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故友重逢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七十一章 故友重逢

“原来在最爱的人死后,活着的人是靠着回忆继续爱着的。 所以不要以为为爱的人死就是爱,若真的爱,就为爱的人活着,活到很老很老。“ 一个充满磁性的温柔嗓音突然在萧聆音耳畔响起,带着熟悉的体温轻轻抱住轻轻颤抖的她,在人群中旁若无人。 萧聆音泪眼婆娑的抬起那清水芙蓉般精致的脸庞,望着这个最不愿意见到的男人,坚强背后的脆弱被他一览无余的尽收眼底,擦了一把眼泪,突然发现他此刻这样蹲着的样子也没有想象中那般讨厌,噗哧一笑,哽咽道:“你就不怕明天和我出现在娱乐八卦的头条,什么叶氏继承人的桃色绯闻之类的?” “g省的媒体喉舌已经被我掌握了,我就算指鹿为马也不是难事,所以就算你想制造绯闻都困难。”叶无道宠溺的刮了一下萧聆音的鼻子,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个游戏渐渐不好玩了,对她知道得越多了解得越深,他就越不忍心像以前那样君主对待俘虏般强势和霸道,对女人,叶无道也知道自己总是狠不下心,只要不危及生命,他就能够拿出最大程度的忍耐。 “你怎么会在这里?”萧聆音很快就恢复平时的冰冷和精明,刚才这份楚楚动人的小女人模样可能是再也没有机会看见了。 “你一个人不带保镖的四处乱逛,还疯狂购物,分明是在背后挂了一张‘我是富婆,速来打劫’的牌子,你要我怎么放心。”叶无道和她一起站起来,蹲在街道中央确实有点不雅,“你早点回去吧,我晚点再去你那里。明年初董事会改组,我想你也该升迁为亚洲区总裁了。” “你就不怕我回去的时候被人打劫?”萧聆音似笑非笑道。 “那样最好。给我英雄救美的机会。”叶无道笑道。眨了一下眼睛,“在g省没有人敢动和我说过话的女人。” 萧聆音知道他晚上去她那里意味着什么,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也许把第一次送给他,也是一种不幸中的万幸吧。 再次坐进那辆保时捷q11gt3,听着悠扬的轻音乐,萧聆音再没有半点迷茫。有些时候,遭遇生活的痛苦远远要比遭遇生活的平庸更让萧聆音振作。 叶无道等到萧聆音的背影消灭在人海,回首望了望那家肯德基。带着浅浅的微笑走去,这个傻女人。给人家那么多东西也不想想是不是人家就能安全的手下,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啊,几十万物品随使被人抢抢不说,到时侯很可能人都有生命危险,虽然说在太子党的绝对高压政策下g省治安几乎能算是全国最低的省份,但是他也不敢保证不出现见钱眼开心生歹意的家伙。 果然,那个老人和小女孩一出肯德基就有四个男子从不同方向突然出手。瞬间老人和小孩的手中就只剩下一个袋子,老人并没有去追这些抢东西的男子,而是紧紧抱住小女孩生怕她受伤,死死拉着最后一只袋子的小女孩怎么也不肯松手,那个和她抢的男子没有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就有如此惊人力气,恼羞成怒的他伸出脚就要踹这个得手碍脚的杂种。 突然,他感觉脖子一紧。原本就要踢出去的脚马上软了下来,就连咳嗽也没有办法。 一种冰凉的死亡气息笼罩着可怜的男人,他根本无法抗衡那只蕴含恐怖力道的手,因为按照常理来说他还能够扔掉东西去拨开那只手,但是让周围人群感到诡异的是这个男人的手脚直接就软掉了。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一个低沉的声音出现在这个几乎要绝望的男人背后,“贩毒抢劫都无所谓,男人嘛,养家糊口不容易,可这样打劫老幼,连畜生都不如,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吧?下辈子做人记得打劫也要劫富济贫。” 那名悔恨交织的男子渐渐感觉到世界暗了下来,知觉逐渐模糊。 小女孩凝视着那个邪恶如魔鬼的青年,他就这么轻松的制服了坏人呢,爷爷说这个世界最厉害的人就是比坏人更坏的坏人,那这个哥哥应该算是吧。 本来想杀人的叶无道看到小女孩的那双清凉眸子,轻轻一笑,松开那个已经昏厥的男人,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柔声道:“我帮你把东西都抢回来,记住,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要轻易松手。” 随后叶无道几个跨步跃上马路旁的拦杆,借势朝马路中央高高跃起,一辆恰好经过的轿车只好成为叶无道跳向街对面的跳板,那辆轿车的司机只感觉车顶一震,赶紧下车后一看,和周围人群一样当场呆滞,这顶车竟然凹陷了下去! 那个制造惨案的家伙在准确落在那边拦杆上后,微蹲的的身体如同弯弓的箭弦一样猛地绷直斜射出,一个劫匪被他踩中肩膀,咔察一声肩胛骨脆裂,倒在地上悲惨呻吟。 用叶无道的话来说就是,出来混,没有点本事,那就是给恶人的形象抹黑。 借助这个不错的落地,叶无道再次向前弹射冲去,那个家伙也如出一辙的倒在地上哭爹喊娘。 最后一个劫匪回头的时候无意见看到这一幕,吓得屁滚尿流的他匆忙把东西扔到地上后撒腿就跑,飘然落地的叶无道轻轻捡起东西,走回到那两个在地上可怜打滚的家伙身边看也没有看一眼,仅仅是拿起东西而已,对叶无道来说,这种渣滓如果不是在这种公共场合,早就成烂泥了。 拎着萧聆听音的东西感叹这女人疯狂起来真可怕,刷卡难道也有瘾头?缓缓走到爷孙俩人面前,本想把东西递给小女孩,可是看到他她那双冻裂的小手,“我帮你拿着吧,等你大了以后再帮我。” 那名即使对萧聆音也是保持尽量疏远距离的老人,突然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想说却又有点犹豫。 叶无道脸上突然出现一个灿烂笑容,对老人笑道:“老哥,很久没有见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