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灯花百结之后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九十二章 灯花百结之后

呼----!深蓝色的机车一闪而过,路面上的水被一分为二。雨浙浙沥沥下不停,但雨势已经小了不少。路上行人并不多,偶尔几个,也是相拥着躲在雨淋不到的地方避雨。此刻的叶无道,头上的头盔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被雨打湿的漆黑长头,肆意飞扬在暗夜中。 香港的夜色迷人,雨夜的景色更有一番滋味,灯火辉煌中弥漫着一股恢宏的醉人柔情,似乎这番清雨也抹去了这座钢铁森林的尖锐棱角。 也许是经过一场激烈的对抗,叶无道肚子感到了一点饥饿。下意识地,他将这辆堪称蓝鲸的完美机车驶向了九龙最繁华的一条小吃街。 就算是繁华如纽约,也缺少不了肮脏的贫民窟,穷人与乞丐一样在愈加繁华的都市就愈加显得**裸,和不可饶恕。尽管香港九龙的小吃街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也总会有冷冷清清的偏僻角落。 “砰!”一声玻璃碎裂声,一张凳子从玻璃窗上丢到了街道上。 “打!给我狠狠打!也不打听打听!这条街是谁罩着的,还敢要钱?呸!老子吃饭,从来不掏钱!”一家叉烧店里,几个打扮时尚流里流气的青年小流氓正在对一个店员拳打脚踢,余下的一个则调戏着店老板的清秀女儿,女孩脸蛋标致,虽然不是美女,却也有三分动人。畏缩在墙角的店老板对此熟视无睹只想尽快息事宁人,倒是老板娘不停咒骂那个小流氓,结果被那个恼火地家伙狠狠甩了一个耳光,“本少爷不打算嫩牛吃老草!” “我要报警!”突然。门打开。那个挨打的店员不知道是不是狗急跳墙一个横冲直撞的跑了出去,逃进雨幕中。 “哎呦,有种,还敢跑!?给我抓回来打断他的狗腿!”那个淫笑着调戏小女孩地罗莉控发号施令道,店里几个人纷纷追出来,奉命追杀,气势惊人,俨然一派劫富济贫的江湖好汉风范。 路上行人见了纷纷躲避不及,对此是见怪不怪。其实真正香港的黑社会诸如三合会、新义安的成员根本就不屑干这种赊账赖皮偷鸡摸狗的事情,开句玩笑。人家仅仅向李氏家族收取保护费就足以媲美大陆许多资深传统黑帮的收入了。 跑出没多员,那店员就被三个人劈头盖脸按倒在地。一个肩膀上刺着一头恶狼的人骑在那店员身上,举拳正要打,路上一辆深蓝色的机车飞快驶过,脏水溅了他一头一脸。 一楞神,那身底下的店员推翻那人,爬起来又跑。 “妈的!敢推我,老子看你是不想活了!”从小就是看<<古惑仔>>长大地狼头刺素一摸后腰。拔出一把匕首,第一个追了过去,气势更加如虹,在外人看来完全是身手矫健的隐藏高手,至少比那群抓歹徒地警察身手都要迅捷无数倍。 深蓝色的机车刚刚停,人还没从上面下来,那个店员就跑到了叶无道身后。 “救命,求求你救救我。”这叉烧店的店员并不认识叶无道,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跑到叶无道的身前喊救命。也许他觉得眼前这个眼神冰冷神情高傲的男人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话未落,身后三个小混混已经带着满嘴的脏话杀到。 “冬子,不要多管闲事!” 叶无道本来就没有打算理会。死个人再正常不过,谁死谁活,全凭自己本事。他不是诺亚,没有义务拯救所有生物,更不没有见义勇为地冲动,耸了耸肩,叶无道谁也不理,径直从四人中间穿了出去。 那个店员见那浪头刺青手里还拿着匕首,脸色更白,掉头向相反方向跑。 叶无道手抄在裤兜里,沿着商家店铺的探出的雨檐悠悠向前。街道上的路灯昏黄凌乱,透着冷清,要是只有在这种时刻才明白生活的残酷,那活着确实也没有意义,上帝从不会宽恕不会拯救自己的羔祟。 “救命,救命啊!”那店员很快从他身后跑来,又从他身边冲了过去。 三个混混举着稀奇古怪的匕首,也从他身边跑过去。 身处事端漩涡中心的叶无道就像是纯粹的局外人,闲庭信步,鼻端忽然闻见一股浓浓地肉香气,叶无道闻之食欲一振,似乎很久没有享受这比较下里巴人的食物了,侧头看看,也不知道是家什么小吃店。正打算进门,却听见不远处一个女人极为轻柔的喊了一声,虽然嗓音不大,但却偏偏令人无法释怀。 叶无道回过头去,透过浓密地雨丝,只见路对面一个简易的小吃摊上,一个纤弱的身影正在躲避那群正殴打店员如火如荼的小混混,她附近的桌椅都因为殃及池鱼而散乱倒下。莫名的,叶无道被这道背影蕴含的气质吸引,虽然很淡,却就是萦绕心扉难以释怀,就像是一个巧妙的平衡点,不会惊艳,更不会惊为天人,但是也不会一眼就被遗忘。 一群人渣! 那鼻青脸肿的店员慌不择路逃到小吃摊旁,再次被三个小混混前后堵住。逃无可逃,只好重新后退到简易的小吃摊里附近,最后干脆躲在那个女孩身后,这样一来,女孩很有可能在城门失火之下成为池鱼。 望一眼那纤弱的背影,还有那名店员的狼狈,叶无道收回了迈向店铺里的脚,转向路对面的那个小吃摊走去。 “你跑,跑啊!”小吃摊里,浪头刺青左右开弓,一顿巴掌。将那店员打得耳鼻口角都是鲜血。“怎么不跑了?” “狼头,跟这不长眼的混蛋废什么话,废了他!” “不要,不要啊!” 凛凛刀锋冷冷贴在店员那因为恐惧而扭曲变形地脸上。狼头刺青一脸狞笑,伸出舌头来,舔了舔那店员脖子。而不出叶无道所料,周围两个混混开始把主意打到那个温婉背影的女孩身上,所幸那女孩似乎并没有太多惊慌。 “老子以前就杀过人,你信不信?”狼头刺青脸色狰狞道,似乎想到了昨晚撞见自己马子被老大们**的场景,神色悲愤,还有点悔恨,毕竟。当时他漠视了自己马子求救的眼神,选择了退缩。 “大。大哥,放过我吧……” “放过你妈,放过你,谁来放过老子!”刀蓦然举起,正待扎下,却无论如何也动弹不得。 狼头猛回头,只见身后一双眼冷冷地注视着自己。那冰冷地目光,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那本来就充满邪气的唇线,忽然就以一个上翘的角度,展现了一个最冷的邪笑。叶无道手上微微用力,那狼头就是一阵杀猪式的哎哟,刀也掉了,说实话今天的叶无道对踩这种角色已经没有丝毫**,如果不是不愿意看到这道背影,他懒得插手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 “狼头。我们,我们先走了。”两个混混一见情形不妙,拔脚先溜。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大爷我们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是不是? “狠得多叫几个人来。”叶无道脸上阴森的笑容忽然就变得柔和,因为那个女孩很安静转身,青凡的嘴角青凡的鼻子青凡地黛眉构成了青凡的脸庞,但叶无道似乎觉得这个女孩缺少了什么,也许是因为她紧闭着眼睛地缘故吧。松开手,看着狼头刺青连滚带爬的狼狈模样,不得不感叹香港底层古惑仔的质量,“好好,你,你等着,你等着……”两个小混混跑到简易棚外,就又有了胆子,不过一看叶无道把视线转移到自己身上,马上一溜烟的闪人,倒是狼头刺青缓慢的撤退。叶无道微微一笑,朝那个两腿不停颤抖的店员道:“把刀捡起来。” 一只手颤抖着伸向地上的刀,捡了起来。刀拿在店员地手里,店员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呼吸一声粗似一声,一声紧似一声。 “现在,刀在你手里,你如果还是个男人的话,就追上去。我告诉你,很多时候,你不要命了,也就保住命了。” 店员根本不敢去看身后的叶无道,这个浑身散发着邪恶魔力的男人,那根本就是他无法反抗的人,他听到叶无道的这番话后,被压抑的性子似乎也有了种发泄的途径,眼睛通红的盯着渐渐感觉毛骨悚然地狼头刺青。 “追吧,你要还算是个男人。”叶无道看也不看那原本胆小懦弱、此刻却渐渐陷入疯狂的店员,径直去女孩身边的座位上坐下,准备坐下来好好欣赏接下来这场演出,“老板娘,有什么好吃地?” 老板娘是个矮矮胖胖的中年妇女,岁月过早在这类人额头烙下风霜的印记,也许是三十多岁的年纪,但看上去,至少四五十岁,徐娘半老,除非天生丽质,否则那都是贵妇用钱堆出来的效果,与贫民无缘。 殷勤招呼着叶无道,老板娘把她认为最好的手艺拿出来,招待这个来头似乎不小的陌生客人,再没有见过世面她也能看出那辆车的价值不菲,看人,完全可以看车看房看穿着,看出身价,这点谁都明白。 身后那店员呼吸突然止住,扯开嗓子喊了一声,举起匕首就冲出了简易棚,手臂疯狂飞舞。 兔子急了都会咬人,更何况人。 小吃摊里,就只剩下叶无道,老板娘,以及那个身材纤弱的女孩。 “这位先生,要不要杯啤酒?铁板烧配啤酒,口感最好。” “那就来一杯吧。”反正也饿了,闻着柜台里面的烧烤香味,叶无道也有了食欲。外面,狼王刺青的惨叫和咒骂声时不时传来,不要命的疯子,谁都会头痛。 “你不怕?”叶无道好奇望着坐在对面的这位神情平静的女孩。 “为什么要怕?”女孩仍然闭着眼睛反问道。 “感觉我们最珍惜的就是生命吧,没有这个,爱情,事业,亲情,友情,一切都是毫无根基的漂泊,你不怕?” “我想活着有很多事情都比死要可怕,说人类最大的勇气是死的人,多半没有经历过坎坷。”女孩恬淡道。 叶无道享受着特意要求加辣的铁板鱿鱼,喝着廉价的啤酒,面对这个有趣的女孩,胃口大增。眼神玩味道:“你这种话,同样是需要经历过坎坷才有资格发言的,要不然,就是无病呻吟,恰恰,我最反感的就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人活着那么累,管别人想法做什么?你就算现在心怀歹意恨不得杀我,我也不会怎么样,这大千世界的一饮一啄,都是莫非天定,我只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就是圆满。”女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闭着眼睛,但是颜容不染俗世尘埃,叶无道渐渐瞧出了味道,如果说慕容雪痕她们是那种一眼望见就惦记一生的女人,这个女孩,也许是相望一生才会刹那芬芳的女人,当然,在叶无道眼中,现在对面这个女孩仍然只是个比一般女生成熟的人而已。 “菩萨为何要成佛?既然已经放下心中身上的所有执着,为何到头来还是执着于此?”叶无道莫名其妙的问出了这个当年问过老爸的问题。 “是你执着了。”女孩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神情永远都是花开花落云淡风清。 “跟我那个老爹一般狡猾。” 叶无道哈哈笑道,这个答案让他有点意外,兴趣盎然的继续问道:“渡一人和渡千万人,你选择哪一个?” “佛祖不渡不可渡之人,所以我不渡。”女孩调皮的弯起嘴角一个弧度,流露出难得的情感波动。被这个问题苦苦困扰许多年的叶无道茅舍顿开,确实,不选择往往是最好的选择。 “谢谢你。”叶无道由衷感谢道。 “说不定是我需要说谢谢,这个世界上,许多事情都很难说。”女孩轻轻拿起桌上的一杯白开水,浅浅喝了一口。 “确实,是与非之间,也就差那么几分。比如大便,道德与不道德,就只因为是在厕所里,还是外面,是当着众人,还是私下自己进行。你说呢?” 叶无道掏出钱微笑着离开地摊,留下那个因为这番话而哭笑不得的女孩。 面朝渐渐消失在黑幕中的车影,女孩悄然睁开眼睛,霎时间,原本平淡无奇的脸庞都被这双清亮而深邃的眸子“画龙点睛”般感染,这一刻,她容颜倾国。 托着腮帮,女孩喃喃道:“若说无缘,三千大千世界,十万菩提众生怎么当单单与你相见?若说有缘,这灯花百结之后只有灰烬,没有复燃.三尺深雪一夜月光至此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