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黑道清道夫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九十九章 黑道清道夫

“吧嗒,吧嗒,吧嗒……”一根铁棍带着严格的韵律敲在墙壁上,犹如死神镰刀带着呼啸声,扣人心弦,由远而近,慢慢走上楼来。一楼,二楼,三楼,四楼,很快,走到了五楼,紫气东来阁的总部。 刚刚屠杀完西方极乐堂的六名忍者慢慢回过身去,面罩下的眼冷冷望着来人,作为真羽夜家族多年培养出来的精锐部队,对付极乐堂这种不入流的角色根本就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 龙帮,竟然只来了一个人。 黑暗的走廊里,尚飘着淡淡的血腥。那个吧嗒吧嗒吧嗒的声响,终于停了下来。一个人,出现在走廊的尽头。 黑暗里,那个人身材魁梧,身高至少两米往上,双肩暴露在廊窗透进的霓虹灯下,而头部,却在黑暗之上。黑暗里,一双深沉如暗夜星沉的眼睛,在闪烁间,忽然就带了一种野兽的光芒。 六个忍者眼睛凝视,瞳孔慢慢紧缩。 来人是高手,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只是那股隐藏在黑暗中的野兽般的气势,就令他们六个呼吸都一阵不畅。 六个人迅速在头脑中搜索着这个人的资料。但,很遗憾,他们事先严格牢记的龙帮高手里,根本就不存在这么一号人。 他是谁?为什么山口组的情报部门里没有提及这样一个可怕的人?龙帮,一个可怕地黑道王朝。实力深不可测。如果说他们这一代原先还没有切肤之痛的体会,在青龙独自一人践踏日本黑道后,他们真的放弃了对十年前龙帮“侥幸获胜”的蔑视。 走廊尽头身材魁梧地巨汉抽了抽鼻子,嗅了嗅空气。空气里。飘散着浓浓的血腥气。 其实,在他来时的半路,临时被路边的一个风骚的美女勾走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会来晚。但那没什么,美女不上,罪大恶极,而且每次作战前和女人**是他的规矩。至于西方极乐堂,他们的仇,他会替他们报。他是一个杀手。但他不是一个称职的杀手,所以。他总是飘摇在龙帮的外围。 但是,他的实力,从来没人敢小看。他的名字,却也无人提起。 铁棍扛在肩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摇晃着。严格说来,那铁棍是从街边的防护栏上硬拆下来的,打架嘛。当然得有个家什。无所谓,一根铁棍对付一群日本山口组的垃圾,足够了。 吧嗒吧嗒,铁棍又顺着墙敲来。脚步挪动,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不快不慢走过来。那人的面部慢慢出现在六个忍者眼里。 一张面具,一张中国神话中雷神的面具。小丑面具后面,是一双凌厉的漆黑眸子。 六个忍者慢慢都反手回肩。抽出了他们地刀。其中两个径直向来人迎上去,另外四个,三个站在原地,一个慢慢贴上身后走廊的墙壁,忽然消失在墙壁里。 哈,跟老子我玩这个。 铁棍仍然在敲,但敲的频率已然有了变化,有了节奏,有了高低。仔细听,那竟是一首曲子!如果你是慕容雪痕的fans,你会毫不犹豫地叫出这首歌曲的名字! 轮回! “我来自地狱,接引你们回去。”那身材魁梧的巨汉用一种带有韵律的腔调念着,手中的铁棍忽然就停止了敲打。 “当’的一声,忍者一刀跳劈而下,铁棍一横,火星四溅。再看那铁棍,只剩手里半截。日本刀做工精良,大多忍者手里地刀,都是上代传下来的,而上代,又是自上代的上代传下来地,就这样的刀,自然是经过撕杀搏斗优胜劣汰下来的刀,区区一棍铁棍,如何能够抵挡这当头劈下的力道? 身侧风声起,那巨汉忽然双脚沾在了墙壁上,以一种猿猴般矫捷的身手,躲过了另一名忍者的偷袭。 双脚一蹬,那巨汉手里握着半截铁棍,却把它当作了匕首来用。什么东西在他手中,都可谓是一件杀人的利器。 忍者刀劈出,未及收回。巨汉手里粗制的匕首就到了忍者面前。巨汉的身体无比魁梧,但他的动作却快似闪电,犹如猎豹。行动的每一个角度,时间,都仿佛经过事先的彩排一样准确。以致于,这两名忍者一名阳攻,一名阴袭,都好象事先经过了巨汉的许可。 一切都发生得那么突然,而又自然。 匕首刺进了忍者咽喉,身体血管瞬间的破裂,大量血液在人类体腔压力的作用下,一腔血,自匕首根部喷发出来,就象一条血箭。匕首是铁棍做的,自然有着良好的放血性能。 天然的血槽。 匕首一经刺如忍者的身体,巨汉就弃之不用。在那忍者倒下的瞬间,他身形一矮,接过了忍者手中的长刀。 长刀在手,随即头上斜着一架,当的又是一声清脆的兵刃撞击声。 火星里,那名负责阴袭的忍者,再次失手。 对一个正常人来说,做一件事失手,意味着重新再来过。但对于一个忍者,或者杀手来说,失手,呵呵,只能意味着一件事,尤其是面对这个无名巨汉的时候。 长刀在斜架的同时,已经做出了下一个动作。 下劈! “啊!”一声闷闷的惨呼声响过,忍者的一条腿,就被巨汉拿了下来。 忍者吸着冷气,但他并不想就这么死去,他手中的刀还想挥出,再做一次挥砍。他忽然就见他的手,连着他地刀。从他面前飞过。下一秒,他的眼睛望见了他的脚后跟。 呵呵,头掉了么,自然就看见脚后跟了嘛! 巨汉在这交手的短短一瞬间。动作即瞬息万变,刹那残忍地杀了两名身手高超地中忍。 当巨汉站起身,顺手将另一口刀接在手里的时候,他还没忘把那握在刀柄上,没掉的手甩掉。小丑面具后的眼,露出一种耐人寻味的笑意。 一群垃圾。 是的,西方极乐堂的人死得很冤枉。如果不是那个长相风骚的美女勾引他的话,他应该会早一点来,可是没有办法,很多东西都比别人的命要紧。比如自己地身体存需要解放,至,这些死掉的人。就当作是运气不好吧,他可没有当救世主地**。 左手刀扛在肩上,右手刀举了起来,刀尖一指走廊对面的三个忍者,微笑着说了一句:“快点。” 三名忍者似乎被巨汉的这种不可捉摸的气势震慑住,彼此看了看,脚步不由向后挪了挪。 “干嘛?爷们来一趟也不容易。你们好歹也要拿出点诚意来。” 眼角余光突然凌厉一闪,右手刀挥手一当,当的又是一声响,一口刀自墙壁里鬼魅般显现,刺到巨汉肋部的时候,就只剩下手里的刀柄了。 只一个刀柄刺在巨汉地腰上。 “呵呵,好痒。” 那名偷袭的忍者惊抬头,眼前刀光森然一闪,然后整个人僵硬不动。 这时巨汉却猛向前走一步。那忍者身体忽然就变成了两”。 大量的鲜血喷溅而出,染红走廊墙壁与地面。 摇了摇头,巨汉好象在评价走廊对面三个忍者的演技实在是不高明。他就左手扛着刀,右手拎着刀,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向三个待宰的羔祟走去。 那三个忍者中,其中一个刀上的血仍未干,当他屠杀西方极乐堂的三十六人时,他是何等的威风,唉,现在啊,实在是没办法,谁叫我来了呢? 巨汉的脸隐藏在雷神地恐怖面具后,面具上的雷神脸谱龇牙咧嘴,凶神恶煞的样子,如同壮汉地雷霆血腥手段。但三个忍者望着巨汉的眼神,却望见了里面的轻蔑…… 除了不屑,还是不屑。 这个巨汉,他的地位在龙帮实在边缘,而他的能力,实在是强悍得离谱。这次帮会派他来摆平日本山口组的试探性进攻,他着实委屈。就算派他当先锋,至少也应该把他派到日本山口组的总部,那样的话,就什么事都结了,天下太青。 而这个巨汉的名字,就叫做太平。 只要他在的地方,肯定太平。当然,太平的代价是鸡犬不宁,鸡飞狗跳之后,甚至是血流满地,才是真正的太平。 太平的做事,就是这样。随心所欲,所以他进不了龙帮的高层,只能做一个游荡在龙帮外围的清道夫。 垃圾们,你们一块上,省得我一个个打扫,上头说了,一颗人头五万块钱,杀够了老子好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三个忍者对看了一眼,那名先前杀了西方极乐堂三十六人的忍者,眼中寒芒一闪,喊叫声巴嘎,脚尖一点地,身体凌空跃起,迅疾扑下。 切,没新意。太平摇着头,看都不看那忍者,继续一步一步前行。 那忍者动作之快,快到肉眼都几乎捉摸不到,刀锋狭着厉芒,伴随着一个大金刚轮印,强势劈斩。 “兵?”没新意。巨汉在经过前边三个忍者的搏斗,已经了解了这六个忍者的水准。所以,他的放松,不代表他的托大,恰恰相反,那是他极度的自信,目高过顶的自信。而且他有这份能力,这份天赋用来自信。 “临!”右手长刀随手丢出,口中依稀念的是金刚萨棰心咒,不动明王的手印都不屑做一个,丢出刀后,继续前行。 半空里,一片血光闪过,血水正洒落在太平原来所处的位置上。快慢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这哪里还是在杀戮,只不过是一次比试丢飞刀的游戏。 “卜”那名先前狂妄得不能在狂妄的忍者,就死鱼一样跌在地上,两眼瞪得大大的,至死都是一脸的不相信。 “好了,一齐上吧,大爷我已经不耐烦了。”太平这时突然一伸手,半空里,就接过了那名死鱼忍者脱手飞出的刀。 呵呵,一切都在掌控中。 剩下的两名忍者面对着巨汉的临近,嘶声发出一声濒死的怒吼,“斗!” 九字真言,狮子印。 面对这样的凶猛的亡命攻击,太平淡淡一笑,顺着其中一个忍者下意识的眺望窗外,也望了出去。 远方,一个黑影矗立在高楼上。 真羽夜和望着对面紫气东来阁总部走廊前发生的一切,就象一个恶魔经过了一次邪恶的洗礼,他的嘴角的笑意,更加浓了。 龙帮,你有资格做为日本黑道的敌人。 紫气东来阁总部走廊,这时,一道光芒闪过,突然传来两声玻璃响,真羽夜和就望见他的两个手下,象皮球一样被人轰出了窗户。 那瞬间一闪的光芒,做为一个忍者,他很熟悉,是智拳印。 “喂,看够了没有。”真羽夜和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带着些许笑意的声音,这让真羽夜和饱受震撼,缓缓转身,是一个拥有西方人种英俊脸庞的青年,眼神如孩子般无辜,笑容却有点邪恶的味道。 “中国人有句话叫做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你们既然敢来大陆,想必也是准备好让人砍的了,说说看,你是要手呢还是脚,其实按照的想法你还是要脚的好,虽然到最后我都会要,但不是说在被生活强奸的时候也要尽量配合吗,你虽然被我砍但如果配合得好的话,说不定痛苦也会少点,年轻人,听我一言保证不会让你吃亏……”那叫做阿加门农的青年丝毫不顾真羽夜和的暴露侃侃而谈。 真羽夜和二话不说,几个碎步向前闪电一腿踢向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怎么跟神经病医院跑出来的人一样! “这么快就生气了?年轻人,定力不够啊。”阿加门农一个后空翻一根手指支撑倒立,笑容依然,只是带起了一抹血腥,“我给你上堂课,只可惜这堂课的学费是你的生命。” 当提着沾满鲜血铁棍的太平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抬头就看到一个人从楼顶坠落,然后砸中地面。 “啧啧,漂亮的坠落,羡慕。”太青望了望楼顶那个似乎正朝他微笑的青年,摇摇头,闪人,不管不该管的,不管不想管的,这就是他的宗旨。 龙帮和日本黑道的暗战全面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