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雇佣兵团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六十八章 雇佣兵团

龙华大酒店的一间总统套房,气氛凝重。 郁金香雇佣军成员散发在各个角落,虽然体型各异,但他们无一不是标准的西方人,此刻除了在原先部署的龙华大酒店包括狮子王雷欧和依莎贝瑞在内的五名行动人员,还有两个在酒店外接应的成员。 总共成员始终保持在7人的郁金香雇佣军虽然不是欧洲的一流兵团,但是在近百只b级雇佣军中却是名列前茅,虽然说在叶无道手上大杀四方的影子军团,英国天狱雇佣军,罗马天堂武士团这些顶尖作战部队面前显得弱不禁风,但却也是一些国家贵族和顶尖富豪钟情的对象,能够跻身a级兵团的多是各个国家的第六部队和黑暗组织,寻常的零散雇佣军除非各个成员单兵作战能力超群,要不然就不想再**裸的杀戮中存活并且升级为a级,其中中国的军刀部队就位居第六!在世界所有国家的特殊部队中名列第一! 那个叫“林薇”雇用郁金香兵团的幕后人物相比这次的花费足够在北京买一幢豪华别墅,郁金香在欧洲雇佣兵团中的战绩不俗,至今的人物完成率是89%,着也是他们敢狮子大开口的原因,毕竟这种事情是玩命的活,仅仅7个人就能排尽欧洲雇佣军前五十,足以证明郁金香的强大。 靠墙站着的,是一个满脸狠色,身材消瘦的青年。血统,导游一个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贵族特性,它的错号是豺狼,意思就是眼光毒辣,其擅长的,就是跟踪与蹲守。 暗杀,是其长项。狡诈、狼心狗肺,是他的注释。 从他八岁杀掉强奸她亲妹妹的养父起,他就再没有半点人类感情,在郁金香佣兵中他的杀人手法最为残忍。而他最欣赏的就是欧洲第一兵团神圣武士团对黑暗君主“影子冷锋”的搏杀,在他看来。那个影子在行动中的狡猾和卑鄙才是最华丽的艺术,他更加崇拜“影子”的杀人手法,它固执的认为就算是“撒旦之使”佣兵团的领袖地狱三头犬也未必是影子防不胜防的暗杀技巧的对手,着一点,他经常和部队中其余六名“撒旦之使”坚定拥护者争论。 躺在床上的是一个神情懒散,好像什么事情也不妨在心上的壮汉,一头褐色的长发,似乎是斯拉夫种族的人,绰号,噩梦,至于是谁的噩梦,只有做梦的人知道。 坐在沙发里的,是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一身高贵的黑色礼服,纯粹一身英格兰贵族气质,绰号,得拉克伯爵。故名思义,嗜血,是他的写照。 此外,还有一个依靠在床边,不时将眼光投向外面蓝天的中年人,他的血统应该是来自巴尔干半岛,他忧郁的眼神中那份属于艺术气息的灰色感**彩,为他赢得一个“审判者”的美誉,逼供,是其最拿手的,只要落到他手中的人,连死人都会开口说话,他最感兴趣的就是中国医学中的经脉和针灸,对人类身体构造的了解近乎颠峰。 在沙发上蹦蹦跳跳的一个侏儒是计算机黑客,偶像是数次蹂躏自己的中国“天使”。 最后一个,铁塔一样立在房间正中的人,也就是郁金香雇佣军的核心,出身斯堪迪那维亚半岛,早年出道,绰号海盗,后来却改成狮子王,因为郁金香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人数只能是7,雷欧是在郁金香前任团长战死后才进入这个单兵战斗力超群的雇佣军,最后逐渐在不断的战斗中赢得今天的地位。 郁金香七名成员,唯独娜迦依莎贝瑞不在。 咳嗽了一声,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开口说话,声音沙哑,犹如古老的陈旧钟声。 “庄园的叶子老去,葡萄在啤酒杯里远行。”这是一句不着边际的话,尽管暗中监视的人听不懂,但郁金香的六个成员都听明白了伯爵要表达的意思。 雷欧看了一眼其他四人,最后把目光落在德拉克伯爵身上,道:“我不强求。” 德拉克伯爵又咳嗽了一声,说:“我已经老了,本来做完这一票,我就该收手不干了,回家去那座几乎荒芜庄园种中葡萄” 墙壁上那只古典的瑞士玫瑰挂钟嘀嗒声清晰可闻,六个人,没有一个开口出声。其实有些,不需要说,六个人也彼此心知肚明,他们此次来到中国,不但没有完成任务,反而成了目标的阶下囚,这不能不让人感到郁闷。尽管这一条命暂时是保住了,但后面会怎么样,六个人心里却没底。面对那样的对手,骠悍如他们也不敢做鱼死网破的挣扎,亡命之徒最怕的,除了不要命的疯子,还有就是更加邪恶更具力量的强者。 可……后面的话,又被一阵咳嗽声打断,这位年老的绅士病态形象的背后却是犀利的身手,郁金香雇佣军中资格最老经验最丰富的就是他,他一走,本就摇摇欲坠的郁金香更加没有地基。 “你们几个呢?法庭,你的态度是什么?” 审判者,又叫法庭。那个忧郁的中年人叹了口气道:“游今朝在雾气里迷航,冷月沉入第十三根紫檀木的怀抱。” 雷欧点一点头,望向豺狼,又道:“你呢?” 豺狼好象没有听见,仍在来来走个不停,就在雷欧一扬眉,准备有所行动的时候,豺狼忽然站住,盯着雷欧道:“我不需要说什么暗语,我只问你,狮子,你觉得那小子能够靠得住,那我就听你的。” 雷欧眼一转,望向床上的噩梦。 “我无所谓,只要有吃有住有女人让我上,哪里都一样。”就连说话,都透着一股懒懒散散的腔调。 雷欧又转头过去,转向最后一个人。 长相奇丑的侏儒摇头晃脑道:“中国,我喜欢,天使就来自这个神秘国度,我留下。” “阿尔手卑斯山北麓雪终会融化,西太平洋的台风终会吹到窗前。”雷欧说一句暗语,“既然都没什么问题,那就这么定了。” “郁金香就这样被人采摘了?”房门忽然打开,依莎贝瑞带着妩媚的风情姗姗而来。 雷欧眼睛里的痛苦一闪而过,冷笑道:“我们雇佣军如果丧失了信誉,那就只能死,或者是解散,郁金香被人采摘总比彻底凋零要好,就算是被养在卧室的花瓶中,只要存活,那就是希望,哼,谁不渴望见到明天的太阳!” 依莎贝瑞道:“我不愿意。”她和德克拉伯爵一样对郁金香兵团有着不一样的情感,虽然她愿意绝对的臣服在强者脚下,但是那仅仅是她个人的意愿,而非整个倾注了那个男人全部心血的郁金香兵团,虽然那段回忆都随着那个男人的死亡而尘封,但是伊莎贝瑞并不希望郁金香就这样被叶无道吸纳。 “这不是理由,生存永远是雇佣军的第一目的。” “不战,就认输,这可不是郁金香的一贯作风!”伊莎贝瑞冷笑道。 “郁金香就算杀了叶无道,剩下的人恐怕最多也族就一两个,这笔生意更不划算,我们不能因为你的那点感情而作出攻击,冲动是魔鬼。”审判者冰冷道。 “啧啧,恐怖的欧洲最古老种族之一娜迦族的女人,竟然也会谈感情了,啧啧,啧啧,也许撒旦都该去教堂唱弥撒了。”说这话的,是眼神阴冷的豺狼。他的话刁钻刻薄,同时将依莎贝的心态剖示得很完善。 “有趣的郁金香,有趣的女人,娜迦族,似乎听说过。” 叶无道通过监视器屏幕欣赏这一幕,身旁站着的是前几个钟头还是针锋相对的敌人的燕东疏,一个南方的太子,一个北京京城的公子,两个都是当代最出色的青年枭雄人物,此刻他们的关系相当微妙,盟友,自然不是,敌人,也不像,叶无道终究救了他一条命。 叶无道望着这个家族命令回京却擅自行动的燕家少爷,燕东疏,京城太子党的核心人物,和林微据说都是被神秘太子最器重的心腹。 “那个女人,最好不要留。”燕东疏淡淡道。 “身边有颗定时炸弹才有趣,况且让我对这样的女人下手,我也办不到,”叶无道摸了摸鼻子深邃道,笑容诡异。 “这是你的事情了。”燕东疏不再开口。 叶无道打开那间总统套房的扬声器,望着警觉的郁金香雇佣军七名成员,微笑道:“既然你们已经讨论完毕,那么留下的欢迎,要走的可以离开了。” 关掉扬声器,端着红酒的他转身注视着若有所思的燕东疏,笑容灿烂,眼神冰冷道:“燕清舞和你是什么关系?” 燕东疏优雅微笑道:“兄妹,亲兄妹。” 叶无道眉毛一挑,不再说话,轻轻喝了口鲜艳如血的红酒。 燕东琉望着屏幕上那个最终选择走出房间外号是德克拉伯爵的老人,饶有兴趣道:“就这样走了?” 叶无道嘴角翘起,冷笑道:“他要死,我怎么拦得住,留在房间就是天堂,走出房间就是地狱,这就是他们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