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秘密会晤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六十三章 秘密会晤

天空越发的晦暗,在冬季里的j市,虽然气温不多么的寒冷,但时常出现的晦暗,还是让这个风景宜人的南方繁华城市平添了一份沉闷。 叶无道站在窗口,望着天空中那只优雅飞翔的海冬青,一丝落寞不经意的出现在他的脸上,站在这里似乎能远处海湾传来的汽笛声,随着海冬青的翱翔,叶无道的心思仿佛又回到三年前那无忧无虑的放纵生活,没有商界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没有黑道的血腥械斗血流成河,更没有亡命天涯不知道第二天是否能够见到那伊人嫣笑的追杀和被追杀。 现在的叶无道心里都有些迷茫,似乎只有那不停翱翔的海冬青才能忘记这世间的烦恼琐事,天高任鸟飞,此刻的叶无道看着海冬青,他也会有寂寞,高处不胜寒,现在的他比谁都疲倦,被教廷纠缠不止的影子冷锋,一个惹下无数血俩的杀手。 神话集团的舵手和领袖,一个需要通过与华夏联盟较量而交出一份让吴家满意答卷的商人;太子党的精神教父,一个注定需要沾满罪恶血腥的枭雄! 他需要铲除已经到达澳门的西方势力,需要对港澳台的黑帮来一次闪电偷袭,需要应付李凌峰、何解语和李楷泽三大商业巨头的联盟,更需要超过最大的对手,青龙,然后是自己。 良久,叶无道缓缓的转过神来,看了一眼手腕上带着的那块吴暖月三年前送给他的手表。 人,是不是越到拥有地时候越不知道珍惜? 现在地叶无道正在暗中问自己这个看似已经有了答案地问题,嘴角上稍稍仰起的弧线似乎带着一丝不屑,没有什么问题可以用绝对一词来回答,答案往往只是一个时期相对的认同。只要自己不后悔,就无所谓是否正确! 雪痕,暖月,只要还有你们,我就是背负十字架遗臭万年又有何妨? 吹了一个刺破常人耳膜的口哨,那只原本肆意翱翔的矫健海冬青呼啸而下,在空间留下一道让人叹为观止地弧线,清鸣不止的它瞬间扑向地面的主人。 叶无道猛然伸出右臂,那只海冬青递出锋锐如刀的爪子抓住他的手臂,扑闪着万能胶稳妥停住。 寻常人,这只手也就废了。 雕出辽东,最俊者为这海冬青! 自然,身为禽鸟之王的它只会驯服于人类的强者。 “聆音,你选择这个时候巡视叶氏大陆企业,是想给我投靠麻烦吗。呵呵,这可是落井下石啊,就算是演戏也不需要这么逼真吧。”叶无道眯起眼睛微笑道,望着同样凝视自己的海冬青,摸了摸它的脑袋,突然邪笑肆虐,“我们去个有趣地地方,让你也开开荤。” 不久城市街道上便出现一道诡异场景,一只像鹰却更加凶悍的猛禽在一辆飞驰的跑车玛莎拉蒂上空盘旋。 经过闹市区的时候它才展翅攀升,只是仍然跟随在人群和汽车中飞速穿梭的玛莎拉蒂。 玛莎拉蒂在j省有名地豪华住宅小区紫色岁月中一座单独别墅前停下,门口有一辆乳白色的保时捷911gt3。 叶无道走下车,轻轻按下门铃。 开门的是一位风韵惊人的美女,精致玲珑的身躯包裹在最奢华的紫貂大衣中,曲线媚人,脸庞虽然因为倦意而显得并不十分神采,却有着天生丽质的动人,这种妩媚并非后天雕琢培养,而是自然天成,最为难得,所以这个女人即使没有化妆,依然充满诱人地成熟魅力。 “叶公子不怕别人起疑心?“女人冷笑道,并没有阻拦叶无道的径直走入,或许她已经有拦不下这个男人的觉悟了吧。 “疑心?虚虚实实,虚实相间,才能够让人真正的消除疑心,到时候我只要做出被求欢被拒的猥琐姿态,一般人反而觉得正常。你说呢,我的萧大美女上司?“叶无道轻佻道,一只手揽住女人那富有弹性的细腰,另一只手轻轻关上门,动作自然,水到渠成。 “无耻是你的特长,我早已经领教。”脸色微白的萧聆音愤恨道,本来打定主意心如死水的她终究不是圣人,见到这个卑鄙无人能比的男人就有怒气,也是,这个男人是唯一将她的**和灵魂都狠狠践踏的人,然而,更可恨的是,他会有意无意的帮你抚平伤痕。 “给我泡壶茶,提提神,要是你不会泡,咖啡也成。”叶无道舒服的躺在沙发上,环视这幢三层别墅内的装修,暖色调,似乎与这个女人冰凉的内心不十分协调。 萧聆音本想拒绝,但是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丢给他一杯热咖啡,冷冷道:“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什么事情!” “都说小别胜新婚,我怎么就没有看出你有半点兴奋?你明明不是性冷淡啊……“叶无道的猥琐淫秽眼神在萧聆音的曼妙身躯上不停游走,最终定位在那傲人的坚挺双峰上,“这里最有味道了,把玩起来比抚摸秘瓷都要有味道啊!” 神色羞愤萧聆音二话不说掉头就要走上二楼,结果却被一只手极富技巧的勾倒在沙发上,抬头就看见那张愈加邪美的可恶脸庞,最让萧聆音无法忍受的还是那双看似深情其实无情的漆黑眸子。她狠狠推攘着这个就要压下来的伟岸身体,在悬殊的力量对比下干脆闭上眼睛放弃抗拒就要被轻薄的时候,却意外发这个“饥渴“的混蛋只是轻轻的帮她理了理凌乱发丝。 “这首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很好听,我小的时候经常听。” 这个男人只是轻轻的抱着她,在她耳畔低声喃喃,“欧洲音乐的基础在我看来就是吉普赛音乐中东方色彩粗犷的丰富装饰音的组合,而吉普赛音乐,既适合表现狂热的精神状态,也能赋予悲哀最冷峻的表现,就像你,外冷内热,矛盾却和谐。” 萧聆音虽然神色平静,但是内心却波涛汹涌般震撼,咬着嘴唇道:“你为什么知道这种无关紧要的东西,其实你完全可以做一辈子唐璜式的花花公子。” 叶无道咬着这位亚洲第一ceo的精致耳垂,温暖的手悄悄伸入袖口接触那滑嫩如凝脂的肌肤,最后在萧聆音身体的轻微颤抖中,轻轻握住那温润如玉的丰腴**,轻柔撩拨着那挺翘上的细嫩红豆,用带有蛊惑的磁性嗓音道:“遇到某些女人,庸俗,平凡,中庸,都是不可饶恕的罪!” 这样的女人,叶无道第一次遇到是七岁的时候。 她叫做慕容雪痕。 继承家族将近一半资产、每年仅仅给叶氏打工的工资就有600多万人民币的萧聆音与继承家族将近10亿美元的慕容雪痕、中国大陆财富榜新科状元张茵这三个女人被誉为亚洲最富裕的女性,其中萧队玲音虽然最为低调.但是仍然被各大商业杂志和经济媒体评为亚洲最妩媚的职业女性。 但是此刻这位万众瞩目的商界女强人却被一个把无耻当作座右铭的男人压在身下,姿势暖昧,引人遐想。 她强忍住杀人的冲动,把手撑在叶无道的胸口、愤愤道:“你能不能从我身上起来!顺便把你的手从我的衣服里抽出来!现在是大白天,请你对我保持最起码的尊重!” 叶无道俊秀眉毛轻轻一挑,在萧聆音丰腴胸部上弹奏最美妙音乐的手停滞了片刻、无所谓道:“圣人孔子尚且是他爹妈荒郊野地野合而生.白天亲个热都不行,岂不是太滑稽了。又或者,你的意思是暗示我晚上我们就能共赴巫山了?” 萧聆音本着沉默是金雄辩是银的宗旨闭口不语、也许对于她来说和这样一个毫无廉耻可言的家伙交谈都是一种耻辱。 “沉默就算是对我的‘爱抚’表示默许喽~” 叶无道坏笑道,到底是成熟透了的女人.身材近乎完美,仅仅是这么筒单的调戏就巳经让他欲火焚身,想到上次在台湾的艳遇.叶无道就不由自主地吻上萧聆音那两瓣比沾露玫瑰花瓣还要娇嫩的嘴唇.轻柔吮吸着那从未有男人采摘的唇瓣,双手更是不甘寂寞的巡视身下大美女的每一寸已经被他刻下烙印地领地。 就在萧聆音以为就要再一次被凌辱的时刻,门铃恰到好处的响起。在叶无道错愕的瞬间,她己经逃出沙发,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便跑去开门,心中对这个门铃万分感激,感受到沙发上那个邪恶男人孩子气般的失落,萧聆音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成就感.就像一场战争,虽然叶无道赢了序幕。但是刚才这场局部性战役中她却获得了胜利,虽是惨胜。 门外站着一个西装笔挺的英俊男人,三十岁左右.成熟阳光.沉稳干练中不失智慧.顶尖意大利服装大师设计的皮革,让人不由对其身份评价定位为千万富翁,而非百万。拎着一些精致却不简单的水果的男人见到萧聆音的时候不禁露出一个灿烂却懂得合蓄的笑意。嗓音温柔,“萧总裁.我顺路给你带点水果过来。” “进来吧。” 萧聆音不冷不热的点点头、如果不是因为叶无道,她根本就不会把这个男人领进别墅。 这个男人明显因为受宠若惊而呆滞了几秒钟,幸好是久以商场的聪明人.马上不露痕迹的走进别墅、只是他嘴角的那抹雀跃早已经被看似慵懒的萧聆音纳入眼底。她眼神冰冷而不屑。随意的坐在离叶无道不近不远的地方,她饶有兴致的瞥到这个男人见到叶无道时的惊讶表情,静静等待着一场小规模的争锋相对,虽然知道结果是必然,但是萧聆音仍然希望这个男人能够表现得稍微出色点。不要让那个混蛋太轻松获胜。 只是叶无道的第一句话就差点让端着咖啡杯的萧聆音把咖啡喷出来。 “你好,我是音音的未婚夫,你应该就是音音的新可机吧,嗯嗯,果然不错、挺俊的一个人,这身西装虽然是从商贸城地摊上买的。不过和真品还真看不出有啥不一样、这牌子叫啥来着、我也有一套,花了我一百多块呢,唉,兄弟,心疼啊,你这是多少钱?” 叶无道无限热情的客套道.话语中充满只有萧聆听音才能领会的“重重杀机”.她就不明白了.这个淫贼怎么就这样有演戏天赋.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是堂堂太子党的太子、叶氏企业的继承人吗?! 不过她看到那个可怜的家伙呆若木鸡的模样.依旧对这个恶作剧忍俊不禁的她忍住笑意,也跟着演戏的冰冷道:“叶无道,谁跟你订婚了.不要以为你是叶老的孙子我就非要对你言听计从!你的那点钱我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如果你再苦苦相逼.我只能辞去大中华区叶氏总裁职位.离开叶氏集团!” “你就这么执着?要是你肯跟了我,我保证你能够坐上亚洲区叶氏集团执行总裁的位置,甚至以后就算你要做叶氏企业首席ceo也没有问题,你再考虑考虑!”叶无道装出一副最低俗的姿态“脉脉深情”道,连自己都有点毛骨悚然,看来太久没有做小人和恶人演技都有点生疏了。 “绝对不可能!”萧聆音不得不说叶无道真的戴有很多张面具,就像现在这个卑微的爱情奴隶。 “算了,我不急,我相信你有回心转意的一天。” 叶无道唉声叹气道,知道煸情可以到此为止,转向那个“恍然大悟”的男人,道:“音音,这位真的是你司机吗,你不会红杏出墙吧”? “这位是我们台湾地区的总经理助理,徐宇明,美国财红学院的高材生!”萧聆音瞪着信口雌黄的叶无道一个字一个字的咬牙齿道,“这次大陆之行他负责中层管理人员的素质审查,并不是你说的什么司机!” “原来是叶公子,幸会幸会,神话集团的成绩海峡两岸有目共睹,我也相当之仰慕啊,没有想到叶公子还这么幽默呵呵……”摆脱尴尬的徐宇明皮笑内不笑道,并没有因为面对未来的企业领导者变卑躬屈膝,反而语气相当的不卑不,看来萧聆音手下人员的素质不错。 “我们叶氏能有徐助理这样的人才实属幸事,徐助理在处理那些和日本松下集团的诉讼案件中表现出来的智慧确实值得所有叶氏员工学习,而且听说徐助理对家族企业的利弊有独到研究,有时间一定要请教请教。”叶无道淡笑道,稍微拿出点叶氏继承人的风度,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既然敢追萧聆音,自然有点本事,而且他早就清楚萧聆音身边每一个中高层领导的详细资料,这个身份极为敏感的徐宇明当然更是重中之重,面对样这人精,必须在演了富家公子哥后继续演叶氏不错的继承人。 果然,徐宇明马上被叶无道这手给镇住,收敛起轻蔑和怀疑态度是嘛,好歹是神话集团的一把手,如果像刚才那样简直就是小丑了,如此看来这个叶家大少就是色了点,把脑筋动到萧总裁头上了,这样一来自己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幸好看起来本来就不是和叶无道同一阵营的萧总裁不怎么鸟这位商界新贵。 徐宇明瞬间心思百转,正色道:“民企创业阶段往往是“刘备式”组织,几员大将各把一方开辟疆土,到了守业阶段,就更需要“唐僧取经式”的组织结构--------企业拥有明确的盈利目标,高管之间分工明确,这一点,叶董事长做的就是特别到位,草根出家的叶老一手创人的叶氏既有一般民营依企业的灵活性,也不缺乏严肃的组织性,我当初毕业从世界五百强企业中选择自己的就业对象,固然有叶氏是华人企业的因素,更多的就是看重叶氏集团的旺盛生命力,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这番话说的漂亮,吹捧得相当有技巧,既夸了叶氏,也捧了自己。可见徐宇明还是希望自己能够给叶无道留下一个比较鲜明的印象,一旁的萧聆音看着这两个互相演戏的男人,心中明晰如镜,这个徐宇明怎么玩都是叶无道这只狐狸的对手,玩到最手可能会连骨头都找不到。 接下来就是叶无道和徐宇明之间一阵无聊的客套,萧聆音因为这两个男人没有狼烟四起的正面交手而暗暗失望,能够在人才济济的叶氏集团跑到这个位置,就不仅仅是需要出色的管理和业绩了,还需要相当的外交手腕。 “萧总裁,那我先走了,我还有几个在g省的朋友要联络,就不需要送了。”徐宇明相当识相的抽空。离开。 看着徐宇明关上大门,叶无道收敛虚伪的笑容,冷冷道:“放一个我爷爷的亲信在身边,很刺激吧?” “你有意见?”萧聆音针锋相对道。 “只要你不和他有暖味,我都无所谓你怎么玩。”叶无道突然又恢复到那种淫荡的表情。 “滚!”感到羞辱的萧聆音狠狠道,把一个抱枕砸叶无道。 “滚?” 叶无道绽放一个邪笑,步步逼近萧聆音,“那我们就好好的在你那张大床上翻滚翻滚!” 叶无道将萧聆音抱上楼走进房间,把她轻轻放在柔软大床上,掉头紧闭眼睛打算默默承受的女人,躺在她身边,轻轻抚摸着大美女胸前乳治中那枚篆刻有太阳神以及赫拉斯之眼作为连接同时又饰有黄金流苏的埃及琥珀吊坠,微笑道:“现在的男人,或者有钱却不帅,或者帅但没有钱,或者又帅又有钱但对感情不专一,或者既有钱又帅又专一却不喜欢异性,你说要是一个男人真具备了所有优点,会不会让女人觉得压力?” 萧聆音似乎打定主意不理身边这个邪恶的家伙,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论迎合或者抗拒都会给他带来快感和成就感,只有沉默和安静才能把他的征服感降到最低。 叶无道单手撑着头,另一只手覆在那傲人的玉女峰上,弹性十足,雪嫩的肌肤,深陷的乳沟,都悄无声息的散发粉色诱惑,“要不要我给你讲个笑话?” “哼!”萧聆音还是不理睬,转身后却正好被叶无道从背后搂住,两人的曲线完美无缝的契合,带给萧聆音异样的刺激。 “这是一个日本男人的遗书,相当具有代表性!” 叶无道自言自语道:“男人跟一个寡妇结了婚,男人自己有一个已成年的女儿。接下来男人的父亲跟男人的妻子的女儿结了婚。于是男人的女儿就成了男人的继母,男人父亲成了男人女婿。两年后男人妻子为男人无敌龙手打7整8理生了个儿子,他是男人后母同母异父地弟弟,儿子管男人叫爸爸,男人管男人儿子叫舅舅。男人女儿又为男人的父亲生了一个儿子。她是男人的弟弟,但他又必须得管男人叫外公。同时是男人妻子地丈夫,男人妻子即男人后母地母亲是男人的外婆,所以男人是男人自己的外公……于是男人想到了死,在富士山上的樱花下。” “恶心!” 萧聆音终于被叶无道的“强大“打败,她在对待日本人的态度上倒是和叶无道极其相似,不绝对不定全部日本人,但绝对是超级理性的“愤青“,能够在经济上主张制裁日本。 “专家说如果**的整个过程是2小时,技巧正确的话,女性有可能高达20到30次**!你有没有想法?”感受着萧聆音圆润臀部地叶无道暧昧道。 “变态!狂!”萧聆音脸颊飞起一抹绯红,这个无耻的败类,她几乎要绝望了,现在她甚至希望叶无道早点把“那件事情“办了,早死早超升,不需要这么在耻辱和羞愤中苦苦煎熬。 “说说看,你为什么来中国吧,如果结果我满意,今天就放过你。”叶无道双手握住萧聆音那对令无数男人想入非非地36d双峰,黑色眸子竟然瞬间没有了一丝**。 “近几年叶氏遇到了很多瓶颈,中国区的九个叶氏集团也被迫放慢发展速度。其中mp3和液晶电视两个产业几乎已经毫无盈利可言,按照道理说我们比十年磨一的韩国lg集团以及疯狂扩张的三星企业都要适应中国大陆,为什么就是没有能力天花板限制呢?你的神话集团为什么在电子科技、网络游戏、房地产和影视业都能有无敌龙手打整理同时的飞速进步,不要跟我说什么人才比我丰富,神话的前身就是叶氏子集团。我们随便一家集团的人才都绝对是领域中首屈一指的。”萧聆音忿忿道。 “你啊,和我爷爷一样,虽然管理智慧超群,但是自身都有一个以克服地缺点。”叶无道强行萧聆音身体转过来,搂在怀里,温玉在怀的舒畅感觉让他心境十分祥和,不禁感叹女人的身体果然是男人最好的港湾。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近段时期都在禁欲,临近年终,小姨和蔡羽绾都工作繁忙,而苏惜水都窝在爷爷家里,叶无道再嚣张,也不敢在苏老爷子的眼皮底下欺负惜水。 “怎么说?”谈论到工作,萧聆音便没有了那么多反感和拘谨。 “成功地上位者是不是都会有自己鲜明的个性烙印?”叶无道反问道,眸子里充溢着诡计得逞的得意,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将两人的身体贴得更紧。 “这个当然!”萧聆音点头道,女人执着认真的时候魅力自言自语最惊人,这个时候的萧聆音便拥有摧枯拉朽的强大气质。 “这样一来你们这些上位者就有从骨子里有种不可避免的优越感,或者说骄傲,你觉得自己能够卑躬屈膝的云和别人变生意吗?答案很显然,是否定的。” 既然是盟友,叶无道自然希望萧聆音能够在叶家董事会内部靠业绩赢取更多的话语权,他继续道:“对于中国所有的企业来说,与政府的关系都是一道必答题,无论专业大小,也无论企业家本身的政治身份高低或者有无,联想柳传志多年前也曾说过:'我把70%的时间都用在了企业的外部环境上'整整70%啊,你再看看叶氏集团,恐怕最多就是10%吧,或者更少!” 看到萧聆音陷入沉思,叶无道手指轻轻滑过她的水灵脸颊,柔声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有一个当上将的外公、一个当副省长的老妈神话集团就不需要过政府这一关了?恰恰相反!我有80%的时间都在营造自己的经济关系网,太子党有一个最神秘的星组俱乐部,鱼龙混杂,我近期都在和其中成员的长辈进行洽谈为。而g省政府我也不敢有丝毫马虎。萧聆音啊萧聆音,不肯低姿态的叶氏集团固然拥有大陆最顶尖的职员,但是却被政府这个环节拖了后腿,这道题你执掌中华区叶氏企业以来,分数是不及格!” 萧聆音神色赧颜,被这么教训还是第一次,不过她却心服口服,和政府人员过多应酬在她看来确实是不光彩的“旁门左道“。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叶无道刮了一下萧聆音地鼻子笑道。 虽然从心底憎恶这个与自己已经是同一条船上的男人,但萧聆音无法否认这个衔金钥匙出世、属于花花公子类的枭雄,在很多方面都要超出常人太多了,尤其是他这种无意间地笑容,很具有杀伤力。他地笑,笑到古稀花发也没有沧桑感,还是要释放骨子里天生的风流不羁,但是他的眼神,即使如此年轻,却依然仿佛承载着最沉重的忧伤。 看着萧聆音保持沉默,叶无道叹了口气,放开她正面躺着。凝望头顶的水晶吊灯,“在你们小资们眼里,这里的确是一座相当精神匮乏的地在,没有星巴克,没有sogo,没有frlday,没有马克西姆,没有香格里拉,没有……总之,一切精致的氤氲着浓厚小资情调真是一动不动呢。小资的咖啡不敌大街小巷地粥、汤和凉茶;小资的牛排不敌乡土记忆的湛江鸡清远鸡清平鸡和生猛的海鲜河鲜蛇虫鸟雀;小资的家具不敌历史悠久的各种红木酸枝花梨木,怎么,很失望吧。本来想带你出去玩玩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我妈妈赋予这座城市腾飞的经济,却也不能赋予它丰富凝重的文化内涵。” 萧聆音终于悄悄转过头,凝视这张很有味道地男人侧脸,对于她这样的成熟女人来说,男人英俊帅气与否已经无所谓,她更在意的是男人身上的感觉,或者说暧昧点就是韵味,可以不帅,但是能够让你难以释怀。 她终于主动提问,叹息道:“你懂爱情吗?” 叶无道闭上眼睛,露出一个轻柔没有半点锋芒的笑意,“小地时候,我问我爸爸,什么是爱情,我那个比我还要玩世不恭游戏生活的爸爸难得正经的给了我一个答案。” “1岁时,和她出生在一座城市,是邻居;5岁时,中秋拿着一块月饼去找这位邻家小妹,想与她分享,不料她仅仅是对月饼一见钟情,抓过我拿月饼的手,连手带月饼一通暴咬。10岁时,为了替她从大胖手中抢回发夹,向庞然大物发起自杀性冲锋,虽然满身落下伤痕,却终于抢回四分之一发夹,欢天喜地送到她家时,却被小妹的妈妈痛哭了一顿。20岁,第一次和青梅竹马的她接吻,却磕到了牙齿。35岁生日这天,满身疲惫地回到家,家里漆黑一片,急急忙忙四处寻找螺丝刀,准备去修理保险,不料发现身后站着妻子和儿子,手上端着蜡烛和生日蛋糕,很扫兴的样子。65岁,外孙女读补足了,老妻解放了,老两口终于可以坐在一起,太阳晕晕地照在我们头上,我们发现,不戴上老花镜的话,对方的脸是那样的陌生。70岁,冬夜,落雪的日子,老两口相拥在被窝里,忽然想起多年前秋日那次热吻,想再试一次,结果,松动的假牙使我们失去了一切兴致。80岁,坐在火炉前,火炉冰冷的火焰依稀照出妻子年轻时的容颜,想对她说:永远爱你。但医生说,她的心脏起搏器经不起任何刺激,于是,只有轻轻伸出枯树样的手,从她久旱土样的脸上,轻轻拭去泪迹。” 神情落寞的叶无道感怀道,“我爸说标准的爱情就是这样的,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能够拥有这种平淡却幸福的爱情,爱情也许需要一辈子的默默守候。那个时候,我第一次觉得我这个爸爸很有父亲的味道,其实,我爱情观和他截然相反的,但他的的确确是第一个教我什么是真正爱情的人。” 被叶河图描述平淡爱情深深震撼的萧聆音脑海中浮现出那张慵懒的成熟男人脸庞,虽然模糊,但是味道和身边这个男人一样鲜明,你似乎无法知道他在笑什么,但他确实笑了,笑得很神秘,那种笑似乎什么者在笑,又似乎什么也没有笑,若隐若伏,隐藏着没有边界的诡异,似乎这个叶家最无能的中年男人比他最优秀的儿子还要让人看不透呢。 “啊,你要干什么,你不是说今天会放过我吗?!” “那是骗骗小孩子的,你该不会真的想念了吧?啧啧,柔软中富有弹性,堪称极品的胸部,还有这屁股,简直就是完美……“ “变态!龌龊下流!!”被亵渎的亚洲商业女神近乎哽咽骂道。 “这是对我最大的恭维~“顿时淫笑四起。 …… 就在叶无道细吻萧聆音已经**裸的身体准备提枪进入时,床头的手机铃声响起,这个铃声再次拯救几乎绝望的萧聆音,只可惜叶无道拿起手机后依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强行将萧聆音的两条修长无敌0龙手打整理**夹住自己那火烫的坚挺,粉嫩脸颊几乎可以滴出水来的她丝毫不敢动弹,因为这种最羞耻最暧昧的姿势下她怎么动都像是在主动求欢。 “谁呢?” 叶无道看着陌生的手机号码笑容玩味道,“让我猜猜看,有趣有趣。” “你和李楷泽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还嫌树敌不够?!”萧聆音一想到这个就来气,好不容易你能有个可以在关键时刻帮忙的兄弟,却弄得反目成仇。 “男人的事情,女人不要插手。” 叶无道拍了一下萧聆音的挺翘臀部,终于接起电话,淡淡道,“谁?” “燕家,龙华酒店,三点钟见面。”一个镇定沉稳的声音,萧聆音因为就半依偎在叶无道的怀抱,所以能够清楚的听到这个好听的嗓音。 “好。” 干脆的挂掉电话,神色冷酷的叶无道放开萧聆音,开始穿衣服。 “这个人是谁?”虽然不想问,但是女人的好奇天性压倒了萧聆音的理智。 叶无道穿好衣服就要走出房间的时候,淡淡道:“京城太子党,燕家公子,燕东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