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浪子回头金不换 - 极品公子

第四十五章 浪子回头金不换

叶无道虽然一向耻于只征服女人的身体而放弃了征服女人的灵魂,但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像夏诗筠这样的女人自己要是不强行征服占有身体,可能连一百年后都没有完全征服她的机会和可能。 夏诗筠看着叶无道浅笑着脱去自己的外套,拿起一个枕头就砸了过去,但是柔软的枕头又能对叶无道造成什么伤害,她本能的向后退缩,惊恐的望着犹如恶魔的叶无道。 她平时的高傲和冷静全部消失,现在的她就像是只待宰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 而且她还背负着家族的使命,因为家族正面临一次大的危机,没有叶家雄厚经济实力的和杨家的人脉作用,濒临破产的家族企业很有可能彻底倒闭,自己的那家公司根本无法力挽狂澜。 而能够获得对自己家族并没有多少好感的叶家,和更加陌生生疏的杨家的帮助的唯一途径就是成为叶无道的未婚妻! 也就是,成为那个令自己厌恶令自己痛苦的纨绔子弟的女人! 叶无道略微颤抖的将那完美的**呈现在自己面前,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配上白晰如凝脂般的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出一种圣洁的光辉! 叶无道知道自己是在亵渎一位本应该高高站在男人之上享受赞美的女神,但是这种感觉让他的占有**更加炽热,每一寸肌肤都是那么如同婴儿般柔嫩,看不到一丝的瑕疵,修长的身体曲成了一道美妙的弧线,一双清秀纤美的玉足交迭在一起,夏诗筠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冰雕雪砌一般。 “你不反抗吗?” 叶无道俯下身子与那颤抖的厉害的处女身体亲密接触,对于她的毫无动静感到迷惑,再怎么也应该象征性的抗拒一下吧! 夏诗筠睁开眼睛,充满绝望和狠绝,不说话,好像是想要把这个无耻占有自己的男人刻在脑海,好一辈子恨他。 叶无道轻轻的,温柔的用修长的手指将她脸上的泪水擦去,淡淡道:“这是你上辈子欠我的,这辈子注定要用一生的眼泪偿还!” …… “你不是处女?!” 叶无道几乎是愤怒的喊道,有如受伤的野兽,眼中的狰狞令人胆战心惊。 “怎么,处女对于你这种见了女人就占有的花花公子很重要吗?” 夏诗筠流着泪水神经质般笑道,竟然有一分绝艳的凄美,有伤痛,有讥笑,“也是,不是处女的话,我们的叶大公子一天就可以叫几十个女人吧!我真的第一次庆幸自己不是处女!” 叶无道眼神呆滞,两眼无神的看着那张令人魂牵梦萦的脸庞,心底的痛让他几乎无法呼吸,那种刻骨的痛楚像潮水一样将他淹没。 “为什么?为什么……” 叶无道不停的重复这三个字,颓废的坐在床边,眼睛已经失去了焦距,只觉得自己的力气全部被抽光。 是谁说不可能用一眼的时间看上一个人? 是谁说没有前世三生石畔约定这种事情? 是谁说一个花花公子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 满脸泪水的夏诗筠望着呆滞的叶无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紧紧抓着床单的小手毫无血色。 “是谁?”叶无道颤声问道。他要知道自己是败在谁的手里,是谁让他背负这一生的耻辱,是谁让他一生都只是个被征服者的可怜虫! 既然她都肯将身体献给那个人,他还要留在自己身边注定没有灵魂的她干什么? 泪眼朦胧的夏诗筠无法确定叶无道眼中晶莹闪烁的是眼泪还是什么,她宁愿相信那不是眼泪! “我就当是被一条狗咬了一口!” 冰冷的声音被她一个个挤出嘴巴,一下一下打击叶无道那已经疲惫的心,十五年来根本就没有受过感情伤害的他第一次彻骨的感受到那种寒冷。 “你这次来的目的我会帮你达成,就当是我这条狗咬这一口的报酬吧!” 叶无道缓缓起身,穿好衣服,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在女人面前从来不会冷却的温暖嗓音变得沙哑冷漠。 “以后我不想见到你,还有你们家族的人!” 叶无道在打开门的时候,带着决绝意味冷冷道。 夏诗筠等叶无道走出房间,无力的趴在床上放声痛哭,似乎想发泄刚才压抑的痛苦,最后只能低声的哽咽。 良久她突然发现床头好像站着一个人,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 是那个冰冷高贵的女人,那个自己一直视为偶像的完美女人----杨凝冰! “啪!”杨凝冰一巴掌打在夏诗筠的脸上,面罩寒霜道,“无道是狗,你又是什么!?” “要是无道出什么事情,我要你们林家好看!”杨凝冰抛下一句话走出房间,留下目瞪口呆的夏诗筠。 夏诗筠先是一阵茫然,随后颓废的向后倒下去,眼睛没有焦距的望着天花板。 叶无道回到自己房间,发现门口站着哭泣的慕容雪痕,她见到一叶无道马上擦干泪水,绽放一个凄美的笑颜,“无道,今天不管要雪痕做什么,雪痕都答应!” 叶无道摇摇头,“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关上房门,叶无道靠着门坐在地上将头埋在两腿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桌上的手机铃声不停的响,持续了很久,叶无道将头埋的更深。 门外蹲着的慕容雪痕捂着嘴强制不让自己哭出声,同样无力的靠在门上。 杨凝冰走过来,捧起慕容雪痕的小脸,“雪痕,记住,杨家的媳妇只有你一个!而无道真正爱的人也只有你一个!” 只是他到现在自己还不知道罢了,不过,总有一天他会明白你的用心良苦和用情之深的,只要你坚持!杨凝冰看着那张可怜的泪脸,心底无比怜惜。 一个夜晚,有起码四个人没有合眼。 吃早餐的时候,叶无道走下楼,嘴角再次挂上那招牌式的坏坏笑意,只是这笑意里多了一份彻骨的冷漠,依然玩世不恭的懒散神情,但是这份随意中已经隐隐流露难得坚毅。 “这才是我的儿子!”杨凝冰心里一阵欣慰,看着对面一直低头的夏诗筠,越看越讨厌,再看看同样是两眼通红的慕容雪痕,则是越看越顺眼, “爷爷今天到!”叶无道微笑道。 “不是说明天吗?怎么提前没有通知我们呢?”杨凝冰奇怪道,看看叶河图,叶河图也是一脸茫然。 叶无道并没有吃早餐而是直接走出门,“我去外面有点事情,很快就回来。” 慕容雪痕又是一阵心痛,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从来不会怨恨别人的她狠狠瞪了一眼夏诗筠。不知道发生什么的杨宁素想给夏诗筠夹东西,被杨凝冰同样瞪了回去。 夏诗筠悄悄望了一眼那落寞的身影,眼睛里充满了不为人知的矛盾。 当叶无道带着点疲惫回到家的时候,以叶正凌为首的庞大车队正好到达别墅外面。 叶无道走向那个清瘦却威严的老者,恭声道:“爷爷!” 这个世上能让叶无道这个骄傲到骨子里的家伙如此尊重的人也就叶正凌一个人了。 “你想清楚了?” 叶正凌走出人群,独自走到叶无道面前,严肃道。 叶无道点点头,抬头望着爷爷那沧桑却难掩慈祥的脸,眼睛不禁一红,赶紧低下头。 叶正凌让助理将手机拿来,打了一个神秘的电话,挂掉后,摸着叶无道的头,“记住,你是我叶正凌的孙子,可以接受打击,但是不可以接受失败!我们叶家的词典里没有失败这个词语!” 叶无道使劲点点头。 叶正凌抱住着孙子,“记住,爷爷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 叶无道穿进缓缓行驶到身边的车子,最后回头深深看了一眼慕容雪痕和家人。 看着这一切,杨凝冰感到不可思议,慕容雪痕更是哭着要去追,硬是被同样心慌意乱的杨宁素抓住,最后慕容雪痕在杨宁素怀里大哭开来。 叶正凌对正想说话的杨凝冰挥挥手,“我等下会给你一个解释!” 他径直走到一脸倔强的夏诗筠面前,冷冷道:“回去告诉林天,这次的事情我可以解决,这是我孙子的请求,我没有办法拒绝!但是我既然可以救你们林家,同样可以让你们重蹈覆辙!” 两天后,原本叶无道的生日聚会取消,召开家族会议,正式决定叶无道为叶氏家族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从那刻起,叶无道退出众人包括家人的视野! ---------------- 第二卷《死亡猎艳之旅》马上要开始,讲述叶无道的成长蜕变过程,在一次次死亡边缘徘徊,一次次与死神共舞。当然,女人不会少,不会差,叶无道不会不色,相反,他会变本加厉的征服女人! 他,叶无道,将告别幼稚的少年时代,走入真正风流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