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触犯逆鳞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九十四章 触犯逆鳞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候客大厅。 透过大厅的玻璃望出去,夜幕笼罩下的机场显得格外宁静。大厅上,正播放着慕容雪痕的最新专集,这张每首钢琴曲都是经典之作的音乐专辑被素来刁钻的业内人士一致打满分,在欧美等地开始销售完首批的限量版价格不菲的白金专辑后,包装典雅的普通专辑也开始发售,结果再掀起一阵狂潮,在最短的时间内使多项音乐专辑的纪录被推翻,恐怖的销售量甚至压倒了同时期的所有流行音乐专辑,若非叶正凌强调要放缓销售数量而作了些限制,恐怕整个世界都要疯了。 由摩纳哥王子阿尔伯特赞助、其颁奖典礼在全世界160个国家播出的世界音乐大奖更是将国家奖、传奇奖和查帕德钻石奖三项重量级大奖悉数塞进慕容雪痕的手中,这里还有个有趣的插曲,国家奖是世奖励每个国家销量最高的歌手,这一点半年之内专辑销售数量超越六千万的慕容雪痕自然当之无愧,不过查帕德钻石奖是世界音乐奖设立的一个新奖项,专门奖励那些在世界上销量超过一亿张的艺术家,本该被议论纷纷的事情反而让观众觉得合情合理。 在英国爱丁堡举行的零六年mmtb全球音乐电视台欧洲音乐大奖在这里颁发,全球超过1910乙电视观众收看到了颁奖盛况,慕容雪痕再次成为最璀璨的主角! 拿奖拿到手酸地慕容雪痕愈加奠定其在古典音乐领域的超然地位。 欧洲古典钢琴集大成者莫蒂斯特面对记者“你会不会担心慕容雪痕撼动你在古典音乐领域的地位?”这种尖刻提问时,耸耸肩。笑着回答----“慕容雪痕用古典彻底打败了流行,我就是每天给她做些维护钢琴的琐事,也比在维也纳剧场演出荣幸,想必。除了我,世界上所有地男人都这么认为吧?” 那空灵的古典钢琴乐声,回荡在大厅的每一个角落,无所谓古典还是流行,真正的音乐,就是这种能够打动人心的声音,用心去创作的慕容雪痕又怎么可能不打动世界? 无数旅客或欣赏或疲倦地坐在侯机大厅里,听着天籁般的歌喉,在不觉中陶醉,忘记了等候班机的焦急。 机场塔楼里。灯火通明,各种仪器指示灯频繁闪烁。 机场上空。一架私人客机由盘旋转入轨道。那架轻捷的小型客机已经清晰地出现在航塔中心的窗外夜空里。起落架放下,机翼减速板缓缓调整角度,完全展开。轮胎在接触地面地那一瞬,轻微地震颤了一下机身。那架私人客机,稳稳降落在飞机跑道上。 跑道之外,三辆奔驰,静静守侯在月下。 一批身穿一袭黑色长袍、长袍右衽。胸膛处都有一只穿云吐雾的龙纹地成员缓缓走下。 远处,机场附近高架路上的一处隐蔽场所,两个身穿宽大的宽松长袍的人,正默默注视着那架停靠在八号跑道上的小型客机。风吹过他们的袍袖,衣袂飞扬。他们背对着月亮,两张脸隐藏在黑暗之下。长袍内玄幻的淡银色铠甲令人颤栗,这种传说中被历届教皇祝福过、篆刻有“神创造、撒旦败坏,人堕落,主应拯救”古朴文字地铠甲,有资格拥有的只有一种人。 梵蒂冈神圣武士团成员。神在俗世的执法者和守护者。 神圣武士的出现,不觉令月色多了几分阴森。 教堂一役,叶河图独力击杀了两个神圣武士。黄金大祭祀欧毗休斯和另外两个神圣武士因为事先有点事情并不在场,而这两个人正是在教堂中在叶河图重创中侥幸逃脱噩运的教廷神圣武士残余二人,他们 机舱门打开,首先步出舱门的是龙组最具个性的龙五,健壮的身材,完美的诠释这个躯体下蕴藏地爆发力。然后,机舱里走出的竟是一个小孩,准确说,是一个相当冰冷中性的漂亮孩子,拥有着杀手地冷酷。 远在高楼之上的两大神圣武士瞳孔迅速凝结在这个小孩身上,目光再收缩,放大,只见这个小孩的眼睛,赫然是紫色的! 亚特兰蒂斯家族的皇族,他们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恐怖而神秘的古老家族,但是随即释然,传闻亚特兰蒂斯家族受到诅咒,皇族历代都只会诞生一名女性,而这名女性就是被称作是“紫色十字架背负者”的神秘人,在亚特兰蒂斯中身份崇高,就如同太阳王在梵蒂冈。而这个女人目前似乎就在耶特兰蒂斯家族的海底水晶城中,所以说这个女孩应该不会是那个古老而该死的家族成员。 但如果这个长相中性的小孩子是男孩呢? 那今天原本无懈可击的计划恐怕就会生出许多变数了。这个时候奔驰中也走出一个穿着随便的魁梧素年,两大神圣武士虽然并不认识这个家伙,但他们心头还是一震,这样的一个角色,对于身经百战的他们来说,能够敏锐嗅出其中的危险,看来计划有可能出现了意外的波折,加上那个也许会是亚特兰蒂斯家族皇族成员的介入,使得这一场预谋已久的劫持计划,不得不做出一点相应的变动。 似乎已经不能再等待黄金大祭祀欧毗休斯大人的到来了,必须赶在变故发生之前,迅速拿下人质。龙组虽然强大,但以更强大的教廷神圣武士来说,以二对七,有百分之三十的把握控制局面,加上隐藏在暗处的势力,应该胜算在百分之九十左右,除非那个青年是中国龙榜或者接近龙榜的实力。 机舱里,最重要地第三个人物出现。 随着孔雀的牵引。一只纤丽的女性柔荑出现在清冷月色之下,沐浴在流溢千年的月光之下,宛若女神。 就是她!慕容雪痕。 两大神圣武士敏锐地目光顿时聚焦在这张美貌绝伦的脸上。冷冷月辉均匀抹在这张脸上,整张脸孔就象最无瑕的美玉雕篆。眼睛、眉毛、额头、耳朵、鼻子、嘴巴,无一处不是鬼斧神工的造化。 只要狭持这个女神,不怕影子冷锋不乖乖缴械投降。虽然说他们也不愿意用这种手段对付心目中的女神,但是那晚神秘人物的恐怖手段让黄金大祭祀大人不得不看次下策,反正肯定不会伤害到这个完美的女人。 行动! 高楼之上,两大神圣武士宽大的袍袖一振,竟然从高架桥之上,悍然跃下。 袍袖凛凛生风,两大神圣武士身体与石柱垂直九十度,两脚快速交替踏动。犹如月夜下的两只巨大蝙蝠,极速行走在钢筋水泥的现代建筑之上。 机场上。龙组六名成员似乎已经对远处极速赶来地教廷神圣武士有了感应。蓦然散开,六个人彼此保持了一定间距,首尾呼应。 “龙二、龙三,两点钟方向!龙六、龙七,十一点方向!龙五,快与龙八会合!”龙组成员中,身为唯一女性的龙四迅速指挥其他六名龙组成员做出应敌之举。自己则眼观六路,掌控大局。 那边龙八也觉察出了空气中浮动地森冷。 那种刀锋逼人的杀气,远在百米之外,也恍如迫在眉睫。 是教廷的神圣武士!与这群变态交锋许多次的他们自然认得出梵蒂冈的守护者。 龙四手指一动带过眼神冰冷而鄙夷的孔雀,另一只手已快速将慕容雪痕护在身侧。“慕容小姐,孔雀,跟紧我!”眼光急速锁定月夜下长途奔袭而来的两个神圣武士。 “吱----!”见出了状况地青年从新回到奔驰,风.月手机阅读网!一个漂亮的甩尾火速靠拢才下机舱门的三人,车门打开。 龙四眼光锐利。头脑高速运转,在不到一秒钟之内,迅速判断出两大神圣武士将在八秒钟后出现。 八秒。短短的八秒能够做什么呢?以龙五的驾车技术,他所能做到的就是在八秒钟之前,与龙八紧密配合,开车拦阻那两个神圣武士,争取几秒钟的时间,自己则将慕容小姐与孔雀接纳到这辆车后让其迅速离开,然后龙组剩余成员应付也许在暗处的敌人,龙五和龙八则开车护送,谁敢保证路上没有对手! 虽然不清楚眼前这个开车的青年有什么本事,但既然少主让他来接慕容小姐,起码自保应该没有问题吧? 虽然这车都做了特殊防弹防爆处理,但他们地对手的教廷的神圣武士,也一样无济于事。 所以,这八秒钟,分给龙四用来迅速撤离地时间,寥寥无几。 “大家行动,截住他们!”龙四很清楚,这个时候,只有用他们的性命,才能够多换取一点慕容小姐完全转移的时间。 四名龙组成员眼光闪动,顷刻之间,身体进入应敌之前的最佳状态。 百米,五十米,十米。 两道黑影翻过机车外围的铁丝网后终于冲到龙组面前,身上穿着的黄金色长袍和淡银色铠甲,已经尽数展现在龙组成员眼里。 机场繁忙的跑道上,有飞机正起的,也有正落的。巨大的噪音,好象将一切令人紧张的气氛吞没。一架大型波音777正缓缓转了一个弯,机身巨大的阴影恰好将小型客机以及周遍的情况遮住,驶进了六号跑道旁边的五号跑道。 暗战在这一刻爆发。 龙五和龙八的开车拦阻对这两名神圣武士团成员根本就没有意义,不过他们真正的意图也不在此,他们要做的就是保护好慕容小姐的那辆车,仅此而已,胜负,尊严,甚至生命,对他们在轩辕龙主把他们交给少主的那天起,就都不重要了。 二对四,两个神圣武士对四个龙组成员,生死胜负在身影交汇的刹那间,似乎便已经决定。 龙二手臂向下一伸,一口流光闪烁的短剑,自袖口便滑落手中。剑光闪过黑暗,突然出现在一名神圣武士咽喉处。比剑光更快的是三枚银针,龙三的出手,快、狠,且具有极大的隐蔽性。这正是龙二与龙三的高度配合产生的必杀效果。 默契,才是杀手在混战中的第一要素。龙二诱敌,真正杀敌的是龙三。所以,第一个断气的,很有可能就是龙二,毕竟他们面对的是从全球十亿信徒中挑选出来的绝对强者,龙组固然彪悍,但论一对一绝对不是神圣武士团的对手,当然,除了龙玥这个近乎变态的家伙。 在那三枚银针看似钉入神圣武士咽喉的那一瞬,神圣武士的身体突然出现了诡异的波动,三枚银针顿时落空。而神圣武士本人,却出现在了龙二身后,虽然幸好龙三眼疾手快,要不然龙二极有可能已经身负重伤。 那边,龙六与龙七也遇到了生死瞬间的考验。 龙六今天用的是刀,那种极薄极坚脆的小刀。刀,冷兵器中最强悍的兵刃,在龙戊的手心里,灿若莲花。在波音777巨大机身阴影里,小刀在袭到神圣武士心脏之前的那一刻,粉碎如尘,带着晶莹的粉末,飘散风中。 龙六的腹部被神圣武士一只手硬生生插入,刺破,穿体,但他受到的重创,并非毫无代价。就那一刹那,一只手强横的从神圣武士团背后如出一辙的插入腹部,龙七,眼神冰冷的抽出手,另一只手在神圣武士团垂死生扎的前一瞬间闪电出手,击碎其脊椎骨。 余下的一名神圣武士团并没有丝毫慌张,反而露出一个诡异的笑意,在夜晚中显得格外阴沉。 “异端裁决所!” 随着龙四的惊呼,一群黑袍人神秘出现,不同于神圣武士团的银色铠甲,他们的黑袍刺绣有撒旦的形象,龙六已经身负重伤,生死未卜也就是说除去龙五龙八,只有四个人面对这将近十个教廷异端裁决所成员! 似乎败局已定。 “慕容小姐,抱歉让你受惊了。”在混战局面中依然神情散漫的青年并没有匆忙开始,而是转头朝慕容雪痕灿烂一笑。 “没有关系。”慕容雪痕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柔声道,没有半点惊慌。而她身边的孔雀则趴在窗口凝视着远处如幽灵般的异端裁决所,眼神残忍。 那个青年慵懒着走下车,与因为青年耽误时间而异常错愕和愤火的龙四擦肩而过,耸耸肩道,“你来开车,我解决这群外国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