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地狱犬之挽歌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八十六章 地狱犬之挽歌

夜色凄迷。 葡京大酒店高高的楼顶,一人仿佛与月夜融为一体。静静地望着叶无道离去。月色下,那人影玲珑有型,仿佛月之女神,窈窕,神秘。 这道出尘身影后恭敬肃立着一男一女,男子白发苍苍,形态伛偻,似乎已经被死神的镰刀划伤,而那名年轻女子则沾染了那道身影的三分清灵,还有天生的骄傲。 “小姐,你的车准备好了。”年轻女子轻声道,似乎怕惊扰眼前这道身影的沉思,语调轻柔的就像是羽毛轻飘。 “挽歌,你帮我看看他有没有资格做对手。”声音如歌,轻灵如玉。 “是。”年轻女子清亮眸子绽放灿烂光彩,但是神态依旧孤傲,在这个身影面前,她学会克制一切感情,也许,她觉得任何过激的情绪都是对这位主人的亵渎。 望着那年轻女子缓缓退下,那位老者轻轻摇头,又有谁晓得这位绝代佳人的背后隐藏着让欧洲杀手界颤栗的凌厉手段呢。 地狱犬,挽歌。 西欧四大杀手之一。 “小姐,让挽歌去试探那个家伙会不会……”老者小心翼翼问道,低头弯腰,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他从小就懂得,做奴才,是不能正视自己主子的,虽然他的身份不低,甚至可以用显赫这个似乎与奴才不沾边的形容词。 “就算死,也是值得地。”声音冰冷。没有半点感情波动。 老者眼神一紧,头更低,身子更加弯曲,伛偻。也更显得沧桑。 “他在日本的进展如何?”似乎有莫名的叹息。 “少爷在日本对葵花家族下狠手引起了家族内部的大分歧,老爷子没有表态,但是根据老爷子地个性,多半是赞赏的,太子党的发展确实出乎我们的想象,当年,我们那步棋也许走错了。”类似管家的老者黯然道,“我没有想到少爷当初看中的并非是那个人,而是那个人的父亲。” “走错并没有关系,现在还是中盘。鹿死谁手还没有定论,博弈论开局他的父亲是绝对的巅峰。开始的五十手堪称天下无双,但是官子阶段,我是天下第一。”语气中地傲气几乎让人无法接受。 “虎父无犬子,那个家伙真的很像当年他地父亲,只是仍然略微逊色点。”老者破天荒地夸奖一个人。 “天下男子,恐怕帝释天也没有那个男人让女人心动了,若论英雄。他也许无法称雄,但论枭雄,这个世界也就无人敢与其相提并论了,如果我早出生二十年,说不定我也会爱上一个男人。” 身影落寞,孤寂,犹如悬月。 “小姐,恕下人多嘴,所谓缘分。缘是天定,分在人为,如果小姐不肯动情。哪怕男子再优秀也是枉然。”老者诚挚道,眼前这个背影,他觉得只有当年慕容雪痕弹奏<轮回>时刻的一瞬间才能媲美孤独。 “知道我为什么不对他动心吗?我知道你对这个影子冷锋很欣赏。”极富穿透力的声音带着一抹笑意,周围顿时寒意顷刻消逝,布满温暖。 “小姐的心思,下人从来不懂。”老者恭敬道。 那背影仰望星空,淡淡道:“江湖,始终是江山的一隅,再辉煌也不是巅峰,所以,他永远不可能让我倾心。” 有种女人,男人,若没有江山,没有烽火戏诸侯的倾国倾城之举,是配不上其绝代嫣然的。 燃气室里,一团火焰爆发,强劲地冲力推动活塞。齿轮转动,极速带动链条。消音器中淡蓝色的火焰喷发出的那一刻,车轮卷起一阵旋风,早在百米之外。 一条暗红色的色带划过,迅速消失在凄迷的月色里。 车体左倾,人向右平衡,暗红色的机车连续走了几个s路线,以极其夸张的姿态拐过了两个街口,车轮与路面的摩擦带起一阵轻烟,一股焦糊味。 完美的机车,完美地一个划弧动作。 很快的,机车上的骑手,就望见了前面车流中要追地人,三台机车,两台分在左右,一台在中。深蓝色的机车上的人,正是叶无道,再明显不过的一个追踪目标。 嘴角悄悄弯起,带起一个诡异的微笑。 影子,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让小姐倾心。 有人跟踪!来往不断的车辆噪音中,很明显就听得出那机车轰鸣的刺耳声。那挑衅的引擎轰鸣声,让叶无道微微一笑。990毫升,四冲程,很专业的顶级赛车。二档换三档,三档换四档,四档跳二档,二档直接奔五档,不断地改变车速,那细微敏捷的换档声,告诉叶无道,不光是车,连人也一样是顶级赛车手。 呵呵,有意思。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开来自己这次澳门之行引出来的巨头不少啊。 依莎贝瑞很快就感觉到叶无道的兴奋。那种血脉贲张的热度,只需从唇舌上就感觉得到。媚眼一睁,只见面前那双深黑的眸子闪着兴奋的亮光,犹如食肉者窥见了猎物。 “太子,要不要我们做掉那个家伙?”豺狼经过葡京赌场的一番生死“洗礼”之后崇拜叶无道戏弄强者的临危不乱,开始慢慢卸下防备,既然能跟着这个神秘景年大杀四方,那他也就没有其他要求了。 “你们先陪后面那个家伙随便玩玩。”叶无道好整以暇道。 郁金香佣兵团成员自然不是等闲之辈,叶无道一发话。两台机车在迎面而来的车流中鬼魅般划了一道弧线,左右两边分开,车速一减,反而将后来跟上地跟踪车手包夹在中间。 那跟踪车手根本就不把叶无道的喽罗放在眼里。赛车手专用的皮靴一连串踩档挑档,右脚脚尖,有频率地急点刹车,车速忽快忽慢,一顿一冲,不出三十米,就将两车甩在身后。 华丽的加速加上机车地超级动力,瞬间就漂亮的甩开郁金香雇佣军。 暗红的头盔下,暗红的唇角优美地分出一丝嘲讽的笑意,就你们也配。哼! 右手油门一轰,机车发出刺耳的尖叫。只是一瞬间,即与叶无道来了个并驾齐驱。 哼,又是女人。这个色狼除了赌博,就是搞女人?赛车手透过头盔挡风面罩,望见了叶无道一脸悠闲自在的神情,还有他身边惹火的妖精,伊莎贝瑞。 看到叶无道玩味的眼神。赛车手猛然觉得,原来他是在等她! 一张不怀好意的脸转了过来,赛车手只见叶无道眼中似乎透着一丝捉狭地光芒,眨一眨眼,耸了耸鼻子,吹了一个不怀好意的口哨,脸忽然就模糊,人已远在前面。 这个混蛋! 赛车手哪受地这种挑衅,更何况。她是一个人,而对方,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不行!我一定要他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换档。轰油,暗红的车身一冲,羽箭离弦,呼啸着赶上了叶无道。 “嗨,美人儿,骑车戴头盔,可是一点都不漂亮,怕死是玩不好飚车的。”这个无耻的挑逗,除了叶无道,好象也没别人能说。 两车车头再次并驾齐驱,而这时,两车已上了过海大桥。 桥上此刻正是车流滚滚之时,迎面两束强烈的大车灯投射而来。两车都以一个华丽的甩尾,让过疾驰而来地法拉利2006新款,随后一正车身,再次靠在了一起,地面上带起两道刺眼的带状火星。 “美人儿,怎么不说话啊,追我,没有点资本,怎么行呢?” 该死的声音和语调,很混蛋地说出来,只是那个混蛋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放纵了,回国之后他潜移默化的愈加沉稳和安静,潜心韬光养晦的他也越来越不像个花花公子,在这一刻,这位纨绔似乎回到了三年前的放荡生涯。 暗红机车上的赛车手面目笼罩在赛车头盔之下,没人能够看得清她的面目。 “不说话,就是承认了啊!只要你赢我,晚上我就陪你玩sr!” 车身一倾,从容不迫避过一辆车,叶无道笑咪咪地调戏那暗红机车上的赛车手。他甚至都没有去问为什么要追他,他才懒地问。 从来都是他追人,今天有美女来追,这种感觉也很不错啊。 以他敏锐的鼻子,他能够在疾驰的风中分辨出这个赛车手用地香水是,很有品位的一种选择。当然,没人说恐龙不可以用,但叶无道能够强烈地感觉到,这么拽的一个女人,如果不是倾国倾城之貌,上帝他老人家都不会答应。 只是暗红机车上的赛车手根本就没有开口说的**,这让叶无道更加觉得有趣。 拽,够拽! “哦,我猜出来了----!”声音拉得长长的,好象是恍然大悟的样子。 赛车手心一跳,他眼会那么毒?一下子就看出我是谁?不,不可能!他是个玩弄奥古斯海这种人渣王者的败类,他在骗人!赛车手很快就想通了叶无道的装腔作势,真不愧是和奥古斯海一起被称作杀手界和梵蒂冈两大耻辱的人渣。 车猛然提速,展现给叶无道一个优美的后臀,随即以更快的速度拉开距离。 想甩我,门都没有! 叶无道拍拍依莎贝瑞的丰臀,示意她去后座。后者以一个野性十足的姿态翻过叶无道的肩膀,完美地跨到后座上。 只是这么一个按肩翻身落坐的了系列动作,产生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后果。 一辆车窗后的人,很不合时宜地望见了那劈开的大腿在翻身的一瞬间产生的晕眩。 塔罗牌就是这么不经意上演了。又一辆车驶来,正撞到第一辆车的后保险杠上,坚固的保险杠在强烈的冲击下,就象纸一样脆弱,保险杠凹进去,随后是剧烈的震颤。祸不单行,又一辆车冲来,刹车不及,于第二辆车来了一个最亲密的接触。第四辆车是一个反射神经敏锐的年轻人,猛点一个刹车,脚几乎都踩漏车底盘,白色宝马带着尖利的摩擦声,止住了车势。 正当那年轻人轻吁了一口气,不无得意地想……“轰”,车体一震,后面一个出门不带眼的一头拱上了他的宝马车屁股。 一连十几辆车先后追尾,顿时造成了整个过海大桥的交通瘫痪。 至于肇事者本人,则舒适地坐在疾驰的机车后座上,享受着裸露在风中超速度的快感,欣赏着美丽南湾的夜景。 男人啊,低劣的生物。 湾岸边,暗红的色机车由于超高速的行驶,造成了光影的相应反应。 水面里,波光荡漾,一道暗红色的色带飘过,随后是又一道深蓝色的影子飞过。在楼与楼,街与街的拐角,左冲右突,不断地改变着车位。这一个街角,暗红色的机车占先,下一个拐角,深蓝色机车又超过了半个身位,再下一个拐弯处,暗红色的机车华丽的甩尾,地面上冒着一道弧形的蒸汽,又冲进另一条巷道。 此刻的叶无道,早收起了戏谑的心态。摆在他面前的,很显然是一朵带刺的暗红色玫瑰。只要他心神稍有一点松懈,不用多想,立刻就吃车屁。而且由于为了摆酷,连个头盔风镜都没带,这个罪遭的,简直是惨无人道。 这个女人,比叶琰表姐的飚车还要野蛮和凶悍!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超强的赛车手,并且是个美女赛车手,实在令叶无道不能罢手。如果今晚输给一个女人,这话要是传出去,那叶无道这三个字,可就糗大了。虽然,他丝毫不介意自己的名声,可在八大战将就要汇聚太子党总部的敏感时期,他这个太子总不能太菜鸟逊色。 一想到诸葛家族那个败类毛骨悚然的笑意和阿迦门农那令人作呕的“幽怨”眼神,叶无道就浑身起疙瘩,今天要是输了,那他就不要想过个好年,真不知道当初自己怎么就收下这两个变态。 遇人不淑啊。 能够让他这样头痛的角色,自然是要多变态有多变态了。 松油门,瞬间变档,油门全开,前轮一飘,车子瞬间提速,只一秒,就与暗红色的机车来了个首尾相连。 舒服,干净,动作无懈可击。 伊莎贝瑞轻轻搂着这个相识不到三天的男人,伟岸的背部,拥有清寒季节中难得的温暖。 她眼神复杂,不用猜测,伊莎贝瑞都清楚这个时候的他肯定陷入棋逢对手的极度兴奋中,就像前一刻面对往常对她来说神一样的存在,奥古斯海。轻轻叹息,收敛起放荡神情,伊莎贝瑞有点迷茫。 而叶无道和那位神秘车手的交锋也陷入白热化。 刹车不点,给油不变,档位再加,明明是一个向下转弯,叶无道硬是违悖常规,做出了一个玩命的甩尾,后车轮紧贴着路面卷过,前车轮已从容摆正。 原本神情惨淡的伊莎贝瑞一声尖叫,整个人都处于事后的癫狂状态下,饶是身经百战的她也被吓出一身冷汗。 这个疯子,这个玩命的神经病! “爽吗,小野猫?不要急,后面还会有更玩命的。”叶无道放肆的狂笑,伴随着机车的轰鸣,别有邪恶味道。 深蓝的车身经过弯道,已经超出暗红机车一个半身位。虽然这是零点零一秒的差距,但对于那个神秘的赛车手来说,却是叶无道给与她的一个巨大地心理暗示。 呵呵,美人儿。很不好意思,我又超过你了。 厚重的手套下,纤纤的手指很不服气的一拧油门,档位加到最高。瞬间速度也达到了极限,赛车手完全被叶无道地疯狂举动刺激了。 两人所处的位置,是三个连续弯道。他们两人只是行驶过第一个弯道,而这时,第二个更毒的急弯,出现在他们面前。 神秘的赛车手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被那个可恶的大混蛋给气得要暴走杀人,疯狂之后,再疯狂的举动都不算上疯狂,因为疯狂已经成为惯性----赛车手以全速冲上第二个弯道! 而叶无道却深知全速急驰的要命,更何况。他只是想镇住那小美人,而不是与她赌命。轻触刹车一毫米。油门关闭三分之二,引擎瞬间减速,叶无道以一个神乎其神的漂移,转过弯道。要知道,急速行驶下的机车在弯道处点刹车,那无异是找死,但叶无道就是叶无道。他知道什么是天才,什么是蠢材,蠢材住在天才隔壁,但两个人绝不是兄弟。 但就在叶无道心中微微得意自己的完美创举之时,一个彻头彻尾疯狂地女人,驾驶着彻头彻尾疯狂的机车,以一个彻头彻尾疯狂掉地弯度,不可思议地超越了他,恶狠狠地将他甩在了后面。 天才。果然往往输给疯子。 “吱----”的,一声紧急刹车,前轮后轮掉换了一个位置。暗红机车在第三个路口停了下来。车上那神秘的赛车手以一个极其挑衅的姿态,等待叶无道的到来。 档位调换,减到三档,深蓝色的流线机身,缓缓滑过路面,就象一条游戈在夜色里的鲨鱼,叶无道慢慢滑向神秘赛车手。 这场没有预谋地赛车,应该说以叶无道的完败而告终。 在他们的前面不远,就是海。澳门什么都好,就是空间太少。如果再给叶无道一千米,叶无道不会给这个疯女人任何机会。只是现在,那疯女人也没有再给他机会。 叶无道输了,但叶无道不是那种虚荣心等同于自尊心的人。输就是输,不论你是不是大意输掉了比赛,总之你是输了。 “你赢了,什么时候领取战利品?”叶无道的脸上,看不出一点输掉比赛而恼火的迹象,相反,那种邪魅的笑容在月色下看起来,更加令人窒息。轻轻揉捏被风刺得微痛的脸颊,他笑望着眼前的神秘女子。 神秘地赛车手横坐在车座上,肆无忌惮的散发魅力,丰满的胸部,纤细地腰肢,细长而诱人的大腿,完全一副令魔鬼也冲动的身材,以惹火的姿态无声挑战着叶无道的道德底线。 不说话?拽,身体是你的本钱,所以拽是你的权利。 突然,一种冰冷的感觉闪进来。叶无道瞳孔收缩,身体自然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伊莎贝瑞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危险的征兆,在叶无道肩头翻身跃过,两条大腿在空中划过两道惊艳的线条,横在了叶无道身前。只可惜对面暗红机车的赛车手是个女人,否则定会被依莎贝瑞两腿间茂盛的花圆而狂喷鼻血。 双手叉腰,伊莎贝瑞冷冷打量着面前不言不语的人,心中竟一时拿捏不准对方的意图。女人的心思女人最清楚,但对于伊莎贝瑞来说,似乎还是头一次,只能够静下心轻轻把玩着手中的一柄金色小巧飞刀,锋芒锐利。 这时候,远处的道路上,微弱的机车引擎声响,雷欧等人先后驾车赶来。 他们一直在远处观望,本不想打扰太子的雅兴,但也感觉到了危险突发的征兆,慢慢凑近。他们相信以叶无道的手段自然会摆平,他们所能做的,就是以一个无声的威压来警告潜在的敌人,不要轻举妄动,这就是下人的本分。 “哼!”头盔下,那神秘的赛车手终于发出了一点声息。 虽然只是一个哼,但叶无道极为迅速地在第一时间判断出,这是一个年龄绝对不超过二十岁的女性。要命,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造诣,看来前途不可限量啊。叶无道心中感慨着。只是他倒忘了一点,有个叫叶无道的变态,似乎好象也不足二十岁。 这种心态,在将来与欧洲太子地交锋中。也让他吃尽苦头。 随着那一声哼,那种冰凉刺骨的感觉飞快消失。 依莎贝瑞很清楚什么时候保持警惕,什么时候应该放松。 警惕与放松,绝不是相互矛盾的两个对立,而做为一个真正的职业杀手,只有完美得利用好这两点,才能证明杀手地资格。缓缓坐下来,依靠进叶无道的怀抱,伊莎贝瑞反手勾住叶无道的脖子,头仰起。似乎在索求一个吻,但当叶无道低下头来时。她在叶无道耳边低声地说出了她对这个赛车手的几点看法,“这个小女孩是杀手,而且不弱,她真正的杀手锏应该在隐蔽的左手,真是个狡猾的小丫头,你啊是不是什么时候破了人家的处?” 叶无道不禁苦笑,我都不认识她。哪有机会惹她啊!虽然说在欧洲也曾沾了不少花惹了许多草,但是绝对没有这个女孩的份。叶无道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那就是,让对面这个女孩开口说话,自报家门。 不管什么场合什么局面,最重要最关键的就是掌握主动权。 对于怎么才能够让一个不爱靠口说话地人说话,叶无道至少知道三种办法。 “我们有没有过一夜情?”叶无道首先用英语说了一遍,没有反应,接着他用被誉为“与上帝对话的语言”西班牙说了一遍。只可惜还是没有反应,当他依然保持着微笑用法语问了一遍后,那个女孩依然毫不动声色。 望着那个石女。叶无道也是第一次感到了不一般地棘手。 对女人,不管是敌人,还是爱人,都是他的一个致命弱点,虽然到今天为止还没有真正的威胁出现。 幸好,那石女一般的女孩没有跟叶无道干耗下去的意思。 “中国叶无道,也不过如此。”声音冷咧,从骨头里透着一股子傲气,不用问,一个冰美人。如此好听的声音,如果用来叫老公两个字,只怕老掉牙的老头也会发酥并且顺利勃起。 只要肯开口,那么套出话来,就不成问题。叶无道很合时宜地做出了一个反应,洗耳恭听状。 女人似乎没有料到狂傲不羁地叶无道会做出如此乖巧的举动,开口不屑道:“告诉你,少在我身上打主意,你这个色狼、赌棍、坏蛋、流氓、骗子、渣滓、败类……就你这种卑劣的生物,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 伊莎贝瑞皱了皱眉头,豺狼眼中闪出一抹杀机,如此恶毒地辱骂太子,下场只有一个。 在嗜血成性的豺狼看来,女人,无非就是战斗后发泄的工具。 “婊子,给太子舔鞋都不配。”豺狼一个弹跳在叶无道机车跟前,下垂的袖口滑出一把手臂等长的军刀。 那女子缓缓摘下头盔,露出一张不亚于萧聆音、苏惜水这种级数美女的容颜,美眸充满杀机,淡柔,却震慑人心。 这一刻,浴血奋战近百场战役的郁金香成员都收敛起轻视,这样地敌人,值得尊重。 豺狼脚尖轻轻一点,纵身冲向那个女孩,中途突然转折一次后又折回,速度却丝毫不减,手中袖刀划向那个女孩的柔嫩脖子。 女孩冷冷一笑,貌似僵硬的侧开脖子恰好躲过那一刀,单手撑在方向盘上,猛地转身将豺狼扛在肩头,一个过肩摔将豺狼狠狠甩出五六米远,力道惊人,不等落地地豺狼回神,跳出机车的她一个毫无美感可言的肩部冲撞再次把豺狼撞出五六米,可怜的豺狼几乎要摔入海中。 “垃圾的手下自然还是垃圾,呸!” 女孩没有半点高手风范的将豺狼修理了一顿后,再次没有半点淑女风度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抱拳摇了摇脖子,扔掉外套,挑衅的望着郁金香成员和叶无道。 伊莎贝瑞似乎无法忍受女人比自己还要异类,跃跃欲试。 一只手伸来,阻止了伊莎贝瑞下面的动作,女人和女人打架多少是一种有伤风雅的事情,尤其是美女。叶无道好脾气的眯着双眼,在月色下色迷迷地打量这个身材惹祸的女孩,叶无道心中风驰电掣地转动思维,看她那样子,似乎是从谁嘴里听说过自己,而且这个人不但与她关系亲密,而且跟自己也得有一定的来往。不然,她不会这么剖析自己的性格,色狼、赌棍、坏蛋、流氓、骗子、渣滓、败类……呵呵,还真是对自己的完美诠释呢。 会是谁呢?敌人?朋友? 对于这一点,叶无道拿捏不准。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毫无例外,肯定对他的所作所为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否则,朋友不是朋友,敌人也不够资格。 但回头再一想,能够让这个女孩这样骂,逆向思维再想,也算是一种自豪,以这个女孩冷傲怪癖的性格,寻常男人恐怕还怕轮不上被她鄙视。想到这里,叶无道唇角上翘,习惯性地露出了他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笑什么笑!没见过你这种下贱的人,被人骂,还笑得出口,一个大男人输给了我一个女人,也不知道自杀。亏你还是那个能够把教廷都搅得鸡飞狗跳的影子冷锋!” 这小丫头知道得真还不少呢,到底是身边的哪一个朋友的朋友呢?或者哪个敌人的朋友?朋友的敌人也有几分可能。此刻谁也不知道面带微笑的叶无道心中很严肃地在剖析着各种可能。 不过这个女人的英语带有浓郁的英伦腔调,这个细节对于叶无道来说肯定不会放过。 叶无道以一种标准色狼的眼神研究着女孩身上的每一个细节,希望利用放大镜一样的眼睛,从她身上找出有关英国贵族的蛛丝马迹。英国绵延千年的独孤家族,檀塔罗斯的后裔阿迦农家族,拥有地狱三头犬的塔尔塔诺斯家族,还有就是英国政治和经济的巨阀阿恪流思家族,事实上除却这四个最显赫的古老家族,叶无道的脑海中还有不下十个或者隐蔽或者凋零的家族,其中不少都和他有复杂恩怨。 很可惜,没找到她的信息。这个女孩生理年龄不足二十,但实际年龄绝对不止二十岁。她极其成熟的心理,将自己保护得密不透风,蚊子都没处下口。 叶无道也懒得再打哑谜,直截了当问:“你是英国四大古老家族中的哪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