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风雨前奏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七十八章 风雨前奏

那个被涅斯古当作玩物耍的服务员高举纸牌,心中想象着谁才有资格让涅斯古这样的世界赌王期待,香港赌王唐裕早已经金盆洗手,澳门这边除了赌博世家的天才欧阳修锋等年轻四小天王,还有寥寥老一辈的赌界元老,恐怕没有谁能够给涅斯古大神塞牙缝了。 “这个纸牌上的符号是什么意思?” 服务员终于从那金山银山的美妙幻想中苏醒,打量纸牌上类似家族徽章的神秘符号,在赌场混了这么多年也算是小有见识,世界排名前五十的古老家族除了那几个格外保密的神圣种族,他也能够大致认识出三十个左右。 突然服务员感到眼前一片漆黑,一种压迫感扑面迎来,缓缓抬头,一个两米二多的魁梧大汉进来站在他面前,像拎小猫小狗一样把他拎到一旁,随后神情忧郁赢得众多妇女春心的中年人、笑容阴森神情龌龊的精悍青年把玩着一把佛洛伦萨军刀,看赌场里的人就像是在看即将被屠宰的牲畜,两人分据两扇门旁,然后肩膀上站着一个猴子一样矮小侏儒的沉默男子走进来,站在那名绝对是赌场内第一高度的男人身旁,这个侏儒随即跳到更高的男人肩头。 就是这一刻,仿佛是所有的灯光都默淡下来,偏偏是这大门,所有的灯光都聚集。好像就是一个黑洞,不光是把灯光吸引过去,就连人们的目光,也都身不由己的转移过去。 因为,一对男女在众人的注视中。缓缓走了进来。 女人妖艳无比,一身黑色皮草装束,把玲珑曲线勾勒得惊心动魄,半偎在男人怀里。男人,身着一件随意的黑色休闲装,一头稍长黑发桀驁不驯的肆意披挂在肩上,一手揽着女人细细的腰肢,唇边挂着一抹邪恶的笑容。如帝王般驾赌场。 手持纸牌的服务生早忘了手中的纸牌,更忘了他守侯在门边的目的,痴痴地望着大门进来的这一行人。但仅仅看排场,即便是瞎子也能够看出最后进来的这个男人的身份非同一般,做赌场服务生这一行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做得来,除了手脚麻利口齿伶俐外最重要的是认人必须毒,贩夫走卒帝王将相在这赌场中混杂,他们要做的就是看穿真实身份,这个服务生刚入行的时候就见识到一个糟老头模样的北美洲赌王,赌界的传奇人物亚当斯密斯! 看人凭服饰,是假冒名牌。是真名牌,还是顶尖设计师作品,分清这些那仅仅是入门,老一辈的赌场人员都会告诚年轻一辈看人讲究一个气一个势,这个服务生暗暗道:“好家伙,跟亚当斯密斯是一个级数的高手,如果他不像涅斯古那样视金钱如粪土,那赌场就真有麻烦了,大麻烦!今天算是长见识了。小姐,我看你这次怎么凶,臭婊子,就知给我们下人脸色看,老子要是有钱,操你的后庭花!” “天啊!这个男人是谁?看他那邪恶的眼神,多么象一潭深邃的潭水。噢----和这样的男人共度**实在是太美妙了,他也许比最甘醇的红酒还要美味呢。”赌场中不乏久经情场的贵妇人,而在这一刻,她们神情和眼神都充满**裸的**,多半拥有魔鬼身材骄傲脸蛋的她们身边男人都是老头或者肥猪,那如狼似虎的**积淤已久,恨不得马上和叶无道来个一夜情。 爱情?她们恨不得把这玩意儿当作被用过的卫生巾塞进马桶冲掉。 “天啊。让我死吧,死在他的怀中,是件多么惬意的事。他要是愿意,我可以让他射在我的身体里面!” “上帝,如果你能再给我一次贞操,我一定送给这个男人,” 女人的尖叫声,惊艳声,还有各种男人充满失落的妒忌声,顿时回荡在空旷的赌场大堂上。 那一刻,一种奇异的寂静倏忽降临,所有赌客的注意力,所有赌场工作人员,甚至连监控室屏幕墙前的戴金丝眼镜的女人,都把目光毫不吝啬地奉献给了这个男人。 再次享受焦点待遇的叶无道旁若无人的走到服务生面前,看着那个纸牌上的符号,嘴角微微翘起,转头把全场。尽收眼底,当他看到那个领带松开头发散乱的涅斯古,伊莎贝瑞感觉到身边这个男人的肌肉瞬间完美化,她知道,真正高手间的赌博,并非仅仅计算和运气那么轻松,还必须有极佳的毅力和身体素质。 叶无道很有礼貌地问了一句:“请问,我可以拿走属于我的东西吗?” “呃,呃……您,您就是涅斯古先生要等待的人?”不自觉口吃的服务生无比紧张道。 “谢谢,如果不出意外,涅斯古对你的承诺是今晚出现接受纸牌的里人,你就能够拿到他今晚接下来的所有筹码吧?”叶无道拿过那块神秘家徽的纸牌,冲他笑一笑。 惊呆的服务生小鸡啄米般点头,高手就是高手啊。 “不好意思,今晚那个家伙会身无分文的走出葡京赌场。”叶无道耸耸肩道,微微倾斜凑近他,“他至今还没有赢过我一次,也就是说我对这个家伙保持100%的胜率。” 服务生脆弱的心脏再次被打击,有种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金山银山顿时成空。 “不过我赢得的筹码会给你。” 叶无道走向赌池,笑容如撒旦,望着熙攘的人海,他闭上眼睛闻了闻,就是这种味道,这是充满刺激的金钱味道。 那名刚刚享受了一遍从天堂到地狱的服务生在叶无道转身瞬间就又享受了从地狱到天堂的昏眩快感,结果就是直接昏厥,可怜的孩子。 叶无道微微弯身,鞠了一躬,眼神邪魅,道:“卑微的赌棍们,淫荡的女人们,无耻的老千们,我,今晚要征服葡京。” 整个赌场愕然。 一秒钟的沉默,换来一分钟的狂热。 整个葡京大酒店都陷入一种疯狂状态中,赌徒,没有所谓的自尊,钱,就是上帝,能够嫌钱,那就是上帝的老妈。 叶无道的狂妄,就是众多疯狂赌博的赌客们的最爱、美味的甜点,如果不是规定,有人还很乐意在赢钱的时侯在赌桌上**。 这就是赌博的魅力,犹胜美女。 就在所有人好奇叶无道身份的时候,一个人默默向叶无道靠近。 眼光一闪,山丘一般的壮汉,面目阴狠的青年,两个人早闪在叶无道身前两米处。而那个有噩梦之称的人,也已出现在那个人的身后。 那人似乎并不知道即将发生的一切,只是仰面打了个呵欠,猛然间目光阴冷下来,射出凛凛寒光,说道:“郁金香?” 这几个人正是叶无道新收的郁金香佣兵团,海盗雷欧,审判者,噩梦,豺狼,以及侏儒。当然,还有最最重要的一个,也就是娜迦依莎贝瑞,此刻正紧紧靠在叶无道胸前,虽然说按照常理这样高挑的女人做小鸟依人状会很别扭,但是她和叶无道却是无比的谐和。 “好了,你们退下吧。” 叶无道微笑着张开双臂向那人走去,“哦,涅斯古,你难道还没有被撒旦带走,你这样的家伙不留在地狱确实是种浪费。” “哈哈,你还是那么可恶!邪恶的基督山伯爵,上帝是不会同意你死后去天堂的,因为那样你会把天堂都给赌掉。” 涅斯古放纵大笑,两人肆无忌惮地抱在一起,根本就像是重逢的朋友。 如叶无道所说,涅斯古这位新赌界天王人物确实被他狠根蹂躏过,大概三年前叶无道从世界猎人学校出来去葡萄牙里斯本执行任务,刺杀一名公爵,结果碰到涅斯古这个从贫民区成长起来的高级赌徒,那个时候的涅斯古已经算是葡萄牙小有名气的高手,结果遇到更加变态更加卑鄙更加无耻的叶无道,结局可想而知,可怜的涅斯古差点被卖去做鸭,想必这几年也是含恨在心的励精图治。 是一雪前耻,还是雪上加霜,就只有时间来证明了。 监控室里,那金丝眼镜女人皱起了眉头,她还以为这两个气质迥异常人的人,见面之后定会有场恶赌,不曾想会是这样,还真是富有戏剧性色彩的一幕呢。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赌场securitymanagen,走了进来,低声在金丝眼镜妇人耳边一际低语。女人精致的脸庞蓦然一沉,略加思索道:“通知所有人不要轻举妄动,这种来头的家伙不要招惹。” 那赌场securitymanagen说道:“我己经把所有人员都安排妥当,只要稍有风吹草动,我敢保证能够迅速作出对策。” 女人点了点头,忽然又道:“你去把那个酒鬼找来。估计今晚赌场里,不会太安静了。” 赌场securitymanagen迟疑了一下,说:“可是,可是……” 女人眼光一横,镜框后的美眸凶光一闪:“把他叫醒!实在不行,用水泼也要把他泼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