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风水术师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七十四章 风水术师

本来以为晚上难逃一劫的萧聆音看到叶无道怀中沉睡的赫连琉璃时,眼神复杂,惊喜、欣慰、落寞.还有欣赏,亲自把赫连神机的后事处理妥当便来到萧聆音这里的叶无道疲倦的躺在沙发上.抱着怀里甜甜微笑的小女孩,本来也应该是粉腮嫩肤的一个水灵女孩.却是这样。 “要不要我帮她洗个热水澡,再去给她买几套衣服?我去把空调和电热毯打开.她现在这样再暖和也睡不安稳的。”到底是女人细心.很快萧聆音就给出意见。 把赫连琉璃轻轻唤醒.这个孩子不像孔雀那般粘人.虽然不舍,却依然乖巧的随萧聆音去浴室洗澡.叶无道看着脸上笑容诚挚灿烂的萧聆音.没有想到这座工于算计的商界冰山还有这种玲珑心思,静静给自己泡了杯咖啡的叶无道看到腼腆羞涩的赫连琉璃出来后,还是被她的灵动震撼.那双眸子所蕴含的灵气丝毫不逊色雪痕和姑姑叶睛歌,真不知道怎样的孕育才能像她般缥缈.疏璃和孔雀不一样.后者冰冷、杀戮、妖魅.而赫连琉璃却灵动、温暖如玉、圣洁,如果说一个是阿修罗.那么另一个就像是在佛前弹唱“震动三千世界”的乾鞑婆。 “我是不是很难看?”赫连琉璃忐忑问道,叶无道是她现在最后的依靠.几乎就像曾经慕容雪痕把他当作信仰支柱一般。 “没有、等琉璃长大了我可能就要头痛了、因为到时候满世界都是琉璃的爱慕者。“叶无道轻轻把赫连琉璃拉过来抱在怀里、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自己遇到过不少天才少年,也亲手扼杀过很多原本能够绽放光彩的天才、但孔崔和琉璃又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赫连琉璃躲在叶无道的怀里不说话、萧聆音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是仍然是先去帮小女孩拿些药膏。她的手再不处理就要出问题了,明天最好还要把她带去医院看一下。 “琉璃,你长大后要干什么?”叶无道摸着她的头轻轻道。他不要她做他的棋子。不要她做任何人的棋子。 “做个像爷爷那样的风水师、爷爷说琉璃是我们家族百年一遇的人呢.所以从小爷爷就教给我很多东西,虽然不十分理解,可琉璃都背下来了。“赫连琉璃带着孩子气的一点点骄傲甜笑道。 “琉璃自然是聪明地,这一点,我知道。“叶无道怜惜的用手心摩挲那小脸蛋。他原先还担心赫连琉璃要报仇。如此看来.日后给她营造一个安静的生话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困难。 赫连琉璃默默感受着叶无道手心的温暖,她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我要帮你把所有敌人的命运都捏在手中! 叶无道似乎忘了风水同样是可以杀人的,而且杀人从不见血,甚至能够掌握无数人的命运。 抱着赫连琉璃的叶无道最后陪着萧聆音开车去商场给小女孩买了一大堆衣服和儿童用品,这一路他们这对璀璨组合当然是回头率惊人。尤其是在专卖店被营业员说类似“你们女儿真漂亮”“这孩子跟妈真像”话语的时候,萧聆音的神情那绝对是绝代妩媚、成熟中的羞涩摇曳在眉宇间.那双盈水的秋眸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令人馋涎得厉害。 孩子、永远是与女孩交流的最佳桥梁,看来此话不假。 晚上睡觉的时候赫连琉璃怯生生地想要跟叶无道睡在一起。出生没有多久父母便相继去世的她从来没有感受到怀抱的温暖,今天在叶无道怀抱里的小憩就如同是她最好的礼物、这个时候的她就像是刚刚出生的孩子.把叶无道当成最亲密的人。 等萧聆音和他们回家地时候.叶家所属私人医院最优秀的医生已经等在别墅门口.这再次让萧聆音见识到叶无道的雷厉风行。 最后在叶无道强硬态度下萧聆音也和他们一起睡.床自然够大,睡在两人中间的赫连琉璃听着叶无道的故事慢慢睡去.而萧聆音则静静不动的思索着什么.宠溺的望着猫在自己怀抱里的那么小的孩子.叶无道淡淡道:“想问什么你就问吧.我会给你答案。” “那个老人是谁?我知道,他那种谈吐和风范绝对不是一个乞丐。”萧聆音侧身面朝叶无道.吐气如兰.沁人心脾。 “和我六年前开怀畅饮过的老人.结为兄弟.现在才知道他叫赫连神机.出于对他的尊重.我不会挖掘他的过去。” 叶无道从床头烟盒中抖出一根烟,只是最后看看琉璃还是没有抽,只是象征性的叼在嘴里.看到萧聆音不敢置信的眼神.叶无道笑了笑.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不是只有你才有过去,也不是只有你才有悲伤的往事,不是我自负,那个时候只有十多岁的我,心智却比一般人成熟很多了.因为有些事情想不开.那次离家出走的我在天桥下我和他喝了差不多一个晚上,到后来我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只不过我清楚.在我被家人找到带回家的时候,我真的长大了。” 萧聆音没有说话、确实,谁没有过去呢、她以前总是把他当作一个与与悲哀无缘的公子哥看待,现在她却越来越害怕,害怕他会让自己觉得可恨之下隐藏着让自己脆弱的伤痕,害怕自己对他的恨会慢慢消退,她不喜欢这种拖泥带水的感觉!如果不能够恨这个男人恨得彻底,她就算不能够报复家族也要离开他的身边。 身体输给了这个男人,要是最后连心也输了,那么她真的就一无所有了。 叶无道似乎洞穿萧聆音的心思,淡淡道:“我足够强大、你可以放心的恨我、与其被女人淡忘、我宁愿被深深的憎恨。” 萧聆音似有似无的叹口气、道:“琉璃以后怎么办?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带她。“ 叶无道轻轻摇头道:“谢谢,不过我要把她放在身边、我要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全部给她,她为我吃的苦够多了。明天我就把她带回家,我爸妈也都喜欢孩子,琉璃这么听话、他们肯定乐得合不拢嘴。” 事实上,赫连琉璃带给叶家的震撼远远超出带给它的喜悦,这一点,叶无道事后都有点哭笑不得。 燕聆音把叶无道和赫连琉理送到紫枫别墅门口的时候并没有跟随他们一起下车,叶无道也不想这么早曝光和这位扮演叶氏集团反对派系骨干的女强人与自己的关系,所以只是简单说了句“《死囚的末日中说最高贵的复仇是宽容,你心爱的人其实并不想你背负着憎恨活在世界上,为他们好好活着,就是最大的报答,你如果愿意,我可以解除我们之间的协议。” “雨果的书我从来不碰,我只知道《基督山伯爵》说过仇恨成为信仰,人类就能真实。” 燕聆音把手伸出车窗摸着叶无道怀中的赫连琉璃,怜惜道:“琉璃,不要学我,平平静静的生活,做个优雅而远离是非的女孩子。” “燕姐姐会得到幸福的,不过这几年还会苦点。”赫连琉理猫在叶无道的温暖怀抱轻声道。 “你怎么知道?”叶无道按响门铃,宠溺的望着这个小可人儿。 “我偷偷给萧姐姐看过相。”赫连琉理吐了吐舌头,楚楚动人。 叶无道抱紧她,柔声道:“琉理,以后不要轻易给人算命,冥冥中自有天意,在你没有足够实力的时候,不要妄图用自己的命数作代价帮助帮助别人,做好人没有错,但前提必须是你自己能够生存,我不介意你以后怎么选择道路,我只想你知道,只要你能够平安的生活。我不惜一切代价!” 他不想琉璃和她爷爷赫连神机一样沧桑一生。 “琉理记下了,除了你,我不会在意任何人。”赫连琉理乖巧地承诺道。 给他们开门的是刘清儿,赫连琉璃那双似乎能够洞穿人心和世事的清亮眸子凝视着眼前有点娇羞和疑惑的大姐姐。依偎在叶无道怀里地她纤细黛眉微微皱起,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话,而且她进入这幢别墅内部后就神情玩味,就像是寻常孩子遇到最可爱的玩具一样痴迷,她留意着这里的每幅字画、每样古董和每种装饰品,一只雪白小手悄悄掐弄。 “好灵气的孩子。”杨凝冰第一眼看到赫连琉璃就由衷赞叹道,这样的孩子就像是雪痕小时候的翻版。 叶河图也是眼神极其玩味的注视这个和他对视的小女孩,有趣有趣,这个兔崽子还真有点本事,其他方面比不上自己。这女人方面可就比自己强悍多了,这个女孩似乎有点眼熟。叶河图陷入沉思,最后放弃努力,朝正要介绍赫连琉理的叶无道玩笑道:“这么快就让我抱孙女了,好是好,就是快了点,有点不适应。” 叶无道白了一眼这个到了更年期没有一天正经的老爸,看着杨凝冰认真道:“她叫赫连琉璃。是我一个朋友地孙女,我想以后就由我照顾她。” “阿姨好。”赫连琉理温顺婉约的喊了声,虽然性格内向,但是经历了这么多坎坷磨难地女孩并不怯生。 杨凝冰倒是喜欢这个轻灵秀气的小家伙,但是也没有马上表态。她身边的叶河图听到“赫连”这两个字的时候身体一震,原先的那种玩味神情瞬间消失,继而是一种叶无道和杨凝冰陌生的神态,凝重,沁入骨髓的悲伤。还有莫名地惋惜,刘清儿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在同时拥有这么多复杂的情感。 “不行。”叶河图淡淡道,收敛起那种游戏人生的无所谓。此刻的他在气势上竟然硬生生压倒冰冷和威严已经浑然天成的叶无道! “为什么?”叶无道皱眉道,老爸这么多自然有他的原因,他清楚,这个男人虽然糊涂处世难得聪明,但是在关键时刻从不会含糊。 “以后,这个孩子,我来照顾!” 叶河图凝视着这个犹如他见过最华丽剔透水晶般璀璨的小女孩,认认真真的语气让紫枫别墅很多人都无法适应。 叶无道似乎捕获到什么关键信息,含笑不语,杨凝冰却是实实在在的被刺激了一回,朝叶河图瞪了半天却得不到任何结果,噗哧一笑地刘清儿很快就不去留意这个叔叔瞬间即逝的气势,对此感到忍俊不禁,只是她并不清楚今天成就辉煌的叶无道就是这个男人一手调教出来地怪胎! “那里明年就不能摆放鱼缸了。”赫连琉璃扯了扯叶无道的衣服小声道。 “为什么呢?琉理,可以跟叔叔说一下吗?”叶河图微笑道。 “明年二黑病符星飞临中宫,此星主疾病,也就是说那里的不宜摆放鱼缸、盆栽、植物及红地毡,所以这里的鱼缸必须拿掉。” 赫连琉璃轻轻落地,一本正经道:“爷爷很早就对琉理过<<黄帝内经>>有载夫宅者,乃是阴阳之枢纽,人伦之轨模。非夫博物明贤,无能悟斯道也’,虽然说如今风水一说多被人看作迷信,但那很多程度是一知半解的江湖骗子招摇撞骗所致,风水、推命、堪典,爷爷说种种玄妙,都只能在达到某种境界后才能算作风水术,否则就是误人子弟。” 叶无道和杨凝冰母子俩面面相觑,云里雾里的刘清儿自然是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而叶河图则颇有兴致的跟在这个小女孩身后,笑容神秘,道:“继续,帮叔叔看看这幢屋子。” “明年七赤破军星飞临北方,此星在目前的运中是主管偏财,此方位运用得当则财富丰厚,可以摆放招财进宝类吉祥物如貔貅,能镇宅纳福,横财就手,提升偏财运,摆放招财风水轮更能积聚财富。西南方会有八白辅星加临,如果不出意外,无道哥哥明年肯定能够财源广进,阿姨也能够在事业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而明年三碧禄存在西北方,不宜有不洁净之物。叔叔,如果我没有猜错,这里的摆设都是你做的吧?” 赫连琉璃眨巴着水灵大眼睛歪着脑袋注视着叶河图道,毫无心机。 “琉理是怎么被你拐骗过来的,给我老实交待!”杨凝冰足足错愕了半分钟后拧着叶无道的耳朵小声道,见识过叶无道小时候的狡黠、雪痕的天赋聪慧,也听说了在美国的那个叫孔雀的孩子的恐怖和诡异,她还是没有料到会有赫连琉璃这样神秘的孩子,这就像是在看科幻电影,杨凝冰有种缥缈虚幻的错觉。 “你忘记了,小的时候那次我离家出走,在天桥下陪我喝酒的就是琉理的爷爷,那个时候琉理才刚刚出生呢。”叶无道郁闷道。 “哦,好像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杨凝冰放开拧儿子的手,沉思道。 “不错,这里都是我布置的,有什么不妥你尽管说,我一定改正。琉璃,似乎你跟三合派有点联系哦?”叶河图可不理会母子两个人的窃窃私语,带着点破天荒地请教意味跟在左转转右转转的赫连琉理背后。 “看得出来叔叔也很精通,琉璃只是班门弄斧而已。”赫连琉理灿烂笑道。 “三合派?无道,说说看。”一旁的杨凝冰疑惑道,虽然她绝对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是面对头头是道的小女孩和疑神疑鬼的叶河图,她抱半怀疑态度,毕竟这些话从一个孩子嘴里说出来还是具有相当冲击力的。 “以天干、地支和阴阳五行为理论根据理气的风水术,所以称做三合派,这个三合派的创始人是杨筠松祖师,杨筠松、曾文、廖禹、赖布衣被誉称为贑南风水术的四大祖师,他们确实是有点真本事的,我随意看过他们的书籍,虽然我从小对这个最不感兴趣,但是也知道他们要是在今天,肯定是名动天下,啧啧,赚钱还不跟印钞票似的。”叶无道嘿嘿笑道, “三合派?哼,我爷爷说他们最多就是窥得皮毛罢了。” 赫连琉理噘着小嘴气呼呼道,模样极为可爱,“杨派风水术承继的是晋代郭璞葬乘生气的理论精髓,最为讲究‘三年寻龙,十年点穴’的功夫,用挨星七十二龙的颠颠倒五行格龙,再用天盘双山消砂纳水。爷爷说他‘点穴’的功夫自称天下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呢,爷爷说杨家后人如今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本事,就知道忽悠世人。” “吹牛。”叶无道走过去抱起小女孩大笑道,认真起来的赫连琉理真的是太让他喜欢了。 “琉理才没有吹嘘呢。”赫连琉理委屈的望着叶无道,楚楚可怜。 “好好好,琉理没有吹牛。”叶无道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赫连神机,很多时候,从一个名字就能够知道一个人的家世底蕴如何。 “你爷爷称第二,不仅仅现在没有人称第一,恐怕接下来五十年都没有人敢称第一。” 叶河图含有深意道,望着听话的趴在叶无道怀里的小女孩,突然眼神一变,伸出手摸了摸那根挂玉的红绳,淡淡道:“说不定就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对了,妈,明天我可能要去趟澳门。”叶无道抱歉道,“希望能够在雪痕到达之前赶回来。”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啊……”叶河图不理会儿子的杀人眼神,施然随意的走上楼。 杨凝冰瞪了一眼满脸谄媚的儿子,道:“少玩点!” 叶无道笑容灿烂,眼睛眯起,道:“老妈放心,我不会把整个澳门赌场都赢下来的。” 我最多赢下澳门一半的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