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暗夜君王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八十四章 暗夜君王

既生瑜,何生亮? 这句话,说的是一个人的痛苦,但这种痛苦并非每个人都有资格享受。只有天才,只有天才方有资格问另一个天才,上帝既然将你赐予人间,何苦不嫌麻烦,再额外赠送一个我? 对于涅斯古这样一个很中国式的提问,叶无道的回答却很西方式:“上帝喜欢人类的战争游戏,我们一思考,他老人家就发笑。你如果不是碰到我,你的生活就会无趣很多。” 在世界杀手榜上,凭借暗杀顶尖对手始终保持上升态势的只有变态,歼灭被神圣武士团追杀全球的影子、同样是世界猎人学校翘楚的不世天才云聆烽,还有就是两年来保持神秘面纱、最后崛起的刺客“混沌”,而这个自诩为影子第二的“混沌”就是叶无道对面这个在赌界如日中天的涅斯古。 他目前雄踞世界杀手榜第十八,而原先的那个堪称杀手界元老的欧洲巅峰杀手塔迪斯克,刚刚被他干掉! 无异这样一个国宝级别的超级杀手,是每个世界级别的大家族与势力都想招徕的悍将。叶无道在三年前的葡萄牙里斯本与他邂逅,并确定了敌人和朋友模糊不清的身份,那时的涅斯古的身份还只是刚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贫民窟小混混慢慢蜕变成新欧洲赌王,至于他有什么样的复杂背景和辉煌过去,叶无道都不感兴趣。有意把涅斯古吸纳入太子党的他最后选择放弃,因为他知道涅斯古这种人不会甘心臣服在另一个人脚下。 事实上,这个涅斯古最可怕地地方并不是他本身的强悍,而是如今他背后的靠山。 有个女人痴痴追求了他三年。这不奇怪,像他这样出类拔萃的男人应该不缺乏异性追求者,令人侧目地是这个女人出自俄罗斯冰帝银狼家族,而这个家族便是俄罗斯黑手党的真正核心,最让人跌破眼镜的是这个女人还是冰帝银狼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有时候,美人与马,人才与神品,都需要一双伯乐的慧眼来分辨,不得不说叶无道识人的眼光,与识美人的眼光不分上下。这个涅斯古不管做敌人还是做朋友,都是一种幸运。 按照叶无道的一贯法则是不为己用的天才就都要扼杀在摇篮。只是那一次,叶无道没有出手,只是将涅斯古的自尊和荣誉狠狠践踏。 涅斯古久久回味,陷入沉思。放在筹码上地手,欲动不动。他很清楚,他现在正面临着怎样一个抉择。 抉择,何尝不是一个赌博?涅斯古自嘲地想。 不管怎么样。在我没有打败你之前,要你死的人肯定比你先死。 沉默,死寂地沉默。 暂时停止杀机的在暗流下涌动。 大堂上,奥斯古海正与朱丽叶娣丝、九指缓缓而来,一路上,无论是亚特兰帝斯神将,还是教廷的中阶裁决员,无一不是肃穆垂手,凝神屏息以待。 奥古斯海一路走来。心中默唱的是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脚步自然流露心中所思所想,俨然是踩着木管和弦。身影曼妙飘逸,仿佛穿梭林荫之中的精灵。 那种无声却又欢快的气氛,很容易就把身边地每一个人感染。九指则指尖都发冷,看着那暗藏杀机的步伐,越发担心两个人的相见。这个败类所说的“文明方式”解决问题就是抛硬币,很不幸,自己输了,愿赌服输是赌徒的第一信仰法则,他无话可说,他也相信抛硬币的朱丽叶娣丝不会作弊。 通过朱丽叶娣丝,九指知道很多关于这个梵蒂冈教廷宠儿的事情。 奥古斯海首先是一个音乐天才,其次才是欧洲第一高手太阳王的弟子。他甚至独具匠心,把音乐演变成一门杀人的舞步,称之为梦幻韵律,几年来,败在他手下地顶级高手,无一不对他的梦幻世界心有余悸。身处梦幻世界,人几乎丧失一切行动能力,只保有听觉与视觉,任人宰割,虽然具有玄幻色彩而显得不真实,却奥古斯海确实是被太阳王誉为自己在教廷接班人的怪物。 奥古斯海很快就走到叶无道地对面,身体轻盈一转,双脚连点了一个踢踏舞步,优雅且华丽地结束了他的仲夏夜之梦的序曲。 “影子,请放下你无谓的抵抗,凡要跟从主的,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人若转得全世界,却陪上自己,丧了声己有什么益处呢?!”身体微微前倾三十度,一手置于身前,一手贴于后腰,在一个风度翩翩的礼节之后,奥古斯海微笑着道出了他的长篇大论。 “tobeornottobe,thatisaquestion。”叶无道突然说了一句英语算是回答。,这话的意思就是----生存还是死亡,那是个问题。 只是一句英语,使得奥古斯海瞬间改变了他对叶无道的轻蔑,那句话是莎士比亚的一句名言,做为莎士比亚的忠实崇拜者,奥古斯海很是惊讶叶无道会那么巧妙地利用莎士比亚的一句话,来做为回答。 “哈,一个骄傲的人。不过,你有理由骄傲。只是一个骄傲的人,结果总是在骄傲里毁灭了自己。” 奥古斯海面对这个在教廷中声望尤在自己之上的英俊男子,怎么都无法把他和那个印象中与教皇辩论的人物重叠,道:“而且你要知道。神阻挡骄傲地人,赐恩给谦卑的人。” “我,就是神。” 叶无道言语沉缓而富有魔力,话说完。意却没尽。轻轻伸出手去,轻轻挑起伊莎贝瑞的下巴,端详着这张充满魅惑的绝美面容,说:“判者死了,我知道你很难过,不过我会为他地墓碑写墓志铭。” 我,就是神。 伊莎贝瑞没有说话,她追寻的这就是这样的男人,虽然狮子王足够强悍,但是在这样一个狂妄到自称是神的男人面前。任何人都会黯淡。 朱丽叶娣丝的眼中同样闪着梦幻的色彩,当她看到奥古斯海在语锋和气势上稍稍受制。内心不但不生气,反而有种幸灾乐祸的微妙,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在还没有真正交锋的时刻,就产生如此绚丽的光芒,朱丽叶娣丝着实兴奋。 接下来,会不会出现让她更加兴奋地场面呢?朱丽叶娣丝迫不及待。 奥古斯海眼神在与叶无道对视上以后。就没有松动过,他忽然拍了拍手,清脆而富有韵律的掌声,回响大堂之上。 大堂上,雷欧、噩梦、豺狼感到凝滞地压力瞬间消失,只见那些随时都要攻击的异端裁决所成员,脚步快速移动,聚向大堂正中。在那里,葡京最显眼的赌桌旁。太子叶无道正貌似轻松地看着他今夜最危险的对手。 “我给你两条路,噢,不。是神宽恕的给你机会选择。” “呵,你说。” “第一条路,我打败你。” “呵呵,继续。” “另一条是,你投降。” “完了?” “完了。” “那么,我可不可以说出我的条件?” “请便。上帝是仁慈的,会饶恕你地罪孽,信我者得永生。” “第一,把梵蒂冈送给我当别墅。” “还有呢?”奥古斯海已经隐隐做怒,眉宇间杀机滔天。 “第二,让你老师太阳王做我的走狗。”叶无道随意说出这让世人觉得大逆不道的话语,没有半点惹祸上身的觉悟。 两个人针锋相对,大战未始,火药味已经十足。 奥古斯海挥挥手阻止异端裁决所那群虔诚教徒的行动,眯起眼睛盯着眼前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影子,果然比自己还嚣张还放纵啊。这样的家伙能活到现在,如果简单,奥古斯海就去加入伊斯兰教。 猎杀影子,这就是这次他的任务。 奥古斯海不想让老师失望,因为那比让他死都无法忍受。 十个神将站位独特且考究,呈一个圆形,将所有人包围在一个不大的范围内,彼此间随时都可以相互呼应,牵一发而动全身,无论圈中地猎物如何狡猾,都不能逃脱他们的天罗地网。 汗珠不觉就密密麻麻排满额头,郁金香佣兵团剩下的5名成员死死守护在叶无道身边,无时无刻不感到周围波涛汹涌地压力无声袭来,这样的处境,就象一叶扁舟颠簸在狂潮中,随时都有颠覆的可能,他们现在要做的首要也是唯一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太子,太子无忧,然后他们才有活的可能,这是一个很隐晦的道理,但做为刀尖舔血的他们来说,很清楚这道理不容置疑。 虽然他们清楚这个男人随时都会抛弃他们。 “奥古斯海,别忘了你刚刚对我的承诺。”朱丽叶娣丝虽然想见到两人精彩的过招,但不想以这样的方式进行。 杀气一激,陡然收缩,奥古斯海盯着叶无道,意味深长地说:“罗密欧对朱丽叶的承诺永远有效,无论过去,将来,还是现在。” 这个变化与朱丽叶娣丝说出的话,配合得天衣无缝,这一切都逃不过猎人的眼睛,叶无道望着奥古斯海笑了,笑容轻淡若定,意味深长,在他心中,同时很冷静的猜测奥古斯海身后那个老人的身份,除了郁金香雇佣军,醉醺醺的他是最没有敌意和杀机的角色。 九指尽量放平自己的心情,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去研究这个值得牺牲他性命的人。 强敌压境而态度从容不迫,呼吸舒缓,心率正常,思维敏捷……这些无一不说明,太子长大了,已经是一个实力象大海般深不可测的储君。现在的他就如暗夜君王,虽然内心肯定不能真正静如止水,但是已经不影响自己的思维和行动,这是一种真正的成熟。那么,我还有什么值得担心呢? 九指再看身前的这个教廷的宠儿,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 在欧洲,在梵蒂冈,他就是另一个太子。 他拥有对声音无与伦比的天赋,他能够把浪漫与杀戳,温柔与血腥结合成一出莎士比亚式的歌剧,他那梦幻般的舞步,总能够把实力高于他的人,轻松引领入死亡的领域。 他的能力,他的潜力,无人能知。 毕竟是连太阳王这样恐怖的神榜高手都惊艳的天才啊! 如果是这样两个人直接发生肢体接触,不难想象,这金碧辉煌的赌场会变成怎样一番地狱景象。所以,绝对不能让他们动手!无论谁死,都不是一个好结果,所引发的震动恐怕只能用天翻地覆来形容。 欧洲的第一高手,加上梵蒂冈教廷,而中国,那位身染万人鲜血的男人,何尝不是让天下颤栗的杀神? 人要阻我我便杀人, 佛不渡我我自成魔! 这句话,便是教廷最大的噩梦,挥之不去。 轻轻咳嗽了一声,朱丽叶娣丝觉得是该她说话的时候了,她必须要打破僵局,这个时候,无论是奥古斯海说话,还是叶无道说话,都不适合。只有她,才能够把这杀机引向另一个地方。 “我叫朱丽叶,朱丽叶娣丝。太子,很荣幸你今晚光临葡京。”优雅地走过去,庄重地伸出手,朱丽叶娣丝的动作,就象女王一样华贵雍容,白皙无瑕的手,在灯光的辉映下,具有惊心动魄的杀伤力。 淡淡的微笑,象一朵最邪魅的黑玫瑰,在唇角绽放。 此刻的叶无道自然是世界上最优雅的绅士,以最庄重的眼神注视着眼前的美女,缓缓抬起纤纤玉手,就唇边一吻:“美丽的女神,在你面前,我心甘情愿忘记自己的姓名,只做你欢笑时眼角的那滴泪珠。” “他,他,他怎么可以……可以这样……”朱丽叶娣丝芳心一颤,手在叶无道手中,忘记了抽出。指尖传来那个邪魅男人的温度,就象是一个最轻佻的浪子在勾引一个最贞洁的圣女。偏偏是在目光相遇的那一瞬,朱丽叶娣丝原本比机器还要精密的头脑处于短路状态,一片空白。 她明明只是想与他握一握手,表示一下友好,借机调和一下气氛,怎料,事情越发不可收拾。 “够了!”奥古斯海感觉到胸中不可遏制的愤怒,朱丽叶娣丝是他的女人,却有人胆敢当着他的面戏弈自己的女人,这个耻辱,必须以死来偿! 手指倏地抽走。 叶无道唇角浮着若有若无的一丝浅笑,看着美人的离去,还能感觉到那小鹿一般惊慌的眼神从他眼前一晃而过的惊艳。 没谁还比伊莎贝瑞再清楚叶无道唇边的那抹邪笑的含义。 朱丽叶娣丝,你完了。 被这个魔鬼看上的人,下场只有一个,注定只有臣服在他的脚下,除非这位暗夜君王主动放过你。 不过这个方法,确实是打败奥古斯海的最佳方法,男人的战争,女人往往是最佳的战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