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京城贵妇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八十七章 京城贵妇

“我不是。” 面对叶无道突如其来的提问,女孩淡淡回应。 女孩的回答没有脱离叶无道的预期范围,但他还是没有从女孩的语气里听出任何一点有用的东西。难道是我猜错了?原本以为这个匪气十足杀机昂然的丫头是这几个老古董家族培养出来的绝对精英,甚至还猜测她和独孤家族有关。 叶无道周围的气氛逐渐凝滞。 影子冷锋。 这四个字,对于郁金香雇佣军来说,无疑是平地起惊雷! 伊莎贝瑞张大樱桃小嘴,身上的妖精气质更加浓郁,妖冶眸子死死凝望着身旁的男人。 狮子雷欧浑身爆发出恐怖的战机和杀意,他现在清楚为什么这个太子党的精神教父为什么今晚要陷郁金香于死地,影子,下手从来没有理由,如果硬说有,那就是不留下半点威胁在身边,哪怕是最细微忽略的威胁角色,就算追杀千里,影子也会铲除!现在的雷欧不管隐藏怎样的过去和手段,都必须从新估算接下来的计划了。 站在噩梦肩头上的侏儒兴奋得张牙舞爪,噩梦泰戈眼神惊讶,喜悦多过愤火,对于他这种生死毫无保障的雇佣兵来说,有个实力雄厚的雇主就等于多一份生存的保证,这个太子是影子冷锋,那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他们不是那种被人所谓王者气势一散就跪下臣服的小喽罗,他们需要衡量一切利弊得失。 生活。哪有电影和小说中描述地那么简单和苍白,尤其是佣兵生活。 一直把影子冷锋当作终极偶像和超越对象的豺狼表情最为精彩,呆滞和激动的神色交替浮现,拥有龙组的影子军团终究是一举杀入雇佣军前三甲地超级强悍组合。树的影人的名,冷锋,是用上千命鲜血淋漓的生命堆砌出黑暗君王的道路! “给你一个提示,你曾经追杀过我的暗杀对象。”女孩轻蔑道,脱掉外套的她一身紧身简洁服饰,手臂和脚上皮套各塞着一把匕首和手枪,干净利落。 哈,终于来了!狡猾奸诈是叶无道的必备素质,卑鄙无耻是叶无道的唯一信条。做为十足邪恶的混蛋,叶无道不可能听不出这句话地弦外之音。利用排除法,就算不能马上推测出她的具体身份。不需要多久就能够利用东方冷羽地庞大系统推算出这个女孩的大致背景。 “这样吧,我这里恰好有个邀请函,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女孩似乎貌不经心地说出了最为关键的一句话。 “当然有兴趣,不过,你才是我目前最大的兴趣。” 正式进入主题,摸了摸鼻子的叶无道当然拿出十二分诚意。当然,他真正拿出几分诚意。这只有撒旦和他知道。 拉链拉开,自怀中抽出一张白色信封。 不好!杀意! 这杀意说来就来,女孩一个貌似极其随便的动作,都能够发出这样凌厉的杀气,叶无道真是越来越对她产生了浓厚地兴趣,这种级别的杀手恐怕在杀手如云欧洲也能够排上号,难道今天的世道天才越来越泛滥了? 伊莎贝瑞眼睛一睁,杀气应念而起,身体进入攻击状态。 叶无道轻抚了依莎贝瑞的脸颊。微笑道:“我的小野猫,看样子,你的修行还不够啊。”言外之意是。你输给她了。 杀意好象是一种调戏,杀意透体而出,随即被女孩收了回去,就象方才有意无意露出来的那抹杀气一样。对叶无道,无疑就是一种调戏。 真是有趣,叶无道挑了挑眉,说:“你是打算我下车去你手上接过来,还是你下车为我送过来?” 不说话的女孩,根本看不出她的喜怒。 白色地信封在月夜下,闪着奇妙的白光。是一个诱惑,也是一个陷阱。极度的诱惑,微妙地陷阱,总之,是个不明情况的挑战。 那信封被女孩丢掷出后缓缓飘向叶无道,似乎要准确落在叶无道的手附近。 一阵风蓦然刮起! 暗红色的机车划出一道神秘的流线,从叶无道身前飞驰而过,那白色信封本就要落入他的手心,被风一卷,卷向凄迷月色的夜空去。 调戏!**裸的调戏! 叶无道心中大笑,手臂突然出现在信封必经的路线上,随意却精准的接过了那张邀请函。 不等那个女孩诧异,她就发现自己的脖子被一只手轻缓的抹过。 她清楚如果那只手是兵器,她已经死了。 站在杀手的角度来说,她不得不说那是无懈可击的一次必杀。 回眸,却是那个被自己狠狠摔出去的狼狈男子,此刻,那个家伙的笑容灿烂,纵越上机车偷袭自己成功后的他便一个后翻在机车尾部一个蜻蜓点水,最终安稳落地。 那是杀人之后畅快淋漓的笑意。 叶无道极为欣赏的点点头,这头豺狼也许在将来的成就是郁金香中最高的。 拿着那封邀请函,并没有急于打开的他望向澳门海岸的远方,亚特兰蒂斯家族,奥古斯海,涅斯古,澳门这盘棋真的复杂难测啊,今天几乎就要满盘皆输了。 傍晚时分,g省享誉中外的璀璨餐厅门外,这里的咖啡不敢说全国最顶尖,但绝对是中国南方最顶尖最奢侈的咖啡消费场所之一,叶河图将那辆刚刚花了一大笔钱买下的奥迪停在餐厅外,虽然用他的话说是做人也要偶尔低调下所以买了辆奥迪,但谁心里都觉得这辆白色奥迪tt跑车比宝马奔驰都要惊艳拉风。 “叶先生,里面请。”穿着燕尾服的英俊服务生对这位g省的“风采”人物自然不会陌生,赶紧上前招待, 叶河图今天出奇的没有了痞气和邪气,只是轻轻点头,跟着这个因为好奇而频频侧目的年轻服务生走进璀璨餐厅,餐厅金碧辉煌,迎面而来的便是一幅大型中世纪宗教油彩壁画,极尽奢华之能,恐怕只有飞凤集团下的诗洛华奇餐厅才能够媲美。 “叶先生,到了。”服务员带着叶河图来到一间僻静幽雅的咖啡室门口。 叶河图走进去后轻轻带上门,眼前坐着一位相貌并不十分出众的中年女人,不过自有一股雍容气质,见到叶河图进来后眼中闪过一抹激动神色,欲言又止,沉默半分钟整理了一下情绪才微笑着缓缓道:“我们有十多年没有见面了吧?” “不记得了。”叶河图坐在她对面,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 “你还是这个样子,能被你牵挂在心上也许只有一样东西了。”中年女人自嘲而落寞的挤出一丝笑意,凝视着眼前这个似乎与十多年前没有变化的脸庞,一股压抑许久的酸涩慢慢弥漫心扉,不是痛,再深刻的痛经过十多年岁月的治愈也会淡去,所以剩下的只是惋惜。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你不是那种放不下的女人,说吧,什么事情。”叶河图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这个暗示性极强的动作让对面的女人修养再好也是情不自禁流露出一种悲哀。 “如果我说请你喝咖啡,你不会来吧?”女人低头问道,纤细雪嫩的手指轻轻摩挲咖啡杯。 “我不会来。” 叶河图慵懒的躺在椅子上,耸耸肩道:“因为你也不会这么无聊。” 眼前这个叫蔡咏颜的女人把女人的韵味发挥到了极至:年轻时候并不十分漂亮,还是那种温醇纯澈的声音,比起那些招人怜宠莺莺燕燕的女孩,似乎没有一点优势。年纪大了也不见得变得多漂亮,可是仿佛时间在她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一切都静止不动。 声音还是那样从容,容貌也不会让人觉得她苍老或者衰败,当很多人成了明日黄花,她却成了一朵经典至极的牡丹花。 当这样的女人站在眼前,是会让懂得女人的男人叹服的。 叶河图对此也不得不赞叹这个女人的天生优雅,还可以看出家族修养确实重要,一个整天在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女人是没有办法这样雍容华贵的。当年蔡咏颜就是追求叶河图的庞大军团中一员,虽然最终败给了看上去似乎没有费吹灰之力的杨凝冰,但是无法否认她的出众,因为一个越来越动人的女人才是男人最欣赏的尤物。 况且,这个容颜平凡的女人,背景一点也不平凡。 慢慢喝着长在石榴树下的geisha咖啡,叶河图见蔡咏颜没有继续开口,索性也不搭理。 “以前你的脾气从来都没有这么好,看来杨凝冰手段果然如传闻那般不俗。”噗哧一笑的女人释怀道,若不能放下,她今天就不会来找他了。 “早就过了年少轻狂的年龄了,要是现在还见一个人不爽就狠狠往死里踩,那是把无知当个性。”叶河图伸了个懒腰微笑道,囫囵吞枣般解决了一杯价格不菲的稀有咖啡。这个女人在当年众多女性中是最不起眼也是最懂得把握分寸的,所以没有必要把她当作敌人看待。 眯起眼睛瞧着蔡咏颜的神情,叶河图心中了然,就要切入正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