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1982里海珍珠 - 极品公子

第五百章 1982里海珍珠

紫枫别墅终于拥有以往只有叶无道和慕容雪痕还在的时候的热闹气氛,早餐自然是慕容雪痕亲自下厨房,而作出来的东西更是让刘清儿自惭形秽,杨凝冰似乎也因为她的到来感染了欢快的情绪,笑容都灿烂了许多,不再是那副天生的严肃神情,那幅金边半框眼镜镜片下的眸子流溢着满足和欣慰,而叶河图更加肆无忌惮的幽默玩笑,小琉璃自然是站在他这一边,时不时窃窃私语让人觉得这就是一对父女,而孔雀虽然冰冷依然,却也因为坐在小琉璃的边上而可爱很多,她老气秋横教训赫连琉璃的模样让紫枫别墅所有人都乐坏了。 “无道今天或者明天就要回来了,雪痕,今年是要在这里过年还时去你外公那边,我听你的。”杨凝冰放下筷子笑道,好久没有吃到这丫头作的饭菜了,这顿早餐虽然简单,却绝不单调乏味,这句话已说出来叶河图就有点郁闷的要了口水晶虾饺,紫枫别墅最北发言权的就是他这个外人眼中原本应该是“一家之主”的男人。 “我听无道的。”慕容雪痕的答案在没有说出口的时候就被杨凝冰、杨宁素和叶河图猜中,三人相视一笑。 “因为我还有个年终报告,加上新教学园区和临海工业园区的知道问题,所有今年可能比较晚才有空闲,等无道回来你就喝他去外公家,他老人家都念叨着无数遍了,我这耳朵也快被他磨起老茧了。,外公可不是哪种喜欢婆婆妈妈的人。由此可见,他啊,真的是想抱孙子了喽。”杨凝冰直接就决定了叶无道的过年去向问题,也是,叶无道从来都是她最听话的儿子,最后玩笑的一句话让慕容雪痕嫩脸通红,容颜妩媚,就算是女人,刘清儿也被这种男女通杀的美丽震撼。 吃完早餐后叶河图跟着杨凝冰的后脚跟离开了紫枫别墅,而杨宁素和慕容雪痕谈了十多分钟后也接到一个省电视台的电话匆匆忙忙赶去录制节目,不过她答应下午陪慕容雪痕一起逛街,刘清儿打扫了一遍别墅后就去补习班上课,一个星期中她参加的补习班有英语、经济、礼仪和电脑,可以说一个星期中她根本出了别墅并不繁重的工作和起码的睡眠后就没有任何休闲时间。 拉着两个小孩走在小区中的公园石板小径,一路上都是小琉璃缠着孔雀说外国的事情,知道孔雀在圣乔治光明学校读书后从没有上过学的她便更加好奇,诸如“你每天怎么去上课”,“会有人欺负你吗?”,“那里是不湿真的像慕容姐姐说的那样有很多贵族”之类的可爱问题远缘不断。 “不知道。”孔雀的回答素来都很干脆。 “那你岂不是很可怜,一个小孩子独自呆在那种地方。”赫连琉璃从慕容雪痕嘴里知道点圣乔治光明学院的消息后有点怜悯孔雀。在她看来,从欧洲搬到美国总共拥有近千年历史的贵族学院,多半都是那种蛮横的小姐公子,被当作异类的孔雀肯定会被人欺负。 “再说我就把你的嘴巴封上,”比赫连琉璃高出一个头的孔雀露出一个狐狸微笑摸着小琉璃的脑袋。 赫连琉璃嘟着小嘴嘟囔着许久,惹得一旁的慕容雪痕忍俊不禁,这两个可爱的孩子,蹲下来捏了捏琉璃的脸蛋,笑道:“孔雀在圣乔治光明学院可是没有人敢欺负她的,因为她一开始就是欺负别人,爷爷都不知道给多少王公贵族道歉了。她啊,十足的一个小魔王。” “孔雀这么厉害啊,一点都不像小孩子呢。”赫连琉璃用怀疑的眼光瞄了瞄孔雀,后者十分不爽的狠狠捏着她的脸蛋,甩出一句“我不跟没有断奶的小屁孩一般见识。” 慕容雪痕笑笑,摸了摸她们的脑袋,孔雀几乎就是无道的另一个翻版。强势坚忍,一样的天赋惊人,看到她,慕容雪痕总能够想到小时候和叶无道相处的场景,而赫连琉璃,虽然长相没有孔雀那样惊世骇俗,但也清秀精致,加上不逊色几乎能算半个学者的修养,不难想象以后她是多么的出众。 两个很有趣的孩子呢。 真的很期待她们长大后的模样,不知道自己和无道的孩子会不会这么可爱,就算没有,那也是一件更值得期待的事情。 叶河图在那个拐角把车停下后二十年如一日凝望着那座省政府大楼,这是一个她能够望见她,而她却永远没有办法看到他的角度,抚摸着一个精美的盒子,眸子里充满海洋般深邃的柔情,这只盒子装的东西叫做“1982里海珍珠”。 它和泰姬陵一样是一个痴情的丈夫因宠爱妻子而诞生的,那个男人是意大利人giongioconleone,又一天他无意中看到妻子留在梳妆台上的一句话----“”。此后,他倾尽全部财富,以顶级贝鲁嘉鲟鱼中萃取一种独特物质,最终发明一种抗衰老的神奇药丸,终于在12月24日将第一颗成品装在特别订制的cantien钻石坠子中送给妻子。 每盒“1982里海珍珠“,都配有一本精美的故事书,它的销售方式尤为特殊,电话预约中留下自己的电话和姓名,并要说出能够让人动心的购买力有,此阿尤可能得到稀有的配额,也就是说除去高昂的价格,你还必须有真正能打动人地里有,否则你就无法拥有你独一无二的“1982里海珍珠”。所以说“这份奢华是一种空气,价值与华美摸得到、闻得到、吃得到,但又低调内敛令人无比自在,这是一份并非钻石珠宝所能够媲美的温情”。 叶河图获得这份礼物的理由是,“现在的我,早就已经不在乎多少女人在等待我的拥抱。也许今生只想拥有你地微笑,我曾把自尊丢到墙角,只为换回你的一次心跳,爱到飞蛾扑火,你可曾有心痛?我只相信人总会感动,我知道一切皆为空,什么都不会永垂不朽,但我相信一切总会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等到世俗被我们看透,也学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所以我在相同的置位保持相同的姿势相同的微笑二十年,等你回眸。” 街角一个报刊亭老板习以为常的再次见证这一幕,每天这个时候,这个男人都回停车,然后远视,虽然小学都没有毕业的老板不懂得什么叫做忧郁,什么叫做深邃。但都是男人,他能够体会这个男人的沉重,他在这里卖了七八年的报纸杂志,风雨中没有任何一天看到这个男人缺席,虽然这些年几乎每年都要换辆顶尖的高级轿车,但他觉得这个男人不坏。 车窗摇下,报刊亭地老板丢给叶河图一根烟,憨厚笑道:“如果不嫌弃我的烟低档,就收下,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你是个男人!实你抽不抽我都无所谓,毕竟这不过十几块钱一包的烟,寒嘇。” 接下来这个男人再次给他不小的震撼,拿出一包他没有见过的特制中南海,微笑道:“假的。”随手扯了扯衣服,晃了晃手腕上的手表,“这也是假的。”点燃他的那根香烟,吞云吐雾后道:“谢谢。” “不用。”报刊亭老板笑容灿烂地摇手道,这个男人真是很有意思。 男人,第一种是用假名牌来掩饰身份,第二种是用真名牌类衬托身份,而第三种,则是用身份来衬托身上的假名牌,这个男人,就是最后一种男人。 这样的男人,被他爱着的女人一定很幸福吧。 慕容雪痕在赫连琉璃的哀求下终于坐上秋千,孔雀原本一个人在那里思考问题,结果也被琉璃拉着去给慕容雪痕荡秋千。 凝视着赫连琉璃纯澈如水晶。的欢快笑容,孔雀低声嘀咕道:“小神经病,这个世界有那么多值得你笑得东西吗?” 秋千终于停下,慕容雪痕把赫连琉璃也抱上来,孔雀则默默趴在秋千上。 “慕容姐姐,你很爱无道哥哥吗?”穿着白色唐装的赫连琉璃依偎在慕容雪痕怀中小声道。 “白痴问题。”孔雀撇了撇嘴。 慕容雪痕用下巴轻轻顶着赫连琉璃的头,望着远方树叶凋零的梧桐树,柔声道:“要在实践的荒野,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于千万人中去邂逅自己的爱人,那是太难的德缘分,世界上有太多的擦肩而过,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在彼此不断的错过,错过鲜花烂漫的春,又错过了枫叶瑟索的秋,直到漫天白雪,年华不再,在一次次的辛酸感叹之后,才能终于了解----即使真挚,即使两个人都已是心有戚戚,我们的爱,依然需要时间来成全和考验。这世界有着太多的这样的限制与隐秘的禁忌,又有太多难以预测的变故和身不由己的离合,一个转身,也许就已经一辈子错过,要求奥道很多年以后,才会参透所有的争取与努力,也许还抵不果命运开的恶一个玩笑,上帝只在云端一眨眼,所有的结局,就都已经完全改变。” 背后,一个带着熟悉的轻佻的嗓音温柔响起,“雪痕,上帝那个老头也期待你在圣保罗教堂演奏呢,所以,他对你,多少事怀有私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