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孔雀和琉璃的交锋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九十七章 孔雀和琉璃的交锋

紫枫别墅,杨凝冰抬头望了望那盏叶河图从一座欧洲皇家城堡搬来的水晶玫瑰挂钟,放下茶杯皱眉道:“会不会路上碰到堵车了,怎么现在还没有到,雪痕这丫头,下了飞机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家。” “姐,你就放心吧,无道那个家伙怎么舍得雪痕出事情,而且叶家在美国那边也对雪痕的人身安全很重视,也是,雪痕对叶家来说可是世界上最奢侈的摇钱树。”眼睛盯着电视屏幕的杨宁素略微不满道,伸出手拿了一颗从台湾进口的莲雾,电视中播放的是慕容雪痕出席欧洲音乐大奖颁奖典礼的盛况,一袭古典温婉的素色旗袍,令人惊艳。 叶河图对这个南方金牌主持人对叶家的讽刺丝毫不在意,杨家从来都不会掩饰对叶家那满身铜臭的反感,如果不是他和杨凝冰让外界跌破无数眼镜的结合,这两家怎么都不可能共同谋事。叶河图看了看那块从深圳花了一百二十块买来的水货江诗丹顿手表,确实,跟浦东机场联系后航班并没有误茬,如此说来,慕容丫头那边确实出了点问题。 “你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来气,这个无道在澳门赌钱不说竟然还打电话说去香港飚车,也不知道赶紧去浦东接雪痕,等他回来我再跟他秋后算账!”杨凝冰“恶狠狠”道,看到叶河图手上的那块手表,不禁莞尔。 当时他们跟那个老板讨价还价的时候叶河图手上戴着地是一块名副其实的顶尖江诗丹顿,当他伸出手臂“老板。看看我这块,怎么样,比你这块手工精良许多吧?猜猜这块多少钱,一百二!你这块好意思跟我要两百四?!杀猪也不是这个杀法吧。大家出来混都不容易,只20,就这么说定了’的时候,那个老板当场便彻底崩溃了,只好收了一百二草草了事,当时,在深圳出差顺道陪叶河图逛市场的杨凝冰看到这一幕后暗地里仅仅说了两个字,无耻! 最后杨凝冰还加了一个形容词,非常无耻! 叶河图不禁皱眉,难道是教廷方面那几条漏网之鱼暗中搞鬼?这样地话。就是自己的过失了,澳门方面确实不安宁。不说奥古斯海这个小混蛋过来上蹦下跳,还出来个自己都有点忌讳的变态家族,加上几个被欧洲家族雇用的暗杀组织,现在不说兔崽子没得安宁,就连兔崽子身边所有人都是。 “我只是想先吃点甜品点心,不要让我提早把你们都当作大餐吃了。”干掉两名神圣武士的叶河图冷笑着喃喃自语,不过随即想到赫连琉璃的那番话。叶河图又释然,他插手的话,这个兔崽子的布局可能就出现太大变数了,暂时静观其变吧。 “姐,别到时候无道给你送了几套香港出版的**就把这些狠话丢到脑后了。”杨宁素微笑道,虽然今天这位省金牌主持人穿着一身密密实实的黑色高领毛衣,搭配上休闲牛仔裤,这虽然消弭了她往日地精明能干的典雅气质,却也觉得人家性感。那是因为线条,当衣服为她最大程度地勾勒出女性地线条时,女人的味道。也就出来了。 “哼,这次我怎么能饶过他。”杨凝冰被激将法套住,一旁的刘清儿强忍住笑意。 叶无道回来后接下来几天的悲惨遭遇也就因为杨宁素这几句话而奠定坚实的基础,而始作俑者则心安理得偷笑不已。 “慕容姐姐真的很漂亮呢,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人,你说呢,阿姨?”抱着一个紫色锦绣抱枕地赫连琉理像个水晶娃娃坐在杨宁素身边感叹道,水灵眸子紧紧盯着电视屏幕。 周围的叶河图,杨凝冰和刘清儿都被这小女孩童真话语逗乐,杨宁素摸了摸赫连琉璃的小脑袋,温柔道:“嗯,她是杨家和叶家最没有争议的人,说起来,我都算是雪痕的半个崇拜者呢。琉璃,你长大后也会这么漂亮的哦~” 门铃响起,杨凝冰第一个冲出去,看门,见到的是一张她期待已久、愈加倾城的清亮容颜。 慕容雪痕,此刻就带着点激动、羞涩和期待,站在杨凝冰面前,泪水潜然而落,这一年在全球的奔波忙碌以及离开心爱之人地相思之苦,都在这一刻化作委屈的泪水,在杨凝冰这个妈妈面前,她从来都是那个受委屈会流露高兴会雀跃的孩子。 “不哭不哭,你这个样子妈妈会心疼地,妈妈都要跟着你哭了。”杨凝冰眼睛湿润的抱着这个略显清瘦的女孩,有一种莫大的满足感,她从来不把慕容雪痕当作音乐领域的古典大师,在她心目中雪痕永远是那个不懂得要求儿子半点回报的傻丫头。 如果不是叶家和自己儿子,慕容雪痕如此宁静淡泊的孩子怎么可能走向世界的视野,怎么可能开全球巡回演出和出版音乐专辑?想到这里杨凝冰就来气,狠狠瞪了眼那个叶家的败家子,后者无辜的拿起杂志抵挡自己女人的锐利视线。 对叶河图来说装糊涂永远都比装聪明来的舒心,却也来的困难,因为,他本就聪明,而且是大智近妖。 “妈,你瘦了。”慕容雪痕嘟着嘴巴凝视着杨凝冰,刚刚升迁到副省长并且跻身中央委员,听说最近还有人在本省捣乱,这都让妈妈操了很多心吧,千言万语,真正说出口的其实并不多,对慕容雪痕来说,紫枫别墅就是她的家,在这里有她的一切,安全,温馨,幸福得就像港湾。 “还说我,看看你自己,都瘦成这样了。不行,接下来我要好好给你补补,一定要给你养的白白胖胖!”杨凝冰拉着慕容雪痕手就往里走,突然看到慕容雪痕身后站着一个冰冷漂亮地孩子。她看了看笑而不语的慕容雪痕,心中了然,蹲下去微笑道:“你就是孔雀吧?” 孔雀难得的噘起小嘴,算是对这个在她看来相当多余的问题地回答。这也是因为杨凝冰是叶无道母亲的缘故,一般人她还真懒得理睬,你如果知道很多时候孔雀在叶家家主书房翻阅珍贵古籍的时候鸟都不鸟银狐叶正凌,你就会明白这个孩子多么“可爱”,偌大的叶家,能够给叶正凌脸色的也就只有这个小家伙了。 “乖,等下阿姨给你吃糖。”赶紧摸了摸孔雀脑袋的杨凝冰强忍住笑意道。她早就听说了这个小女孩的种种事迹,也就对孔雀的冷淡见怪不怪了。而且乘机占了下这个小孩子的便宜,谁不知道这个在华盛顿叶家横行霸道的孩子不喜欢别人碰她。 孔雀似乎对杨凝冰地卑鄙行径相当不满,小嘴嘟的更高。 慕容雪痕和叶河图、杨宁素打过招呼后一看到赫连琉理就眸子绽放异彩,真是个可爱地孩子呢,马上跑到她身边坐下,浅笑盈盈,“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姐姐吗?” 赫连琉理深深凝视着眼前这位无道哥哥最倾情的姐姐,许久才露出一个天真的灿烂笑容,“我叫琉理,是无道哥哥收留我的,不过叔叔和阿姨都对我很好。” “琉璃,琉璃,很好听的名字呢。”慕容雪痕轻轻捏了捏赫连琉理的小脸蛋。 “慕容姐姐会生个和你一样漂亮的小孩子呢,而且很像无道哥哥。”赫连琉璃微笑道,带着一抹隐藏地深邃。 “那样最好。”慕容雪痕微微一愣后并没有过多回味。反正无道说过不喜欢太皮的男孩子,女孩子可以多生一两个。可是身旁的叶河图和杨凝冰却已经张大嘴巴偷着乐,杨凝冰虽说对风水算命这一说法仍然持有怀疑态度。但对琉璃的话她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几乎是每句都细细咀嚼,每天工作完毕后听听这个孩子关于紫禁城风水建造和面相手相的趣事,是现在她最大的放松。叶河图则开始盘算着以后的计划,从他那招牌式的老狐狸笑容不难看出他又要算计谁了。 说不定,现在他就开始寻找这个孙女婿了。不要觉得不可思议,什么事情诡异地事情放到叶河图身上都是正常的。 接着慕容雪痕托付跟着进入紫枫别墅的唯一一个龙组成员龙二把车上地东西都搬进来,本来是她自己去做,只是杨凝冰哪里肯让她动手,刘清儿倒是十分主动乖巧的跟着龙二出去搬东西,慕容雪痕对着这个紫枫别墅的新保姆善意点了点头,其实慕容雪痕走进别墅后就一直在梦幻呆滞状态中的刘清儿几乎当场昏厥,天阿,真的是慕容雪痕本人! 这一刻,就连叶河图都没有注意到别墅中两个孩子之间的暗流涌动。 孔雀冰冷瞥了眼坐在沙发上的赫连琉理,径直走向客厅角落的一处玻璃柜前欣赏古玩。 赫连琉理则歪着小脑袋流露出神秘的微笑,凝视着那个比自己大了三岁多的孔雀背影,喃喃自语。 慕容雪痕周游全球自然带了很多的纪念品,加上所到一处必然有各色疯狂崇拜者的礼品,虽然她已经婉言拒绝几乎所有的赠品,但是有些实在不好意思推托同时极富价值的小礼物她都坦然收下了,她知道紫枫别墅所有人都有收藏的习惯,叶河图喜欢玉石古剑器等稀奇古怪的古董,杨凝冰喜欢茶叶和古代孤本书籍,而杨宁素则收集香水和葡萄酒,至于叶无道嘛,小的时候就知道偷偷摸摸收藏一些黄色杂志和碟片,如果慕容雪痕被逼着帮他“收藏窝赃”,叶无道早就被杨凝冰扒下好几层皮了,后来稍微好点,喜欢收藏制造极度精良的军舰模型,可是现在无道究竟喜欢收藏什么,慕容雪痕也没有底。 “谢谢雪痕,小姨明天带你去逛街购物,嘻嘻,很久没有陪小姨转悠了哦。” 杨宁素接过慕容雪痕递过来的一只精美礼品袋,打开一看,像个小女生般惊呼雀跃道:“04年的纪梵希限量典藏版耶!而且这款还是限量版中的限量品!我怎么让朋友帮我带他们都说没有办法,法国蔷薇的前味香调,中味强烈的撒旦玫瑰加上最后优雅的摩洛哥千叶玫瑰,简直就是我的最爱,爱死你了雪痕!来,给小姨亲亲~” “妈,这两本>和>,是一个新加坡老华侨送给我的,据说是近代从故宫流失出去的,还有这颗翡翠,是文殊菩萨的吊坠,妈你看看喜欢不喜欢,喜欢的话就你戴吧。”娇羞躲开杨宁素“骚扰”的慕容雪痕红着脸把第二样礼物拿出来。 “文殊菩萨?”杨凝冰笑着接过书籍和翡翠后愣了一下。 “男戴观音女戴佛,阴阳调和嘛,雪痕送的东西很不错,啧啧,这翡翠,极品。”一旁的叶河图“垂涎”道,一看杨凝冰神色有变化,马上咳嗽着装出一本正经的表情,煞有其事的研究起那本不知所谓的杂志报道来,对此无可奈何的杨凝冰只能一笑置之,多大的人了还这副德行,真是的。 “爸,这是给你的,雪痕怎么可能会忘了你这份呢。”慕容雪痕忍俊不禁道,这个爸爸还是这个老样子,都十多年了呢,怎么就能一点都不改变,真的跟无道是两个极端的人,不过某些方面,无道确实是遗传,比如执着。 “还是雪痕孝顺啊,比那个兔崽子体贴人,我这颗饱受摧残的心灵总算有了那么点温暖,让我看看,雪痕能给我什么惊喜……” 叶河图打开雕刻有古朴八卦的檀木盒子后,出现瞬间的呆滞,随即神色恢复正常,轻笑道:“好东西,就是贵重了点。” 慕容雪痕轻轻吐了下丁香小舌,心有灵犀和叶河图相识一笑。 一旁的赫连琉理和孔雀看到那个盒子后都流露出与年龄不符的沉思。 司马建德的思绪不禁飘向昨晚那令人错愕的一幕…… 一道火光,似乎将空间凝滞。 一辆暗红的机车风驰电掣而过,那张扬至极的车体,与娴熟的驾车技巧,让司马建德这个九龙最大的飙车族老大感到惊讶,真正的飙车,是这样在闹市中如入无人之境。 “那谁啊?敢在德哥面前飙车!” “好象是个妞!” “拽!真拽!” “老大!泡她!爆她菊花!” “德哥,你上不上,你不上小弟可上了啊!” 手下一帮不知深浅的小弟在望着暗红机车出神的司马建德耳边聒噪,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前提下无法宣泄,只能够用这种方式解决,一群十三四岁就花言巧语加上霸王硬上弓给人家无知小女生开苞、但是后来越来越不长进连强奸都是未遂的小地痞,司马建德不得不感慨。 “你们懂个屁,你们想泡,你们只管去!”司马建德望着远远在白沙湾徘徊的车尾灯,快如幽灵,一闪一没,感到自己鼻子里呼出的气都是热的,热血沸腾,这种速度你们这群虾米就是豁出小命都追不上。 哪来的硬手货!她想干什么!司马建德在心里暗暗想,难道是有人不服气我这个九龙的飙车老大?这我不管,只要你是来砸场子的,老子就不能让你得逞,手下这群渣滓虽然败类,但终究是跟自己混了几年的小弟。抢我们的饭碗,就算你是个娘们,我也日死你! 引擎中油嘴喷出雾化燃油,一团火焰爆发,强大地冲力,推动活塞。动力经过齿轮链条,瞬间传达车轮上。车轮扒地,旋转着卷起几缕清烟。yamaha-yzf-r1肩负着捍卫尊严的使命冲向了挑衅者。“德哥!兄弟们看你的啦!偶们支持你野战!” “德哥,不要让那小妞失望啊,要大战八十回合。” “德哥,要保证十次**。没有**,以后我就不认你这个老大了,你不是总吹自己是一夜十次郎嘛!” “限制级场面,少儿不宜,你们这群毛都没齐的兔崽子。给我老老实实用右手安慰自己吧!” 司马建德咒骂道,随着飞驰而去,他也由那个一身流氓气的钢哥转变成一个职业的赛车手。 黑暗中地灯光飞快向两边散去,那个暗红的机车身影越来越清晰。 机车上,那个身材窈窕,轮廓勾魂的神秘赛车手,正在眩目冰冷地头盔下冷冷地望着他的到来。 多一句话也没有,那个神秘的女赛车手,见司马建德到来。就摆了摆头,给了他一个暗示。 这是一个再明白不过的暗示,赛车! 司马建德驾驶着他yamaha-yzf-r1停到了道路的另一边,与暗红机车正好并头。车轮与车轮的距离不多不少,正好处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他不禁为自己的这一个小小的细节而骄傲。 那暗红机车上地神秘女赛车手似乎并不意外,而且好象还哼了一声。仿佛这一切在她眼里都是小儿科。 对面,一辆高速行驶来的大卡车,探照灯般的光柱刺着眼睛就开过来。卡车车灯过去的瞬间,就是发车的瞬间!这一点两人都心有灵犀。 灯光一闪,司马建德瞳孔猛一收缩,空气压缩过的引擎轰鸣声传来。 来了! 他左脚脚尖微微触动到了档位拉杆上。左手离合器,右手油门,都控制到了最佳临界状态上。心不知道为什么也跳到了嗓子眼。“呜----!”大卡车夹杂着强劲的风力擦身而过的刹那,他弹开了离合器,脚尖一挑,档位瞬间由空档跳到了二档,右手油门一紧,yamaha-yzf-r1已经冲了出去。 就在司马建德冲出的瞬间,他眼角地余光发现他的对手,竟然一动也没动。笑了,小娘们,跟你爷爷我斗,还嫩点!可就是这个笑容,还没笑完,司马建德就发现了这里面暗藏的恐怖! 那个婊子养的妞是在故意让着我! 因为当他冲出一百米外的时候,他还能感觉到身后一双冰冷的眼,正默默注视着自己!根本就没有发车的意思! 司马建德心中顿时毛了! 五档、六档,速度提升至极限。 这时,司马建德忽然想起,我要往哪里跑?哪里是终点?妈地,我是不是叫那小妞耍了! 然而这个问题还没有想完,另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问题就悄然而来了! 嚣张的引擎声,极速的空气摩擦声,一个赛车手敏锐的感觉告诉他,在他身后,他的对手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了上来! 哪里来的幽灵!该不会是碰上公路灵异事件了吧? 司马建德忽然就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个怪物不设置终点,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放他先跑出了一百米,然后才姗姗来迟地撵上,这是怎样一个嘲讽与自信!这一刻,司马建德就像被淘空了所有东西,本来就被自己丢到臭水沟的残余自尊,还有他往常只有在床上才有的男人骄傲,这一刻,都被彻底粉碎了。 还没等司马建德缓过神来,那幽灵般的女赛车手就驾驶着暗红色的机车从他的yamaha身边擦身而过。 “吱----”猛点了一个刹车,司马建德把座骑停到了公路中央,摘下头盔来大声道:“老子承认,老子输了!你划下条道来吧!”他虽然无耻,但还没有无耻到不肯服输。 暗红机车冲出他身边的后一秒。一个有如神助的完美走线,划了一个半圆弧形,慢慢向他驶近。 头盔上的面罩慢慢启了上来,一张冷艳绝伦地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是一张十七八岁的少女的脸,年轻、高贵、神秘、美艳、冷傲、甚至极度自恋。在司马建德眼里完全是一个女王级别的天人! 赫然就是在澳门与叶无道飚车的地狱犬挽歌! “你……你……”司马建德感觉自己地舌头都大了,脑子里,一片糨糊。这么一个技术高超的幽灵赛车手。竟会是一个漂亮的女孩,上帝呀,你是不是看我活得太寂寞,故意降下这么一个怪物来蹂躏俺? “收起你地眼。” 女人冰冷道。“我想要你香港地下锦标赛的参赛资格,你去把你的破车改装一下,明天这个时候这个地点我们正式比一场,你输了,就自动退出。 “那我赢了又怎么样?”司马建德恼怒道。这个小娘们,忒目中无人了。 “那是不可能的。”女人充满不屑道。 暗红地车身一晃,一道残影闪去,幽灵一般没入夜色,浑然一体。 就仿佛一道冰霜斩破空间,随即愈合,不留一丝痕迹。然而在人心头,那道暗红的印记透过一个人的眼,牢牢印在了心上。 她是属于夜晚的。夜晚的精灵。 -------- “德哥,德哥!来了,来了!”一阵急促地叫声,把司马建德从沉思里叫醒。 钢哥惊起,回头望去,只见远处的白沙湾,那棵棕榈树下。两点暗红的车灯,正忽明忽暗地闪烁。 这一瞬间,那两点暗红,看起来是那么惊心动魄,就仿佛是暗夜里的魔兽之眼。 硬起头皮,司马建德发动了yamaha-yzf-r1,这经九龙改车之神改装的机车,会不会在速度上更胜于对方的暗红机车呢?如果他没有猜错,对方的机车应该就是900cc,可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强劲的实力呢?难道说,就是驾驶赛车的人有超乎常人地车技?以技术弥补了车的性能不足?可是真有这么恐怖吗,要知道性能上的鲜明差距可不是一般技术能弥补的。 呼吸感觉到了冰的气息,就一个感觉,冷。 司马建德指尖都感觉到了那种浸人的凉度,这冷发自内心地,让他无处遁形。 黑暗里,过路的车灯灯光一明一暗,一暗一明,钢哥只感觉到那个冰冷地面罩下,一双比冰还凉的眼,在无声注视着他,似乎在说:“你来了?” “我来了。”司马建德貌似自言自语地回答了一句,话一出口,才觉到,根本就没人问他,这一战,未战,他就输了。 暗红的机车缓缓游动,游向昨天的那个起跑线。 接下来,是一场毫无悬念的竞赛,司马建德输得体无完肤,毕竟,不是他这种级别角色所能抗衡的。 “大姐头,你也要参加这次锦标赛?”司马建德心服口服道,喊声大姐头,这是他对女人的最崇高的尊重。 当地狱犬挽歌摘掉头盔优雅吸烟的时候,最后完美的一个弹指弹掉烟头,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周围的痞子流氓混混全部崩溃,这么个凶悍的漂亮女人!地狱犬挽歌环视这群香港最底层的渣滓,眼神没有半点波动,最后懒散道:“有个家伙要参加,而我要彻底打败他,就这么简单。” “浪费了林叔的技术!” 地狱犬之挽歌冷冷抛下一句,扬长而去。 她认识林叔?司马建德长大嘴巴,随即笑容灿烂,接下来的锦标赛真的有趣了。 不知道当年的偶像----暗魅影子会不会参加,如果参加,那就堪称完美。 叶河图翘起二郎腿,随手抛着那只檀木雕盒,露出有趣的神情,笑容暧昧,“亚特兰蒂斯家族的丫头,跟我怎么交易呢,要知道跟我做交易算计别人的家伙多半自己是比那个对手更惨不忍睹的哦,可不要怪长辈没有提醒你。” 孔雀神秘兮兮的走到书桌前,歪着小脑袋认真道:“你要是把这颗塔尔塔洛斯水晶交给我,我就把一半的紫色轮回部队交给你。” 叶河图笑容中透露出讶异,道:“紫色轮回终极神将可是亚特兰蒂斯家族长老会的直属部队,你一个小丫头说了可不算数,这笔生意我可不跟你做,我可知道你们家族皇族中唯一的女性正在对付冰帝狼族,虽然不清楚你是怎么回事情,但如今对我来说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交易,我懒得干。” 塔尔塔洛斯,那可是希腊神话中关押泰坦巨人的地狱,交出这颗水晶感觉就象是打开地狱之门。 冷哼一声的孔雀最终嘟着小嘴巴,破天荒的流露出楚楚可怜模样,凄然的盯着叶河图。 “说吧,为什么要跟我交易。”忍俊不禁的叶河图没有想到孔雀会有这种表情。 “我要收集13颗水晶,然后亲手交给他,这是我的愿望。”孔雀趴在书桌上老气横秋的叹息道,惹得叶河图又是一阵好笑。 “我是他老爹,我的东西说到底还不是要给他,你这样交出一半紫色轮回部队岂不是很亏?”叶河图来了兴致,孔雀这个丫头和琉璃不一样,虽然没有琉璃继承赫连家族的那种风水算术,但是城府远远超过单纯的琉璃,和她交流,就连他也不敢丝毫怠慢。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位和亚特兰蒂斯家族有着深厚渊源的女孩竟然仅仅是抱着这么个简单的想法。如此看来,她终究还是个孩子,虽然对于同龄人来说已经成熟太多。 “你的就是你的,永远不会是我地,我说过我要收藏13颗水晶头骨亲手交给他,我就要把所有水晶头骨都拿到手,你要是不做这笔生意,我不介意动用整个紫色轮回部队来抢。”孔雀相个孩子赌气道,呵呵,她本来就是个孩子。 “这就是所谓的笔布选择吧。没有选择的选择。”叶河图自嘲笑道,整支紫色轮回部队呢,真要动手的话就有趣了,摸了摸眼前小女孩的脑袋,“我不需要做这笔生意,呵呵,你叔叔我已经十多年没有和别人做生意了,虽然很快就要重出江湖,但至少不会是和你这么个小屁孩勾心斗角。不过因为这个我媳妇送给我的礼物。我也不能够就这么轻易的送出去,啧啧,是个难题呢……” “我也给你做媳妇,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你也是这么盘算着的吧。”孔雀不屑道,似乎看穿了叶河图的真实想法。 被孔雀**裸叶河图咳嗽几声掩饰自己地尴尬,真是个拥有洞穿人心能力的小怪物。 “不过我倒是无所谓。”孔雀突然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嫣然笑容。 心中大喊吃不消的叶河图只能希望自己的儿子自求多福了,不过如此看来这个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地位注定敏感的小女孩对兔崽子应该没有啥企图,就算有,短期也不可能暴露,这可是一条长线啊。至于谁钓谁就不清楚了。 ---------------- 打开台灯安静阅读《微观经济学》英文版的刘清儿一边查阅字典一边记录,偶尔失神,随即自嘲地笑笑。 轻柔地敲门,缓缓打开,刘清儿转身望着那个把头探进来的女孩,再次陷入呆滞状态,慕容雪痕!一个再多再华丽词汇形容赞美都不为过的女孩带着略微歉意和灿烂的笑容对她说道:“抱歉打扰你看书了,我是想把东西送给你。可以进来吗?” “当然当然。”刘清儿带着浓郁的自卑和羞涩站起身后就不知所措,忽视身份的差距,那就是自欺欺人,而自欺便是最可耻的欺骗,刘清儿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窘迫,或许,也掩饰不了。 “这是水晶蝴蝶。第一次见面我也不清楚该送你什么,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希望你能接受。”双手把一只雕刻华贵的水晶蝴蝶递给刘清儿,慕容雪痕轻盈地坐在床边,面对刘清儿,无意间看到一本钢琴入门指南,不禁莞尔,对刘清儿善意的点头微笑。 一件水晶器物地完美,在于水晶的质量,也在于根据水晶的形状决定做成什么器物,更在于和谐的设计图样。所以水晶雕刻和琢磨工匠无可比拟的技艺就成了关键,慕容雪痕送给刘清儿的是一件巴卡拉的水晶蝴蝶器物,巴卡拉水晶是万国博览会金奖的常客,手工自然不俗,能够送给慕容雪痕地东西那就更不要说了,慕容雪痕本来是想把这件东西留给自己的,因为其它礼物已经准备好送给谁,所以只能把最后这件送给意料之外的刘清儿。 对从来都不牵挂什么身外之物的慕容雪痕来说也许这件水晶蝴蝶并没有太大的象征意义,但是对刘清儿来说却是意义非凡,虽然极力隐藏激动,但慕容雪痕仍然觉得过意不去,这个女孩实在太腼腆了,让她都有些拘谨,生怕刺激到刘清儿。 “你也想学钢琴?”慕容雪痕微笑道。 “恩,就是太笨了,加上手也不灵活。”刘清儿低下头赫颜道,耳根已经红透,其实钢琴教师都说她天赋不错,就是晚了点,如果早点练习就是块璞玉,只是刘清儿感觉对于眼前这个将钢琴诗意化神圣化的女孩来说,自己那么点所谓的才华根本就是贻笑大方地班门弄斧。 “先不要放弃,你想学我教你,反正我现在是一个大闲人,呵呵,人们总喜欢忘却天才背后的汗水,所以不要觉得我多么厉害,其实小的时候我总是被无道说是笨蛋呢。”慕容雪痕似乎有意识的减轻房间里疏远的尴尬氛围。 “我真的很喜欢你的钢琴曲,每天我都会听,就是专辑太贵了,我买不起。”刘清儿也渐渐从狂热的心跳中平静下来,能够比较正常的正视慕容雪痕。 “咯咯,以后我每天都可以弹给你听,不收费哦。”慕容雪痕调皮道。 刘清儿也开怀轻笑,原来,女人可以这样完美的。 中国很多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学钢琴,总会用一些钢琴神童的故事激励他们,例如莫扎特、肖邦等,如今更是如此,一位中国本土堪称伟大的钢琴天才又让家长们多了一个例证,这就是慕容雪痕,这一次不仅仅是喜欢造神的中国人在疯狂崇拜她,整个世界都是。 ---------------- 孔雀走出房间后却发现走廊尽头站着一个比她矮半个头但是眼神却如出一辙的小女孩,赫连琉璃。 两个小女孩心有灵犀的走到杨凝冰的书房,孔雀冷眼瞧着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小不点,道:“你是谁?” “姓赫连,名琉璃,我的命是无道哥哥救下的,你呢?你的面相很奇怪,我不明白。”赫连琉璃毫不畏惧孔雀那股子冰冷气焰,寻常情况下龙组成员都有忌讳这个被银狐宠坏的丫头,加上可怕的战斗力,整个叶家都不敢过分的亲近孔雀,琉璃的表现算是超乎寻常了。 “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孔雀冷哼一声突然冷不丁的朝赫连琉璃作了个鬼脸,这也许在赫连琉璃看来没有什么,对熟悉叶家的人来说却惊世骇俗的大事情了,也许,孔雀也只有在毫无心机的琉璃面前才流露真正的感情吧。 “你又不比我大多少!”赫连琉璃抗议道。 “切,小蛋珠,还没有断奶吧。”把琉璃说成蛋珠,孔雀的思维方式确实与众不同。 “我妈妈生下我没几天就走了,所以我没有吃过奶呢。”语气平静的赫连琉璃学着孔雀背靠书柜,最后蹲在地上把头埋进膝盖。 孔雀坐在她的身边,淡淡道:“是吗,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也是。” 赫连琉璃抬起泪眼婆娑的小脸,不敢相信的侧脸望着身旁这个冷冰冰、其实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女孩。 “怎么,你以为天底下就你一个人被命运蹂躏,哼,幼稚!”孔雀再次摆出大人的姿态,似乎想要镇压下可怜的小琉璃,树立威信。 “我又没有那么觉得。”赫连琉璃嘟嚷道。 “不跟你废话,我警告你,不许当拖油瓶,要不然我杀了你!”孔雀捏了捏赫连琉璃的小脸蛋。 “我才不会!”赫连琉璃抗议道。 “那你能干什么,杀人?会不?不会吧。骗人?也不会吧。看你这么傻乎乎的,不被人骗都要烧高香了,你不要告诉我你会撒娇装嫩。”孔雀鄙视道,她似乎喜欢上了蹂躏赫连琉璃柔嫩脸蛋,可怜小琉璃的脸蛋被她捏来捏去。 “才不是,我可以帮无道哥哥预测命运,虽然我现在只懂得一点皮毛,但等我长大了,一定可以像爷爷那样运筹帷幄,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敢说今天犯天督煞的你肯定遇到不小的麻烦,慕容姐姐推迟回来肯定也是这个原因!”赫连琉璃胸有成竹道。 孔雀虽然和神圣武士的对抗中双手重创,但现在似乎已经安然无恙,使劲捏着赫连琉璃的脸蛋,“以后,你做我的跟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