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未来教皇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九十六章 未来教皇

这名身份注定显赫的男子突然面朝孔雀,单膝跪地,用一种古老的语言虔诚而惶恐的说了一句话,慕容雪痕和欧毗修斯自然都没有办法知晓那句话的含义。 “皇,恕臣民来迟。” 孔雀神色冰冷,没有说话,只是眯起眸子凝视着眼前这个和她一样拥有紫色头发紫色眸子的伟岸男子,她似乎还有浓郁的杀机,只是那名男子却始终恭敬半跪在前,纹丝不动。 又一个亚特兰蒂斯真正的皇族!几乎要痛苦呻吟的欧毗休斯此刻心中的退意已定,如果紫色轮回部队一个一个来,他不需要担心,但要他一下子对付十个亚特兰蒂斯紫色神将,更何况一个还是成年的亚特兰蒂斯皇族,这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 “黄金大祭祀大人,你先走!” 淡银色的神圣铠甲,在黑暗中闪出一抹玄幻的光芒。一直隐藏在黑暗中的最后一名神圣武士突然杀出,身影仿佛直接从半空突出,宽大的教廷长袍象一张伞罩向十神将。那次欧毗修斯之所以不在教堂,其实是因为他赶去澳门会见那个教廷的败类奥古斯海,从奥古斯海那边把十几个异端裁决所成员和一名神圣武士都要了过来执行这次的劫持计划,谁知道亚特兰蒂斯家族会横插一脚。 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 “米粒之珠,也想与日月争辉!” 那个拥有着淡紫色眼眸的男子。眼睛神光一盛,亚特兰蒂斯皇族特有地海神波塞冬之三叉戟神芒闪现。这一记神之标识,比起孔雀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语。一个是幼年期。一个是成年期,绝对两种级别的神秘力量,孔雀和他之间身份和实力恰好成反比。 迎面就象是撞到了一面无形的墙上,随后,那个神圣武士就被自己挥出地教廷长袍反蒙了头,黑暗中,身上穿着的那件神圣铠甲忽然就在胸口处印上了一个三叉戟的标记。铠甲无发承受那浑厚的攻击,向内凹陷,然后由一点向四处碎裂,只听砰的一声。最后神圣武士的整个身体都爆裂! 简直就是非人类的杀伤力,神圣武士的银色铠甲在这名男子眼中竟然如同垃圾。 而几乎在同时。紫色轮回部队的十个神将就对那四名可怜的高级异端裁决所成员展开灭绝性打击,虽然说上阶地异端裁决所祭祀实力不俗,但在单兵作战能力几乎媲美神圣武士的紫色轮回部队面前,他们仍然显得弱不禁风。 结局毫无疑问,异端裁决所四名成员全军覆没。 而这时,虽然只是一瞬间地分神,黄金大祭祀欧毗休斯已经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远远遁入黑暗,“亚特兰蒂斯,教廷与你们势不两立!” 这是黄金大祭祀欧毗休斯退场谢幕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便再也无声息,上次率领神圣武士团暗杀叶无道不成,这次劫持慕容雪痕同样失败,而且两次行动下来因此丧失了五名神圣武士和十多名异端裁决所成员,这种耻辱足以撼动他在梵蒂冈的地位。 不知道孔雀说了句什么,以那名紫色眸子男子为首的亚特兰蒂斯紫色轮回部队毕恭毕敬的退出隧道。终于能够动弹的龙四随意从长袍上扯下一块包扎伤口。其实她受伤并不严重,至少对她自己来说是这么认为,她更在乎地是孔雀的安危、慕容小姐的感受。最后才是龙组成员的伤势,龙三那只蟑螂怎么都没有那么容易挂掉的,她相信,至于自己怎么样,那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反正还没有死,有什么关系? 隧道尽头,似乎已经达到许久的萧破军终于意态阑珊的缓缓走向那辆奔驰,跟在孔雀后面的慕容雪痕见到这个完全不同于三年前地青年,轻轻点头,柔声道:“给你添麻烦了。” 萧破军收敛懒散神色,正色道:“只要慕容小姐没有事情,其他一切都是无所谓的。” 孔雀虽然双手暂时不能动作,但还是自己坐进车,开始老气横秋的闭目养神,从头到脚都没有说一声痛,慕容雪痕坐在她旁边也确实不能帮什么,龙四看怪物一样地看了一眼萧破军,怎么都无法想象这个家伙能够摆脱四名中阶异端裁决所成员的纠缠,而且还能够比龙八和龙五他们两个更快的到达隧道! 少主的手下都是怪物! 龙四只能够这么解释,这个时候龙八和龙五终于带着惶恐和焦虑赶到隧道,龙四因为毕竟有伤在身,就由龙五开车把慕容雪痕带往杭州,从浦东国际机场到杭州市区原本两个半钟头的路程他只需要一个半钟头。 再后面,等到龙五带着奔驰离开隧道,后面龙组剩余成员也都到达,伤势不轻的龙六和龙三看上去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重,只要死不了,一切都是可以挽回的,龙四在这个时候彻底松口气。wap.fywap.net!龙二让龙七先开车去给慕容小姐护送,自己走到斜靠在隧道墙壁上的萧破军面前,丢给他一根烟,自己拿着一根蹲在一旁吞云吐雾起来。 萧破军拿着烟,耸耸肩,最后还是没有抽。 小的时候是抽不起,大起来后是姐姐萧音淋不让抽,所以萧破军从来没有抽过烟。 “谢谢。” 相貌比较清雅的龙二把头靠在墙壁上痛快地吐出一个眼圈,刚刚从鬼门关转悠了一圈,活着的感觉就是好啊。 在外人看来既然这个太子的得力干将能够搞定四名异端裁决成员,那么当时不肯出手的他也恰恰就是龙三龙六受伤间接的帮凶,但是龙二这种在生死边缘徘徊了无数次的人知道,很多时候,在敌人没有亮出最后底牌的时候,压轴成员的草率出手很有可能就会使计划满盘皆输,团队,永远大于个人。 “我只做我该做的。”萧破军仍然是那副不冷不热地态度,不喜欢欠别人,也不喜欢别人欠他。 “我谢我的,你接不接受那是你的事情。” 龙二也丝毫不介意萧破军的冷淡,看到龙四的模样,笑着丢给她一根烟,转头望着萧破军,笑道:“听说你是太子党最能打的人?” “三年前未必是。” 萧破军似乎对龙二的直爽有点欣赏,脸色稍稍柔和,道:“但是现在,答案是确定的。” “有空一定要讨教讨教。”龙二笑着起身道。 “我下手从来没有把握。”萧破军算是间接给出了答案。 龙四冷哼一声后就和大笑的龙二开车离开隧道,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到达隧道后眼睁睁看着孔雀和龙四陷入困境而迟迟不肯出手,也没有清楚为什么在机场他坐山观虎斗,如今的萧破军,似乎冷血的可怕。消失的这段时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恐怕只有远在香港的叶无道才了解一点点。 “你很能忍。” 一个白袍男子出现在隧道的那一边墙壁,笑望着神色漠然的萧破军,这个身穿一袭银白色教袍的男人就是在葡京赌场和叶无道豪赌一场的奥古斯海,虽说他带来的那名神圣武士和十多个异端裁决所成员都被欧毗修斯挥霍殆尽,但是他的笑容依然带着中性的妩媚,加上如同标准美人的脸型,很容易被当作美女,虽然他是一个被梵蒂冈内部公认为披着神圣外衣的宗教败类。 如此说来,一切都有了答案,萧破军必须时刻防备这个此次教廷行动最后的杀招! “我不跟人妖说话。”萧破军很没有风度的翻白眼道,把那根烟放进口袋。奥古斯海虽然说修养心性方面几乎可以媲美宠辱不惊的叶无道,但是听到这个词汇,他依然动了强烈的杀机,这一点,对面的萧破军当然清楚,这位太子党虎将轻轻脱掉外衣,嘴角冷笑,准备大战一场。 “我今天没有时间跟你玩,等我把欧洲的事情解决了再陪你和你的主子慢慢玩。”奥古斯海杀机虽浓,但风度不减,看似缓慢其实闪电的走出隧道,消失在夜幕中。 “你的身份是什么?”萧破军在奥古斯海还没有走出隧道之前抛出一句话。 “记住我的名字,奥古斯海,也就是下一任教皇!” 萧破军静静站在原地,奥古斯海说他能忍,但是这个奥古斯海何尝不是能忍,在自己痛快淋漓屠杀那几个异端裁决所成员的时候,他没有出手,在孔雀干掉那名神圣武士的时候他也没有动作,甚至在黄金大祭祀极有可能被亚特兰蒂斯家族围攻的时候还是没有一点现身的意图! 这个人的心机和城府就算没有太子那么深,也不会逊色多少了。 只是后面传来关于这次劫持事件的消息让萧破军对这个自称是未来教皇的人更加刮目相看! 梵蒂冈教廷十七名异端裁决所成员在太子党和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围攻下,战死。 四名神圣武士,战死。 黄金大祭祀欧毗修斯,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