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超级赌徒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七十六章 超级赌徒

澳门位于北纬20°14,东经,113°35。总面积23.8平方公里,若是从世界地图上看,抱歉,它的名字都比它的尺寸大,你得用放大镜。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大概上帝创造出来的东西,都是有用处的,就是这么个弹丸之地,在经过伊比利亚半岛上的葡萄牙人的统治之后,竟然成为世界闻名三大赌城之一,随着庞大恢宏的湖泊式喷泉在音乐与灯光的幻影中绽放出璀璨光华,来自纽约的四万个喷射装置一齐向夜空射出绚丽多彩的烟花,原本便不俗的澳门赌业在众人瞩目中迎来了一个巨大的惊叹号----拉斯韦加斯的豪放风格在对谨守传统的澳门赌业宣布“狼来了’。 澳门最著名的赌场,当属葡京大酒店。与另一个世界赌城拉斯维加斯不同,澳门的赌场以赌桌为主,拉斯维加斯则是以老虎机为主。机器是死的,人是活的,从这一点来说,赌城拉斯维加斯虽然富丽堂皇,远胜葡京,但对于一个真正的赌徒来说,档次并不如澳门。赌博,玩的不光是心跳,更重要的是智慧,人的头脑。白痴可以赢一次,赢两次,但绝对不会赢三次,四次,五次,六次……一直赢到你手心脚底全是冷汗。 荷官乔亚,这个葡京大酒店资格最老的赌徒,此刻的他,不光是手心脚底全是冷汗,连脸上也是汗水涔涔。只不过他这是因为输的汗流满面。 在他对面,是一个穿着随意,实际考究地年轻人。这个年轻人一头褐色头发,面庞棱角分明。典型的伊比利亚人血统,也不过二十岁左右,但给人的一种感觉却是老谋深算,与年龄极不相符。 气度沉”,一双眼睛也是光彩内敛,这也正是乔亚上手没有看出这年轻人的隐藏地实力而走眼的原因,真正的赌场高手除了极个别鹤立鸡群外多半貌不惊人,与影片电视和凡人想象中的高大形象南辕北辙。 整张赌桌,赌到激烈处,所有的赌客都悄然退场。最后只剩他们两个对阵。 从桌子上的赌局来看,他们在玩二十一点。二十一点这种游戏。貌似青常,其实内里学问一点也不少,正是赌徒们青睐的心跳游戏,简单的,总是最难的。 一只白净的手放在桌子上,食指中指轮流点着桌面。那年轻人不作声色,眼睛也只是偶尔瞥荷官乔亚一下。但在荷官乔亚看来。这一对不显山不露水地眼神,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 乔亚颤抖着把手伸向桌面。桌面上,属于他地牌一共两张,一张暗,一张明。明面是一张方片qq在青常人看来,这绝对是一个好面子。可荷官乔亚明白,他已经不能再要牌,因为……他确认了一下牌底。没错,牌底正如他推算。 “dealer,发牌。”年轻人抬了一下眼睛。 dealer。也就是荷官的意思。在赌场,荷官是最一线,也是最引人注目的工作职员。他们直接坐庄,与赌客面对面,替赌场老板去赢钱。 一个赌桌,通常有两名荷官,与荷官乔亚搭档的另一位荷官,显然是个新手,面对这种场面,人有点手足无措。赌场经理之所以把她这个新手安置在乔亚身边,为的就是让她跟着乔亚多长点见识,没想到的是,以赌棍为名的乔亚,也一次次败在牌桌另一侧地游客手下。 珍妮颤抖着把牌发到那个赌客手边,那赌客却连看都不看究竟是什么牌,不动声色看乔亚一眼,手指勾了勾,示意继续发牌。 现在在那赌客手上,一共三张牌,牌面是一张梅花八,一张梅花三,也就是说,包括刚那一张没有亮的底牌,绝不能超过十点。 乔亚算了算,以他的眼光与记忆力,珍妮发出的这几张牌很有可能是,一张方片q,一张红心十,一张梅花八,一张梅花三,一张梅花九。他的牌面是方片q,牌底是红心十,按照一个正常赌徒的心理来说,二十点,绝对是一手好牌。但是,他怎么也乐观不起来。他的对手,牌面分别是梅花八、梅花三,牌底很有可能就是梅花九,偏偏这个时候,这个面无表情的赌棍仍然继续要牌,这让他腚底如坐针毡。 “慢着!”乔亚忽然制止珍妮发牌。 “怎么?磨磨蹭蹭,就不怕你老板炒你鱿鱼?”年轻人轻轻哼了一声。 赌场大概是世界上规矩最多的地方,针对每一中年感身份地人,都有杂七杂八的规矩。对于一个荷官来说,他需要遵守的规矩之一就是,尽量把手头地活迅速做完,这样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时间就是金钱,在有限的时间内,为老板多赚钱,另一个就是让口袋输得精光的穷光蛋快点滚蛋,别挡了下一轮客人继续送钱来。 “你懂不懂规矩,这一张牌,应该是我的。”乔亚现在关心的早不是快慢的问题,现在面临的是,如何尽量不输钱。乔亚一边下意识摸着额头冷汗,一边在心中迅速算计着停在甄妮指尖的那一张牌。如果他没算错,那应该是一张梅花a。 “哦,那就你请。”年轻人依然不动色声,做为一个自认为品位超群的赌徒,首先他具有超一流的心理素质。 珍妮点点头,乖巧而不露兴奋地将牌交到乔亚手边。尽管那个年轻的赌客是那么的迷人,但她更喜欢的是钱。赢钱,才是最开心的事。 乔亚手颤抖着伸出去,正想把牌打开,这时候,他突然看见桌对面的年轻人不动声色地把底牌亮了出来。 底牌,梅花a。 乔亚心头一振,喉头一热,一股热血几乎喷了出来,呆坐桌旁,整个人都痴了。 二十一点! 而他手中的这一张牌,无论是什么,都不会是一张a也就是说,他爆了! 整个赌场一片哗然。 “哦上帝,这个拉斯韦加斯的流氓又来了,难道他不知道照顾下我这样心脏不好的基督徒吗?”一名美国的大赌客在胸口画着十字架感叹道。 “拉斯韦加斯的流氓?这个家伙是谁?”一名南美洲的赌客欣赏完青年的干净手法后疑惑道。 “这是个连撒旦都不想见到的魔鬼,因为他能让你输的以后都不想赌博,哦,天啊,这个家伙在拉斯韦加斯247家赌场赢了大大小小上千场,胜率是96%,就算是世界第一赌王谢尔登阿德尔森的资产增长率也没有他这么恐怖吧。”美国赌客望着那个青年的孤傲背影,努了努嘴,“前提是他收下那些他不屑一顾战利品。”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今年卜?月在拉城一年一度的扑克赌王大赛,那个一战成名的就是他?”南美洲的赌客震惊道,要不是赌场不能够带手机和照相机,他早就跑过去和这个震撼全球赌场的神秘人物合影了。这场大赛最吸引全世界的莫过于压轴戏----从7月7日开始的无上限德州大梭哈,这一届参选赛手每人必须交10万美元换取筹码,然后直到所有的筹码集中到一个人手中为止,今年报名的人数高达6000多人,也就是说奖金池中最少有6亿美金! “只用了一年时间就跻身世界十大赌王之列,上帝一定欠他钱。哦,怪不得他的绰号叫撒旦地信徒。” …… 浑然不将旁观者放在心上的年轻人站了起来,看着同样面白如纸的荷官珍妮说:“喜欢吗?喜欢就都送你。” 拍一拍手,看也不看一眼。只在面前堆积在桌子上的如山一般地筹码中拿了一个,就离开了桌子。如果是在情场,这种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风范恐怕要迷倒一大片女人了。 价值至少是一千两百万美元的筹码,这个年轻人看都不看,只拿了一个走,剩下的全都送给了荷官珍妮,这让珍妮一颗心再也无法跳得规则,虽然在这葡京赌场见惯了钱如流水般的三十分钟河东三十分钟河西,但是像这个男人如此挥霍还是头一次。 “难,难道他喜欢我?”珍妮摸摸红得发烫的脸。她虽然知道自己有葡京未来之花的美名,但也不至于使一个陌生男子话都没说几句。就送她八千六百万。当然,她也知道,那些受到打赏的赌场人员是会受到赌场的一点甜头,但绝大部分筹码是要收回的。 而她哪里知道,那个现在早已拿着一个筹码去赌轮盘地超级赌徒,向来玩得就是这种死地后生的刺激。哪怕站在他面前地是头老母猪,他也会不屑一顾地把钱统统送出去。赌场的钱对他来说。无非左手出,右手进,始终都是囊中之物,比放保险柜都安全。 “这个算牌客能把葡京头号荷官乔亚逼到这份上,还真是不简单,不愧是新上位的赌王,在气势上就赢了,我们澳门方面恐怕没有谁能制住他了,真是无聊。” 赌场总监室里。一位总经理模样的华贵女子望着屏幕墙上的年轻人,神情自若,甚至带有一点点不屑。那是一张精致无比的脸蛋儿。一副金边眼镜,轻轻架在小巧的鼻子上,眼镜下又黑又长地睫毛,无声发散着智慧的光芒,“就我所知,目前关于二十一点如何赢牌的技巧,有不下十种之多,但真正实用的,就一种,算牌。” 身后的保镖没有人敢插嘴,似乎习惯这名女子的强势。 “去,查查他的来头。” “是。”旁边有人领命而去,不多时,答案给出,“涅斯古,葡萄牙人,出生在首都里斯本的贫民区约布斯,现是世界超一流赌徒,最佳战绩,虽然今年才在拉斯韦加斯真正出名,但其实十八岁便横扫欧洲第一赌场摩纳哥的蒙蒂卡罗赌场,曾经在三天之内连续挑翻西欧赌后卡蒂丝和世界排名十一地亚洲赌王李顾桐。目前,虽然他这次没有打破两年前那位中国青年在拉城创下的记录,但是这个记录随时都会被涅斯古刷新,赌界一致看好这个后生可畏的次世代。” 轻轻点一点头,这个葡京赌场地新上任casinomanager,赌场经理,她负责赌场的日常运作,兼顾赌桌及角子老虎机两大部门。一只手放在小巧的下巴上,睫毛一眨一眨,望着屏幕墙上不多时,就又赢了一堆筹码的涅斯古,嘴角一翘,微笑就流出。 这个年纪就能做上这个需要八面玲珑的位置,不简单。 “你们走吧,放心,这个人不是来砸场子的。”这个人,应该是在等人。这样一个有品位的赌徒在等的人,有理由让人期待。 “是。” 闻讯赶来的赌场securitymanger保安经理退了出去,带着门外手下一干保安人员,又重新去了各自的位置,对她的敬畏并不是流于表面。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观察,securitymanger发现,那个赌技一流的赌棍,每次赢光了太面前的,就会不屑一顾的送与当值荷官,然后只取一枚筹码,扬长而去。 所到之处,渐渐受到了整个赌场的赌徒帝王式的膜拜。跟着这个人,无论是谁都会沾一点光的。securitymanger看到这里,不禁对那个小巧精致的女人心生佩服。casinomanager不愧是casinomanager,以她小小年级就当上了casinomanager,她的心智绝对能够看出任何一个人的潜藏的心里。 而此刻,这个葡京赌场的casinomanager,饶有兴趣的观察着这个时间排名挤进前十的超级赌徒,注视着簇拥在他身边的各种人,但那个要等的,却似乎始终没有路面。 赌场中,涅斯古寂寞无聊地赢着一堆一堆无聊的筹码,然后一次又一次不屑一顾地打赏出去,就是没有遇见让他能够真正动用精力对战的对手,把玩着手中永远都是最后一块的筹码,眯起眼睛望着门口方向,叹了口气,当年如果不是你将我践踏得无地自容,我就没有今天呢,神秘的东方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