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绽放的郁金香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八十一章 绽放的郁金香

奥古斯海纤细的手指拈着一朵变魔术般出现的玫瑰花朵,狭长眸子细细眯起,如野兽紧町猎物,而醉酒的老人也浊浊疲态全消,双方一触即发。 “奥古斯海!师父!你们这是干什么!大家好不容易才见面,为什么要为一个相干的人说死说话?”朱丽叶娣丝见两个与自己最亲近的人对峙,明白双方都是那种说杀便杀说死便让对方死的狠角色,不禁芳心大乱。 而此刻,电子屏幕墙的画面上,出现了令人惊异的意外,强势而且原本占有优势的叶无道最后输给了彼得一局,也就是说两个人又重新回到了起跑线上。 随着亚特兰蒂斯家族的渗透和教廷暗中的雷霆手段,葡京赌场已径暗藏杀机。 危机迫近,必须采取对策。 郁金香雇佣军的六名成员,早都看出潜伏在身边的危机.只是一个极短的时间内,几个人已经完成了眼神之间的无声交流一一噩梦守东面,豺根守西面,审判者守多北面,海盗雷欧守南面,而侏儒迪克则站在雷欧这原本是狮子如今在叶无道却是温顺小猫的雷欧肩头,张牙舞爪,姿态滑稽。 噩梦泰戈带着他招牌式的懒散劲,手里拿着一叠筹码,站在一张百家乐的赌台前,两眼望着台面,好象有意下注,其实眼角余光早放在几个慢慢接近他的人身上,他的行动方式素来是不动则以,一动必杀人。 豺狼懒得掩饰,直按以挑衅的目光望着隐藏在人群中的敌人,并且,他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不过身上那股血水中浸泡出来的滔天战意也随之剧升,他从小就看罗马赦廷不爽。看到眼前这支农廷部队应该就是转战全球的宗教裁制所或者异端裁决处中地一个分支,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角,嗜血的豺很,毒欢所有种尖的鲜血,即使是自己的。 那群大西洋最神秘的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变态,最好不是传说中“紫色轮回”神将部队中地成员,如果是,那还要不要人话了,fauk!日你个枸屎命运。豺狼在心中一连串咒骂着,轻轻摇晃了下予,尖锐的指甲闪烁着诡异地色彩。 审判者掏出了一支烟,似乎想起赌场的观矩,又放了回去,才召手唤来一个女侍,要了一杯红酒,轻轻呷了一口,借着玻璃杯上的反光。审判者冷静的目光,冰冷地打量着隐匿在赌客之中的敌人的位置。 有点棘手啊,如果仪仅是对付这些位阶并不是最高的教廷成员,郁金香还有把把在太子不动手的前提下安然退出葡京,但加上亚特兰蒂斯战将这股神秘势力,唉,大不了就把这条命留在这里。 审判者永远是衣冠楚楚的绅士,哪怕是面对一场即将来临地暴风雨,头发也是一丝不地梳理向脑后。此刻的他,面上带着优雅低调的微笑,貌似不经意的从容走向一个离他最近的教廷成员。没人知道他想干什么。包括那个来自梵蒂冈异端裁决处的成员。 “太子,我看……还是改天再玩吧。”雷欧凑刭叶无道身边低声说。 轻轻笑一笑,叶无道好象根本就没听见雷欧在说什么,只是冲着对面并没有半点得意神色地涅斯古自嘲说道:“是我轻敌了。” 涅斯古经过一局扳平,兴奋的脸色反而平静,也有了调侃叶无道的兴致,拿出一块巧克力放进嘴里。却浑似不知周围都发生了什么事,眼神玩味道:“我真正的实力还没露出来,你如果现在离席,还有机会,毕竞你跟我说过,最高明的赌徒,明白在什么时候离开赌桌。” 叶无道摇头笑道:“既然如此,那就玩个刺激地。老规矩,一局定输赢如何?” “奉陪到底!我不信好运气总是站在你这边,你们中国人不是有句话做风水轮轮转吗?” 涅斯古若无其事她望旁边瞟了几眼,忽然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客:“如果你现在不放弃,那么今天你输定了!” 叶无道望着涅斯古趁火打劫的表情,心头一震,这个家伙并没有说大话,自己第二局输就输在自己分心上,如若不然,他怎么会算错一张牌?这群教廷的人渣,还有这股莫名其妙的神秘家族势力,如果自己有绝对的把握力挽狂澜,怎么可能让涅斯古落井下石。 对于超一流的赌客来说,赌桌上高手之间地对决,丝毫不亚于刀光剑影的贴身肉搏,任何一局都可熊是背水一战的死斗,同样需要精神的高度集中,同样需要心态的宁静,今晚葡京赌场如此场面可谓阵容超豪华的大阵仗,叶无道因为要应那两股隐藏人流,自然会输。 对涅斯古的不败战绩也宣告打破。 看来,我的修行还是不够啊。 这个时候,一袭青衫,,一份出尘,一个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身影。 眼神有点忧惚的叶无道忽然想到了青龙,漆黑如墨的眸子有了许久不曾出现的迷茫,如果是青龙在这里,面对罗马教延的这支教皇猎杀令下的部队,十四名很可能就是亚特兰蒂斯家族的料锐,他会如何做呢? 那一袭青衣永远都是宁静如深渊,静极而动。 叶无道心头猛一跳,第二次意识到自己和青龙萧易辰之间的差距。要真正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他缺少的,正是那淬火的一道工序。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今晚的葡京大酒店就是一个专门为他准备的的铸剑炉,龙象也罢,太阿也罢,也该进炉的时候磨练了,是神兵,还是烂铁。就看结果吧。 涅斯古抬眼望着叶无道,眼神中有半秒钟的错愕。那孤傲不羁的邪笑,加上徒然生出的豁然,给这个人增添了一分啤眈的乞势,更象是一件原本没有开封地神兵锋刃上正缓镀了一层冰冷的锋芒。 就连荷官珍妮也感觉到了赌场中的乞氛有异。 远近嘈杂的各种声音,似乎在一瞬间静了下来,赌畅虽然还是那么热闹,但在她感觉。她就好象正处在一个风暴眼中,虽然周围的惊涛骇浓随时可能将自己才成碎片。但静止不动的话恰恰是整个赌场最安全的。 看着那女荷官面上地表情,依莎贝瑞靠在叶无道的肩膀上,妖媚一笑,低声在叶无道耳边道:“前戏好象要到此为止了。” 叶无道耸了耸肩膀,无奈道:“连普通人都觉出了危险,可见这帮人也够失败地,亚特兰蒂斯家族的人终究是高人一等的存在,自然是不屑与人交锋的,所以实战技巧根本就是垃圾。 两个人低声浅笑。但在那默默按近叶无道的人看来,却好像两个人在放纵**。 “你接下来最好不要动。”叶无道朝荷官珍妮微笑道。 审判者更象是一个阴险的策略家,而不是一个杀手,他知道怎么利用敌人麻痹大意和弱点,更懂得怎么样将自己乞势隐藏收敛,然后悄然史威一件致命的武器。当他站到那人面前,脸上带着一林慈祥温煦的微笑,手中致命的武器,已经明很地闪电般出手。 夹在右手两指之间地,是一块双刃刀片。椒薄、锋利,且**。 那个正想象征性警告的教廷成员只觉得一抹刀光在他面前疾似闪电一闪,蓦煞间咽喉处似乎被蚊子轻轻叮了一口,特别训练出来的人员,那种对死亡的感觉是极其敏锐的。 那人在受到突然袭击的那一刹那,做出了惊人地反应。在刀片划过他的咽喉的零点一秒时间内,他出手了。似乎那刀片更快。 他将双手一伸,抓住了审判者的肩头,身子完全帖了上去,膝盖重重顶在审判者小腹上。两人身边,赌客的注意力全在赌桌予上,就算有人看到两人地举动,也只会当做是两个老朋友多年没见,出于激动,拥拖在了一起。 口血没有吐出来,笑容狰狞的审判者手中的刀片迅速沿着那神将后脊的脊柱划下,锋利无声的刀片,彻底肢解了对手的中枢神经。 个咽喉气管已被割破地人,竟然还能做出反击,不论这个反击的力度是强是弱,都让审判者感刭了自己的贸然,还有教廷成员的恐怖。 顶在他小腹上的一记膝击,若身割喉在先,这一下,定要了他的命。虽说他审丰。者在杀手界享誉多年,但岁月不饶人,即便经验与阅历可以帮助他完成各种客户的订单,但现实的残酷却越来越紧迫地提醒他,是该隐退了,本采对于正值壮年的他来说应该是处于巅峰才对,但事实上多年的浴血容战已经耗尽他太多的精力,斑白两鬓残忍的透露着这个信息。 叶无道没有想到看上去温文尔雅的审判者出手如此犀利,绝不亚于任何一个年轻高手。叶无道忽然明白为什么那个教廷成员会从一开始就处于下风。轻敌,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是一个最最可怕的禁忌。 轻视一个看上去不危险的对手,熟不知正是在轻视白己的生命。 审判者仍保持着绅士般的风度,面上带着笑容,就好象是老朋轰一群,扶起怀里的尸体,并肩前行。心中在想,如果我今晚还晚还能活着走出这个赌场……杀手就是一条无归跆,今晚可能就是路的尽头,每一天都不知道明天是否有明天。 在审判者的身前,有七个教廷人员从不同角度迎向了他,他知道,这七个人,只要有两个或者三个同时出手,就可以轻易将他毁灭,也正是这异常残酷清醒的认识,使得审判者产生了一个疯狂的设想,他把那口还没咽下的鲜血慢慢吐出,血丝顺着嘴角流下,脚步踉跄着迎向了又一个异端裁决处的成员。 我受伤了,就要死了。 这是他想告诉那些人的假象,这个骗术虽然手法有点拙劣,但效果往往出乎人的意料,苍白的脸色、蹒跚的步伐,痛苦的神情,都是半真半假的虚像。 没走出几步,判者已经感觉到手中那具尸体的僵硬。他甚至嗅到了那刀片划过的头发丝还细的划痕里,散发出的淡淡血腥气,令他满意的是,人虽然死了,但尸体至今仍然没有沁出血来,这表明他的杀人技巧并没有退化。 世人都犯了罪。 而爱要永不止息 上帝你要原谅我幼年的罪衍, 吸血鬼判者疯了! 这是郁金香佣军团所有成员的心声。在这一刻,他们的都把一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审判者与其七个对手的身上,雇佣军在战斗的时候要讲究绝对的信任和团结,很多与死神接吻的时候根本就由不得你思考自身安全。 葡京赌场中,赌客们赌兴正浓。没有谁注意到身边发生的死斗,一切都是在无声中进行,他们地生活永远不会和杀戳接轨。 没有血腥,没有呼喊。没有激烈的搏斗……只有无声的死亡,透过短段一瞬间身体的接触,决定了彼此地归宿。 踉跄的审判者将手边的尸体突然推向了第二个教廷裁决员,人随着尸体一齐倒进了那神将怀里,手中的刀片刹那露出了死神的獠牙。 抛尸、跟进、贴身、出手,一气呵成。 没人会相信这是一个身受重创的人能够做出的雷霆般的攻势,但这个教廷裁决员却早看清了审判者的真面目,也肯定了这个中年人就是昔日欧洲一流的杀手吸血鬼,法庭,代表神地旨意进行对这个世界的鲜血洗涤。 在流星般一闪地刀片贴在咽喉肌肤上的那一瞬。教廷裁决员的双手已经抓住了审判者的手腕。 一丝血丝划过咽喉,却仅仅是一丝血丝。教廷裁决员看向伯爵的眼中,露出了不屑。你已经老了,也该休息了。一个被拧断了手腕的人,是没有办法杀人的。 然而,下一秒,他眼中又露出了痛苦与惊讶,这不可能!怎么会…… 思想就到了这里。再往后,一个已经死亡地人是无法思考的。 又一片冰冷的刀片划过了咽喉,血丝与血丝重叠,生与死亡热烈拥抱。 审判者眉头都没有皱一皱,继续前行。 我们每个人都有罪,犯着不同的罪。 在他身后,两个人勾肩搭背,拥抱在一起。没人知道他们究竟会拥抱多久,什么时候分开。只有不易察觉的血流。蚯蚓般顺着身体、腿脚,无声流淌到脚下猩红的祟毛地毯上,浑然一体。 最干脆的杀人。就是把自己置之死地,你们不懂,所以你们死,我活着。 审判者带着一缕悲壮的微笑朝第三个教廷裁决员走去。 一种不祥的预感生出,噩梦下意识往左一闪,“砰”地一声轻响,手中的玻璃杯爆了,酒色如血,顺着他的手流下。与此同时,身体做出了一个诡异地后仰,电光石火中,躲避了切喉一击。 噩梦瞬间肯定了这是他注意力分散的结果,吸血审判者是生是死,已无全紧要。解决面前的两个亚特兰蒂斯家族神将,才是刻不容缓的头等大事,他可不希望自己早审判者去地狱接受审判。 可是还没等他这个念头在他心中成型,一个冰冷的预感,又在他脑海一闪。随着直起的腰,就势向前一弯,貌似很有礼节地鞠了一躬,判者刹那又一次与死神擦肩。 一根三棱军刺一闪,随即毒蛇一般收入袖筒中。第三个亚特兰蒂斯神将尽管感到一丝意外,但他并没有继续出手追击。毕竟三个对一个,已经有**份。 几缕发丝从面前飘落,审判者很清楚那是谁的。所幸只是几根头发,而不是一颗头颅。 三个神将!三个神将一齐出手! 噩梦慢慢直起腰来,眼光在面前两个佩戴神秘家徽的男人身上扫过,却回过身来,神情忧郁地望着第三个神将,微笑着道:“亚特兰蒂斯的高贵成员,可否把你的军刺借来一看?” 第三个神将这时看到另外两个人制止的目光,但这并阻止不了他的做法。手一伸,军刺呈现在手上。 刺身灰白色,淡淡无光,朴实无华;三棱刃口,三面血槽,做为军刀中的顶级军刀,这个结构注定了它只能是一把杀人的利器,再也没有别的用处。 “我可以摸摸它吗?”噩梦忧郁的表情,似乎在告诉对方,在我死之前,我想仔细欣赏一下它美丽的线条,斯拉夫种族的他其实从小就在意大利成大,所以并不缺之忧郁,被誉为郁金香哲学家的他甚至比艺术家判者还要阴柔。 可以。这是第三个神将用眼神说出来的话。 “一口好刀,刃口要锋利,还要足够硬,刃身也要有足够的强度与韧性,这把军刺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法庭抚摸着手中军刺。神情自若地望着身前的神将。 在他背后,另外两个神将,以及站位稍远的其他几个,都阴森地注视着他的下一个动作。也就是说。只要他稍有反抗,即刻处决!身为亚特兰蒂斯家族地成员,荣誉,骄傲,神圣,这些都要比死亡和生命重要。 噩梦就是噩梦,噩梦比谁都清楚自己将要干什么,连审判者都可以以亡命的姿态向强敌证明存在的价值,他为什么就不能以意大利人特有的优雅来表达一个生与死的完美诠释呢? 可以还给我了吧?那第三个神将没有说话,仍然用眼神传达了他的意愿。 “如果你死了。我想你不介意我用你的宝贝。”这是法庭将三棱军刺还给面前神将时,轻描淡写说的话。好象在为对方惋惜。 第三个神将带着一丝怜悯的眼神,终于开口道:“如果你能活着,我不介意。” 可,话没说完,他就发现了面前那个神情忧郁的男子地眼神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是杀机,是三棱军刺一样尖锐无比地杀机!那根就在指尖前的军刺,突然就象毒蛇一样活了过来! 军刺直入掌心!穿过掌心。山洪爆发般的力量一发不可收拾,就势刺进他的身体。三棱军刺的特别设计,势如破竹穿进,而后轻松抽出。 你……第三个神将直到这时才明白过来,他被面前的这个人的眼神欺骗了,明明是要将军刺还他,明明是待宰地羔祟,转变却是如此之快。更难得的是,这个人懂得在他开口说话略分心神的那一瞬间。把握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给了他致命一击。而且这个人用军刺的手法,不象是在用军刺。却好象手握一口贵族之剑,那尖尖的剑身,才是他隐藏的全部,完全是一个击剑高手。 无坚不摧的三棱军刺,优雅华丽且卑鄙的击剑高手,这是一个完美地组合……第三个神将轻吐出了一口气,感觉身体在迅速地冷却,生命如流沙般流逝,然后做出了一个微笑的手势----等一等,我有话要说。 无所谓卑鄙,生活便是如此,这位亚特兰蒂斯家族的成员并没有丝毫不甘,生命在他们心目中真地很卑微。 对面的两个神将杀招已使出了一半,却生生住手,他们不明白自己的同伴为什么要做出这个手势。 更加震惊的却是噩梦,噩梦很清楚刚刚的这一击,刺中了对方身体的什么部位。 心脏! 心脏的刺穿。只能意味着死亡,然而这个人还能够做出一个停止的手势,这让噩梦内心感到震惊,充满荒谬的震撼。 一个更加恐怖的名词出现在他的脑海,他甚至没有勇气把这个词语说出口。 因为这个词语,意味着生不如死。 “你看上去不象是一个小人,为什么要偷袭我?”生命在一点一点消失,但第三个神将仍然矗立不倒,只是声音无力,随时都有断气的可能,身为亚特兰蒂斯家族的成员,偷袭,远远比死亡更加耻辱。 “生存,是我的第一信条,你们不会懂,因为你的高贵,我的低贱。”噩梦忧郁地笑一笑,后面的话无需再说。我不杀你,你就会杀我。虽然手法卑鄙,有失公平,但这是生存之道。 做为一个被审判者称作更适合判的人,噩梦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公平。所谓公平,那是强者对弱者可怜的有限的施舍。严肃说来,公平两个字,上帝都不屑一顾! “我不怪你。我累了,我需要休息。扶我去那边坐下。”这个不知名字的神将说了最后几个字,再也没有力气说话。 也许这话,只是一句青常的话,但那话对于噩梦来说,却是给了他一个喘息的机会。 噩梦慢慢将那神将扶在一张凳子上坐下,感觉那人体温的的急速下降,内心的忏悔,令他不觉得叹了一口气。 “谢谢你,我相信,神会宽恕你。”这是神将对法庭说的最后三个字。说完这三个字,他就闭上了眼睛,如释重负,似乎很期待地走向另一个世界。 生亦无名,死亦无名。 葡京赌场内,也正式拉开暗战的序幕。 影子冷锋,也即将展露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