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亚特兰蒂斯皇族之杀人无血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九十五章 亚特兰蒂斯皇族之杀人无血

随着机场巨大的波音747机身在月下闪耀着金属特有的光芒飞向夜空,一场无声无息的生死较量正拉开帷幕。 缺少神秘龙一和恐怖龙玥的龙组,与有一名神圣武士团成员撑腰的梵蒂冈异端裁决所,悍然对峙。 前一刻龙六龙七的连环出手,再强悍的教廷武士也抵抗不了两个龙组成员的雷霆一击,虽然说关键在于这两名成员的无隙配合和视死如归,但最短的距离,最快的出手,最冷血的笑容,仍然瞬间提升了龙组在神圣武士心目中的地位。 见证同伴死亡的神圣武士脸色平静,胸口轻划十字架,再次对身旁龙二和龙三展开雷霆万钧的攻势,龙三令人眼花缭乱的双手短剑在空中带出一道道的银色弧线,冷笑不已的神圣武士几个晃步,逼近龙三,竟然单手强硬握住剑锋,钢铁般的双手仅仅渗出些许血丝,面对神圣武士狰狞的脸孔,龙三毫不犹豫的放弃兵器,一掌印在神圣武士的胸膛。 龙组成员受到叶无道的影响,根本就就不会有神圣武士团所谓的狗屁荣誉和骑士精神,什么剑在人在剑断人亡的东西都是胡扯。 神圣武士被龙三这力道雄厚的一掌击中,身体瞬息间出现了可怕的凝滞。另一侧,死死抓住这稍纵即逝时机的龙二适时出现在神圣武士身后,右拳骨节击在神圣武士脊柱第七骨节与第八骨节之间。这是必死的一击。龙二与龙三绷紧地心也出现了一丝缓和。 然而,神圣武士接下来的反应不是瘫痪倒地,而是伸出双手,咆哮着去抓身后的龙三。电光石火间。龙二推开微微怔住的龙三,一条肩膀重重挨了一击。血光迸现,森森白骨露出,一条左臂险些被废掉。龙二龙三滚地而起,两人眼神瞬息交流,不禁心领神会。都是兄弟,没有什么欠不欠地人情。 风吹过神圣武士的长袍,长袍内淡银色铠甲流华绚烂,正是这银甲救了他。 那边,龙七搀扶着龙六。龙六额头冷汗流下,他们面对的是不多不少九个异端裁决所成员。异端裁决所成员虽然级别上比不了神圣武士。但在实力上,九个异端裁决所成员的分量,足可以替代两个神圣武士。 见到狭持的对象要逃,神圣武士怒吼着发布了追杀命令,对面这个闲庭信步般强行插进对峙局面的危险青年让他不得不放弃对龙二的追杀。一名异端裁决员试图冲破这个青年防线追去慕容雪痕的时候,却被这个横空出世的家伙一记惊世骇俗的弹腿击中,虽然双手缩回试图减弱这一腿地冲击。但是仍然在双手清脆骨折后直接倒飞好几米,再也爬不起来。 四名异端裁决所成员冲向龙组剩余在机场上的四人和表现出强大实力地素年,另四名异端裁决所成员迅速奔进场边停靠的那辆奔驰,引擎发动,在那龙四和龙五奔驰车尾完全消失之前,轮胎扒地,发出尖利的刺耳声,紧追了出去。 就在异端裁决所成员驾车追出之前,神圣武士的身影早从车身旁一掠而过。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翻跃过了机场外围的金属栅栏,选择了一条最短最速的捷径。前去截击。他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和那个神秘青年地身上,虽然热血沸腾的他很想与这个人一战,但黄金大祭祀的计划才是首要任务。 “你们去保护慕容小姐,这四个家伙我来解决,嗯,我应该能追上你们。” 魁梧青年朝龙组成员微笑道,扭了扭脖子,见惊呆的龙组成员还没有动静,忍不住吼了一声,“还不去?!如果慕容小姐出了事情,我死之前先灭了你们!” 龙七眼光闪动,瞬息之间与龙二交换了一个眼神。龙七一点头,抱起龙六,迅速向机场一辆车奔去。 他们虽然怀疑这个青年能不能拖住四名异端裁决所成员,但是如青年所说这个时候确实不是犹豫的时刻。 也许龙组成员设想最好的结果就是这个有点狂妄的家伙能够安全逃脱而已。 但事实确实有点让人跌破眼镜。 一分半钟后,四名异端裁决员全部战死,脊椎全部折断! “无趣。” 拍了拍手,神情懒散的青年笑了一笑,伸个懒腰,坐进一辆车,随意挂档,脚下油门一轰,跑车带着刺耳的摩擦声,疾驰出机场跑道。 繁忙地上海虹桥机场,根本就无人留意这短暂得不能再短暂的变故。只有那个私人客机的飞行员,目光呆滞地望着机场跑道上极其血腥地一幕,搞不清这是真实,还是在排戏。 很多年以后,他知道那个人的名字,西方白虎,萧破军。 “有人追上来了!”话简短,清晰。眼神冷静扫动,龙四从后视镜里,已经可以看出身后追上来的车影。 车窗里,依稀是一个异端裁决所成员。 “那你就带他下地狱。”神情依旧冰冷的小女孩凝视着窗外,一手支着腮帮,另一只雪嫩晶莹的小手把玩着一颗翡翠。那神情,就好象是在去郊外游玩的路上。 奔驰的性能发挥到了极限,在车流滚滚、来往交织的公路上,黑色奔驰就象是一条黑色的泥鳅,时而超车,时而逆向行驶,不断有车祸从它的身后发生。龙四的驾驶技术是龙组中最平稳的,至于谁最疯狂,毫无疑问是龙玥那个如今在日本掀起杀戳风暴的丫头。 车轮滚滚,碾过路面。带起路边一个看报人手里地报纸。报纸随着一股高速气流飞升,那人张手去抓,没抓着,只见那报纸飞上了高空。 从高空俯瞰。你会发现,一前两后,两辆限制级别的黑色奔驰沿着上海虹桥机场主干公路,一路狂飙,然后上了延安高架路。延安高架路一直向东北极速延伸十多公里,这一条横贯上海市区的交通主干路,正处于连续不断的交通事故中。 “坐稳!”龙四发出一声警示,毫无保留得拿出了百分百地车技,既然后面的龙五他们拦截不下对手,那她必须摆脱这个难缠家伙的接近。哪怕自己能够最终解决这名裁决员,但那对于慕容小姐。实在是个天大的亵渎。 冒险走逆向,以时速二百公里的速度走逆向! 方向盘一打,车轮胎左向,猛回方向盘,车头瞬间右向,车尾惯性作用力下摆动,“吱----!”路面冒过几缕轻烟。车子已上了逆行线上。 迎面车灯耀眼,龙四恐怖的飙车技术得到完美诠释,第六感告诉他应该走中间,而不是闪避!那就信第六感!脚下油门轰到底,奔驰迎着刺眼的大车灯光冲上去。 “轰!”一团火焰升起,随之而来是一声巨响。 奔驰有惊无险地从对车的左侧擦身穿越,而那车车上的司机却因为事出突然,加之紧张,一下子就冲到了旁边车道。 高架路上。三四辆车躲闪不及,撞到了一起。肇事车辆,早就远在百米之外。 龙四略微得意的笑笑。这样地飙车技术,相信那神圣武士想追上,那也是有心无力。然而就在萧破军心中略微放松的刹那,他从反光镜中,竟看见了可怕地一幕! 疯狂地从火焰中高高侧翻,落地,穿过,然后前轮着地,后轮触地,整个奔驰一阵剧烈的震颤,紧接着,不带一点迟疑地又追进了龙己的视野。“教廷都是这种一个个赶着投胎的变态!上帝的后花圆收不下你们了!”龙四咒骂道,来吧,我就看看你能追我多久!档位切换,龙四在自己能够控制的安全范围内,将速度再次提升,如果不是因为慕容雪痕坐在后座,龙四完全可以更加疯狂。 异端裁决所的那个不要命地疯子,驾着一辆撞得七零八落的奔驰,在后面穷追不舍。 两辆奔驰之间的车距,不断地缩小。 眼光锐利闪烁,龙四眼中的杀机越来越盛。 “我帮你开车,你去解决拿辆跟踪的车辆。如果你没有把握干掉后面那个垃圾,我不介意帮你。”孔雀冷淡道,冷艳的紫色眸子流溢着深沉的不屑,她一个翻越坐在副驾驶席上。 “孔雀,不要开玩笑。”平淡如水的慕容雪痕见到这种境况也不禁皱眉,她可不希望这个被爷爷叶正凌无比宠溺的小女孩出事情。 “你出了事情,他会生气,我不想那样。”孔雀噘起小嘴道,但这抹动人地稚气瞬间即逝。 “孔雀小姐,那就交给你了,我上去解决掉那个家伙。” 知道这个孔雀恐怖的龙四语气沉稳,窈窕的身躯里,那颗跳动规律地心脏更加搏动有力,每一次收,每一次舒,都与胸肺的机能融为一气。是的,许久没有嗜血的“离魂”已经渴了! 龙四长长喘一口气,眼光逐渐凌厉下去,哪怕就是那个声名显赫的黄金大祭祀欧毗休斯亲来,我也会让他尝尝“离魂”的妩媚。离魂,一口魂之利刃,此刻正妩媚地躺在她的身体里面,准确说应该是躺在她的手边,只是黑夜隐藏了它的痕迹,无人能够窥视到它的存在。 “龙四,不必担心孔雀和我。”慕容雪痕脸色平和,反去安慰处于被异端裁决员惹得愤怒的龙四。 “慕容小姐,如果你出了事情,龙四就算死上一千次都弥补不回来!” 身为龙玥同胞姐姐的龙四虽然相貌迥然,但是个性却出奇的相似,认准的事情从来不会改变。 慕容雪痕虽然极不愿意龙组成员把自己当作下人,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不管她如何劝说都无法改变,慕容雪痕轻轻叹息,抚摸着那块地藏菩萨玉石,眼神柔和,“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希望你受伤,我想无道也是这么想的。” “慕容小姐,我知道了。”龙四嘴角会心的微微翘起。 “孔雀,这里就交给你了。” 孔雀冷哼一声,算是答案。 那就战吧! 龙四打开车窗,纤手抓住玻璃车窗边沿,一个翻身跃上车顶,手中暗黑色的“离魂”散发着鬼魅气息。而孔雀则迅速的坐在驾驶席上驾驶这辆疯狂逆向飞驰的奔驰,速度不降反而上升。 龙四冷眼望着不远处拼命追赶的车辆,右脚大步后撤,拎着“离魂”的右手大幅度轮回,最后猛地掷出,随着那把兵器的流星般射向后面车辆,一条银线隐约把刀和龙四牵引在一起,原来,这把离魂,是一把离手刀,后面那辆异端裁决员驾驶的车虽然躲过龙四的第一击,但是离魂在银线的牵引下诡异回旋,最后穿破车窗,笔直的插入那名裁决员大脑! 脑浆暴溅! 而失去控制的车辆也随之撞向护栏,爆炸,飞起,尤为壮观。车里其他三名异端裁决员自然也是去天堂见上帝他老人家了。 龙四重新回到车内掌握驾驶,虽然貌似赢得轻松,但是她还是发现自己已经一身冷汗。风.月手机阅读网!孔雀则慢悠悠的跳回后座,车窗外不住飞驰向后的灯光,尽管凌乱,但孔雀这次一直安安静静地依偎在慕容雪痕的怀里。只是她的眼光总是直直地凝望着一个方向,似乎在默默地观察。 果然。 矫捷如鬼魅的纵跃,从一个飞驰的车蓬顶,飞纵到另一个车蓬顶,手脚不停,连续纵跃,身体仿佛划出无数道黑色的轨迹,正从高架路的左前方斜扑过来。 来了! 孔雀眼一动,头抬起,盯上了车蓬顶!在她眼中,那紫色的冰瞳,凝结出海神波塞冬三叉神戟的光芒! 该死的神圣武士!龙四再清楚不过一个神圣武士近乎恐怖的强大,离魂,又该你出场了!车蓬上,神圣武士一只手正要插下去,一种阴寒的感觉出现在心头,手蓦然顿住。手下的车蓬里,一道无声无息的光华闪出。离魂挟带着凌厉无俦的气息,纸一样划破车蓬,出现在神圣武士的眼里。 神圣武士嘴角冷笑,一个后翻凌空落地后稳稳踩在车尾。 车内,孔雀不露痕迹的挣脱开慕容雪痕的手,打开车窗,朝龙四冷冷道:“你开你的车,我解决他!” “孔雀,你有几分把握?”慕容雪痕见小女孩就要学龙四跳出车窗,宁静安详如她也有些焦急,赶紧拉住孔雀的小手。 “没有把握。” 孔雀犹豫了片刻给出了答案,想要抽出手却发现这个真正疼爱自己的姐姐怎么都不肯松手,虽然孔雀对叶无道之外的所有人都是冷漠的摸样,但冷漠也分程度,对慕容雪痕,她就相对不排斥。 自负单条情况下能够像蚂蚁一样轻松捏死龙四的那名神圣武士站在车尾,车辆的飞驰带动他的黄金长袍飘然舞动,对面疾驶而来的车辆上司机看到这一幕都以为见鬼,不约而同的产生瞬间失神,加上龙四 的逆向飚车,这一路过来车祸形成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足以让上海市交通局吃不了兜着走。 神圣武士刚刚跃起,龙四突然转弯直冲向一辆帕萨特,就在这迎面而来的灯光格外刺眼的瞬间,龙四单手甩出离魂,感觉到危险的神圣武士本能的扭转身体,堪堪躲过这诡异狡猾的一刀,但是漆黑的离魂 意犹未尽,在飞驰的风中一晃,银线回旋,从神圣武士背后旋回,轻轻一抹,妩媚如午夜的昙花,刹那绽放,刹那枯萎无痕,刀光收敛,隐没车厢里。 车厢顶的神圣武士身形一震,带着一抹血光再次被逼得向后落去,单膝跪在车尾上,眼神里充满狰狞与愤怒。若非闪得快,刚刚那一刀,险些就将他的手切掉。 “前面就是隧道,我有四分把握!”孔雀猛地挣脱开慕容雪痕的手,凝视着前方的黝黑隧道。 再长的道路也经不起狂飚,两辆车飞速地驶下高架路,车的正前方,一个幽深的隧道呈现在龙四面前,此刻,孔雀似乎察觉到有所不妥。身体前倾,跃跃欲试。只是龙四并没时间考虑,奔驰已风驰电掣冲向海底隧道。 隧道顶部的灯光向后飞快闪去,连成一条虚亮的光线。 “停车。”谁也没有想到,孔雀这时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她的话冰冷,无情,无人能分辨出她地心中是喜是怒,是忧是乐。 轮胎抓地产生吱的刺耳声音,黑色奔驰停下的那一瞬,整个隧道忽然灯光全暗! 黑幕毫无征兆的瞬间降临。 黑暗中,只有前车灯探照在车前三四米远的地方。再远地地方,是黑暗。整个隧道里,竟然只有他们这一辆车!那就是说在隧道口的另一端,有人堵住了出口。如果真是教廷的小动作。那这次慕容雪痕很可能就真的要落入梵蒂冈之手了,如此说来孔雀他们要面对的幕后操纵者绝对是一个深谋远虑的变态。 眼睛在瞬间从明处转入暗处的时候都会有至少一秒种的失明,这也是为什么特种部队执行任务时多半会带上墨镜的原因。在龙四还在尽量适应这种黑暗的时候,孔雀已经出窗,闪电扑向同样没有适应光线 骤变地神圣武士。 那名神圣武士终究是久经沙场的感受,脚尖一点。身形后飘。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每天把整个龙组当沙包练习的小怪物! 孔雀似乎早料到神圣武士的下一步,根本没有丝毫的停滞,以超乎想象地速度一脚踢中神圣武士的脖颈,那名神圣武士的整张脸几乎在这出乎意料的一腿下变形,狠狠摔在隧道的墙壁上。 虽然说前面和龙组的肉搏的时候因为身穿银铠抵挡住了绝大部分力道,但是孔雀却要命的直接踢中他没有防备的脖子,大意失荆州的神圣武士则要回神解决这个卑鄙偷袭的对手,迎接他地却是铺天盖地的连环打击,孔雀人岁小巧玲珑,但是杀伤力却丝毫不逊色龙组成员。在一击得手之后通打落水狗,拳打脚踢膝撞肘击,无所不用其极。 疲于应付的神圣武士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么狼狈,竟然在实力超过对方的情况下被一个小孩打得毫无招架之力,丝毫喘气机会都没有的神圣武士渐渐头晕,加上前一刻龙组对他脊椎骨的伤害和龙四“离魂”的雪上加霜,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 愈战愈勇的孔雀丝毫不顾及自己与神圣武士那副银色铠甲冲撞后地伤痛,淡紫色的水灵眸子充满冷酷的残忍,对敌人。甚至也对自己,当她那根看似纤细的手指猛然戳到神圣武士眉心中央的时候,她凝重轻微的痛苦呻吟一声,退出老远,颓然坐在地上。当她站起来的时候,那只手臂已经物理地垂下。而那名代表梵蒂冈四处征战收获无数荣誉的神圣武士,却没有骨头般的瘫软下去。 南方孔雀。杀人无血! 周围一片寂静,静得可怕。慕容雪痕也准备下车的时候,孔雀站在车门外,强忍住疼痛皱眉道:“你就坐在那里,哪儿也别去,没人能上海你。我跟他说过要保护你的,除非我死了,谁都不要想碰你。” 慕容雪痕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没有选择下车,现在下去非但不能帮上什么,很可能还会连累孔雀和龙四,只是心中的焦虑也随着黑暗被扩大许多倍,身临险境,她最担心的还是孔雀这个孩子,在慕容雪痕眼中,不管这个小女孩多么天才多么恐怖,终究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空旷无人的隧道,尽管车可以被堵在外面不能通过,但无拘无束的风,“你们最好乖乖束手就擒!”语音发出的同时,两点寒芒摇曳着一点亮亮的轨迹,飞射向龙四。 刚刚下车警戒的龙四凌空跳踢,两腿成一字,那寒芒从下面飞过,弹在地上,再起时,黑暗中的两盏车大灯,也熄灭了。原来对方的意图根本就是想要把自己变成瞎子,有一种被算计感觉的龙四猫着身体,愤怒并没有让她失去理智。 龙四干脆闭上了眼,主动关闭了视觉。这样,她可以将身体的能力转换到第六感上面去,虽然说法很玄妙,其实很简单,就是聚焦原理,把全身的注意里都集中到一点上,女人的第六感,从来都是最强的,只是大多数女人不懂如何利用。而龙四,恰好是一个懂得善加利用的刺客。 足音在接近,左脚,右脚……在四米远处左脚抬起,忽然有收了回去,停住。这个人是谁?握紧“离魂”的龙四不禁猜测这个家伙是神圣武士还是异端裁决所成员,如果是后者,她自信有完胜的把握,但是前者,她只有不完败的机会,龙组成员其实真正善战除了龙玥之外就是龙五,其他成员多半是拥有精湛的一技之长,在近身肉搏上并不是最擅长,而神圣武士团成员绝对是毫无异议的强者。 不好! 足音在接近,左脚,右脚……在四米远处左脚抬起,忽然有收了回去,停住。这个人是谁?握紧“离魂”的龙四不禁猜测这个家伙是神圣武士还是异端裁决所成员,如果是后者,她自信有完胜的把握,但是前者,她只有不完败的机会,龙组成员其实真正善战除了龙玥之外就是龙五,其他成员多半是拥有精湛的一技之长,在近身肉搏上并不是最擅长,而神圣武士团成员绝对是毫无异议的强者。 就在龙四猛然发现这竟然是一个陷阱的时候头顶一阵风起,一道凌厉的杀气,有人悍然扑下!被银线牵引的离魂刹那出手,黑暗中,一抹森森刀光闪亮,映亮她头上方一尺的人面!瞬间,两人眼光交接。异端裁决所成员头上脚下袭下,被龙四识破,刹那变招,身体一拧,脚下头上,一个空荡荡的翻身,恰到好处躲过了离魂的灭杀,身子还未落地,就又融入了无边的黑暗中。“龙四,你受伤了。”黑暗中,孔雀冰冷道。 “我哪……”有字还没说出,龙四脚突然一软,单膝跪倒在地。 自诩荣誉的神圣武士什么时候也学会暗算了?哦,这个家伙不是神圣武士团出来的,而是以无耻和残忍为宗旨的异端裁决所出来的心理变态,试想千百年来教廷对待那些所谓异端分子的非人手段吧,在宗教的洗脑下,人确实能够比疯子还要疯狂。“对方有两名异端裁决所成员,你就算赢了,代价也是死。”孔雀带有鬼魅的冷漠声音在黑夜中如幽灵般荡漾。缥缈虚幻,让人捉摸不透她的行踪。 “不!”左肩鲜血淋漓地龙四脸色苍白却异常执着道,要让她退后把风险转移到孔雀身上,她办不到!在她看来人的生命价值是可以衡量的,慕容小姐和孔雀的价值都要远远高于自己这个从小就被灌输要求为主人奉献一切的卑微下人,她要做的就是保护少主希望保护的人。 而自己,显然不属于那种。来了! 冥冥中,似乎那只被尘封地第六觉之眼张开,离魂刹那挥了出去,在黑夜中带出一片绚烂流萤。 离魂锋芒破肌肤,深入骨,带出一片在黑夜中异常诡异的鲜艳血液,最终玄兵离魂带着一道弧线,倦鸟归巢般重新回到龙四的手中。随之而来地还有对方压抑不住的惨叫,人扑通倒地,不动。 “龙四!小心!”孔雀一双紫色的冰瞳在黑暗中忽然发出异样的光彩! 龙组成员能够用以命搏命干掉神圣武士,异端裁决所同样有个想法,随着第一名成员以生命代价把诱敌使命完成地瞬间,第二名异端裁决员已经杀到暴露目标的龙四眼前。只可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个娇小玲珑的身体从侧面扑出来一个肩撞将他狠狠摔出去老远,“给我离魂!” 龙四没有丝毫犹豫便将手中离魂抛起,孔雀伸出双指闪电缠绕牵引离魂的银线,带着一个圆润弧度往后一拖,那把离魂就像拥有生命般游向那名刚刚稳住身形的异端裁决员,被吓出一身冷汗地异端裁决员凭借过人的本能瞬间后仰倒地,这才惊魂的躲过必杀一击。 只可惜,黄雀在后,弹弓在下。 孔雀的真正杀招也如附骨之蛆跟到,同样,双指戳中这个异端裁决员的眉心正中! 这次是左手,脸色苍白眼神却依然冷漠的孔雀踉跄退后,手中离魂也摔在地上。毕竟人类的头骨坚韧程度绝对不是肌肉所能媲美,要想能够在眉主一击制人死地,几乎是天方夜谭,而她做到了,而且相当漂亮,杀人,如同她的倾国倾城,都是唯美。 “孔雀,有人要偷袭!”龙四一个滚地拉起牵引那把从孔雀手中掉落的离魂地银线,冲向隐藏在暗处的另一名异端裁决所成员,这群令人憎恶的只适合在肮脏的黑暗中起舞的蝙蝠!你们只应该出现在中世纪! 让龙四震撼的是眼前就是致命危险的孔雀却没有丝毫动弹。 但孔雀在和龙组成员地对挑中只有趴在地上起不来的情况,从来没有放弃或者认输的可能! 那双紫色眸子中放散出璀璨光彩,那是一股无可比拟的奇妙力量,虽然不具有杀伤力,但那震慑的力量,远胜于一切兵刃。这如同上阶催眠术中的高深感应,先引起你的精神共鸣达到相同的精神脉搏,随后逐渐牵引你的感应,最终控制你。说起来似乎轻松,但是人类大脑现有开发程度根本不足以承载这种强度的脉冲。当然,也有例外,而这样拥有神秘力量的存在,多半会被世人误解,甚至仇恨。 这个世界上,你不知道的事情,不代表不存在。 那偷袭孔雀的异端裁决所成员在孔雀的鬼魅的眼神凝视下无所遁形,好似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将他捆住,身形顿时凝滞,本来一般的催眠术都需要施用者酝酿一个较长的过程,但孔雀似乎超越了这个瓶颈,瞬间就控制了对方的身体。对方终究是实力彪悍的教廷精英,不等龙四手中离魂回旋到身旁,他的身体凭空后飞,“砰”的,撞在隧道壁上,然后,再次消失。 这个家伙竟然也通晓忍术!当然做为高手中的高手,通晓了一样杀人的技能,往往就意味着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忍术,浩瀚暗杀术中的一种,既然这个教廷人渣懂得暗杀术,那么就算懂一点忍术,也没什么可以惊奇,如今的少主还不是几乎样样精通。 令人惊奇的是孔雀,孔雀那一瞬间眼中发散出的眼神。 龙四朦胧间想到了一种说法,世界十大古老家族中亚特兰蒂斯皇族所独有的神之标识! 神之标识,虽然似乎是很缥缈地东西,但在四处征战阅历丰富的龙四看来,无非就是一种还不为人所知的强悍力量,这就像许多世人认为宗教是一种迷信而崇尚科学,其实,科学,何尝不是一种宗教? 清脆掌声,黑暗中一个人拍着手,微笑着走了过来。 灯光霎时全部亮起,一袭白袍,清亮容颜,从容而来。 随着这掌声的临近,龙四忽然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在麻痹,竟渐渐不受自己的控制。 这,这是什么力量?难道是传闻中进入中国大陆的黄金大祭祀欧毗修斯?龙四猜得没有错,这个微笑着拍手地人,正是欧毗修斯。除了黄金大祭祀欧毗修斯,谁也没有这种用掌声就可以操纵人的能力,但这种能力,很优雅,没有丝毫的暴力倾向。正象欧毗修斯这个人,他地举止谈吐,绝对是优雅中的优雅,高贵中的高贵。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就是孔雀吧。” 黄金大祭祀欧毗修斯淡淡地笑着,一步步靠近了他们,似乎丝毫没有手下成员被重创的不满。要知道梵蒂冈培养一名异端裁决所成员耗费地精力财力都是无法衡量的,更不要说总共才仅仅二十七名的神圣武士。死一个,都会让教廷心颤。 龙四几乎失去了对身体的所有控制,只有十指指尖,在挣扎的抽动,铛地一声,离魂坠落脚边,面对绝对的强大,任何可敬可叹的挣扎都是徒劳。龙组成员面对神圣武士也许还有一拼,如果说要单独抗衡欧毗修斯,说得难听点就是无异于螳臂挡车。 感觉并没有被禁锢的龙四只能眼睁睁的望着黄金大祭祀欧毗修斯向自己缓缓走了过来。他身后出现四个被漆黑长袍笼罩住的人影,应该是异端裁决所的高级祭祀,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一天呢。龙四紧咬嘴唇,渗出血丝,对于她来说最痛苦的就是面对威胁而无法动作,毕竟,她身后地是少主最在意的人。 “不要动她!要不然你会后悔的,我发誓。”孔雀紫色的冰瞳再次闪烁神秘光彩。 “哦?”脚步一折,欧毗修斯转向孔雀而去,身形略微凝滞,但是瞬间就恢复如常,眼神愈加玩味。 “小孔雀,我想你应该是亚特兰蒂斯皇族的成员吧,或者是亚特兰蒂斯的哪个成员又违反家族祖训和外界交配,于是诞生了你?你的确很了不起,但是,”欧毗修斯微笑道,停顿了一下,那柔和如情人地笑容丁上修长雪袍,几乎让所有女人心醉,“但是,你的年龄限制了你的神之标识,所以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哼,不论谁,敢触我逆鳞者,只有一个下场!”孔雀声音的冰度在加深,那种异样的语气,听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小女孩的稚嫩声音。 “是么?本来我不是想杀你的,但现在……” 欧毗修斯微微一笑,抬起手臂,似乎在欣赏自己修长如玉的手指,“我可以把你考虑进来。是的,我可以考虑杀掉你。影子在我身上拿去的荣耀和辉煌,我就从他身上加倍的拿回来,你就当作第一个祭品吧。” 黄金大祭祀欧毗修斯刹那动了,向前跨了一步,只一步,人似乎还在原地,但人已在孔雀身前。似乎他的武器是声音,用声音来禁锢一个人的身体行动,孔雀紫色的冰瞳神之标识刚刚放散,身体就被欧毗修斯单手拎了起来,本来就双臂骨折的她露出一个不屑笑意,双腿一蹬,挣脱开欧毗修斯带有侮辱意味的挟持,翻了个跟头后单膝跪地,抬头狠狠凝视着眼前这个梵蒂冈教廷的核心人物。 “放了她,我跟你走。”慕容雪痕冲下车站在孔雀背后,直视眼前的梵蒂冈教廷男人,没有丝毫畏惧,眼前的生死搏杀似乎并没有动摇她这份决心。r “打扰慕容小姐,实属吾之罪过。”欧毗修斯凝视着这个被西方疯狂神化的东方女子,眼中充满赞赏,退后一步,优雅的弯身。 “既然如此,那就用你卑贱的生命作为赎罪的代价,我代表神,宽恕你。” 孔雀原本清亮水灵的眸子猛然暗淡无光,声音也不带有一丝感情,那一刻,就连慕容雪痕也感觉到一种彻骨的寒冷。 “背负着世人的罪孽,被神青睐的神圣血脉,在海洋中孕育最古老的荣耀。最后,将地狱的鲜血,溢满污秽的大地,重归最圣洁的洁净……” 一阵唱育般虚无缥缈的声音响彻在隧道,充满魔力,声音在所有人的耳畔回荡,黄金大祭祀欧毗修斯的双手竟在颤抖。 也就是在这一时刻,流动的风中,终于在虚幻中响起了轻缓的足音。 虽然听上去根本就是一个人,但欧毗修斯知道真正的数量是,十! 十个人,十个身份不明的人竟然在这紧要关头出现!仿佛是孔雀宣誓般的呼唤,唤来了十个神秘人物的到来,能够让黄金大祭祀欧毗修斯颤抖的角色,自然拥有超然的背景。慕容雪痕和龙四更是震惊无比,虽然说孔雀的身份确实很神秘,但是她们没有想到这个小女孩能够牵引出这么多的奥秘。 “亚特兰蒂斯神将?”黄金大祭祀欧毗修斯终于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在梵蒂冈城国保存的古代墨西哥著作抄本即《梵蒂冈城国古抄本》中有关于这个家族、或者说古代国家有过详细的描写,虽然欧毗修斯对目前这个亚特兰蒂斯家族的身份感到怀疑,但是他怎么都没有狂妄到轻视亚特兰蒂斯神将的地步。 十个亚特兰蒂斯神将,除了衣领上佩戴有海皇波塞冬三叉戟为标志的家族徽章外,他们眉心都有一种紫色火焰的诡异图腾。 欧毗修斯双手紧紧握起,终于放弃对抗的想法。 “紫色轮回”部队! 亚特兰蒂斯家族的终极神将,传说守护海底神柱的神圣使者! “做精神领域的统治者就该知足了卑微的后代。” 一道身影出现在十名紫色轮回部队的前面,修长魁梧,一头披肩长发呈现高贵的淡紫色,还有也是淡紫色的眸子带着邪魅的鄙夷。 这名身份注定显赫的男子突然面朝孔雀,单膝跪地,用一种古老的语言虔诚而惶恐的说了一句话,慕容雪痕和欧毗修斯自然都没有办法知晓那句话的含义。 如果欧毗修斯懂得亚特兰蒂斯的语言,恐怕真的需要祈祷神的宽恕了。 那名在亚特兰蒂斯家族中执掌重权的男子说的是----“皇,恕臣民来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