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攻心为上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六十六章 攻心为上

孙子曰: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孙子兵法,谋攻篇。 凡伐国之道,攻心为上,务先服其心----孙膑。 没有谁比叶无道再明白这些道理,一句话,攻心为上,出其不意方能攻其不备。 叶无道就像一个幽灵一般出没在龙华大酒店的楼层之中,一双比冰还要阴冷的双眸,不时闪动着残酷且睿智的光芒。此刻的叶无道,就像一架运转完美的机器,每一个楼层,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从他眼中路过的人,都被他周密的过虑分析解剖了一遍。 影子冷锋的獠牙终于渐渐露出锋锐! 在这其中,他发现了隐藏在平静之下的几点败笔,也可以说是无心的遗漏。但是,这不能算在燕东琉的头上,百密还有一疏,更何况谁能保证他手下能够个个精英,而不是良莠不齐? 另外,他都发现一点比较特别的地方,就是在七楼、十四楼、二十一楼、二十八楼,他总会听到一种类似金属摩擦的声音。当然,这种细微若无的声音,也只有他这个天纵奇才才能发现。如果算计的人不是他,那么这个局可以打满分。 但是以他敏锐的听觉和当年对枪械技巧的地狱训练,他甚至可以判断出这种发出声音的铁器,名叫psg-1,世界上最精确地半自动狙击步枪! 每隔七楼,安排一个狙击手,不知道这样缜密的安排出自谁的主意,不过,这种格局手法似乎不属于燕少的做事风格。 利用眼角余光,叶无道甚至发现在某些极其不为人所注意的角落,通常会被人暗中设置一枚纽扣式电子眼。例如某一个花盆后,某一盏廊灯上,某一张椅子下。总之这些隐秘的手段,似乎燕东琉就算是要专门为自己布一场鸿门宴,也不可能在这段的时期内做到这种缜密程度吧? 难道是针对燕家的另一个螳螂捕蝉的陷阱?叶无道心中冷冷一笑,内奸。无处不在地东西,就像在黑暗中翩翩起舞的蝙蝠,谁又能保证燕少身边不出一个这样的人物呢?要真是如此,自己倒也可以轻松的坐山观虎斗。 三十五楼,这个说上不上,说下不下的位置,既不显眼,又不招摇。如果他猜得没错,燕东琉会选在这个楼层与他会面。至于具体应该在哪个房间,对叶无道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 走廊上,到处可见身材魁梧的人员,尽管这些人有的穿着服务生的衣服,有地做商人打扮,更有甚者脚缠纱布,拄着拐杖,但在叶无道看来,纯粹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单说那根拐杖,如果与缠在脚上的高倍狙击镜组合,再与缠在上枪托合并,那么就是一杆完美无瑕的psg-1。 想着那优美滑润一如美女腰腹的曲线,叶无道唇有的笑意在不自觉中变得更浓。 几个衣着华贵的贵妇人正谈笑风生着从洗手间推门出来,无心一抬眼,就见到蒙娜丽莎还要精致几百倍的微笑,在她们眼前一晃而过。 几个情场上阅人无数的女人,瞬间被石化。 可是,她们又哪里知道,就是那个双手插腰、和身悠闲气息的年轻人这一路走来,不知道掳走了多少少妇少女地芳心。她们啊,不过是这整个龙华大酒店中微不足道的三个。 “呵呵,越来越有趣了。”叶无道心里想着,甩了甩头发,差不多快到有三点了吧。 两个靠在走廊上假寐的人忽然发觉来人可疑,正要上前盘查,这时,一对夫妇与他迎面而来。那美丽的少女尽管手臂挽着自己的丈夫,但两只眼睛都被身前这个甩头发,又挠头的少年吸引过去。 这让男人很是恼火,冷冷瞪了自己妻子一眼,后者却仍然呆若木鸡,这下让男人脸面有点挂不住了,胸中怒气一动,正要开口教训教训妻子,忽然就见妻子地眼睛大放光彩。 男人一转头,就见那少年径直朝他们走来。那两个身着黑西服的人,见此状况,转而又依靠在墙上,两只眼望向别的地方。 “这位美丽的女士,请问现在几点了?”青年脸上的笑容彬彬有礼。 “啊,啊,哦……哦……“少女张口结舌,面颊飞红。面前人,那对灵动的眼睛,目光咄咄逼人,简直要把人人看穿。少女瞬间都有一种**裸,被人扒光衣服的感觉。女人身旁挺着啤酒肚地男人只有一种想上去把那对漆黑眸子扣出来的冲动。 “哦,还有5分钟12秒啊,和我预测的果然一模一样。”青年放肆而又大胆地抬起少女的手腕,看了一眼手腕上那只看似精美镶钻其实假冒的伯爵坤表,冷清的眸子却满是不屑,脸上的表情却是真诚的陶醉,“您的手很动人。” 男人在这一刻几乎气晕过去,好大的狗胆,连老子的老婆都敢调戏!再看看老婆,那妩媚得简直要滴出水来的**,估计心里早已经跟这个小白脸上床了! “喂,先生,请把你的爪子从我太太手上拿开。”男人尽管很生气,但他知道在公众面前应该维持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应有的体面。而女人呢,早已经陶醉晕了,另一只手捂在脸上,心中迷迷糊糊在想,他是谁啊,他的眼睛好毒啊!这一双手,向来都是她的骄傲,可还是生平第一次被一个陌生人当众赞美。 男人在怒气涨红脖子,升到眼睛的位置时,想起了应该发出一声挽回尊严的怒吼,并怒发冲冠地举起了拳头。走廊中并不是只他们三个人,还有许许多多眼睛在看着呢! 一抹阴森的眼光闪过,男人仿佛坠进冰窖中。 等他打了一个冷战才意识到死神与他擦身而过时,那个真正的死神,早就在众人的注视下随意离开。 而在一连串电子眼后面,一间狭窄的小屋子里,两个人坐在一排监视器前,若有所思地望着叶无道。这两个人,一个是男性,一个是女性。那女性,赫然就是不久前与叶无道有过一面之缘的金发女人。 在另外几个监视器的画面中,赫然有燕东琉的身影。 “雷欧,等行动开始,他交给我处置,你只需要制服燕少和他的手下,虽然你这头狮子出手的概率并不大。”女人猫一样伸一个懒腰,金发半遮秀面,“唉,这个男人似乎很危险呢。” 那叫雷欧的男性膀大腰粗,身体魁梧至极,光是坐在那里,就象半座山,身着一身迷彩,左胸处斜挂着一口匕首,看样子,就知道是电影中经常上镜的雇佣兵,只是他的那种野性彪悍绝非电影中的绣花枕头般羸弱。如同一只狮子的他仰起上身,随手捞过女人,抱着放到自己腿上,眼里闪过匕首一样的光芒,“你是我雷欧的女人,不论是欧洲,还是亚洲,不管你走到哪里,你都要记住,你,依莎贝瑞,只属于我狮子王雷欧一个!” 依莎贝瑞抛了个媚眼道:“可是,我的**谁来帮我解决?你?地狱三头犬?还是德拉克伯爵?你从来不肯在别人身上浪费一点业务,就是象现在这样抱着我,你一天当中似乎都没有几回吧?嘻嘻,怕我把你身体和精液都榨干了?” 雷欧无话可答,最后只冷冷说道:“随便你怎么解决!”忿忿抛下依莎贝瑞,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雷欧,马上就三点了!”媚笑得花枝乱颤的女人娇滴滴道。 “我出去透透气。”雷欧控制着胸中的怒气,他不敢保证继续留在依莎贝瑞身边,这个魔女的杀伤力根本就不分敌友。像他这种世界顶级杀手,时刻保持旺盛的精力和警觉是必不可少的条件。如果浪费在女人身上,无异于慢性自杀。但,他又是一个比任何正常人都需要发泄的人,这两种矛盾促使他的性格越来越暴躁,以致于与他一起行动的“郁金简雇佣兵团“其他三名成员,没人愿意与他搭档。 那种多年养成的杀手本能,在雷欧出了小屋门之后,倏忽感到一阵寒气。 俯下身,伸出手去,在门边的地毯上轻轻一摸,指尖敏锐的触觉告诉他,这里刚刚有人来过!而且还站了两秒钟! 眼一动,一种感觉升上心头,在他眼中,那早无人走的地毯上,仿佛有一个人,正悠然踱过,转向走廊的另一头,那轻捷的脚步,好象猎豹一般隐秘从容。 高手!是顶尖高手!杀人如闲庭信步,那就是杀手的最高境界,这种层次的对手,他听说过,比如自己的偶像云翎----杀手界十年来最杰出的天才人物,还有,影子冷锋,更为神秘的暗夜君王! 而真正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静静等待他。 今天对于欧洲雇佣军中排名47的郁金香佣兵团团长来说,绝对是一个终生难忘的倒霉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