其实拍马的言论,总之一时间叶无道附近十分热闹,叶无道对此倒是海纳百川,一一接受,很快就将这些人的姓名和大致个性记下。 陈影陵看到叶无道的时候不自觉地停顿了下,叶无道轻轻挥手示意继续,这样一来几乎全场人员都知道了叶无道这位总裁的到来,一时间叶无道倒喧宾夺主的成了焦点。陈影陵也无所谓,继续深入剖析李东生的tcl随集团国际化道路的成败得失。 “大发慈悲地要减轻我负担了?”散场后陈影陵带着玩味的笑意走到蔡羽绾陪同的叶无道身前,其他普通人员都朝他问好后知趣地离开。陈影陵在神话集团是出了名的冷漠。只对自己几个看中的手下有点好脸色,所以长久下来几乎所有人都有点敬畏这个执掌几千人生杀大权的首席运营官。 “少来,我可不是来帮你脱离苦海的,我来啊是继续给你点负担,省的不能充分压榨你。”叶无道走向自己的办公室,他让阿加门农和孔雀先呆在那边,应该不会有大问题。结果等到他到办公室后就看到阿加门农这个败类正缠着他的秘书林落燕,叶无道二话不说一腿蹬了过去,那个原先在陈影陵和蔡羽绾眼中“风度翩翩”的家伙马上被打出原形。 而头痛的林落燕也趁此机会赶紧逃出办公室,关门的时候眼神在叶无道的背影上停留了片刻。 “重组神话?”陈影陵皱眉道,听到叶无道说话改变局部方针的他陷入沉思,而蔡羽绾也思量着叶无道到底在打什么牌。 “我在年后给你们一份大致的方案。”叶无道掏出一根烟却被站在书桌上的孔雀拿走,苦笑的他耸阜肩。 “我听你的。”陈影陵点头道,并没有太大的神色变化。 蔡羽绾也轻轻点头,她自然是顺从叶无道的意见,而且就算持有不同看法,也不会在这种场合提出。 并不想浪费时间的叶无道在蔡羽绾和陈影陵直接杀到陈赫轩的办公室,后者正在和一名职员讨论事务,见到带着孔雀的叶无道,马上起身迎接效率惊人的总裁,叶无道笑着随便坐下,翻开一本神话内部发行的财经类杂志,道:“你忙,等你有空随时可以开始我们的话题,尽管说,说错了没有关系,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陈赫轩果然不客气地把叶无道晾在一边多达半个钟头,小孔雀不耐烦地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终于陈赫轩和那名忐忑不安的同事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后歉意道:“对不起,总裁。” 叶无道摇手道:“洗耳恭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