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地下飙车族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九十章 地下飙车族

电视上,正在放着被飚车一族当作<圣经>的<<头文字d>>,两辆车前后死死咬住,一个弯道,两个弯道,轮胎抓地声,档位切换声,凌厉的眼神,轻蔑的笑容,当两辆车俩到最后一个弯道,后面的车强行自内圈超出,成功超越,第一个冲过终点。 只是电视前,并无人看。 只有几块脏兮兮的油布搭在椅子靠背上,椅子旁边的桌子上,堆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扳手、工具等铁器。 桌子再向里,一个稍大的空间,紫幽的电火花,从一架机车身后了出。 这架机车,车体深蓝,流畅华丽的外表,即便是静静立在那里,也使人有一种引擎轰鸣的错觉。完美的流水线造型,令人惊叹,哪怕一个对车没有丝毫了解人也会面对倾城美人一样产生惊艳,纤尘不染,堪称极品。 “嘀嘀嘀……”桌子上的话机响起。 低头在车后改车的人,对电话置之不理。他现在正在给机车改装最中重要的一步,全神贯注的他根本就没有听到来电,这种痴情就像是面对热恋中的情人。 这个时候谁要在他背后捅刀子,一定可以毫无凝滞的得逞。 等他做完手里的活,摘下面罩,这才听到那电话在响个不停。 “你好,这里是九龙湾修理车行。”修理工是一个年岁在四十左右的中年人,握着话筒地手。黝黑粗壮有力,相貌属于那种丢到人群中就认不出来的那种。 对方在电话里简单地问询了几句,那中年人随即给与答复:“不行,我手边有活……对。急。明晚就要上路试车,对,车主我不认识,应该是很有钱的主,做生意就是这样,顾客是我的上帝,答应地事情就算是要我的老命也没办法…… 嗯,你的事情我尽力吧。“ 扣上电话,点上一根烟,这身体魁梧的汉子立在昏暗的灯光下。默默抽了一口烟。吐了个烟圈,汉子脑子里悠悠想着这车具体应该还改点什么。加点什么进去,凝神伫立的他专注如雕塑。 门忽然响了一声,一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青年走了进来。 “林叔!” “恩,你的车好了,外面停着呢。记得不要太疯狂,飚车也得有命才能飚。” “我知道,我只是进来告诉你林叔一声。”杂毛围绕着那辆车啧啧叹道:“哟!这谁的车?这么拽?比我那yamaha-yzf-r1还拽!”杂毛玩车无数。却看不出这车什么来头,只觉得浑身透着那么一股野劲,两个字,彪悍! 如果非要加个形容词,那就是恐怖的彪悍! “只准看,不准动,动掉一片漆,你赔得起么?你就是把你地鸟蛋掏出来我都饶不了你!” “是是是,林叔。那我走了。钱,等今晚我赢了那小妞,就把钱送到。”杂毛一副轻浮相。屁股也没二两沉,嬉皮笑脸,标准的地痞混混模样。 林叔知道杂毛什么德行,人虽然轻浮,但飙车技术倒有那么几下子。摆摆手,示意杂毛赶紧走,别打扰他地思路,钱,对他来说无关紧要,车才是他的命根子。 杂毛临走也不忘看那车几眼,这辆车绝对是他见过最棒的家伙,但林叔的脾气他是知道的,整个一个八缸1000cc的引擎,惹不起啊。林叔改车技术,全香港数一数二,多少地下飙车族都冲着他的名头来改车,而凡是经过他手改地车,没一个行家不说好的。 这样一个人,在飙车界自然是跺一跺脚,整个九龙,半个香港都要晃三晃。 他还是沾着老主顾的光,才有幸能够得到林叔的特别照顾,这也是他对别人吹嘘的重要资本。 钥匙在桌子上,杂毛很乖巧地就拿过了钥匙出了门去。 门外yamaha-yzf-r1驾座上,早有一个大雄女人坐在上面等,见杂毛出来,嗲声嗲气说:“德哥,你怎么去那么久啊~人家都等不及了,外面风这么打,都不知道疼惜人家~” “少跟我来这套,给我坐后面去,我要是不疼你晚上就不会是大战一个钟头而是阳痿早泄。”咒骂着的杂毛跨上yamaha-yzf-r1,插上车钥匙那一刹那,就觉得自己是插在一个高贵无比的穴里,心里感叹一句,林叔的手艺就是没的说啊,这还没骑,就觉得不一样了,这个林叔虽然平时不显山露水的,说不定就是飚车的高手。 对于真正的车痴来说,开车比玩女人还要刺激。 要说杂毛司马建德,形象上是有点流里流气,但跨上车,那气质就完全变了。 首先眼神沉了下去,再是嘴,绷了起来,身体地肌肉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 “德哥,你的头盔。” “帮老子戴上,你的也别忘了戴。”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司马建德才会显得一本正经,这是对车的尊重,一个不懂得尊重车的人,是玩不了飚车的。 “我不戴,我喜欢头发飞舞在风里的感觉,这样多酷!”要不是觉得这个男人飚车足够拉风,她才懒得每晚伺候他那芝麻绿豆大小的命根子。 切,你不戴,你不戴算了,到时候你别跟老子哭!司马建德心中冷笑,女人就他妈头发长,见识短。林叔改装的车,你以为是什么?! 点火,发动,空档,轰油。 yamaha-yzf-r1发出隆隆的刺耳声!九龙地界上,车水马龙。车道上正是车流最旺的时刻! 爽! 直接挑二档,瞬间变三档,离合松开的刹那,又挑到了四档。那yamaha-yzf-r1就像一道蓝色的旋风,崇尚灯火斑斓的车道。 “啊----”后座上,那大胸女人一声尖叫,整个人都贴到司马建德的后背上,那对巨大的丰胸死死顶着男人的脊椎,耳边发丝对巨大的丰胸死死顶着男人的脊椎,耳边发丝惊魂,早忘了那种长发飞舞在风中的感觉。身边一辆一辆原本疾驶的车辆,此刻都飞快地向后退去,在这条马路上,司马建德就是主宰者。 “喜欢吗?喜欢你德哥还可以再快50!” “不要了。不要了!”大胸女人虽然听不清楚钢哥说什么,但耳边的风声。 以及身体的连续左右晃动,告诉了她,接下来的事,就是近乎玩命的加速! 这哪还是车!快到离谱!大胸女人都有点后悔了。这难道就是那个糟老头改的车?这yamaha-yzf-r1a她从前是坐过地,快,的确是快,但从没这么快过阿! 只是经过一个白天改装。就变得这么快? 但她哪里知道,这车还只是那个糟老头略加改动,今天一天都在改装的,是那辆深蓝色的神秘机车。 渐渐地,大胸女人有点适应了这种让心脏跳出胸腔的速度感,凑到司马建德耳边,大声道:“德哥,现在我们去哪里?” 司马建德正沉浸在极速的快感里,加上耳边呼啸的风声。根本就听不见那女人在唠叨什么。在他眼里,只有一件事,超车。再超车!什么奔驰、宝马、法拉利、劳斯莱斯、标致、三菱、本田……统统都要在老子身后吃屁! 接下来只要解决了那个猖狂的婊子,自己就有钱去报名参加香港一年一度的地下皇家赛车锦标赛! 听说到时候有好几个神秘角色参加比赛,说不定其中就有自己地偶像。 滚滚的车流里,蓝色旋风载着司马建德和他的马子,飞速疾驰,沿着维多利亚湾,一直来到西贡白沙湾。 减速,空档,滑行,油门不减。只需要排气喉发出刺耳的尖鸣声,就足以告诉附近的人,小子们,司马贱人来了! 白沙湾一块空地上,正聚集着三四十台样式各异的改装机车。一个个宽大舒适仿佛航空母舰一样的哈林,横在场地的最外围。 耳环、墨镜,以及各种夸张的饰物,构成了这群骑手地最大特点。不用多看,也知道,这是一个飙车族的聚集地。 场地四周燃放着几个汽油桶,熊熊火光,更给这喧杂熙攘,人声鼎沸的场地增添了一份狂野放浪地气氛。 “贱人德哥,贱人德哥来了!”把司马建德称为“贱人”并没有反感的意思,相反还是一种昵称。 “老大,哈哈,我们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一个油腔滑调的小弟踩着一块滑板就凑了上来。 “去你妈的,一边玩去。你老大还会被个女人给吓住?!”司马建德在熟悉了这辆车后逐渐有了底气。 “嘿嘿,嫂子今天可是容光焕发啊!” 大胸女人一听,来了浪劲,扔过去一个卫生眼,腻声说:“就你这个烂仔嘴甜。说说,嫂子哪里美了?” “唔,这个嘛,看你披头散发,脸白如纸,一看就是打地狱里刚刚逃出来的……” “我呸!你这个烂仔,老娘割下你烂舌头!”女人摇晃着胸前波涛,眼神放荡。 “好了,不要闹了。辉仔,那个婊子来了没有?”司马建德没心思见两人打情骂俏,把头盔取下来,交给身后马子。 “还没见她来。也许那婊子知道德哥找林叔改车去了,不敢来应战了呢!再说了,她来指不定就要被我们好好‘款待款待’呢,德哥,你要知道我们可没有你这样‘性福’,都饥渴着呢。” “嘿嘿,就你他妈的嘴甜!滚,把你碍眼的板子扔一边去,跟毛没有长齐的幼崽子一样没有出息。” “是,老大的话就是辉仔的圣旨!” “辉仔,你别听他的,他那是不会玩滑板,妒忌你哪!”女人抛了个媚眼,臀部微微翘起。 “是!老大马子的话,就是辉仔的懿旨,辉仔听嫂子的。” “滚滚滚!**的滚蛋,敢在老子面前打情骂俏!”司马建德真是懒得理那辉仔,那只猴子只要你敢给他点颜色,他就敢开染坊,一脚踹开这个家伙。 这时候,不断有人靠过来。一个骑着bonhonda-cbr-600rr的凑了上来,低头打量着司马建德的yamaha-yzf-r1a,嘴里发出一阵阵啧啧声:“哟哟哟!这也叫车啊!” 又一个上来搭话,做和事佬:“大眼仔的意思是说,德哥你这车经林叔那么一改装,如虎添翼,都成火箭了!” “恩,这话说得我乐听。瞅瞅,传说中改车之神摸过的车,什么体型!”司马建德说着话,也是情不自禁拿手去抚摸自己屁股下的爱车,yamaha-yzf-r1也就1000cc,经林叔一改,少说也他妈加大200cc.瞅瞅这排气喉,本来两个,现在都四个了! 那个叫大眼仔本来一肚子火气,这时候再瞅瞅司马建德屁股底下坐着的yamaha-yzf-r1心里也涌上一阵灯下看美人的冲动。 “德哥,什么时候也帮咱兄弟改改?” “行,没问题,谁叫咱们是兄弟!这事包老大的身上了。” 得意忘形的司马建德忍不住夸下海口,他懒得理会看马子偷偷抛媚眼的淫荡样子,踌躇满志地想着自己的心事。 一些耐不住寂寞的人,骑着自己的爱车,在场地四周徘徊往返,操练着各种花哨的动作。嚣张的刺激声,很快就把他带回了不久前的一个午夜。 那是一个幽灵在游荡的午夜。 在司马建德眼中,似乎又回到了那一晚。 司马建德的思绪不禁飘向昨晚那令人错愕的一幕…… 一道火光,似乎将空间凝滞。 一辆暗红的机车风驰电掣而过,那张扬至极的车体,与娴熟的驾车技巧,让司马建德这个九龙最大的飙车族老大感到惊讶,真正的飚车,是这样在闹市中如入无人之境。 “那谁啊?敢在德哥面前飚车。” “好象是个妞!” “拽!真拽!” “老大!泡她!爆她菊花!” “德哥,你上不上,你不上小弟可上了啊!” 无敌书屋手下一帮不如深浅的小弟在望着暗红机车出神的司马建德耳边聒噪,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前提下无法宣泄,只能够用这种方式解决,一群十三四岁就花言巧语加上霸王硬上弓给人家无知小女生开苞,但是后来越来越不长进连强奸都是未遂的小地痦,司马建德不得不感慨。 无敌书屋“你们懂个屁股,你们想泡,你们只管去!”司马建德望着远远在白沙湾徘徊的车尾灯,快如幽灵,一闪一没,感到自己鼻子里呼出的气者是热的,热血沸腾,这种速度你们这群虾米就是豁出小命都追不上。 哪来的硬手货!她想干什么!司马建德在心里暗暗想,难道是有人不服气我这个九龙的飙车老大?这我不管,只要你是来砸场子的,老子就不能让你得逞,手下这群渣滓虽然败类,但终究是跟自己混了几年的小弟,抢我们的饭碗,就算你是个娘们,我也日死你! 引擎中油嘴喷出雾化然油,一团火焰爆发,强大地冲力,推动活塞,动力经过齿轮链条,瞬间传达车轮上。车轮扒地,旋转着卷起几缕青烟。yamaha--yxf-rl肩负着捍卫尊严的使命冲向了挑衅者。 “德哥!兄弟们看你的啦!偶们支持你野战!” “德哥,不要让那小妞失望啊,要大战八十回合。” “德哥,要保证十次**。没有**,以后我就不认你这个老大了,你不是总吹自己是一夜十次郎嘛!” “限制级场面,少儿不宜,你们这群毛都没齐的兔崽子。给我老老实实用右手安慰自己吧!” 司马建德咒骂道,随着飞驰而去,他也由那个一身流氓气的钢哥转变成一个职业的赛车手。 黑暗中地灯光飞快向两边散去,那个暗红的机车身影越来越清晰。 机车上,那个身材窃窕,轮廓勾魂的神秘赛车手,正在眩目冰冷地头盔下冷冷地望着他的到来。 ]多一句话也没有,那个神秘的女赛车手,见司马建德到来。就摆了一摆头,给了他一个暗示。 这是一个再明白不过的暗示,赛车! 司马建德驾驶着他地uamaha-yzf-r1停到了道路的另一边,与暗红机车正好并头,车轮与车轮的距离不多不少,正好外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他不禁为自己的这一个小小的细节而骄傲。 那暗红机车上地神秘女赛车手似乎并不意外,而且好象还哼了一声。仿佛这一切在她眼里都是小儿科。 对面,一辆高速行驶来的大卡车,探照灯般的光柱刺着眼睛就开过来。卡车车灯过去的瞬间,就是发车的瞬间!这一点两人都心有灵犀。 ^灯光一闪,司马建德瞳孔猛一收缩,空气压缩过的引擎轰鸣声传来。 来了! 他左脚脚尖微微触动到了档位拉杆上。左手离合器,右手油门,都控制到了最佳临界状态上,心不知道为什么也跳到了嗓子眼。“呜----!”大卡车夹杂着强劲的风力擦身而过的刹那,他弹开了离合器,脚尖一挑,档位瞬间由空档跳到了二档,左手油门一紧,yamaha-yzf-ri已经冲了出去。 就是司马建德冲出的瞬间,他眼角地余光发现他的对手,竟然一动也没动。笑了,小娘们,跟你爷爷我斗,还嫩点!可就是这个笑容,还没笑完,司马建德就发现了这里面暗藏的恐怖! 那个婊子养的妞是在故意让着我! 因为当他冲出一百米外的时候,他还能感觉到身后一双冰冷的眼,正默默注视着自己!根本就没有发车的意思! 司马建心中顿时毛了! 五档,六档,速度提升至极限。 这时,司马建德忽然想起,我要往哪里跑?哪里是终点?妈地,我是不是叫那小妞耍了! 然而这个问题还没有想这完,另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问题就悄然而来了! ~嚣张的引擎声,极速的空气摩擦声,一个赛车手敏锐的感觉告诉他,在他身后,他的对手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了上来! 哪里来的幽灵!该不会是碰上公路灵异事件了吧? 司马建德忽然就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个怪物不设置终点,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放他先跑出了一百米,然后才姗姗来迟地撵上,这是怎样一个嘲讽与自信!这一刻,司马建德就像被淘空了所有东西,本来就被自己毛到臭水沟的残余自尊,还有他往常只有在床上才有的男人骄傲,这一刻,都被彻底粉碎了。 还没等司马建德缓过神来,那幽灵般的女赛车手就驾驶着暗红色的机车从他的yamaha身边擦身而过。 “吱----”猛点了一个刹车,司马建德把座骑停到了公路中央,摘下头盔来大声道:“老子,老子输了!你划下条道不吧!”他虽然无耻,但还没有无耻到不肯服输。 暗红机车冲出他身边的后一秒。一个有如神助的完美走线,划了一个半圆弧形,慢慢向他驶近。 头盔上的面罩慢慢启了上来,一张冷艳绝伦地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是一张十七八岁的少女的脸,年轻,高贵,神秘,美艳,冷傲,甚至极度自恋,在司马建德眼里完全是一个女王级别的确良天人! 赫然就是在澳门与叶无道飚车的地狱尤挽歌! “你……你……”司马建德感觉自己地舌头都大了,脑子里,一片糨糊,这么一个技术高超的幽灵赛车手,竟会是一个漂亮的女孩,上帝呀,你是不是看我活得太寂寞,故意降下这么一个怪物来蹂躏俺? “收起你地眼。” 女人冰冷道。“我想要你香港地下锦标赛的参赛资格,你去把你的破车改装一下,明天这个时候这个地点我们正式比一场,你输了,就自动退出。” “那我赢了又怎么样?”司马建德恼怒道。这个小娘们,忒目中无人了。 “那是不可能的。”女人充满不屑道。 暗红地车身一晃,一道残影闪去,幽灵一般没入夜色,浑然一体。 就仿佛一道冰霜斩破空莘,随即愈合,不留一丝痕迹,然而在人心头,那道暗红的印记透过一个人的眼,牢牢印在了心上。 她是属于夜晚的。夜晚的精灵。 “德哥,德哥!来了,来了!”一阵急促地叫声,把司马建德从沉思里叫醒。 钢哥惊起,回头望去,只见远上的白沙湾,那棵棕榈树下,两点暗红的车灯,正忽明暗地闪烁。 这一瞬间,那两点暗红,看起来是那么惊心动魄,就仿佛是暗夜里的魔兽之眼。 硬起头皮,司马建德发动了yamaha-yzf-ri,这经九龙改车之神改装的机车,会不会在速度上更胜于对方的暗红机车呢?如果他没有猜错,对方的机车应该就是900cc,可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强劲的实力呢?难道说,就是驾驶赛车的人有超乎常人地车技?以技术弥补了车的性能不足?可是真有这么恐怖吗,要知道性能上的鲜明差距可不是一般技术能弥补的。 呼吸感觉到了冰的气息,就一个感觉,冷。 司马建德指尖都感觉到了那种浸人的凉度,这冷发自心地,让他无处遁形。 黑暗里,过路的车灯灯光一明一暗,一暗一明,钢哥只感觉到那个冰冷地面罩下,一双比冰还凉的眼,在无声注视着他,似乎在说:“你来了?” “我来了。”司马建德貌似自言自语地回答了一句,话一出口,才觉到,根本就没人问他,这一战,未战,他就输了。 暗红的机车缓缓游动,游向昨天的那个起跑线。 接下来,是一场毫无悬念的竞赛,司马建德输得体无完肤,毕竟,能够和叶无道飚车的地狱狗之挽歌,不是他这种级别角色所能抗衡的。 “大姐头,你也要参加这次锦标赛?”司马建德心服口服道,喊声大姐头,这是他对女人的最崇高的尊重。 当地狱犹挽歌搞掉头盔优雅吸烟的时候,最后这无美的一个弹指弹掉烟头,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周围的痞子流氓混混全部崩溃,这么个凶悍的漂亮女人!地狱狗挽歌环视这群香港最底层的渣滓,眼神没有半点波动,最后懒散道:“有个家伙要参加,而我要不得彻底找败他,就这么简单。” “浪费了林叔的技术!” 地狱狗之挽歌冷冷抛下一句,扬长而去。 她认识林叔?司马建德张大嘴巴,随即笑容灿烂,接下来的锦标赛真的有趣了。 不知道当年的偶像----暗魅影子会不会参加,如果参加,那就堪称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