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红颜娜迦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六十七章 红颜娜迦

这一刻,雷欧感觉到手心有冷汗沁出。难道那太子党的党魁有如此高深的造诣?如果是,那么雇主为什么不提前说? 就在这时,一种骨头的折裂声,拳脚着肉的沉闷声,突然从走廊的尽头传来,虽然只有短暂的几声细微的声响,但那也逃不过雷欧雷达一样的耳朵。 来不及提醒伊莎贝瑞,雷欧沿着墙壁迅速向前奔跑。那是一种矮着身子,四肢着地的奔跑,样子难看,唯一的好处是绝对不发出一点脚步声,犹如黑暗中的捕食的猫科动物,敲入声响。 刚转过走廊,雷欧的身子刹那僵硬。 在他面前,一副比无间炼狱还要恐怖的景象在向他无声述说着瞬息之间发生过的事情。九名身高在一米九往上,体重在一百二十公斤左右的壮汉,诡异的陈列在已经客房门前,或躺,或站,或倒立,或斜挂,总之,没有一个不像纸片一样贴在墙上地毯上。 然而,这还不是最令他震惊的。在他眼中,这九名壮汉一个个瞪大了双眼,呆滞的望着他从走廊另一面出现,张嘴欲言,却像梦魇一样,谁不出一个字。 雷欧不知道这人是谁,但他知道如此凶狠的出手之后,只是暂时夺去这九名保镖的身体行动能力,而不伤害其性命,这背后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他都不敢想象,这种对手未免也太夸张了,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对决。 “不好了。狮子!” 伊莎贝瑞带着一个惊人的消息,找到僵硬在走廊拐角的狮子王雷欧。 雷欧转过眼去,眼神中毫无生气。 与雷欧如出一辙,呆滞之后是彻底的冰冷寒心,伊莎贝瑞对于面前的景象目瞪口呆,“这……这……难道是他一个人干的?” “你说的他是谁?” “太子党那个被世界黑道组织新评为中国黑道新教父的叶无道!”伊莎贝瑞在怔了一怔之后,眸子绽放不为人知的耀璨光彩,说:“我刚刚从监视器中看到他杀了燕家公子,看来计划有变。实施第二行动方案!” 雷欧终究是郁金香雇佣兵团中的领军人物,在明白了眼前这一切发生的根源后,迅速做出了相应反应。“用不着等那三个家伙来,我一个人就足够!”不知道是出于疯狂。还是处于不可遏制的兴奋,雷欧很高兴会在中国遇到一个世界大师级别的杀手。叶无道,一个中国南方地区黑道君主,竟会有如此出人意料的手段。早知如此,即便雇主不找他来做这一票,他也会不请自到。 “雷欧!”见制止不了雷欧的冲动,伊莎贝瑞只得尾随跟上。他们毕竟是搭档。两个人来到燕东琉所处的那间房子采取最直接最干脆的破门而入。当然,不论多么结实的门,也经不住狮子王雷欧的一撞。铁质门板就那么直飞出去,带着一道弧线狠狠跌落一旁。灰尘弥漫中,雷欧迅速进屋占据有利地形。 只是屋子一片安静,静得让人感到窒息。 “啪啪啪……”一阵节奏清晰的掌声渐渐响起。 伊莎贝瑞心一跳,突然就有了一种奇异的冲动,那种带着**的冲动。刚才她就是伴随这种掌声进入**,温暖的细腻感觉就像是一双手在抚摸她的肌肤,她的身体都开始不由自主的微妙颤抖,这种快感让他几乎要呻吟出来。 一个嘴角噙着淡淡轻蔑笑意的青年悠闲的坐在百年黄花木制太师椅上,正是他,第一个鼓掌示意。 “你。你们怎么……?”伊莎贝瑞忽然发现她有一种掉进猎人陷阱当中的感觉。太师椅中,翘着腿坐着的,正是方才杀气腾腾杀进屋来,擒住并且瞬间击杀燕少的叶无道。 而在他身后站着的人,应该是早就是那个死人,燕东琉。可是,偏偏这个该死的人。傲然站在那里,神色阴森的望着他们。 难道监视器出了问题?伊莎贝瑞不禁感到一阵疑惑,她明明看见燕东琉被这个邪恶的家伙一记手刀插进腹部,难道?!对,那个时候叶无道正背对着摄像头,她只是看到叶无道那个手势后燕东琉缓缓瘫软,也许就是在这一瞬间他们达成了协议,也就是说这个太子把自己兵团刺杀的事告诉给了叶无道。 “不必奇怪,燕东琉你来给他们解释一下。”挥了一挥手,示意到此为止,掌声停了下来。太师椅中的叶无道嘴角永远挂着一丝邪魅的阴笑,望着伊莎贝瑞,脸上早写了几个字:“我们又见面了,美人儿。” 燕东琉眼神淡淡的看着两个人,轻轻打了个响指。随即两个原本是燕东琉保镖的彪形大汉被架了一个人出来,扔到房间中央。那人一摊烂泥一样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看看燕东琉,再看看叶无道,说:“不管我的事,燕少,是……是……林徽让我干的,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我的家人都在他的手里……”交代出幕后元凶,那内奸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贴在地板上,一动不动。 “早死早超生,送他上路。” 燕东琉尽管心中怒火如焚,面上仍是不见一丝火星,又是这种卑劣低俗的下三滥手法,林徽啊林徽,没有想到我们已经到了需要置对方于死地的地步了,你是想通过我被叶无道暗杀的假象,从而你浑水摸鱼从中牟利吧,确实是一个很漂亮的一石二鸟之计,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我要比你想象的要幸运,叶无道也比你想象的要聪明。 这笔帐,我回到北京在慢慢和你算! 那两名被收买的保镖被拖出门外,他们的结局对于早已经习惯操纵别人命运的人来说根本无关紧要。 “这次,我欠你一条命。”燕东琉面无表情,道,欠谁的他一定会还。 叶无道只是高深莫测的淡淡微笑,不置可否,望着门口的两名高级佣兵,还有郁金香雇佣军陆续赶来的其余三名成员,他叹了口气,用流利的英文道:“接下来是你们坚持执行命令,还是坐下来慢慢喝杯茶呢?”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计划地?”狮子雷欧保持最平静的口吻,但是微微颤抖的食指却透露内心的愤怒,这个你,指的不是被刺杀的对象燕少燕东琉,而是太子叶无道。 笑容随着嘴角的翘起而展现,邪邪的,充满黑色的魅力。叶无道眼角已抬,却望向哪个对男人有着魅惑心扉的金发女子,耸耸肩随意道:“因为我叫叶无道。” 没有理由,这就是理由。 “好了,你们没有什么话说,我就要送客了。”燕东琉对于这些妄图要他命的杀手没有一点好感,虽然他也被这场看似荒诞的阴谋打破一贯宁静的心境,但是家族的优良教养和自身的超群涵养使他言行举止仍然不输叶无道很多,本来只是和叶无道的一次会晤,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轮落到被人像猴子般戏耍的境地,这种难以洗刷的耻辱感让燕东琉的眼神有些狰狞。 送客,自然是送到西天! “这个女人我留下,其他人,死。” 叶无道眼神无辜,就像是踩了别人一脚后说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有意的一样轻描淡写,他的无耻作风,在做了影子冷锋的时候就有淋漓尽致的极致发挥,这一点从黄金大祭司率领的神圣武士团追杀叶无道过程中不下十次的整体性腹泻就能证明。 绝世妖娆依莎贝瑞并没有上前,只是透过半遮脸面的金发望了过去,眼中闪烁着玩味的光芒。 雷欧貌似四肢发达,却不是头脑简单的家伙,他也听出两人之间似乎有猫腻,蓦然上前一步,大声道:“依莎贝瑞是我的女人,没有人能够把她从我身边抢走!要战就战,你也未必能胜,就算胜了,也是惨胜吧!我们郁金香雇佣军可没有逃兵!” 一股气势从这个身高近两米三的魁梧巨人身上爆发出来,几乎所有燕东琉的手下都向后退了两步,对于他们也许仅仅是在格斗场或者军队中的佼佼者来说,在年复一年的杀戮中成熟起来的雷欧,放到中国,绝对是一条毒狼,郁金香其余三名成员果然没有丝毫怯意,直接和叶无道这边对峙而立。 “要不这样吧,我们来赌一把怎么样?” 微笑继续蔓延,叶无道嘴角的笑意更深,“我赢了,她坐我的宠物,你们做我的走狗;我输了,我和燕东琉随你们处置,怎么样?” 雷欧虽然没有足够的自信挑战这个深藏不露的男人,但是身为在欧洲战场辗转多年终于成为b级上阶位的郁金香雇佣军领袖,他不得不战,而且,在自己的女人眼前退缩,雷欧宁可死。 “雷欧,你要是败了,你也就没有资格做我的男人了。” 依莎贝瑞凝视着叶无道,用摇曳风情的嗓音道:“我只崇拜强者,你若是世界第一,我就算给你做性奴也无所谓。” “怎么赌?”雷欧被逼到背水一战的地步,生出一股豪气。 “刀!怎么样?就你胸前的那把刀,你用刀,我空手,我知道雇佣军的精神,杀人时惟一的宗旨,在任务面前不存在什么狗屁自尊!你也清楚你空手根本没有半点胜算,虽然说在我看来你有武器也没有啥意思。”叶无道懒洋洋地站起身来,一米八的他在魁梧的雷欧的身前,仿佛是一个小孩子,但是谁都清楚这匀称的身体随时能够爆发出恐怖的杀伤力。 “如果你输了,能代表燕东琉的意志?”雷欧瞳孔收缩,面前的青年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劲敌,手去胸前,慢慢取下那口瑞士军刀,刀尖向后,到持在手中,锋芒森寒。 “我?叶无道永远都不会输,就算输,那也要你们欧洲太阳王那样的角色菜像话。耸一耸肩,叶无道看了一眼沉默的燕东琉,“假设我输了,燕东琉的保镖也拦不住你们郁金香佣兵,所以你的问题很幼稚。” 呵,男人啊,多么有趣的奇迹。依莎贝瑞忽然一手捧胸,做了一个极具杀伤力的魅惑姿态,房间里虽说都是每个人都意志足够坚定,依然被这个妖精挑逗地心潮鼓湃。 似乎感受到了体内鲜血的沸腾,叶无道嘴角的笑容忽然隐去,平时刻意压抑对战斗的渴望道,这一刻逐渐释放出来:“来吧。你不急,我还着急着收养宠物呢。”话毕,气息全变,整个人周身散发着凛凛的死亡气息。 来了! 刀锋寒光一闪,雷欧向前猛扑,刀以肉眼不可预测的速度出现在叶无道的脖劲大动脉处。 叶无道一歪头,冰冷地刀锋舔着肌肤滑过,只差毫厘,他便血溅当场,这种与死神接近的感觉让叶无道感动兴奋。 雷欧一发扑过,豹子一般迅疾转过身来,左手在后,右手在前,迅速由进攻转到防守状态。 “不错。”如此迅速做出攻防转换,那是一个真正的雇佣军具备的基本素质,但是,他的对手没有料到,他根本就没有反击的科。 仿佛灵猫戏鼠,在叶无道眼里,这个巨人就是一件杀人利器,看到他,叶无道突然想到被送去训练的萧破军,那才是真正的屠杀兵器。 雷欧似乎也感受到了叶无道神情中的强势,但事关生死,不容他退缩半步。 既然你不进攻,那我就不客气了!雷欧持刀慢慢挪动脚步,刀身一转,角度调正,正好将窗外的阳光反射进叶无道眼中! 就是这一瞬间! 刀再次雷霆出击,目标,咽喉。 所有人都感到惊恐,燕东琉甚至有点绝望。 依然有点不屑的叶无道脚步一转,刹那使出一个神秘步法,左脚阳,右脚阴,阴阳转换,生死轮回,叶无道忽然就出现在雷欧身侧,左手上,右手下,交相错过。 当,就一声,那把曾经沾染无数鲜血的瑞士迪卡普军刀铿锵坠地。 “你,用的是什么招术?”雷欧面色惨白,右臂已然脱囟。他知道,他输了。 “神奇?这就是中国武术叫太极,揽雀尾。”叶无道缓慢地做了一个太极云手,在雷欧右臂上一推,神不知鬼不觉就把右臂移回原位。 雷欧静静地看着这个气息变幻莫测的青年,放声大笑,单膝跪地道:“狮子这条命,这今天起就是你的了!” 并没有表态的叶无道径直走到金发美女面前,用手拢起了遮在脸上的头发。 笑容僵住,并在两秒后变成无言的伤痛。 叶无道曾经认为诸草包亮与姜维这对师徒最大的区别是,诸葛亮的老婆叫黄月英,姜维的老婆叫不知道。女人丑一点也不要紧,关键在能否让人让住你。可是他第一次对这句话感到无奈,当他见到那个仿佛在地狱相见过的金发女人那张脸庞后,这个念头无情地冒了出来,并打破了他刚刚建立起来的绮梦。 一张天使一般美丽的脸,赫然在脸颊上有一道深深的刀疤。 这就好像是一副最美的大师级的人物肖像画,被一个无知的顽童,恶作剧式地多加了一笔。 是谁如此残忍,竟敢将上帝创造出来的最完美的艺术品变得残缺? 叶无道眼神轻柔的伸出手轻轻抚摸那道伤疤,温柔地:“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