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教廷人渣对决序幕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八十章 教廷人渣对决序幕

一个称职的赌场管理人员,永远不会忘记他开的是赌场,而不是银行。银行可以摆一个招财的金蟾,而只进不出的貔貅,才是赌场的风水兽。赌场的高风险性,以及多种不确定性因素,常常会出现一些专吃赌场的“豹子”,所以每一个赌场基本都会安置一个类似貔貅功能的人。 有人把这种人叫做coolen,也就是黑气石。利用霉运,用作人肉风水摆设,“克制”手风大顺的赌客。 “九指”,就是这样一只貔貅。九指,是一个人的绰号,据说很多年前,也曾叱咤澳门各大赌场,又传闻,他风云全球四大赌场,连续将世界六大赌王挑落下马,还有老一辈的人说他的赌术是中国当之无愧的第一,当然,这都是据说。 不管如何,做为一个职业赌客,九指有一个致命的毛病,嗜酒如命,正是这个爱好,在外人眼中断送了他的惊人天赋,以致沦落到当一个赌场的貔貅,葡京的酒鬼,说的就是这个家伙,兴许在澳门赌界眼中他不是最出色的赌棍,但绝对是最放纵的酒鬼。 九指正在床上与周公讨论酒文化,讲到酣处,正要端杯畅饮,一盆水将他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 张开醉眼一线,就见赌场securitymanagen的一张臭脸摆在眼前,他朝这个不速之客怒吼道:“妈的掏你鸟蛋,记得下次泼我。叫我的徒弟亲自来。” “少废话。开工了,酒鬼!”怎么推也推不醒,那securitymanagen都有怀疑九指是不是在装睡。 九指懒洋洋从床上爬起来,打了个呵欠,兀自伸了个懒腰,哪里有半点赌场枭雄的风采,简直就是清朝那些大烟瘾发作的烟民,颓废,慵懒。 “操!你麻利点好不好?”securitymanagen忍不住骂道,今天的事情不比往常。虽然他不像朱丽叶娣丝那样清楚那批神秘人物的来历,但是梵蒂冈教廷的那名男子来头实在太让人震惊,天主教会如同世俗王朝般也有一套严格的教阶体制,神品司门员、诵经员、驱魔员、襄礼员、副助祭、助祭和司祭这七品,前四品为低级神品,亦称小品。后三品为高级神品,也就是所谓的大品。 而主教品位又分为主教、大主教、宗主教、枢机主教,很明显。 那个妖鬼男子就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大品主教,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在梵蒂冈的一名主教足以让其他国家地区的红家主教俯首!一想到这里,securitymanagen就忍不住心烦意乱,这样一个大人物足以让澳门特首亲自招待了,怎么有兴趣跑到葡京赌场来找乐子。 “劳驾把那半瓶酒拿过来。如果你想让我快点起来的话。”酒鬼老头不慌不乱道。 securitymanagen在桌子上一堆酒瓶里找出了半瓶酒,没好气递给九指,这个老家伙虽然没有太多机会露手,但是偶然几次贵宾厅的暗战都称得上石破天惊,加上头号荷官乔亚对这个老头的尊教,他也知道这酒鬼并非俗人。 九指把酒瓶捅在嘴里一顿灌,终于打了个饱嗝,一双眼晴才算完全睁开。 床上床下到处都是酒瓶子,不知道的人冷不丁进来,还以为是进了储酒间。在一堆酒瓶里摸出一条裤子,九指胡乱穿在腿上,赤了上身,就往外走。出门的时候,还没忘把那根油条似的领带拿走,边走边套在脖子上。满脸胡子,头发也乱蓬蓬,活象只刺猬,反倒看不出具体年龄。 securitymanagen跟在后面,始终皱着眉头。象这样一个酒鬼,也能够每每大杀豹子的威风,实在想象不出,上帝究竟欠了他什么。 九指轻车熟路地走向监控室,这时,他看见教廷的奥古斯海走进监控室,眉头皱起,眼神猛然凌厉。 屏幕上,两个站在赌坛巅峰的男人在赌桌上的决斗已进入白热化,没有狼烟四起的烽火连天,却同样杀机四伏动人心魄。 轮到叶无道坐庄,牌面缓缓打开,赫然是张红心。 一丝轻松笑容浮出嘴角,叶无道两脚搭在桌上,一手揽着依莎贝瑞的纤腰,意气风发,笑问道:“要不要买保险?”牌面是,这对于庄家来说,意味着什么,两个人都是心知肚明。 保险,这里说的当然不是人寿保险,也不是任何一家保险公司的保险项目,而只是一个赌徒转用的术语。意思就是下家拿本注的一半以下赌庄家是blackjake,如果押中,胜得赔保险两倍。 blackjake,即一张加十,jqk都算十点。也就是说,当牌面是a的时候,底牌是十的概率是十三分之四,显然,买保险并非是一个好主意。通常庄家向下家发出这样一个信息时,多数只是一个心理施压的战术,虽然不高明,却最能增加紧张氛围。 涅斯古身处险地,仍然是微笑无语,动作不急不燥,两眼盯在自己的牌上,轻轻打开。 凝望着对方痞子模样的东方青年,涅斯古嘴角勾起一个残忍的弧皮,我岂能让你再次俯视我! “哇一一!” 周围的观众都由衷发出一声惊叹,那是惊艳的赞叹,如同男人见到佳人,艺术家见到维纳斯。因为在涅斯古邢只显得苍白如雪的手上,同样也是一张。梅花。 这样下来。两个人手中的牌,都很已经可能是blackjake。命运女神依然没有把胜利地天平倾倒向谁,谁能够赢得她的媚眼,需要的仍然是实力。 两个人在微笑里对视,彼此间的头脑中,都在飞速地运转着,对方的底牌会是什么呢? 此时,场下的聚精会神眼晴都不舍得眨一下的观众们也在想,如果两个blackjake相撞。那会是多么富有戏剧性的一幕啊!当然两个blackjake。对意味着与庄家平手,对于下家来说,这可不是件好事。 这样精彩的牌面加上桌面上堆积起来的天价筹码,无一不让人热血沸腾。 与此同时,朱丽叶也饶有兴趣地想,如果能够把这么两个男人招作赌场荷官。不知道会是种什么效果,想到这里,连她自己都为这个荒诞可笑地想法。乐出了声。 忽然,一个富有男性地磁性中间杂着女性柔媚的奇妙声音回响在朱丽叶耳边。一个神秘出现的人,在朱丽叶耳边念着一句《园丁集》中的动听台词:“用你的一道眼波,你能把诗人竖琴上所有歌吟的珠玉掠空,我的美人!但你没有听到他们的颂歌,因此我来赞美你。你能让这世上最高傲的头颅拜倒在你脚下。但你愿意尊崇地却是你所爱的默默无闻之人,因此我来尊崇你。” 朱丽叶绨丝浑身一震,犹如被雷击中,自然散发着一股怯生生的纤弱,但是耳边,那个可恶的人还在絮絮叨叨:“你完美的手臂能使帝王的辉煌在它们的触摸下更加灿烂……” 转过头来,呈现在面前的是一张深情而又夹杂着轻佻的的熟悉笑脸,那个可悉的人仍然富有诗意的吟唱,嗓音缥缈,“叶子堕入了情网时便成了花朵。花朵在一心祭拜时就成了果实而我一旦追见朱丽叶娣丝,则……”,“便会……怎么样呢?”朱丽叶胸口无端堵了块石头,气也喘息不得,身不由己问:“你说啊,会怎么样呢?”尽管这个台词,他己经说了千遍,她也听了千遍,但她只想再听第一千零一遍。 那个可恶的人,两只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金丝眼镜下的美眸,挑衅而又执着地念:“她脸上的光辉会掩盖了星星的明亮,正像灯光在朝阳下默然失色一样;在天上的她的眼晴,会在太空中大放光明,使鸟儿误认为默夜已经过去而唱出它们的歌声。” 镜片后的漂亮眸子终于委屈地蒙上了水气,然后,用手掩住了那颤抖的樱桃小嘴。 “瞧!她用纤手托住了脸,那姿态是多么美妙!啊,但愿我是那一只手上的手套,好让我亲一亲她脸上的香泽!”那个一脸可恶表情的人,在说着这句话的同时,把头低下去,轻轻地轻轻地在那张精致的额头上印了一吻。 “你这个下流可恶的混蛋,为什么你每次出现,都要把人家弄哭? 为什么总在我就要把你遗忘的前一刻出现?“朱丽叶娣丝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辛酸,双臂一张,倦鸟归巢一样投进这个被誉为梵蒂冈第一游吟败类的怀抱,在这里,她能感到温暖,虽然从没有感到安稳。 “哦不,我怎么舍得你掉一滴泪?你的每一声抽泣,在我耳边都是春雷。你那夜莺一样的歌喉,说的每一个字,比赞歌还要神圣,见到你,我会比你见到教皇还要虞诚……” 保罗一边亲吻着朱丽叶娣丝的精致脸颊,一边注现着屏幕墙上的画面,眼神冰冷,没有半点语调上的那种温情,“想到你我情不自禁,见到你我欣喜若狂,你的泪珠比钻石还要夺目。我,又怎能放弃这大好机会?且让我摘惹你的泪珠,当作本钱,为你赢取女王的嫁妆。” “奥古斯海!” 朱丽叶娣丝本是心旌摇荡地听着,却还没来得及甜蜜,就被保罗的油腔滑调全部打碎,黛眉一颦,怒目相向,“你怎么到这来了?!” “我借着爱的轻翼翻过园墙,循着你的芬芳,来到你的**……” 这位梵蒂冈身份显赫而特殊的教廷使者依然笑容灿烂,前一句还是莎士比亚的台词,后面的纯粹假冒伪劣,更有一只罪恶的手,随着挑逗的语言,真的在那可爱的双峰上摸了一把。 “奥古斯海,你这个教廷的败类!我杀了你!”朱丽叶娣丝又羞又愤,作势要打。监控室里,不光她与他,还有几个不长眼的在一旁目瞪口呆,他们刚从奥古斯海神不知鬼不觉溜进来的震撼中觉醒,就被这一幕再次华丽的打败,这个男人,强! “唉,你如星辰般璀璨的眸子比太阳王的剑还要厉害,只要你用那温柔的眼光凝视着卑微匍匐在你脚下的我,我就好象已经死了二十次,在地狱和天堂之间徘徊。”奥古斯海一手抓住朱丽叶的手,一边油腔滑调不改。 朱丽叶娣丝嗔怒得瞪奥古斯海一眼,懒得理睬这个能够把天使拐卖把魔鬼折磨的“梵蒂冈的耻辱”、“教廷第一小人”,这个家伙就是据说让欧洲数百万妇女和女孩加入教会的人渣,在教廷看来除了当年那个让整个梵蒂冈鸡犬不宁的影子,再没有能够在卑鄙和无耻这两个项目上压倒奥古斯海。 “女人是可爱的,但你最好别让她疯狂。” 每一个字好象是都被酒泡过,一个人从容说道。 直到这时,奥古斯海才收起嬉皮笑脸,回过身来,对已经在一旁站了很久的九指道:“欣赏了如此精彩感人的情人相会一幕,你这个老东西都不知道喝彩,也实在是浪费我的歌剧天赋。” “臭小子,舌头还是那么滑。”九指很严肃地说,眼中微笑却将他出卖。目光随即变得深沉,问道:“你带这些人来,为的就是对付那个人?” 那个人,九指指的自然是赌桌旁的叶无道。 “是的,教皇早己经颁布了猎杀令,叶无道,必须得死!” “如果我说不行呢?”那张酒气熏天的脸孔,突然闪露出刀锋般凌厉的光芒。那身不修边幅的邋遢气质早被杀机取代。 “那么,很简单,你也得死。” 奥古斯矮微笑依然,只是周身的轻浮气瞬间隐去,一种浓浓的杀意透体涌了出来,这种浓烈的杀伐气焰可不是嘴巴上的油腻,和他中性的相貌形成鲜明对比,把奥古斯海当作绣花枕头的人基本上都去地狱见撒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