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重整神话(上) - 极品公子

第五百零三章 重整神话(上)

水晶玲珑阁,叶无道抱着孔雀坐在临窗的位置,这座玲珑阁几乎处处可见水晶,诗洛华士奇定制的水晶吊灯,雕刻华美的水晶象棋,壁灯和酒杯都是由最顶尖的水晶构成,墙壁上那幅九龙图腾壁画堪称壮观,用笔浑厚沉”,金碧辉煌中透着一股皇家的恢宏气度。 知道叶无道到来后,众多太子党核心成员第一时间聚集水晶阁,除了去英国参加家族会议的独孤皇岈,萧破军、诸葛琅骏、李玄黄、病毒薛雍炎、狮子费廉、戴计成、不死蛤蟆、狼王和林傲沧等元老人物都悉数到场,他们在安静等待叶无道开口的时候都情不自禁的观察孔雀。 除此之外还星组的钻石和黄金会员在这个核心圈之外,他们都用不同的眼光看待这位在太子党内部仅仅出现数次的精神领袖,说实话,很多人都有点不敢相信这个年轻的人就是任意屠戳斧头帮和青帮并且马上就要南下征战香港澳门的太子,他真的太年轻了。 “玄黄,雍炎,在美国还好吧。”叶无道终于回神把视线从落地窗外收回,微笑着望着这两个当年明珠学院的学长。 “混得不错,就是没有机会砍人,总觉得自己不是黑社会,所以一毕业就赶紧屁颠屁颠的跑来给你当打手了。”李玄黄笑道,这句话一说话周围都是会心的微笑,一些原本对他们几个第一批太子党成员心怀不满的成员也稍微平衡点。在太子党内部地竞争远远要超出常人的想象,强者永远都是胜者,失败的人无论你身份怎样都被嘲笑,所以萧破军虽然年轻。没有任何背景,但凭借惊人的战绩依然雄踞太子党第一战将地位置。 “傲沧,准备得怎么样了。”叶无道朝坐在角落的林傲沧望去。 “太子,没有问题,随时可以南下。”林傲沧平静道,虽然这位太子党的天王不同于此刻身处外围的星组成员,但是谁都能看出他和太子党最初一批元老之间的隔阂,萧破军虽然说并非第一批核心,但终究也是太子“亲手提拔”起来的骁勇战将,而且南方第一站将的自身实力摆在那里。谁敢说闲话?掌管血狼堂一大批亡命之徒的狼王也是那种你不服我砍死你的家伙,自然不同于林澳沧这种谋略型的领寻者。 “对了。那个连续挑战狼王和破军地家伙叫什么?”叶无道手指缠绕着孔雀的紫色头发淡笑道,似乎对这种现象没有放在心上。 “宁禁城。”狼王笑道,这个见到棺材都不知道掉泪地家伙简直就是打不死的蟑螂,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不错,让他跟我混一段时间。”叶无道想到了在台湾发展的陈破虏,太子党如果想要稳固根基,就必须有一大批刚刚崛起的青年军。现在也许太子党似乎已经雄霸南方,但叶无道比谁都清楚真正意义上的大战还没有到来,南下北上才是序幕。他和慕容雪痕去趟外公所在的cd军区后也就要会一会京城太子党和北方黑道联盟了。 接下来叶无道和这群太子党g省的高级星组成员联络了下感情,谈笑风生间就赢得了这些在外人眼中属于绝对纨绔子弟和二世祖、败家子地好感,就如同当初他被外界看作一无是处的花花公子一样,叶无道清楚这群一出生便在起跑线上领先普通人许多的家伙并非想象中的那般不堪,相反,他们仅仅是缺乏一个强有力的约束和关键性指引,叶无道要做的就是把这群人尤其是他们的背景和太子党紧紧捆绑在一起。 而这根绳。叫做利益。 “她叫孔雀,我劝你不要惹她,要不然你那尚无败绩的无耻很可能会遭遇滑铁卢。”离开太子党总部的叶无道在电梯中狠狠踹了一脚装出人畜无害模样地阿加门农。这个被所罗门家族当作最大耻辱的家伙真的很难让他不生出扁人地冲动。 “孔雀?我喜欢孔雀明王这个名字。”阿加门农一本正经道。 “圣乔治光明学院的那个小丫头释迦楼罗是你的什么人?”趴在叶无道肩头的孔雀笑眯眯道,哪里有半点圣乔治撒旦的邪恶。 “噢?你认识释迦楼罗?这个小混蛋是我们家的一号大人物,我爸爸就是怕整个家被她拆了所以把她送到圣乔治光明了,而且每次都劝她千万不要有回家的冲动,怎么,这个家伙没有在圣乔治跟你冲突吧,我可说在前头,除了老大,我拿她最没有办法,你不要想我帮你出气。”阿加门农唉声叹气道,在所罗门家族这个释迦楼罗绝对是个素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头痛角色,如果说阿加门农是所罗门的耻辱那么释迦楼罗就是所罗门的骄傲,虽然后者让所罗门上更加头痛。 “她在圣乔治的时候每天都要帮我写作业,顺便捶背。”孔雀歪着小脑袋看似天真道。 阿加门农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他根本没有办法想象自己那个亲妹妹给人捶背的样子,要知道,在所罗门家族,他的爷爷恨不得给她捶背呢,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他宁可相信眼前这个让肆意玩弄印度第一美女的老大是处男,也不愿意相信妹妹释迦楼罗帮人捶背。 孔雀一副你不相信拉倒的模样不再理会阿加门农,而叶无道则很乐意看到这个家伙吃瘪的样子。 叶无道在周围的崇拜、敬畏眼神中走出大楼,他不喜欢众人当场的时候指挥手下办事情,一来他信奉成大事者不谋于众,所以南下澳门香港这种事情就算是萧破军李玄黄这样的骨干都没有办法知道;二来他不喜欢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相对来说他更加喜欢在黑暗中策划阴谋,虽然他越来越喜欢玩弄别人命运于鼓掌的感觉。 “你接下来干什么?继续淌浑水?”叶无道坐进那辆白色奥迪,阿加门农则一屁股坐在后座上。 “先在这边逛逛,反正那边刚刚结束第一波攻势,**暂时酝酿中,我就不打扰他们了,再说万一龙帮把龙魂部队调动过来对付我,加上日本樱花世家的樱花忍者也很变态,我可不比老大能够在教廷神圣武士的追杀下还马子照泡美酒照喝,我被人家分尸就不好玩了。到时候老大你到哪里去找我这个忠心耿耿而且还玉树临风的小弟,你说是吧?”阿加门农好不容易从释迦楼罗的“被虐待”事件中恢复元气,马上就变成一副无耻的嘴脸。 “龙帮这次可能是要来个欲擒故纵,诱敌深入然后一鼓作气下全部歼灭潜入大陆的日本黑道精锐,就是不知道双方到底还有多少张牌没有打出来,日本那几个变态可不像中国龙榜高手那样清高超然,都是跟黑道或者政治紧密联系的家伙,国家神社,靖国神社,水月宗,樱花世家,这次绝对不会独善其身的,嘿嘿,龙帮有的忙了。”叶无道悠闲的开着奥迪惬意道,危如累卵的太子党总算拥有真正片刻的安全感,他的心情自然好很多,而且想到叶隐知心那出尘的脸庞,他的神色也不经意间柔和许多,真是个让人难以释怀的女人呢。 什么时候东渡日本,就去见见这位日本女神吧。 “早有准备的龙帮肯定不会像十年前那样被小日本的插进下身了,虽然这次小日本来势汹汹,而且我听说那个和你死对头的日本太子英寺弈也来大陆了,不过唯一没有参加这次疯狂行动的就是已经被你马子望月鸾羽掌控的望月家族和甲贺忍者,老大,听说剑道大成的叶隐知心也被你糟踏了?强,老大果然是不愧是我的偶像,啥时候带我去日本我顺便把这位日本女神的手下给日了,我想她的手下姿色应该也不错……”阿加门农正陷入无限意淫中,结果被叶无道一瓶放在窗前的香水瓶给砸回神。 “白痴。”坐在副驾驶席上的孔雀冷冷道。“老大,这个孔雀啥来历啊,你该不会是可恶的罗莉控吧,可耻啊淫荡啊!”阿加门农趴在叶无道肩头痛心疾首道。 “不知道。”叶无道懒得理睬这个人渣。 “老大吕’阿加门农现在的表情就是像是一个不能满足**的怨妇。 “虽然我不知道孔雀的身世,不过我却清楚的知道昨天她亲手杀了一个神圣武士,再说一遍,单挑的情况下。”叶无道摸了摸孔雀头笑道,那头紫色的长发确实惊世骇俗,但是他明白正因为这样孔雀才最不可能是亚特兰蒂斯家族的成员。 “她真的不是?” 显然已经猜测孔雀是不是亚特兰蒂斯家族的阿加门农很怀疑,毕竟紫发紫眸在现代社会中是那样的诡异神秘,同为古老家族中核心成员的他比谁都明白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科学无法解释的,而那些每天忙碌柴米油盐的普通人也永远不可能接触到他们无法想象的层面。 一个百万富翁接触的肯定是百万富翁,不可能是亿万富翁,一个亿万富翁,也不会接触百万富翁。 虽然很辛辣,却是事实,你无法获知那些看似匪夷所思的事物,因为你青凡,虽然你不容易接受。 “不是。”叶无道笑道。 阿加门农开始神经质的自言自语,早已经习惯的叶无道自然把他主动过滤掉。 一旁的孔雀嘴角笑意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