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所罗门家族的败类 - 极品公子

第五百零二章 所罗门家族的败类

太子党总部大楼本身设有咖啡厅,这幢类似京城俱乐部的大楼绝对是南方最豪华的休闲场所之一,虽然它背后掩藏着最滔天的罪恶,在g省企业高管和金领阶层来说这里拥有不亚于诗洛奇餐厅的奢华和品位,至于这里是否太子党的枢纽,反倒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只不过到十层以上便是寻常人的禁区了,一般人中除非太子党星组黄金会员否则根本没有资格入内。 因为孔雀说要口渴要喝咖啡,叶无道把车停下后就抱着孔雀先来到第四层的咖啡厅,坐下后发现附近一个青年坐在椅子上“勾引”一位正在柜台内手工研磨咖啡豆的漂亮服务生,这青年托着腮帮凝视着含笑不语的女孩,深沉道:“你要怎样才能相信我的诚意?我难道让你觉得像是那种一见面就想跟女人上床的龌龊男人?” 似乎这个青年的直接和眸子里的浓郁哀伤让女服务员起了恻隐之心,她并没有马上把一杯热咖啡倒在他头上,而是礼貌的善意拒绝道:“就算你真的不是那种男人,但是我不觉得一见钟情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很实际。” “如果你这么容易就接受我,我反而会不懂得珍惜。”不可否认,素年的神色真的如同浪子般沧桑,那是一种成熟男人的味道,他丝毫没有气馁:“失望,有时候也是一种幸福,因为有所期待所以才会失望。因为有爱。才会有期待,所以纵使失望,也是一种幸福,虽然这种幸福有点痛。” 漂亮的女服务生轻轻挑了下眉头。笑道:“如果我大学刚刚毕业,说不定我会考虑跟你睡觉。只可惜,我已经毕业三年了。” 青年苦笑着用指尖摩挲咖啡杯,道:“你是高价菜单,可以看,但是我吃不起?” 那约摸二十六七地女孩噗哧笑道:“这种说法真的很新鲜。” 青年突然转身朝叶无道举起咖啡杯,用他和叶无道、女服务生都听得清楚的声音喃喃道:“硕达无比的自身和这腐烂而美丽地世界,两个尸首背对背栓在一起,你坠着我,我坠着你。往下沉,这难道不是世界上最诗意的事情吗?” “少在这里他妈的废话,难道不知道老子在喝咖啡!?你那一套还不如直接甩出一百万来的有用。切,狗屎!”一旁的一名中年男子拍桌子冷笑道,他虽然在一家外企担任部门经理,但也有黑道背景,对青年这种小白脸行径感到可耻。 那青年笑吟吟的慢慢走到中年人那座前,不说话,原本以为要面临单挑局面的中年人等了片刻见这家伙没有下一步动静。也就来了底气,眼神一横阴阳怪气道:“这么着?” “你喝的就是产自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的努瓦克咖啡吧?”青年带着浓重的讽刺意味笑道。 那中年男子怎么会知道这咖啡地品种,他的意思是只要来这里喝最贵地咖啡就是了。 青年转头望了望那看戏神情的服务员,后者轻轻点头示意确实是努瓦克咖啡。这个时候她眼睛里多了点欣赏的味道,能够坐在这里的就算不是太子党的中层成员,也多半是有钱有势跟太子党沾上关系的家伙,这个看上去轻浮的人竟然还能笑得出来,这一点就让她收敛起原先心底地轻蔑,毕竟。能够不品尝就认出努瓦克咖啡的肯定不是穷人,也不可能是那种没有品位的富人。 中年男子的身旁坐着一个眼神玩味的金领男子,年轻。不到30岁,意气风发,难以掩饰锋芒,他嘴角带着浓浓不屑的斜眼瞥着走近的青年,刚才他的视线其实一直放在低头喝咖啡的叶无道身上,这一刻才缓缓收回。 “努瓦克咖啡来之十分不易,所以被称为尚存品种中最稀有地咖啡。这种咖啡目前年产量仅500磅左右,市场价格约300美金每磅,在国际市场上绝对是名副其实的奢侈品。我记得在一次晚宴上,众多所谓的名流仔细品味着努瓦克咖啡地芬芳后,都试图以华丽的语言来形容自己的感官反应。有人说它有股浓郁的香草味道,有人说它带有纯正的巧克力味道,还有人说它混杂着蜜糖和烟草的味道。”青年似乎也陶醉在努瓦克咖啡的醇香美味中闭上眼睛滔滔不绝。 “你他妈的到底想说什么?!”那名中年男子上前推了一把这个油腔滑调的景年,却惊讶的发现看似懒洋洋站在面前的青年根本就是纹丝不动。 青年笑容无辜,那神情分明就是一个天才对待白痴的可恶模样,他只是双关地说了句:“给近视的人类指路确实是件很费力的事情,因为你不能对他说----你看见十里外的教堂了吗。” 一旁始终没有喝咖啡的金领男子嘴角微微翘起,缓缓道:“在咖啡浆果成熟的季节苏门答腊岛当地农民就会故意将印尼独有的一种麝香猫放进果圆中让它们畅快享受。被麝香猫吃下去的果实,其种子咖啡豆却无法完全被消化,会随麝香猫的排泄物排出。而印尼人发现经过麝香猫肠胃发酵的鲁哇克咖啡豆,有一种罕见而奇特的香醇,于是开始采集麝香猫的粪便,分离出咖啡豆,煮泡咖啡。由于产量极少,这才成就了这种目前全球最昂贵的咖啡。” “怎么样,味道很不错吧?”青年似乎也没有料到有人能够这么详细的道明努瓦克咖啡来历,眼神挑衅道。 虽然稀缺性决定这种咖啡的天价价格,使得喝努瓦克咖啡成为一种时尚。但是,即使能品尝到努瓦克咖啡的人。大多也无法接受它地夸张出身。很多不知情的人在了解到它的由来后,都会不约而同地感到了胃部的不适,而那名原本气势汹汹地中年男子也明显的脸部抽搐,神色怪异。 “味道虽然传闻相当不错。只可惜我不喜欢,所以好与坏对我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那年轻的金领男子冷笑道,他也是在座四个人中唯一没有喝咖啡的人。 那青年无所谓努了努嘴,轻轻转身离开,回到柜台,捧着那杯尚且温热的咖啡,朝流露诧异的漂亮女服务眨眼睛道:“我这个人其实有很多优点,比如谦虚,低调你要是愿意。我们晚上可以适当的深入交流下……” “你知不知道那个被你戏弄的人是谁,知不知道那个认出努瓦克咖啡的人又是谁?”漂亮女孩发现这个家伙其实也不是那么让人讨厌地。脸上也渐渐有了非职业性的微笑,这一切都被那青年纳入眼底,他故意装出一副震惊地模样,让那漂亮的服务生真以为他知道了对方的身份,结果这个家伙抛出一句让她哭笑不得的话,“莫非那英俊潇洒的男子就是当年华山论贱贱法独步天下号称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少林寺智障大师收养的小沙弥地低能爱犬旺财踩扁的蟑螂小强曾滚过的一个粪球?” 当场喷出咖啡的家伙不下十位。 那个被狠狠戏弄的中年男子刚要发火,却被身旁的年轻金领眼神示意不要惹事。犹豫了下的他看到一幕跌破眼镜的场景,一个抱着浑身神秘气息小女孩的男人站起身给了这个来路不明地家伙屁股上狠狠一脚,然后骂道:“少在这里像头发情的猪一样乱拱白菜!” 结果那在大庭广众下被踢中屁股的男子根本没有预料中地恼羞成怒,而是转身挠了挠头,可怜巴巴道:“老大,好久没有见面了,也体谅下我们做小弟的,下次换种稍微文雅点的方式好不好?” “滚。” 抱着孔雀的叶无道提起脚又要踹,那原本风度优雅气质非凡的青年狼狈的跳开老远。用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哀怨”眼神脉脉凝视着叶无道。 正当叶无道准备热身的时候,那个年轻的金领男子走到他身前,道:“总裁。你好。” 叶无道看着眼前这个一眼就能看出是海归派高材生的男人,伸出手握手,微笑道:“陈赫轩,好久不见。”此人在公众版最近解禁的《神话集团中出现。 没有想到被认出来的陈赫轩带着点受宠若惊开门见山道:“如果总裁有时间,我想跟您谈谈集团的事情。” “没有问题,下午我处理完一点私人事情后就和你谈谈,时间,地点。”叶无道干净利落道。 “四点,诗洛奇水晶餐厅。”陈赫轩同样雷厉风行没有半点客套和犹豫。 两人相视一笑,都有点遇到知己的味道。时刻掌握神话职员动态的叶无道怎么会不认识这位集团的风云人物,可以说,这个人和邵旭、赖长义等人一样都是他暗中重点观察的人才对象,甚至还可以说陈赫轩是接下来叶无道改革神话集团的一颗重要棋子。 这个陈赫轩如今身居神话电子产业部研究中心副主任,其实已经被贬了两级,是神话集团内部对叶无道总体方针策略持反对意见的主要成员代表,原先主管电子部的他在神话兼并上海夏诗韵的月涯网络公司后公开表示不满,加上与主要决策者陈影陵的意见也南辕北辙,所以现在不被重用。 “诗洛奇餐厅可不便宜。”叶无道玩笑道。 “那就公司的食堂吧,省得浪费总裁时间。” “好的。”叶无道无所谓道,突然露出个狐狸微笑,“本来我是想我请客的。” 陈赫轩眼睛中闪过一抹会心的笑意,虽然不认同这位神话集团掌舵者的整体战略,但他也无法否认叶无道的个人魅力。 随后叶无道看也不看那个青年一眼就离开咖啡厅,径直来到太子党内部的休闲场所玲珑阁,那家伙因为死皮赖脸跟在叶无道屁股后面根本就没有人敢拦,前一刻磨破嘴皮最后还被保安痛殴的青年这一刻那个趾高气扬简直就让太子党的保安气爆。 太子的神秘出现本来是件相当值得兴奋的事情,但是被这个人渣一搅和就显得有些瑕疵了,这个跟疯子样的家伙刚才想大摇大摆的进,楼,如果不是看他人模狗样的还算体面,要不然早就被彪悍的保安们灭口了。 那青年朝一个保安挤眉弄眼搔首弄姿了半天,等到那个保安乘太子不注意要上前揍这个家伙的时候,这个贱人才撒腿跑路,最后在拐弯的地方还变态的扭了扭屁股,真是人渣中的渣滓,败类中的变态! “眼睛盯紧点,下来的时候如果撞到,我非要把他鸟蛋掏出来,日”一个太子党的保安郁闷道。 “可是他跟着太子……会不会是什么类似星组成员的家伙?”另一个保安谨慎道。 “操,你看见过谁这么无耻的小人得志吗?被我撞到的话一定好好伺候下这个王八蛋!”另一个保安恶狠狠道。 跟在叶无道背后的那个变态双手抱着头四处乱瞧。 叶无道嘴角虽然悄悄弯起,语气却依然冷淡,“怎么有空来总部,你不是说要去东部和东南沿海那边折腾吗?” 那个家伙撇了撇嘴,唉声叹气道:“老大,砍翻了一百多号人,结果被一大帮追杀,只好来这里避避风头了。” 叶无道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在龙帮和日本黑道的混战中混水摸鱼的砍了一百多个,疑惑道:“你砍翻谁了,值得出动让你躲躲藏藏的角色?” 那家伙死不悔改的翻翻白眼,半死不活道:“貌似有个是日本樱花世家的二少爷,还有嘛,好像是龙帮二十八星将中的两个,结果就被两方都追杀了,唉,本来还想再捞点便宜的。”他没有说出来,那个樱花世家的二少爷是他躲在人家床底乘那个可怜家伙**的时候连带那个女人一起秒杀的,而那两个身份显赫的星将则是在被下了泻药后在厕所被瞬杀的,毕竟,不管谁,拉了二十多次后都会跟死人差不多。 那三个保安,也许不清楚,被他们狂殴的这个青年。 叫阿加门农,是世界十大古老家族中,印度所罗门家族的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