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燕家公子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六十四章 燕家公子

世间名车无数,但下车的方法只有两种,一是别人给你开车门,二是你自己推车门。 区别在于,你是谁。 叶无道在六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正凌那刻满岁月痕迹的苍老脸庞绽放欣慰笑意,因为老人知道,叶家需要的是一个看破俗世潜规则的坏蛋,而不是一本正经按图索骥的庸才。 车门轻轻打开,里面却久久没人出来。 车门外,酒店经理一张堆满谄媚的笑脸慢慢冷却,在冷风中花一样枯萎。这辆豪华的名车的里面,如同寂寞行宫般阴森灰暗,深藏着的,仿佛是帝王,又抑或野兽。这种感觉萦绕在酒店大堂经理的心上,只一秒钟,就漫长如一个寒冬,里面的人,他不等也得等在,而且是恭恭敬敬的等,因为这个人就是g省真正的地下皇帝! 这一瞬间,高悬在天的冷日,龙华酒店威严耸立的气势,酒店门外整齐排列的服务生,以及站在车门边不知进退的大堂经理,活生生构成了一副后现代的风格的黑白水墨画。 酒店高处某层,一处落地窗前,一双眼冷冷下视着下面发生的一切,默默打了一个响指,身边随即有女侍端上一杯红酒。 玻璃杯荡漾着玛瑙红,微呷了一口,透过殷红的酒色望下去,燕东琉恍如一个在等秘密情人的少女,那份刺激在酒精地作用下,不禁心跳加速。 叶无道,我看你能在里面呆多久---- 没人看见叶无道如何下车,更没人看见叶无道如何穿过龙华酒店的一道最阴暗的侧门,从容入徜徉进酒店地厨房区。当然,叶无道用地是第三种下车方法。 喧闹而忙乱的厨房,宽敞,整洁,足足可以容纳两百名厨师。 犹如一个帝王巡幸自己的后花园,叶无道悄无声息地走过,在他眼中,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经过刀俎,油锅等等程序后,变成流水线上一道道美味可口的大餐。慕容雪痕曾经说过,叶无道的眼睛和别人最不一样,他总是能够看到最丑恶的一面,然后在无尽的丑陋中发现美。 餐车绕了一个半弧形,才小心从身边经过。 叶无道嘴角翘起,微微生出一分笑意。推餐车的侍者心神一分,就一头撞在一旁埋头苦做刀工地胖厨师身上,餐车上碟碟碗碗掉了一地。 那挨撞的胖厨怒吼一声:“小子,你瞎眼了还是把眼球塞到娘们下面地洞里去了!?”举刀作势要砍,惊回头,只见一个人的背影在人群中慢慢远去,那份摄人的帝王之气,却还留在他的眼中。 “那个家伙是谁?” “我,我怎么知道?……对不住啊,李厨,不是我有心撞你。” 几乎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聚焦到那人的身上,但那人一如他一身的黑衣,神秘威严是他的外套,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做什么。 “妈拉个巴子的!都给我该干啥干啥去,要是被那个吃人不吐骨头地真扒皮看到,一个个扣工资。”胖厨扯开嗓子喊道。在叶无道离开的足足四五分钟后,这一百多名厨师才想到今天中午要接待一个极其尊贵的客人,不容他们在这里花太多时间猜测这个人的身份。 出了酒店的厨房,叶无道随心所欲漫走,他主要地目的是摸清楚燕东琉对他的意图。看样子,这个龙华酒店表面风平浪静,并非一个龙潭虎穴。 叶无道微微眯起双眼,越是这么冷静地处理,越是让他觉得这个燕东琉不简单。无论这是不是一个鸿门宴,都可以算做不虚此行,北京太子党,怎么都算是一个强大的劲敌,虽然说这次因为赵师道的强悍插手而打乱叶无道的原先布局,从而错失一次交锋的机会,但是这个燕家公子超越年龄禁锢的沉稳作风和圆滑手段都让他对北京太子党刮目相看。 如果对手太庸俗了,就会显得自己也很平庸,这样的游戏叶无道没有兴趣。 在乱如麻的四面楚歌中畅快淋漓的杀人破敌,那是何等的快意? “燕家,虽然并不像杨家那般在地方上风光显赫,但是却在中央拥有极大的话语权,燕东琉也算是人中龙凤,至于为何要南下针对自己,多半和他年轻气傲的缘故有关。叶无道早已经脱离一般意气用事的稚嫩了,现在叶无道的城府几乎可以媲美叶正凌那一辈的老狐狸,对付难免浮躁的燕东琉,并没有太大的不稳定因素,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地头龙这一边。 这一刻,叶无道突然想到的一个清绝脱俗的绝尘身影,还有那信誓旦旦要等候自己的誓言。 “燕东琉,真算起来,你我本应该可以做亲人的呢。” 叶无道嘴角悄然牵起一个自嘲的笑意,眼神玩味。没有想到你这么执着,竟然不顾家族的命令要见我一面,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 “哦……哦……呜……”突然,一个若有若无,断断续续的魅惑声音自阴暗的角落传来,那是一种来自喉咙间的嘶吼,仿佛是只发情的母兽,遭遇到了最心仪的目标。 叶无道敏锐的眼光在走廊拐弯处一瞥,嘴角露出一抹阴冷的微笑,悄无声息走过去。 角落里,一道门半掩,声音来自门后。 门后,一堆废弃纸箱子、酒瓶之类的杂物充斥了这个放置杂物的小屋。小屋的杂物中间,躺着一个衣着妖冶的女人。 只有一个女人,再无第二个人。 女人衣衫半裸,一只长腿高高翘起,一头金发随着痛苦兼快乐的呻吟左右摇摆,胸前那对傲人的双峰,更是做着无规则的摇摆运动,乳峰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诱人致死的**轨迹,昏暗的光线下,无论什么人都能看出来,这个女人在做什么! 叶无道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这事倒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在种地方居然能遇到这样一个貌似极品的女人做这种限制级镜头的事情,难道上帝那个老头觉得自己人品大爆发了? 从他这个望去,曲线玲珑的女性身躯在昏暗中散发出罂粟花般的毒性美丽。 虽然看不清容貌,但是凭借敏锐的直觉,叶无道能够肯定这个女人绝对是媚到骨髓的天生尤物! 每一次跟随身体律动规则的呻吟似乎能够穿透男人的灵魂,撩拨起最深层的原始**。 叶无道细眯起狭长的黑眸,俊美脸庞在黑暗中愈加充满邪恶的冶魅。 上?还是不是?是个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