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为伊,放弃江山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为伊,放弃江山

眯起眼睛瞧着蔡咏颜的神情,叶河图心中了然,就要切入正题了。 “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这次我儿子的事情,希望你见谅,不要放在心上。”蔡咏颜终于把话挑明,对叶河图,她没有半点信心耍手段使花样。 “我放不放在心上似乎无所谓吧?我的爱人放不放在心上,赵师道放不放在心上才是关键,我就是一个袖手旁观的看客而已,帮不上什么,也解决不了什么。”叶河图眉毛一挑,轻轻摇头道。 “杨凝冰气度堪比大家,不会斤斤计较,赵师道最多就是敲山震虎,适可而止就可,所以他们放不放在心上对我来说都不是关键。”蔡咏颜望着眼前这个愈加成熟和醉人的男人,眼神复杂,二十年前她为他倾倒,二十年后她仍然没有办法保持心如止水啊,他到底是一个能够捅翻天还逍遥自在的人物。 叶河图高深莫测的没有说话。 蔡咏颜越来越紧张,手指关节发白,镇定的神情也越来越淡。说句实话,杨凝冰或者赵师道要深究,她儿子顶多就是政治上有一段可有可无污点,但要是眼前这个男人不肯罢休,自己的儿子也许就彻底废了。 当年,被叶河图踩死或者踩伤的所谓太子党成员,他们家族至今没有一个能够恢复元气。 巧合?鬼才相信! “我儿子的事情我不会插手,懒得插手也不想插手。”叶河图终于肯表态。准确说,他是不屑插手。 “确实,他们这一辈人地事情是他们年轻人自己的事情。”蔡咏颜如释重负道,面对今天这个在南方负面报道满天飞的叶河图。她还是轻松不起来。 “他们年轻人的事?恐怕未必吧,你们燕家似乎可是对自己地后辈管的很紧,连婚姻恋爱都包办,都什么年代了,搞得跟封建社会一样。”叶河图冷笑道。 蔡咏颜脸色瞬间苍白,低声喃喃自语,却不敢反驳半句。 她的儿子便是燕东琉,而燕清舞,就是她的女儿。 其中的复杂内幕不足为外人道,但是简单从结果看来。就是叶河图所说的燕家干涉了燕清舞的私生活。 叶河图霍然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冷冷抛下一句:“这么多年了我脾气收敛了很多。可不代表我的儿子有什么好脾气,到时候出了事情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燕家。” 蔡咏颜静静坐在原位,回味着咖啡的余香,黯然神伤。 河图,我原本以为你这辈子永远都不会爱上一个女人,所以当时放手放得无所顾忌。 如果知道是这样,我当初就算会让你恨。也不要放手了。 这样,起码,你会记得我地模样。 咖啡,原来不是都会苦尽甘来的,到头也许是更苍凉地苦涩。 安静坐在大厅观看中央经济频道节目的杨凝冰斜眼瞥了下墙上的古典玫瑰挂钟,已经七点钟了,也就是说他出去将近有两个钟头,不知道为什么,习惯了这个男人的存在。一旦改变,就有点不自然了。 掏出一块佩戴了十多年的玉佩,这被身体温润了十多年的玉佩愈加温暖剔透。谁能想到这块鬼斧神工的玲珑玉佩,竟然是由一块废料雕琢而成,当初和叶河图结婚,愤怒之下她把叶家送给他们一个价值连城地玉璧砸碎,事后叶河图只是静静将所有碎裂玉块收拾干净,一年后,便有了这块琢成美人、梧桐、蕉叶与覆瓦垒石从而构成一幅江南山水画的玉佩。 原本,杨凝冰一直没有碰这块玉佩,直到那次他因为叶无道闯祸而大发雷霆,她才悄悄佩戴上这块“江南美人”。 那次,是叶河图第一次在杨凝冰面前失态,他不顾杨凝冰给了大声哭泣的叶无道一个耳光,语气深沉:“如果仅仅是我叶河图的儿子,可以是个纨绔败类,可以是个没有用的二世祖,被人欺负了就可以跟家族诉苦。但杨凝冰的儿子,被人欺负了,就给我依靠自己的本事连本带利讨回来,事后就算天塌下,有你老子我顶着!” 那天,她才明白,不管怎么样,他是真的爱他。 听到门铃响起,杨凝冰悄悄收敛起情绪,打开门,是一张充满歉意的温醇脸庞。 这张脸,从背后凝视了自己多少年了? “明天你没有事情吧?”杨凝冰问道,把视线不露痕迹地从叶河图身上转移开。 “嗯,没有事情。”这样问,叶河图就算有事请也会没有事情。 “那就这样。”杨凝冰转身走上二楼,留下一个不小的悬念。 莫名其妙的叶河图摸了摸工子,跟着上楼,只不过他去地是自己的书房,因为怕打扰杨凝冰所以特意整理出这间古色古香的书房,嶙峋奇石,尺寸间见天地胸襟;千年兵器,杀伐气势冰冷流溢;青瓷古瓶,默默承载岁月沧桑。 不过叶河图在这间琳琅满目的书房中,他最钟情的还是玉石,三十年前,他痴迷的是兵器, 二十年前,他沉醉的是书画。 如今,他潜心钻研玉石。 中国人历来是最讲究把玩石头的,米柿养块上水石每日“要观其能否破皮吐新”,王阳明爱端砚“夜夜与爱石共眠”,吴昌硕则有十二块田黄印章“画画皆有痕迹”。中国人与石之间讲求的是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内敛而不张扬。不像西方人爱钻石,看地是切割工艺,讲的是光学折射,感觉却是冰冷夺目。所以说能把中国人爱石的感觉展现到极致的。唯有玉。因为玉出于石而精于石,“性温婉而不易得”,质地细腻,初看就像能看出水来,但又坚硬得难以雕琢。 叶河图拿起一块蓝田玉放在手心慢慢把玩,杨凝冰不在地场合,他都是这般沉默着的,闭上眼睛静静坐在紫檀木雕龙椅子上。 “叔叔,你有很多心事。爷爷说,男人需要把很多东西带进坟墓。叔叔,这是为什么?”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在叶河图耳畔响起。赫连琉璃走进房间,乖巧的趴在书桌旁,她在紫枫别墅内基本上不和刘清儿说话,杨凝冰也太忙,所以相处最多的还是这个整天无所事事的叶家叔叔。 “因为一个成功的男人需要埋葬许多东西,比如爱情,比如荣耀。还有,比如生命自”叶河图睁开眼睛温柔的摸着赫连琉璃的脑袋,眼睛满是慈祥,看着小女孩茫然的眼神,不由得露出善意微笑,“琉理你还小,自然不懂,做男人最好不要做英雄,你爷爷如果变通一些。赫连家族就不是今天地境况了,琉理,答应叔叔。以后等你长大了,你就在无道的背后守护他,好不好?” “嗯,我们拉勾。”赫连琉璃伸出纤弱地小手,小脸满是认真执着,令人心痛。 “琉璃,就算上辈子你真的欠了我儿子,你这辈子也早就还清了。” 叶河图把赫连琉璃抱到怀里,心中有些不忍,这么听话的一个孩子竟然承载了那么沉重的家族罪孽和悲惨经历,他再淡漠看待人世也有些酸楚,孩子总归是无辜的,若是常人,叶河图还懒得理会,但偏偏是个也许在将来和儿子纠缠在一起的玲珑孩子,“琉璃,我也知道我那个儿子觉得欠了你,希望你能够有个平静的未来,那你呢,你自己觉得呢。” “我要做无道哥哥地眼睛。”捂住胸口的赫连琉理咬着嘴唇坚定道,胸口的那块叶无道在她出生不久后就送给她的暖玉,是她这么多年唯一的温暖,她虽然小,却极为懂事了。 “叔叔答应你,你爷爷和父母的仇我来帮你解决,现在我那个儿子要解决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根基不稳却偏偏四面树敌八方通杀,唉,真不知道是自信还是自负。”叶河图苦笑着摇头道。 “有很多敌人吗?”赫连琉璃眨巴着水晶眸子担忧道。 “不少,远忧有华夏经济联盟,其中孔家和南宫家族恐怕已经开始怂恿宋家对付无道了,龙帮虽然目前疲于应付日本黑道,但是这一轮过后也许就是对太子党的清洗,还有就是梵蒂冈的教廷和日本山口组以及欧洲地几大势力;近虑就是北方黑道联盟、北方太子党,李凌峰和何解语的商业联盟,这个兔崽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偏偏要学什么谋而后动,追求事情的稳妥和周全固然不错,可是他以为每个对手都会像柳云修这个变态那样等他一两年吗!” 叶河图不吐不快,而且也没有把赫连琉理当作孩子看待。 “那形势岂不是危如累卵?”赫连琉理紧紧拽着衣角忐忑问道,从小就听赫连神机讲述历史古籍地她谈吐和视野自然比一般大人还要强上半分。 “你无道哥哥的想法是韬光养晦个一两年,等到太子党和神话集团壮大到一定程度后再来了厚积薄发一鸣惊人,也许他是倦怠了三年剑走偏锋的生活吧,也不能怪他,如今的他需要顾及太多,家族,女人,都是他的禁锢,不能随心所欲,不能肆无忌惮,确实难为他了。”叶河图叹气道,对这个儿子他总是很自豪的,虽然还有很多地方需要雕琢。 赫连琉璃似懂非懂的依偎在叶河图怀里,默默思考,也不知道那小脑袋里想些什么。 “不过李凌峰这颗棋子,他是时候拔掉了。” 叶河图自言自语道,处理完毕南方事务,这个儿子就要北上了,燕家、北方黑道联盟、京城太子党,都要做个了解了。 “叔叔,中国这盘棋无道哥哥会赢吗?”赫连琉璃弱弱问道。 “变数太多,谁也不敢妄称自己稳操胜券,呵呵,这个兔崽子再不济也是还有三四分胜算把握的,至少我不看好白家那个素年和柳云修这位所谓的帝师。”叶河图开怀笑道,胸中垒块用酒是浇不去的,和这个小家伙聊天倒是一件不错的快事,她似懂非懂的朦胧,也许就是棋局的玄妙所在呢。 “叔叔,我说了你不要生气。”赫连琉璃小心翼翼道。 “哦?尽管说,能让叔叔生气就算琉理厉害。”叶河图忍住笑意道。 “琉理觉得无道哥哥是故意把叔叔所谓‘近忧’的这些棋子留着作为掩饰,以来此麻痹那些‘远虑’,爷爷说过兵法有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一说法,这是无道哥哥的障眼法,所以我觉得无道哥哥不像叔叔你说得那样。”赫连琉理有板有眼缓缓道。 把美味留到最后,慢慢品尝,那么味道也就出来了。 这是叶河图在叶无道九岁的时候亲口说的一句话。 聪明一世的叶河图陷入震撼的沉思中去,细细咀嚼琉璃这番无心之语。 棋局尚且中盘,自己似乎就苛刻无道收官了。 第二天清晨,杨凝冰吃完早餐后破天荒地没有出门上班,而是若有若无的瞥了眼翻报纸做样子的叶河图,丢出饱含深意的一句话:“现在有没有空?” 大脑短路几秒钟后叶河图便小鸡啄米一样使劲点头,恨不得把头都甩下来,这幅难得欣赏到的憨厚表情让刘清儿目瞪口呆,加上今天杨阿姨的出奇表现,难道今天太阳没有升起来? “陪我去买菜,今天给清儿放个假。”杨凝冰起身道。 得令的叶河图虽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屁颠屁颠的跑出去开车,结果被杨凝冰一个不满的眼神斜瞥下马上把那辆银白色奥迪tt跑车重新停好,乖乖跟在这位老婆大人身后坐进那辆低调很多的奥迪a6。 当他听到杨凝冰打开那首他最喜爱的<<谁属英雄>>,嘴角翘起一个柔和满足的弧度,有些事情,不需要放在嘴上,而是放在心里,那才是真正的幸福,爱,千万不要轻松说出口。叶无道曾经嘲笑过他怎么听这么老旧的歌曲,叶河图的回答是你兔崽子听的那些西方古典音乐都是他妈的噪音。 开车的杨凝冰望了望闭上眼睛随着节拍手指慢慢敲打膝盖,这么多年,他还是对这首歌念念不忘呢。 天已暮,月如初 千里江山任我飞渡 歌声住,人环顾 邀月同住素山深处 英雄谁属,非我莫属 历经千辛万苦只为换你芳心如故 英雄谁属,非我莫属 热血尽化尘与土只为博你嫣然一睹 …… 只是,杨凝冰不清楚,叶河图就如歌词所写,为她,放弃了江山。 她今天不懂,叶河图会静静等待。 也许她这辈子都不会懂,那么叶河图就等到下辈子。 如果她永远不懂,没有关系,他就随她一生又一世的六道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