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对决序幕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七十九章 对决序幕

赌场中,叶无道正与涅斯古分立在赌桌的两极。从两个人的表情来看,早先相见时的欢喜,已被决斗的心态而取代。但在朱丽叶眼中,两个人的表情,还是值得玩味的。 涅斯古脸上没有一丝倦意,两眼中总是波澜不惊的神采,也完全被对面的叶无道调动起来。而叶无道,则显得有那么一点漫不经心,与其说漫不经心,不如说是稳操胜券。 两个人赌的,正是真正赌徒的最爱,二十一点。 这是一个智慧与胆识的较量,运气在这里,就好比修女院中的和尚,不但不可能,而且可笑。 能够赌博运气的男人,朱丽叶娣丝只有听人讲过,但那近乎是神话,近似不朽的赌场传奇。 两个人精彩的赌技,也吸引了大批观众围观。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欣赏的,是当今这个世界上两个赌技超一流的颠峰对决,可以说,这是两个无冕之王的对决,赌技对他们来说,就好象体内血管里的脉动,每时每刻的呼吸一样自然。 欣赏这样一局对决,对于好赌的人来说,实在是三生修来的福气,就像球迷在观看拥有贝利的巴西与拥有马拉多纳的阿根廷这样一场不可能存在的梦幻对决。 朱丽叶娣丝单手支撑粉嫩腮帮,似乎早把她还是赌场casinomanager的身份忘记,也忘记了她要赌场secunitymanager去唤醒的那个具有特殊能力的酒鬼,那个她见过有史以来最古怪的家伙,或者,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叶无道能够媲美那酒鬼也说不定。 画面赌桌上,筹码已堆积如山,两个人都对自己手中的牌很有信心。 两个人面前的牌面分别是----涅斯古这边,梅花九,梅花三,梅花七;叶无道这边,黑桃二,方片二,梅花二。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牌面,做为深谙赌道的朱丽叶,她发现涅斯古对梅花情有独钟,不巧的是,他手中的底牌,永远都不可能是梅花二。 而叶无道这面相对对牌似乎就没那么挑剔,黑红片花无所谓,只要赢牌,就是好牌。看情形,极有可能搏五龙。 五龙,即五张不爆。在葡京,对家a以外,五龙可以选择先收,赌博未到亮牌,便已处于不败之地! “赌场的安全问题,你们几个就不用再操心,下面这两个人的策略,你们需要仔细看着点。”朱丽叶自言自语式地提醒了监控室里的其他几个监控人员,双眼不离画面,既然奥古斯海带着教廷人员过来,那么就不怕亚特兰蒂斯家族太不把葡京赌场当回事情,终究自己地背后是奥古斯海,奥斯古海地背后是教廷,教廷的背后是教皇,而教皇,那位老人是地球上十多亿信徒的信仰支柱! 画面那边,涅斯古满脸兴奋,这个超级赌徒终于等来了一场相当提神的较量。 他等这一天,等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那个叶无道似乎正对着涅斯古说了什么,朱丽叶恰好是精通唇语的内行,通过叶无道地嘴唇开合,读出他说的话:“投降也是一种策略,破而后立,方可立于不败之地,且不可只顾眼前蝇头小利,而误了全局。” “同样的花招,不可能两次都成功,上次你险些输给了我,这次,我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打败你的机会!”食指中指轮流不停地敲击着桌面,满脸肃穆的涅斯古另一手手指勾了勾,示意荷官珍妮发牌。 叶无道眼望着涅斯古的眼睛,嘴角邪魅的笑容生生绽放,他的双手在面前突然扬起,轻轻摇头,似乎在叹息涅斯古的自负,嘴唇一张,配合着手势,说了一个字:“boom!” 内敛地手势,凌人地眼神,邪魅的微笑,令这一个“boom”读起来,是那么的富有韵律。 彼得斜眼望着珍妮手中的牌,他本来清晰无比地头脑竟然也产生了犹豫,如果那张牌不是a,那么他只可能面临“boom”的结局。一咬牙,涅斯古露出一丝诡笑:“下局我肯定会赢回来,但我不信你这局就一定能赢!”底牌打开,赫然是一梅花a。 二十点,仍然是一个赢面很大的牌,除非叶无道能够抓到二十一点。 “那么,我就来告诉,世界上为什么什么药都有卖,惟独没有后悔药。”叶无道转向荷官珍妮,一脸坏坏的表情,“今晚月色迷人,我打算去南湾兜风,不知小姐可否赏光?” 珍妮手微微一抖,发到一半的牌,掉落赌桌之上,恰好牌面朝上,涅斯古一看,脸色顿时一变,因为那牌面,赫然是他算出的那一张红心a! 叶无道微笑着使了个眼色,斜靠在他肩膀上的依莎贝瑞伸出手来,将他地底牌一抛,底牌带划着一个优美的曲线,落到赌桌的正中央。 那张牌的牌面多一点则爆,少一点则输,正是一张梅花四。 依莎贝瑞掀开底牌后旁边随即有一只邪恶的手圈来,将她大刺刺揽在怀中,表示出一种**的占有。 掌声雷鸣。 这精彩的一幕,令人心旷神怡。 男人欣赏的是那赏心悦目的同时令人心脏暴跳的赌技,这可远远要比看女人的**来的刺激。女人欣赏的是这两个赌场绝对主宰者的男人气概,成熟女人不比黄毛丫头,对容貌的要求会随着年龄的上升而直线下降,她们在乎的是男人身上的味道,要么沧桑,要么霸道,就是不能幼稚、青涩。 “你输了。”叶无道食指摩擦着依莎贝瑞的脸颊冷笑道,眼神却散落整个赌场。 两人在开赌之前,已有明确交代,分别以筹码一千万为限,谁先赢光对方,谁即赢家。待交割了筹码,两人本来之间的筹码比例已泾渭分明。 彼得面前的三摞红黄蓝筹码,都已明显不足叶无道的高耸。 此时的他们,眼中似乎只有一分胜负,对于身边潜伏的危险,视而不见,更不屑一顾。 监控室中,朱丽叶对两个人的赌技以及微妙的心理战,也感到赏心悦目。 要知道,澳门赌场玩二十一点,都用的是连续洗牌机,就是水平高超的算牌客也都根本无法算牌。葡京赌场的洗牌方式,更加缜密,想要在这上面出千,那是门都没有。 对于两个人超强的记忆力和雷达般的目光,整个监控室里的人,无不深深震惊。 接下来,两个超一流的赌王之间第二局对决,悄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