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梦幻对决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八十五章 梦幻对决

“我押你赢!”涅斯古一咬牙,毅然决定,手一推,一千万筹码滑倒,与赌池中的另一千万筹码混在了一起。 望了望筹码,叶无道抬起眼来,看一眼涅斯古,微笑道:“ 我知道。”我知道,混沌刺客从来都是影子冷锋的好兄弟,在有敌人的时候,刺客都会首先是朋友,然后才是敌人。 叶无道知道自己在一刻,已经赢了葡京赌场内的这场豪赌,虽然开局并不顺利。眼光有意无意扫过奥古斯海身边的朱丽叶娣丝,呵,好个美人儿,好个受惊的小鹿,你或许就是奥古斯海的一个致命弱点呢。 拥有冰帝银狼家族撑腰的涅斯古如此摊牌,对叶无道来说,是一记最来劲的兴奋剂,他再没有半点禁锢,若是这个人选择落井下石,那今天叶无道就是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悲壮局面。而他们之间胜负,并不意味着涅斯古摊牌而结束,只是稍稍延迟几天或者几个星期而已。一方面,涅斯古看出奥古斯海潜在的可怕的实力,不愿借机趁火打劫;另一方面,叶无道是怎样一个人,他很清楚,那个家伙不仅仅是一个无恶不作的魔鬼,更是一个能力非凡的储君! 两个人都在权衡利弊之下暗中做出交易,朋友和敌人的界线反而模糊了。 叶无道也有心将涅斯古收入帐下,只不过他知道这种可能性太小太小了,心存芥蒂与心悦诚服,这绝对是两种奴人的手法,而叶无道追求的就是固若金汤的后院,这样一来当他面对外围的强敌时,不会顾此失彼。多少厉史经验已经在无声的训诫那些手握重权的人。只不过是有人听见了,有人没听见。胜利的天平在冥冥中倒向了叶无道。 奥古斯海不知道,他只知道一件事,就是叶无道凌辱了他那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将他高贵的血践踏在抗脏的脚下。“朱丽叶。我现在就兑现我的承诺。 奥古斯海强忍着着胸中怒气,做了一个让全场难以想象的决定,“你来为我站台,我倒是要看看幸运女神青镁的是你,还是我?”既然要用文明的方式,那么他要用最能够打击挑叶无道的方式击溃其尊严,叶无道在梵蒂冈闹得天翻地覆的时候他恰恰都不在罗马,所以错过了直接交锋的机会,这次中国之行也是他主动请缨。 在赌场监控室中,奥古斯海对朱丽叶娣丝暗中许下了一个承诺。即用赌博的方式来决定他与叶无道的胜负。叶无道胜,那他没话说,从此不再为难叶无道;如果叶无道输,抱歉,那他只好押送他回教廷,由教皇来亲自处置。 “以赌分胜负吗?”叶无道听出了奥古斯海话里的意思。他眼光缓缓沿场走了一遍,教廷裁决所,亚特兰蒂斯神将,你们今晚如果不死,这都需要感谢那个承诺。虽然叶无道并不知道奥古斯海对朱丽叶娣丝承诺过了什么,但他揣度朱丽叶娣的心态。做为一个赌场经理,当然不希望自己管理地赌场被人搞得七零八落。 “你什么拿手?”奥古斯渗吟笑道。 “我?我好象什么都不拿手,又好象什么都拿手,所以你可以随便。”叶无道在赌桌上还真没有怕过谁,狂妄必须有资本才有底气。 “那就赌你们赌的,blackjack。”blackjack,ji“,即黑杰克,二十一点,最简单的东西总是真正高手所钟情的。 “当然可以。现在就开始吗?” 奥古斯海望着叶无道,忽然就笑了,他忽然就有了一个更好的主意,黑杰克并不是他的拿手。但他知道怎么能够把不拿手变成拿手。 “笑什么,难道神又给你指示了?”叶无道随口问了一句,仅仅是随口问了一句,无论对方怎么变化,他都淡定从容,既然教廷方面和亚特兰蒂斯家族方面都、还有涅斯古掀开底牌,那就意味着没有变数,他就不会再分心。 “你虽然是一个赌技不错的人,但你永远都是闲家,做不了庄家。”奥古斯海虽然愤怒,但他懂得绝对的控制真实情绪。“哦?”仍然是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声。叶无道的表现,就好象是一个最善于谈话的高手,懂得什么时候该聪明,什么时候该糊涂。这样做,才有利用对方的发挥。 “因为你们用规则赌输赢,而我却是那个制定规则的人。奥古斯海很明显感觉到叶无道地气势完全被自己压制,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胜利在握的感觉,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了?他不喜欢自己的对手这样泰然自若,他沉醉的是敌人在自己脚下卑贱的匍匐,他渴望的是路易十四太阳王的那种纵横捭阖,痴迷的是凯撒大帝的“我看见,我征服”。他要让梵蒂冈地宗教领土覆盖整个欧洲,继而世界! “是吗?我倒想听听你的规则。”叶无道表情宁静至于极,坐在那里,就象是一个无可捉摸的深潭。 他究竟在想干什么?赌场中,几十双眼睛都望着叶无道,都在想着一个问题。 伊莎贝瑞也发觉,身边的这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悄悄蒙上了一层云雾,从外面看,很难看透他地内心,如果说进赌场前她还能够揣摩出叶无道三分心思,现在她是根本无法捉摸思维本就天马行空的男人了。 尽管奥古斯海也看不透叶无道,但他还是说出了他的规则,他实在想不出自己输的理由,凝视者对面男人的眼睛道:“blackjack规矩不变,我只是在上面再加几点变化。” 这时候,再场所有人都见奥古斯海从身边取出一块绣有黄金百合花的蓝色丝巾来,一言不发的蒙到了自己的眼上。涅斯古此刻已离开赌场,站到一旁,见到奥古斯海这个动作,脸色也不禁变了一变。盲赌?这个手法,他只听说过,却从没亲眼目睹。 场中另一个赌博高手九指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这个欧洲的宠儿究竟想干什么?也许传奇赌王史蒂夫永利选择盲赌是他的无奈选择,而保罗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叶无道手托着下巴,无声的笑了。这个规则还真是有趣,虽然他没有试过,但并不等于他不会。盲赌,这正是考验他赌技的最好方式。 伊莎贝瑞发现叶无道看着自己的目光变得**裸,似在索取,又似在询问,她忽然九明白过来,他眼睛上少了一件东西,他需要一块能够遮住他眼睛的布。只可惜,她不能给叶无道什么东西,内衣? 叶无道眼睛越来越放肆,他盯着身边的这个妖冶的女人,无意中却发现了一件事,即便是世界上最淫荡的女人,也有她娇羞的那一刻。女人的娇羞就是男人的宝藏,大战前的放松,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场中各人望着叶无道的目光各布相同,或鄙夷,或惊奇,或疑惑,但最多的是嘲笑。原来不过是个色狼!奥古斯海王子高估了他。 当然,有几个少数的人看出了叶无道与其年纪不相符的老辣,这种钢铁般的心理意志,奥古斯海很难是他的对手。“你不要以为这就是规则的全部。”蒙上眼睛的奥古斯海似乎也能够看见场中的变化,主导气氛的权杖在对方的手上,他需要枪回来。“下面,我说的第二个变化。” 所有人都支起了耳朵,现在进行的确实是一场前无古人的刺激游戏。奥古斯海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慢慢道:“今晚这个赌场里,不算你我,还有两个赌技一流的人,要是没有他们,这个blackjack游戏还真玩不起来。”那两个人指的是谁,九指与涅斯古都很清楚。 叶无道似乎也被奥古斯海调动起了兴趣,双手环胸极其痞子说:“那么,请你优雅的把屁放出来。”虽然不至于哄堂大笑,但是所有人都对此感到崩溃。 奥古斯海出奇的没有愤怒,只是缓缓的把他的赌博游戏的规则说了出来。两个人蒙面相对,然后,由两个发牌人发牌,所谓发牌不是往手上发,而是往空中抛。这个时候,就看两个当事人的本事了。谁能够抢到黑杰克,谁就是赢家。当然,没人抢到黑杰克,就只好比大小,前提不能爆。 “如何?”奥古斯海把他心中酝酿的这个赌博方案说出来来时,那令人烦操的怒气,忽然就消失,一丝也不剩。他觉得,胜利者必然要拿出点宽容给失败者。 规则是我定的,你这个影子再嚣张,也只能败雇我手上。到时候即便这个老酒鬼与你有怎样的瓜葛内幕,都不能胆止我带你的人头回去! 就用你卑贱的命为我赢取世俗的皇冠吧! “你丧失了一次立功的很好机会。”叶无道手指着若有若无的轻轻抹过伊莎贝瑞的傲人双峰。 朱丽叶娣丝皱着眉头,望着这个时而轻浮,时而稳重,气质变幻莫测的男人,心中忍不住想,他到底想干什么?问别人借,借什么?鲜艳的丝巾,温柔的包裹在朱丽叶粉嫩的香颈上,就象熟透的樱桃,待人来摘。 叶无道双手抄在口袋里,吹着口哨,慢慢走向场中。当他走过朱丽叶身边时,一件早有预谋的事,就发生了。 “可否将你的丝巾借我一用?”其实叶无道的这句话,说了也白说,纯粹是先上车后补票,闻一闻那丝巾上的芳香,以某人极品色狼的鼻子闻得出来,这走一个处女的体香。难道奥古斯海能够如此君子?能够有女人在奥古斯海面前保特淑女?这恐怕是欧洲流传的第一不可思议事情了。 “你,你……”先是金丝镜框下的小鼻子先皱了起来,然后才是眉毛上挑,动人的眼眸在圆圆蹬起的那一刻,显得撩人无比。朱丽叶娣丝却没有想到她生气时的表情在某人眼里,也是精致动人。 场的对面,九指也走入场中,望见叶无道轻浮地摘下朱丽叶娣丝脖颈上的丝巾。 很多人都在愤怒,但他的心中却是一片惊叹。原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老爷,太子他果真是长大了!也许用不了多久,神榜的位置也要发生变化了。 淡雅的精致丝巾蒙在眼上,叶无道很自然地就将听觉取代了视觉。 眼中无物,心中有物。当一个人被蒙住了眼晴,通常有两种表现,一种是比瞎子还瞎。另一种是,比瞎子还像瞎子。叶无道就是这第二种,他也相信奥古斯海也是具备心眼能力的人,所谓的心眼其实说起来 并不太玄奥,就是凭借过人地直觉将周围事物虚拟化。比如《越狱》中主角那种一眼就能看透物体内部构造的能力。 有些人,当视觉退到次要位置,听觉与触觉上升到首位时,那种尘封的本能,那种野兽的本性,就会彻底改头换面。这时候,整个身体的感觉,才真正调动起来。听觉,触觉,甚至味觉。就会象一面无形地大网张开,接收来自身体四周的各种信息。 排除无用的,过滤出有用的,这就是叶无道曾经接受的心眼训练。在在叶无道的脑海中,就产生了一副这样的画面。 奥古斯海在他的对面五步的她方,左手食指动了一动。右耳动了动,呼吸悠长,心脏的脉动平缓有力,可以说心如止水。刚才他对朱丽叶娣丝地戏弄,并没有引起他的愤怒,这有点出乎叶无道的意外。但同时,叶无道也肯定了奥古斯海做为他对手的资格。也只有这样的高手才配当他的对手。 在奥古斯海身旁一米地位置,是那个很是不修边幅的人。此刻在他 刺猬一样的头发里,应该有三只类似跳蚕在活动。一只在休息,一只在吸血,还有一只在散步。也许是那领带拉得有点紧,他的右手抬了起来,松了松领带。喉结动了一下,长喘了一口气。等等!他的右手……他的右手少了一根大拇指! 叶无道紧紧皱起了眉头,可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敏锐感觉继续探索。在九指地身边,那个精致的极品美女好象是一脸思考的样子。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呵呵,这真是迷人啊。确实,能够让奥古斯海这个情场浪子真正在乎的女人,偌大欧洲能够让这位花花公子上眼并且上心的女人恐怕不会超过两只手的数目。 再往后,就是教廷的异端裁决所,这些家伙平时总是长袍覆体,把头也蒙住,很少有人能够一窥庐山真面目。但现在就不同了,叶无道现在用的不是视觉,而是心眼。他很清楚地就能透过那白袍看清长相,这种感觉是叶无道在无数次生死交叉中磨练出来地,就像是一种激光扫描的功效。一个满脸扎髥的大汉,一个貌似白净的青年,一个嘴唇一动一动好像总在自言自语地中年人,一个是目光炯炯的光头。 看得出来,这四个微微比普通裁决所成员向前半步的人中最棘手的,当数那个貌秘白净的青年。 再往后,就是亚特兰蒂斯的十位神将,他们脸上的表特很没有看点,就跟他们的心一样,一片死寂,空空如也。这应该就是死灵的叹息造成的结果。 当然叶无道没忘顺便看一下自己的手下。重点是雷欧、伊莎贝瑞,涅斯古。 雷欧尤其值得留意,他的内心有一块阴影,叶无道看不穿。看来他还保留着一定的实力,看来还需要找机会彻底将他制服,万不可疏忽大意,养虎为患,既然这次郁金香能够大难不死,那就把今天的生死搏战权且当作是一次检验吧,毕竟在这种敏感时期要按受这样一支背景复杂忠诚度毫无保证的雇佣军,叶无道需要足够的理由。 涅斯古。这是一个能力极其优秀,身体的每一个构造都登峰造极, 尤其是他的头脸,思维敏锐清晰迅疾,动若闪电,叶无道第一次对能够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天才没有产生扼杀的念头。事实证明他是对的,至少目前是。到此,叶无道短暂的心眼观察告一段落。 接下来,对决正式来开序幕。 叶无道,你观察完了?没有想到,你也接受过心眼能力的训练。”忽然一个声音传来,叶无道听见有人在与他默默交流。 “真正聪明的赌客不仅仅知道什么时候离开赌桌,关键的是,什么时候赢,什么时候输。所以我刚才输拾涅斯古的那局要从你身上赢回来。 “多说无用。我们开始吧。”奥古斯海的声音在叶无道耳边冷冷结束,与此问时,奥古斯海的声音在大堂上响起:“发牌!” 发牌! 九指与涅斯古一凛,手中地一副扑克牌哗哗弹向空中。纸牌纷纷坠落如雨,在两个人的头上。好象花瓣盛开,洋洋洒洒飘落。 这时,漫天纸牌中,两个蒙住眼晴的人开始动了!这哪里是两个蒙住眼晴的人,只见两个人的手似穿花蝴蝶,快到以毫秒计算每次出手地时间。接牌、辫认、再接、再辨认!心眼告诉他们,他们要的牌还在上面,没有下来。 这个,自然是九指与涅斯古这群的赌博行家才做的出来。貌似将一整副扑克牌抛洒向天空,但这里面的学问。一点也不少。这是浓缩了两个人的所有赌博心得。因为他们没有蒙眼,所以每一张牌的出手时间,方位、角度,都做出了相应的处理。只是这处理的时间,快到毫颠,常人根本就无法判断。所以,他们的动柞,也仅仅是将牌抛向天空。 但是,在叶无道与奥古斯海这里,就不是这样。两个人相距只有短短地五步,所以。当纸牌从头上飘洒下来时,五步的距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也正是这五步的距离,造成了两个人之间的互搏!互搏动作幅度极其微妙的。 在那里!犹如电光一闪,两眼蒙住了双眼的眼中,一个奇妙地感觉闪出。两人同时向前两步,顺势一脚踏出,踏在对方将要踏的位置。一个极其微妙的接触就出现,两条腿一碰,各自分开。在作用力的支配下,身子团团一转,两个人瞬间互相调换了一个位置。 叶无道站到了奥古斯海的位置上,奥古斯海站到了叶无道的位置上。两个人地手里,却各自拽了半张黑桃q。 蒙眼巾下两个人的嘴角几乎是同时浮起一个微笑,有你的! 来了!手一抛,抛掉半截废牌,两个人刹那静止的身体,再次发动,这一次,两个人又一次采取了相似的策略,直接卡位,意图再明显过挤走你!看你还跟我抢! 在抢位这方面上,应该说叶无道的能力稍稍占优。当然,这个说法是叶无道自己想当然,他认为自己的身法蕴含了阴阳太极的理论,具有先天的忧势,所以,他采取了较为主动地姿态。孰不料,他的对手保罗正以梦幻舞步巧妙至极地踩在了他的节拍上,叶无道迈出去的脚,忽然就象被人踩住了七寸,险些受人控制! 不好!那危机感爆发出来地刹那,叶无道左脚踏阳,右脚踏阴,阴阳轮回中,身子向右一折,踏偏了出去。 正是这一个大意的政忽,造成了叶无道第二回合的惨败一一在奥古斯海的手上,二指中间赫然夹了一张黑桃j。 漫天认牌飞舞,两个人动若奔雷骇电,两度交手,费时仅仅数秒。这时,九指与涅斯古弹出的纸牌,有的还没有飞到最高处。 可以说胜负也仅仅是刚刚开始。 再来!叶无道很清晰地感觉到身前三步处奥古斯海口中发出的热气。那是兴奋,兴奋才会难以抑制地发出热气。叶无道很清楚,对方也能从他的呼吸里威受到他的血脉喷张。 这心思只是瞬息之间的转动,两个人只是一顿,身体又动。他们的目标,身体两步处,黑桃a! 瞬间,两人脚下接触,随即腰部靠了上来,手上应念生出动作。一个以肘部湘击,一个以手掌接引,顺势推肘。胸腹腰臀借机发难。可以说,此刻的叶无道拿出了他百分之一百的能量,太极在他身上体现的是无处不是手,无处不是颈。 两人身体乍一族触,修忽弹开。 奥古斯海以三个连续的十六音符援解了叶无道在他身上造成的推力,再以三个八分音符过度到轻缓的四分之一节拍,总算控制制住了身体的倾斜。该死的撒旦!够颈!比和意大利的贵族美女**都要爽。奥古斯海可以说两眼放光,虽然他处刻眼晴被一条蓝色的手帕蒙住,但踏因为兴奋而绯红的脸色,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极度快乐! 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对手!不知为何,在两人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那感觉,竟好像是惺惺相惜。只是,这样一来两人都愈发有了至对方于死地的念头。 欧洲也有四公子这一说法,都是非王公贵族就是世家子弟,就连孤独家族的孤独皇呀如此优异的青年,也无法跻身这个行到,奥古斯海就是这欧洲四公子的一员,他这一生也许比隐藏起三年佣兵生涯的叶无道更富才传奇色彩,本是一个小国的王子的他很小就被梵蒂囚教廷选中,做为教廷黄金狮子军团的一员,更是太阳王的继承人,教廷内部就有这种说法,太阳王承诺奥古斯海只要灭掉影子,他就让奥古斯海代替已经背叛教廷的“黑暗之手”! 黑暗之手,也就是一个需要让太阳王率领整个黄金狮子军团围剿的存在!一个曾经让梵蒂冈两根支柱中一跟的超级强者。 就在两人貌似有了臭味相投的那一刻,旁观的众人几乎惊得合不拢嘴。 这哪里是两个蒙住了眼晴的人啊!这分明是两个妖怪!两个鬼魅!两只在漫天花雨中翩翩起舞的精灵! 一场赌博,一场对决上演到这个份上,若只是以华丽、张杨、梦幻等等这样的词汇来形容,都显得苍白无力。这是神的舞蹈,充满了种秘力量的交锋。 而做为生话在凡间的人,只可以把这精彩的对决做一次最虔诚的膜拜,其次,再也没有别的选择。 伊莎贝瑞、朱丽叶娣丝同样都是满眼的惊呼,女人对强者的崇拜在她们眼里燃烧,迅速蔓延。 精彩不会因为这些旁观者的惊艳而停滞,两个人的对决这才刚刚过去了一半。此时两人手中,一个是黑桃j,一个是黑桃a。 牌是两副牌,黑桃a已经没了,现在还剩下一个黑桃j。 所谓黑杰克,说的就是黑a与黑桃j的结合。 动作的极速,造成了时间停顿的错觉。 叶无道与奥古斯海在漫天牌雨中彼此交错,带起一个个浮光掠影,两个人早就不是在赌博,也不是在搏斗,而是一种寻乐。 快乐源于思想,**上的快乐只是一种肤浅,真正的快乐只有思想点燃的那一瞬。那一瞬,流星划过天际,昙花在午夜盛开。只要动作够快,就可以把这一瞬放大,延长,直到回味无穷。 从纸牌的出手,到从天空落地,不过是短短的十几秒。两个人要做的,就是极力想把这种酣畅淋漓的快感延续,无尽的延续下去。这十几秒,两个人几乎是竭尽了所能,使出了生青所掌握的所有技巧,彼此抗衡,彼此制约。 没有大开大阖的刀光剑影,内敛,只有将锋芒孕育在尺寸间的寸寸杀机。 如果不是规则在先,而只是一场纯粹的生死较量,那么这场神之祭祀舞蹈便会大打折扣。奥古斯海的整体实力也许不及叶无道,但他正是利用了规则,将他的不拿手变成了拿手,才能够在实力不均衡的情况下,制造出了一个微妙的势均力敌。 梦幻舞步为奥古斯海营造出了一个梦幻领域,在这个领域中,对手的一切行动都会受到影响,最终受到控制,教廷方面除了在世人所熟知的宗教领域占据绝对巅峰,在医学等科学领域同样令寻常国家机构难以望其项背。其中奥古斯海就对人类的视觉构造颇有兴趣,从而诞生了这个所谓地梦幻。 叶无道感觉到了这种压力,仿佛一道道无形的游丝附体,并且越积越厚。行动似乎也受到延迟。几次本可以抢在奥古斯海先手的机会都在差之毫厘的失误中,失之交臂。 奥古斯海也很清楚对方几次险些得手,但那个黑桃j是绝对不能够让对手得到地。本该是紧张无比的气氛,却将他在恐怖的浪尖推向另一个波峰。贴身,交手,波峰跌至波谷,梦幻世界发挥极至,克敌,波谷又回波峰,那一浪高过一浪的刺激。一浪凶险过一浪的亢奋,令奥古斯海心头萌生放声高歌的**。 这是音乐。是歌剧,是世界三大男高音一齐唱响的神之赞歌!一声声来自奥古斯海心底的华美唱腔,终于使奥古斯海在忘形中唱出了他最爱的命运咏叹调。 高亢!那是高亢到云端的小号声!低沉!那是低沉到河流床底地大提琴!婉转!那是竖琴在引领天使们唱响和声!热烈!那是众神在奥林匹亚山巅低声的赞叹! 那一刻,时间仿佛凝滞。 那一张自高空坠落地黑桃j,仿佛带着一道璀璨的光柱,静静划过漆黑的夜空,缓缓飘落向地面。地面。两个人忘形缠斗,为了得到那张黑桃j彼此羁绊。 突然,好象来自遥远的地方,一阵天风吹来,吹飞那张黑桃j。 时间突然放快!两个人同时感觉到有人在暗中出手,故意扰乱了黑桃挲落下的轨迹。 那边!两个人的心眼几乎同时捕捉到那个出手的人,来自教廷裁决所中地一个。透过遮盖在头上的头巾望进去,头巾后面是一张白净的脸,嘴角撇着一丝最狡猾的冷笑。奥古斯海王子。没人可以赢你,我会让天平只倒向有利于你的这一面。 愤怒!奥古斯海与叶无道同时看清楚了这个人的嘴脸,及其心声。但愤怒只属于奥古斯海一个。你这个混蛋竟打乱了我的至高无上的享受。简直就是教廷的耻辱,我该拿什么来惩罚你,达修保罗! 也就是这个时候,涅斯古地手指动了动,一股力凝聚在指尖,发而未发。 一个声音传来:涅斯古,不要那么做,你那是在羞辱我,我要赢他!以男人的尊严,正大光明的实力让他服服帖帖,匍匐在我地脚下! 虽然只是一个微妙到一粒沙尘的变化,瞬间改变了场上的均衡。 奥古斯海因为愤怒,已经从沉浸的喜悦云端跌落凡尘,几乎是神一样舞步出现了裂痕,那完美无瑕,无懈可击的梦幻领域出现了崩溃的迹象。 叶无道当然能够察觉这丝崩溃的迹象,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没有那么做,而是选择了退避。阴阳在脚下以黑白的光芒闪现,叶无道以游鱼的姿态滑出圈外。 这个时候,那张两个人都一心要得到的黑桃j,幽幽落地,轻得就象一个美人的叹息,失落、惆怅……它本该得到世界两个最完美的男人的怀抱,但因为一个不相干的扰乱,最终跌落地面。 落花缤纷的最后,是纸牌落满一地。 那张黑桃j,此刻无声地躺在两人的脚下。猩红的祟毛地毯上,那一张黑桃j,是那么的醒目,刺眼。 “你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难对付。”奥古斯海轻轻拉下了蒙在眼上的蓝色手帕,眼中带着早已经冷却的余温,望向他的对手。尽管不舍,尽管留恋,尽管贪婪那一刻的美妙绝伦,但这一切都过去了,只可惜你最后把机会放弃了,可笑的自负吗?影子也不过如此! 是的,我们之间的较量已经结束了。叶无道并没有取下那根鲜艳的丝巾,在他的脑海中,还在慢镜头回放着一幕一幕精彩的回顾。真是个天生的好敌手啊!如果今夜就将你毁灭,不但众神不会放过我,就连我自己,也一样不会饶恕自己的罪行。 司徒尚轩,可是点名要把你的命留给他呢。 没人说话,甚至连一声咳嗽都没有。所有人似乎都沉浸在刚刚发生过地那令人窒息的一幕。无论是做为敌人。还是朋友,他们都该为两个人的神乎其技鼓掌赞叹。 沉寂,短暂半分钟后,一场暴风雨似的掌声响起。 在场地每一个人。几乎都可以说是人中翘楚,但他们不可否认的是,面前的两个男人,是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两个。而这一场神之演出,只怕只此一幕,再也难求。 “我输了,教廷势力今天就会退出澳门。”奥古斯海眼神黯淡,但是嘴角弧度依然诡异。 输了,目空一切的他,竟然输了。但。他无悔。也许有遗憾,但那已不重要。如果有下次。我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最好是全欧洲最好的大教堂,在那里,我与你再比一次。 精致的丝巾蒙在眼上,叶无道站在奥古斯海的对面,静静地站着,一句话也不说。 没人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 如果他想杀掉奥古斯海。眼下确实是最佳时机。 长呼了一口气,叶无道走到奥古斯海面前,却去保罗耳边窃窃私语。话不多,只几句,众人只见奥古斯海的脸色,由白转红,再由红转青,再由青恢复正常。 没人能够听见叶无道对奥古斯海说了什么,想从奥古斯海地脸色上分析。可是表情太丰富,又分析不出。只有叶无道直起身来,微笑道:“这是我们之间的约会。到时候,你可不要爽约啊?”那语气,分明是情人之间,依依话别;唇边那笑容,分明是恶魔与天使地综合体。 但无论叶无道在奥古斯海耳边说了什么,有一点,朱丽叶娣丝是放下了心来。 至少叶无道不会狠下心玉石俱焚的杀奥古斯海。 朱丽叶娣丝芳心微乱,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在刚刚两个人过招的时候,她的心是向着谁的?应该是向着保奥古斯海?朱丽叶这样肯定得想,保罗是我最亲近的人,我不可能还想着另外一个人的。 就在朱丽叶心中摇摆不定地时候,蒙着眼的叶无道准确无误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丝巾摘下,然后温柔地系回朱丽叶的脖颈上。轻柔地就象一阵微风拂过树梢,叶子都不曾响一响,那条丝巾怎么去的,又怎么回,就好象一切都没发生过。 “你是我和奥古斯海接下来的战利品,如果我赢了,我也许会把你施舍给那个可怜的失败者。”那个轻浮的浪子低头在她耳边缠绵了一句,不等她抬起薄火的眼睛,就笑着转过身去。 朱丽叶娣丝虽然只看见一个背影,但她却想象得到那个人地眼里有怎样的挑逗,唇边的笑容有多邪恶。想到那笑容,朱丽叶心一颤,本已经微嗔地小嘴,话到嘴边,却忘了该怎样呵斥这个轻薄的恶棍。 奥古斯海看着这暧昧的一幕,非但没有愤怒,反而笑容灿烂。 等着吧,只要你敢踏上欧洲的土地,只要你敢送上门来,我一定会连本带利讨回今天的耻辱!只要你敢赴约,只要你敢来! “好了,我们也该走了。那谁,涅斯古,你先别溜。可别忘了,我为你赢了一千万,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别忘了请我喝茶。”这是一句很无耻的话,也只有叶无道才能够说得出来。 涅斯古皱着眉头,摇了摇头。明明是叶无道欠了他一个人情,反过头来,倒成他欠了叶无道一千万。唉,算了。今晚欣赏了如此完美的一场演出,全当是买了一张站票吧。 涅斯古看也不看站在外围的亚特兰蒂斯神将,留下了一副心事重重的背影,第一个离开了葡京赌场。 随后,就象一场戏的落幕,看戏的人相继散场,灯火辉煌的赌场,竟出奇地安静下来。 走出赌场,叶无道揽过伊莎贝瑞,将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笑问道:“说实话,你有没有担心过我?” 依莎贝瑞丢给了凯旋的英雄一个白眼,说:“懒得理你。” 本该停在门外的四辆机车,竟剩下了三辆。远处,一点火光亮起,随后机车轰鸣,呼啸而去。 “涅斯古这小子,老毛病还是一点没变。”叶无道笑骂了一句,跨上了其中一辆。 打火,发动,轰鸣,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