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埋藏二十年的棋子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九十三章 埋藏二十年的棋子

面朝渐渐消失在黑幕中的车影,女孩悄然睁开眼睛,霎时间,原本平淡无奇的脸庞都被这双清亮而深邃的眸子“画龙点睛”般感染,这一刻,她容颜倾国。 托着腮帮,女孩喃喃道:“若说无缘三千大千世界十万菩提众生怎么当单单与你相见?若说有缘这灯花百结之后,只有灰烬没有复燃11三尺深雪,一夜月光至此无语。” 沉思许久,终于站起身,摸索着桌沿慢慢走出简易棚,叶无道付账的时候,显然不露痕迹的把她那份也算进去了,既然如此,她若还执着就是做作了。 拿起一把淡紫色雨伞,蹒跚在雨幕。 她,是真的双眼失明。 一抹妖魅之蓝影在九龙湾大道上掀起一股火热冲击,速度,激情,张扬。跟随这辆车的还有一只低空俯冲的海东青,犹如黑夜的幽灵,急速机车和神秘猛禽在灯火通明的黑夜中构成一幅诡异画面。 最后这辆让叶无道间隔两年再次问鼎香港地下赛车锦标赛冠军的蓝色魅影停在九龙湾修车行前,叶无道下车后望着这外观上有点简陋的修车场所,感叹真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个林叔就像是潜龙在水蛰伏在这弹丸之地,就连叶无道也不清楚他的背景,两年前他来港执行杀手任务,驾驶的就是林叔改装过地车。两个车痴自然志同道合,一拍即合之下称兄道弟起来,倒也算是半个忘年交。 这辆蓝色魅影就是林叔这两年专门为叶无道量身打造的终极机车,叶无道也不负众望的在这次锦标赛中卫冕。拎着个酒瓶晃晃悠悠走出修车行的林叔见到叶无道后露出一个跟精湛技术不符地憨厚笑容,回头拎了一箱啤酒,就两个字,“喝酒!” 有点忍俊不禁的叶无道二话不说跟着这个人到中年略微发福的男人来到一块空旷场地,两人在一辆废旧车辆的车顶把酒言欢,啤酒瓶一碰,一罐啤酒就是直接灌到肚子,没有半点含糊。 那只在两人头顶盘旋的海东青也一个漂亮的俯冲降落在车顶,停在叶无道身旁,林叔啧啧称奇。想要去摸一下这只堪称神品的珍稀猛禽,结果差点被海东景的利嘴啄伤。尴尬的林叔痛饮一罐啤酒,笑骂道:“这畜牲,有灵气!” 叶无道抚摸着海东青的羽毛,确实有点得意,这种神禽可不是常人能够驯服。 “你小子来香港又想兴风作浪?”林叔斜眼瞥着叶无道轻笑道。 “上次是单枪匹马,这次不一样了。这次准备玩大地,芝麻绿豆的虾米角色我还真懒得碰。”叶无道不置可否。故作神秘,转身将易拉罐抛向远处。 “强龙,地头蛇,都说不是不是猛龙不过江,希望你能够旗开得胜吧。”林叔一手握着啤酒罐,另一只手已经开始掏烟,一手烟吞云吐雾一手酒畅快痛饮,还真不是一般地享受。 “托你金口。” 叶无道无所谓的点头道,干脆仰躺在车顶。说他对这个男人身份不好奇绝对是自欺欺人,“你怎么不出来混,你要是愿意出来。偌大的香港总有你的地盘。” “如今这个社会,做婊子愿意不立牌坊的人太少了,没劲。” 林叔平淡道,有种经历过大风大浪后的平静,转头对叶无道灿烂而憨厚笑道:“要都是像你这样的人混江湖,我说不定会重出江山,也来个狗屁地东山再起。” “如今这个狗娘娘养的社会,我都懒得强奸!医生见死不救,草菅人命,越来越像杀手,而我们做杀手的倒是出手麻利,不留后患,越来越像医生。明星给钱就上,越来越像妓女;妓女明码标价,越来越像明星。警察横行霸道欺软怕硬,越来越像地痞,地痞各霸一方敢做敢当,越来越像警察。至于我啊,哼,还真需要由衷感谢这种生活,要不然我也不能够这样如鱼得水。”叶无道嘴角微微翘起,满是嘲讽。 “年轻人就是好啊,还有力气愤世嫉俗,呵呵,我这种老头就不行了,懒得理会,拯救或者改变世界这类伟大崇高的事情,也就是不懂事的年纪的意淫而已。”林叔眯起眼睛吸烟,一根脚指头已经耐不住骚动从破旧的旅游鞋冒出头,加上身上那件从地摊上花了二十多块钱捡来的衬衫,他比一般贫民还要青民。 “林老大你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怎么说得自己跟老爷爷似地,日”叶无道哈哈笑道,丢给林叔一根香烟,“这烟可是直接从成都军区拿来的,本来要经过几个环节送到中南海,你抽抽看,不错的话我下次带给你几条。” “别,无事献殷勤,我可不敢收。”林叔随手接过那根抛过来地烟笑容真诚道。 “放心,没别的意思,就当作感谢你帮我两次修车吧。”叶无道也学着林叔便抽烟便喝啤酒,意态闲适。 “年轻人少抽烟,不要跟自己过不去啊。”林叔劝告道,自己却忍不住咳嗽起来。 “喝酒伤肝,抽烟伤肺,不喝酒不抽烟伤心,你说我该怎么选择?”叶无道玩笑道,看到对方善意的笑意,也有一种遇到知己的温暖,语气有着面对别人截然不同的轻缓,“其实抽烟就如同把手插在牛仔裤里一样,并不是为了装酷。那时因为觉得冷,手冷的时候我会把手插在裤兜里。心里冷的时候就抽根烟,一根不够,那就一包。林老大,你就是如此吧?” “算是吧。”林叔似乎回忆起往日岁月,平凡中饱含沧桑痕迹的脸庞流露出一种浓郁如墨化不开的凝重。 “林老大,香港拿不拿得下,该怎么拿?”叶无道望着天空,扔掉易拉罐后,另一只手手指轻弹,烟头准确地弹中啤酒罐。 “迅雷不及掩耳。” 林叔打哈欠道,貌似漫不经心的样子,“香港的黑社会和大陆不一样,在这么个弹丸之地想要占据一席之地,都是对商业甚至政治渗透性很强的组织,不比大陆相对疏松和涣散的黑社会性质团体,呵呵,当然,你的太子党例外。牵一发而动全身,除非你有雄厚的政治背景和雷霆手段,杀一儆百,迅速踏青香港黑道,只不过我说的这些都是些屁话废话,事情一旦做起来就会有太多的变数,天有不测风云,谁敢说自己有十足把握。” “这话实在。”叶无道对这个家伙识破自己身份丝毫不感到意外,人不可貌相,说的就是这个林老大。 “这次回到大陆,我就要北上,林老大,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记得给我烧纸,最好还有上等的女儿红!”叶无道突然跳下车顶放纵笑道,不理会诧异的林叔,开着那辆炫目的蓝色魅影就要离开,“林老大,男人啊,一辈子我就要喝最烈的酒,抽最好的烟,玩最骚的女人,也就足了!林老大,你可别告诉我你还是处男,那样的话我鄙视你……” “这个小兔崽子!” 林叔砸过去一罐啤酒,望着叶无道渐渐远去,嘴角笑意灿烂。 舒舒服服抽着那根叶无道给他的特制香烟,盘膝坐在车顶上的他眯起眼睛陷入沉思。 许久,他警觉的抬起头,凝视着渐渐走进的一个人,竟然是葡京赌场的九指!林叔叹息道:“你这个酒鬼怎么还记得我?” “林大烟鬼,看你似乎混得不错啊。啤酒,啤酒,快扔过来,别浪费了。”九指倚老卖老的嘿嘿笑道。 林叔没有好脸色的丢给九指这个酒糟鼻老头两瓶啤酒,不再理他。“这么多年了,大家都不容易。”九指醉醺醺的爬上车顶,其间跌落到地不止两三次。好不容易坐在林叔身旁,重重叹了口气。 “你觉得小少爷怎么样?”九指灌了一口酒,猛摇头,显然对这种对他来说没有酒精的啤酒没有半点好感。 “比主人当年要能忍,修养城府确实不输于你们这些老不死的家伙,不是好事,也是好事。”林叔思考片刻后缓缓道,想到那个家伙,他的嘴角总会不经意间翘起。 “希望小少爷能够来个雷霆万击的南下,然后来一个摧枯拉朽的北上,这样就痛快了,嘎嘎!”九指笑声怪异,继而带着崇敬,还有略微的得意道:“烟鬼,告诉你个消息。” “有屁快放,少跟我废话!” “嘎嘎,主人前段时间对教廷下手了,轻轻松松解决了两个不知死活的神圣武士,虽然那个啥子玩意的黄金大祭祀运气好,当时不在场侥幸逃过一劫,但是主人到底还是出手了,多少年了,烟鬼,你说说看,主人这把当年杀进杀出梵蒂冈教廷和黄金城如入无人之境的剑,多少年没有出鞘了?!” 说到后来九指这个面对奥古斯海都丝毫不让的老人也都眼睛湿润起来。 “剑,不杀人,总是会钝吧,主人,就是天下杀气最重的剑。”貌似憨厚的林叔猛然摆正身体,气势磅礴,哪里还有半点老实巴交的模样。 九指用袖子擦了擦嘴角,醉态顿失,意气风发道:“说实话,我们这些被安排了将近二十年的棋子也该动一下了。要不然,外人就真的以为我们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