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郁金香凋零之狮子愤怒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八十二章 郁金香凋零之狮子愤怒

没人知道悲伤从哪里来,但它出现的时候,通常已经占据你的思想,左右你的行为。 伊莎贝瑞眼中妖媚依然,轻佻地望着那些杀死伯爵的神将,脱下了她的紧身外套。尽管这个举动看起来风骚多情,却很少有人看清楚后面隐藏的震怒,这就是伊莎贝瑞的特点,永远都不会丧失妩媚。 伊莎贝瑞要绽放黑色郁金香的愤怒。 叶无道看出来了,涅斯古也者出来了。做为依莎贝瑞的老情人,狮子王雷欧不可能看不出来,他最能明白伊莎贝瑞的感受,审判者对她就象父亲般慈祥,以伊莎贝瑞的性格,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审判者死去,而无动于衷。 “我去,女人还是留在男人背后的好。” 雷欧抢在依莎贝瑞离开叶无道之前,大步走向剩下的三个神将,他的面目上没有一丝表情,看不出一点关切,就好象审判者的死,似乎无关紧要,这一刻,无所谓对这个太子的阴谋和圈套有所憎恨,也无所谓自己是不是在拿生命做表演的道具,他只知道自己在伊莎贝瑞面前,必须像个男人,而男人,最像男人的时侯,就是战斗。 事实上,审判者濒死的那一刻,郁金香佣兵团所有成员都看见了。 噩梦泰戈与豺狼也看到了那惨烈而无声的一幕,只是有点黑色幽默的是。这一幕应该很快就轮到他们头上。在他们面前,同样有三个神将,四个教廷裁决员。 要采摘郁金香的人,不只一个啊。 两点间。直线最短! 狮子王雷欧做事,向来以简洁高效著称,既然已经选择出手。那么能多快解决,就多快解决。 雷欧以直线向剩下的三个神将走去。这中间,他径直走过了人群,走过了赌桌。他就象一头来自白垩纪的霸王龙。横行于赌场。无论是挡在他面前的桌子,还是人,统统潮水般两边散去。 直到这一刻,沉浸在赌博兴趣中的赌客们才稍稍从沉迷中醒转。接下来,就有人发现了身边的血腥,还有死人!于是,骚乱不可避免地发生,赌客们彼此拥挤踩踏。就象是受惊的鹿群,四散着向离自己最近的出口逃去。 叶无道摸着鼻子,微笑着说道:“这才有点大场面的样子。” 涅斯古摇头叹息道:“看来我们之间的胜负,需要延期了。” “好象你还没听懂我话的意思。” 叶无道看了彼得一眼,鄙视道:“赌博,赌的就是气氛,玩的就是心跳。这样的大场面。你去哪里还能找着?你少跟我装清纯装得跟小白兔似的,谁不知道你是正宗版本的大灰狼,拉斯韦加斯被你单枪匹马搅乱得天翻地覆,你还能在这里跟我这么好心情赌博,你扮猪吃老虎比我还厉害啊。” 食指中指轮流敲击桌面,涅斯古掏出一块巧克力,悠闲道:“这倒是,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神将,外加梵蒂冈教廷最隐秘的异端裁决处,这么超豪华的陪赌团,就算是穷奢极侈为拉斯维加斯,也没这排场,怎么说都要谢谢你,借你东风。” “你错了,教廷来的不光是异端裁决处的成员,压轴人物还没有出现。” “怎么?还有更厉害的人物没有出场?你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值得梵蒂冈这么兴师动众?”涅斯古眼光逡巡着稍稍冷清的赌场,最后望着赌桌对面的男人,神秘的东方人。 人去后,空旷的大堂上,剩下的人就象是潮水退后搁浅在沙瘫上的礁石,分列在大堂的不同位置上。那四股教廷裁决处成员就是其中四块最大的礁石,分别占据着东西南北四个方位,看样子,倒有点象是阻止某人的逃脱。 “嗤”的一声,涅斯古笑了出来,这个家伙还真有趣,竟然能够让自己见识到这么精彩的一幕。 然而当他听清楚叶无道下面说的话时,笑容忽然有点僵硬,象是戴了一个面具。他听见叶无道说:“太阳王似乎有个孙子,好象叫什么奥古斯海来着……” “就是那个被教皇格外器重的梵蒂冈第一败类主教,拉青格。 奥古斯海?“ “哦,那就是他了,如果我没算错,他现在应该在那里。”叶无道说着,把眼光望向了一个地方,并轻轻竖起了他的中指。 涅斯古顺着叶无道的眼光望去,顿时明白保罗所处的位置。 没错,就是监控器的后面。 “主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 屏幕后的奥古斯海静静注视着画面上的嚣张手势,慢慢转过头去,淡淡说道:“这不能怪我,是他自寻死路,是他要打开地狱的大门,老酒鬼,这个家伙自己走宽门,我也没有办法。” 九指负手而立,“你要杀他,当然可以。”笑一笑,又淡淡道:“前提是,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师父!奥古斯海!你们又来了!你们想要动手的话,当然可以,前提是,从我尸体上踏过去!”一个是自己的恩师,一个是自己爱恨交织的情人,无论是谁有什么不测,都不是朱丽叶娣丝想看到的的结局。 “哼,娣丝,男人之间的事,由男人解决,你们女人少管,只有有一个人趴下了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奥古斯海,你难道就不能冷静一点吗?为什么就不可以想一个文明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呢?”朱丽叶娣丝吼道,面对这个看似无赖其实就是无赖的家伙她连杀人的想法都有了。 “文明的方式?” 奥古斯海眼前一亮,用钓人胃口的语气缓缓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一个,终究我是神的子民,在神的眷顾指引下,确实想到了文明的方式。” 朱丽叶娣丝自然是又惊有喜,连声道:“奥古斯海,你快说!” 九指冷哼一声,“教会有你这样的败类,梵蒂冈还是直接开成红灯区算了。” 当人群完全散去,烟尘完全落定,雷欧与三个神将之间已毫无阻隔。 三个神将望着山丘般魁梧的巨人走来,互相通了一个眼色,身形一闪,拉开了彼此的距离,分成一个倒品字形,两翼包夹。 雷欧无视身边两个,方向不变,直取中宫。他的身体已经处于最佳状态,藏在衣服纤维下的肌肉,随时都可以百分之百的爆发。他计算着每一步的距离,同时计算着身侧两人到达他们各自的攻击位置,然后得到一个具体攻击的路线图。 在他貌似粗犷的身体下,头脑堪比机器,他的设想是,一刀毙命中间神将,代价是腹部的刺穿或者手臂的折断,这会用去他零点四秒,然后在一秒后,左面的那个动作稍快的神将,会比方面的那个提前零点三秒出现在他身边。 利用这零点三秒时间,他能够完成三件事,踏步,转身,回肘。如果一切不出差错,那最后一个神将会出现零点一秒的迟钝时间,换一句话来说,自己的同伴在不到两秒的时间内先后毙命,没人不会迟钝。就算是经过最严格训练的亚特兰帝斯神将,也应该会出现预料中零点一秒的停顿。 在这之后,雷欧很有把握在零点一秒内,解决一个就好像是木头人的亚特兰蒂斯神将。 论拼命,他比审判者更加疯狂。 看着雷欧大步直来,那中间的神将心中冷笑,双手一搓,缓缓戴上了一副精致的金丝手套。手套打开,一条几乎难以用肉眼发觉为金色细线,就出现在他的两手之间,那条细致的金丝无疑要比任何一把尖刀都要锋利。 眼角余光瞥了一下,两名同伴都按照平时的演练计划,迅速卡位。 能够死在我们三人联手神圣一击之下,也算你小子的福气,这个神将甚至看见雷欧倒在血泊里的样子。他们对于被一个人折损四名成员的梵蒂冈裁决处都报以最大的不屑,确实,正常状态下一名郁金香成员对付两名教廷裁决员都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就在雷欧身陷三人的夹击的那一刹那,距离中间神将七步的雷欧突然加快脚下速度,七步变成了一步,时间也就是一眨眼还不用的那半秒时间,准确来说,是零点四秒。一抹寒光闪过,雷欧手中的匕首准确无误切割了那神将的咽喉,胸腔中的血冒出来,就象一朵玫瑰,瞬间怒放。 如他所料毫无误差,左腹部被这名神将一记手刀刺穿。 血雾中,受伤的雷欧动作依旧连贯、迅疾,发出一声狮子般的怒吼。 一切都如同想象,下一个解决的,就是左面的那个神将。 突然,一个计划之外的干扰,打乱了雷欧的全盘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