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死不过点头地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九十八章 死不过点头地

人类的**的黑暗中会被扩大许多倍,黑夜,永远是肮脏和淫秽的抹脚布。 就在紫枫别墅陷入安静温馨的夜晚,另一座中国的沿海大城市中杀戮却悄然拉开序幕,猩红色的序幕。 “那边!别让他跑了,逮住他老子要大卸八块,敢对老子使阴脚,操你八辈子祖宗!”远处的夜里,有人看扯开嗓子在呼喊,沙哑,血腥。 呼,呼,呼!漆黑的巷子里,呼吸声粗重如牛。一个人沿着小巷蹒跚着往前奔跑。他一只手按着胳膊,另一只胳膊似乎折断般低垂摇晃,身子贴着墙,跑不几步,惊魂未定回头望望,鲜血从他指缝间流淌,染红半个身子,但恐惧早让他忘记了疼痛,命,终究比疼痛来的紧要。 还好,那群没屁眼的混蛋们没追上来。 这人抹了抹汗,咬牙脚下却加紧了步伐,一步步挨向小巷尽头,家里的孩子还等着自己帮她复习功课呢。 小巷尽头,忽闪的霓虹灯,有一下没一下的亮着,气氛很是阴森。 “嘿嘿,绿毛鼠,你可让我好等啊。”巷口人影一闪,地上一条长长的黑影显了出来。一个身材粗壮的人横在了巷口,一口锋利的割纸刀,紧握在他的手上,骠悍之气盎然,如今这个社会没有杀过人和杀过人的,绝对不一样,这一点去过监狱就会明白。 刀身狭长,刃冷洌。 这绿毛鼠脑袋后面染了一绺绿毛,加上人委琐,就得了个绿毛鼠的歪名,身材瘦弱,却偏偏娶了个让周围男人都垂涎三尺的漂亮老婆,他是城西区一个帮派的小混混,这个帮派名叫西天极乐堂。素来与城东区的紫气东来阁有仇隙,因为抢夺市中心的一块繁华地段,两帮一年来明争暗斗了很多次都始终处于僵持阶段。 不要小看这两个帮派的名字这么诗情画意,其实两个帮派的头头小学都没有毕业,是各自花了几万块钱从所谓地风水大师那里买来的名称,要多别扭有多别扭,把好好的一个黑帮整得跟窑子似的。 由于两帮之间的势力还算均衡,就一直处于拉锯战。只不过今天紫气东来阁突然发动攻势,杀了西方极乐堂一个措手不及,后者死伤惨重。 本来只是想在这个帮派混个名号好不用交保护费的绿毛鼠见机溜得快,只是胳膊上挨了一刀,这一路奔跑中发起狠来的绿毛鼠倒也掀翻了几个家伙。 见到这个男人绿毛鼠脸色一变,再想回头,只听见身后脚步声杂沓,一群十来个人追了上来。 “熊老大你真的要赶尽杀绝?!亏你还是一个中国人,为什么要跟日本黑帮联手?就怕生孩子没有屁眼?!”绿毛鼠虽然貌不惊人,甚至有点不堪入目,但绝对是十足的仇日份子。年轻的时候没有少砸过丰田本田。 “哦?我跟日本黑帮联手?”那名魁梧男子得意洋洋的转头去问身边人。“喂,你们谁看见了?” “小瘪三,整个一个傻b!”巷口外,又来十多人显出身来,嚣张大笑。那名魁梧男子狰狞笑道:“我生孩子没屁眼无所谓,你可不要诅咒你老婆,嘎嘎,等你挂了我就去安慰你那个欲求不满地风骚女人,说起来你应该还要谢谢我呢,毕竟老子的精子可是相当宝贵的。” “不承认自己是汉奸?你老爸当初怎么不**把你射到墙上。老子再无耻还没有像你这样和日本人勾结,日你个汉奸,你他妈的干动我老婆和女儿,我做鬼也要操你菊花!”绿毛鼠通红的眼睛满是愤恨的血丝。 “承认,我当然承认,反正你要死了,我就是承认了,又有谁知道?”熊老大嬉皮笑脸着往前凑。一步步逼近绿毛鼠,“不是老子不恨日本猪,而是你们这群可恶的老鼠太可恨,老子不过是借刀杀人而已!再说了,昨天老子日了那个日本妞不下六次,也算是为国争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绿毛鼠在这个身处绝境的时刻竟然开怀大笑。 “你笑什么!你疯了吗?”身为紫气东来阁的小头目地魁梧男人皱眉道。虽然怀疑,可嚣张气焰还是不经意间收敛了几分,对绿毛鼠老婆地意淫也淡了几分。 “老子笑你们的老巢都快被人抄了,你都不知道!” “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那我就跟你说了吧,我们西方极乐堂和你们紫气东来阁都不过是一个棋子罢了!” “什么棋子?” “一个强大到我没有资格知道的王朝,我们是它的一颗棋子!你们不配知道,一群忘本的畜生!”绿毛鼠放纵大笑,眼睛里有着小人物的苍凉泪水,恨,根本就恨不起来,脑海中过都是老婆的温柔笑颜和女儿的乖巧调皮。 黑巷子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大眼瞪小眼。他们本以为有日本三口组的暗中支持,肯定会把西方极乐堂轻轻松松灭了,谁知道西方极乐堂后面也找了一颗大树!如此说来自己这群人算什么,还不是给人当枪使?! “老大!我们,我们怎么办?” “回去,回去看看!”叫做熊老大地魁梧男子脸上笑意早就没了,气也粗了。没想到他们两个小小帮派之间的斗争,竟会是一个导火索。他不喜欢这种什么都把握不住的感觉,很没有安全感。 “那,绿毛鼠怎么办?” “宰了!宰了再说!还有问?” 黑巷里,一道冷笑闪过。 “扑通。”人缓缓倒下,血溅了一墙。 绿毛鼠的眼睛是睁开着的,死不瞑。也许,他最后惦记的不是什么荣华富贵,而是老婆给他准备的那顿晚饭,还有女儿的功课。 小说中经常出现地救世主,并不会出现。 这就是现实。充满了让你笑不出来的幽默。 一道矫健地暗魁身影从墙上飘然落下,走到绿毛鼠跟前,蹲下,把绿毛鼠的眼睛合上,用并不标准的中文冷冷道:“是个男人,所以你为你的老婆和女儿赢得了将来,做人,很多时候,还是需要骨气这种东西的。” 随后霍然起身,朝那群已经跑远了地紫气东来阁成员走去。 带起一片真正的杀戮。 当这道黑影把一根钢管插进紫气东来阁那名叫熊老大的男子下体时。淡淡抛出一句,“记得跟撒旦说声,是阿门农门给他的地狱增添牲口的。” 月色下,男子容颜俊雅飘逸,身体雄伟修长,只是那抹玩世不恭地笑音怎么都和他的冰冷话语相配。 阿加农门,太子党中最神秘的战将终于踏足中国,在这场龙帮与日本黑道的杀戮中彗星般崛起。 谁也不清楚他是谁,来自何方。有何背景。 但是接下来阿加农门的铁血手段彻底成为了所有人的噩梦。 -------- 一拳侧击,这大汉一肘过去,将一个妄图偷袭他的人打得面部开花。正得意,肋下一麻,一个冰冷的感觉蔓延全身,剧烈的疼痛袭来,这汉子大吼一声,双拳合击,把偷袭他地人头颅击碎。脚一软,跪倒在地。 “豹哥!”紫气东来阁地成员纷纷开出一条血路希望能够赶往大汉豹哥的身边。谁都清楚这个紫气东来阁的脊梁一倒下,他们也就真的彻底绝望了。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西方极乐堂的人好象都疯狂了,他们挥舞着砍刀斧头,把豹哥围在了当中。 豹哥双拳奋力挥舞,但频率与威力在迅速减弱,双手在与刀锋斧头的接触中渐渐露出腥嫩的白骨。 一刀劈在豹哥肩头上,鲜血顿时喷起两尺。豹哥浑身肌肉爆发。左臂伸出回圈,右膝顶起,伴随着骨头碎裂声,又一个西方极乐堂的人被他毙命。 又是一斧头砍下,正中豹哥后心。 没有华丽的招式,有的仅仅是结结实实地接触,冷兵器与血肉的负距离接触! “啊!”豹哥踉跄两步。西方极乐堂的众人惊了一惊,但是随即抓住时机猛然四面扑上,一顿腥风血雨后,地上不见豹哥,只有一滩血水肉泥。 “我操你祖宗!”“我跟你们拼了!”紫气东来阁的成员杀红了眼,虽然他们人数远远少于西方极乐堂,但他们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敬重的二哥就这么被敌人杀了。 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了站在门前,负着手,冷冷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看着自己的尚且存活地三十多个手下,秋风扫落叶一般地屠杀紫气东来阁残存的成员,兵法所说的兵败如山倒此话果然不假。看着地上的那滩血水,这个面色苍白的人暗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绿毛鼠带着一批弟兄引蛇出洞,调虎离山,单单一个豹哥,就够他们西方极乐堂喝一壶的。所幸,这个蛮熊已经死了,剩下的,就是怎么解决虎老大了,这笔算了两三年的老帐也该算算清楚了。 “跟老子争地盘,紫气东来阁,你们还不配!城西就是老子地!”这面色苍白的中年人喃喃自语。 大概绿毛鼠他们都已经死了吧?但这没有什么,他们的死,由整个紫气东来阁来殡葬,死也是值得的。 想到这里,这面色苍白之人脸上泛起一阵病态的红晕,不禁大喊:“杀,杀光他们!” 这尖叫的叫声穿出楼盘黝黑的走廊,传到纸醉金迷的街道外,沿着深邃的胡同,来到一幢高楼前,高楼的顶端,几个身负日本马人抱臂望着对面的紫气东来阁总部,不发出声响。看他们的打扮,竟似忍者。 “真羽君,我们难道一直在这里看着。”一口奇怪的语气。说出来地,是日语。 站在最前的一个黑衣人,有如入定,既不答,也不动。 高楼风大,风凛凛吹动真羽夜身后的六名严严实实包裹起来的黑衣忍者,前后仅离十米,但几个中忍却好象感觉这个人很远。那种高处不胜寒的气质,却让人难以捉摸。 “紫气东来阁也好,西方极乐堂也好。不论他们谁输谁赢,最后的赢家都是我们,这群渣滓不过是我们的小小鱼饵而已。”真羽夜和冷冷地说,他来大陆,就是要讨还青龙在日本犯下的血债,所以,大陆黑帮的情况越乱越好。虽然错过了被长辈津津乐道的十年前那场中日黑道巅峰之战,但这次他这个从小就听说传奇长大地人终于拥有能够亲自书写传奇的机会,他这次率领的是一支真羽夜家族和伊贺忍者部队的小分队。在成功挑起两中国帮派的厮杀后在这里坐收渔翁之利。 “是!” “他们都是中国人。就让他们自己斗好了。”这个真羽夜和是日本大财阀真羽夜家族的一个直系成员,虽然在家族中地位不高,但是素以手段残忍著名。 “是!”后面真羽夜家族培养的忍者部队点头恭敬道。 “我们,坐山观虎斗。” 真羽夜和胸有成竹的冷笑道:“然后,收拾残局。” 望着紫气东来阁里杀戮到了尾声,真羽夜嘴边浮起微笑,残忍微笑,“现在,是时候了。” “是!”六名中忍一躬身,齐声答是。再抬身时。六个身影晃了一晃,消失在黑夜里。 真羽夜望着夜空中六个中忍地身影,嘴角的笑意更浓。在他眼里,他手下的六个中忍俨然就是六肯冰冷的尸体。 龙帮,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打发我的六个手下。 都现身吧,就让我拉开这场大战的序幕吧,我要用你们中国人的尸体和鲜血铸就我辉煌。 真羽夜家庭会在我的手上再次崛起! -------- 六个身影一晃,数个弹跳便已经出现在紫气东来阁总部。 看着六个无声无息出现的忍者。望着面巾的冷冷地双眼,西方极乐堂所有的人都感到后心一阵阵冒凉气,这种情景就跟突然身处电影中是一样的,传说中的忍者竟然是真的!刚刚还杀气腾腾的西方极乐堂成员,都拎着斧子一步步后退,一鼓作气,再而衷,三而竭。这个是万古不变的真理。 “巴嘎!”六名中忍中一人站了出来吼道。手伸肩头上,一口刀慢慢抽了出来。 “堂主!我们怎么办?”似乎早就料到日本山口组会有人来,俚他们谁也不会想到竟是六名忍者。 如果真如龙帮所说那样,山口组派精锐进入大陆,完全有可能。如果派出一群垃圾来,反倒是自取其辱了。 面色苍白的中年人眼光阴冷闪动,忽然厉声道:“杀!一个不留!我们的靠山不会不管我们!” “杀!”听到老大提起那个神秘的幕后支持者,所有西方极乐堂的人忽然都有了底气,眼睛里的斗气瞬间被点燃。手中斧头砍刀挥起,自三面一齐涌向突出的那名忍者。 刀锋闪亮,自下而上一劈。一个人还没倒下,那刀锋又斜斜一挥,斩断背后偷袭他的人的手臂。当啷,手臂连着刀,一起坠落地面。 清脆地坠落声,就好像是血腥的号角嘹亮吹响。 忍者持刀闪出人群,刀光连连闪动,一刀接一刀。刀锋锐利,从一个人的身体,到下一个人的身体,中间的停顿可以忽略不计。 三十六刀下来,整个西方极乐堂成员,三十五个横尸地板上,桌子上,房间的隔断上,还有一个人躺在门里,头滚在门外。 唯一一个活的,是那个断了手臂的人。 “不,不可能……”他呆呆地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望着那个手持日本刀的忍者;转过脸来,作为西方极乐堂老大的中年人再也无发压制心中的怒气,地声呐喊,左手挻着刀,冲向那句忍者,心中充满悲哀,西方极乐堂的所有精锐竟然抵不过一个忍者,做为黑社会,他们的确还有点不够格。但是,做为一个中国人,绝对不能让这群日本鬼子看不起! 龙帮,给兄弟们报仇!因为纵欲过度而脸色苍白的中年人第一次脸色红润,义无反顾冲了上去。他在前几天已经暗中被人召见,龙帮,对他这种级数的人来说就是一整体上神话,传说,能够为龙帮卖命。是他最大的荣耀,虽然那名龙帮的年轻代言人并没有正眼看过他,但他却没有半点怨言。 死,不过是点头地事情! 那名忍者不悄地一回身,侧身而立,刀在空中划了一道亮丽的弧线。 西方极乐堂主一下子冲过那名忍者身侧,身体忽然诡异静止。下一秒表,一蓬血自胸腔喷溅而出,头落地,眼却瞪得圆滚滚。 龙帮! 杀了它们!杀了这群杂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