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我本非凡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六十一章 我本非凡

紫枫别墅今天人声鼎沸,除了难得清闲在家的杨凝冰和一惯无所事事的叶河图苏老爷子也拉着孙女苏惜水登门拜访,加上杨宁素、叶无道和刘清儿,偌大的别墅客厅已经挤满期。杨凝冰自然不遗余力的抖露自己儿子小时候的糗事,苏惜水不时用诧异的眼神瞥郁闷不语的叶无道。 “记得无道小学一年级的时候阿姨问怎么样才能根除白色污染,他就回答把快餐盒换成蓝色的就行了,那个老师被郁闷了好几天。还有一次和我赌气,小小年纪就离家出走,结果我们找到他的时候正在天桥下面和一个乞丐划拳呢。一个小屁孩和一个老头子在那里称兄道弟,我本来一肚子的火,看到这个样子也就都没有了……”杨凝冰每次说起叶无道的时候都没有半点政界女强人的精悍,有的只有身为人母的欣慰和满足。 “无道,听说叶氏集团的大中华区执行总裁萧聆音,也就是你的那个大美女上司要来大陆视察所有叶氏集团的下属企业,怎么,有没有心动?”杨宁素在叶无道耳畔开玩笑道。虽然工作繁忙,但是因为有这个精神支柱在,生活却也滋润,精神状态极好,本就端庄淑雅的她风采不输姐姐杨凝冰。 “心动,却不会行动。”叶无道老老实实交待道,其实也不需要啥行动,那位亚洲首席ceo早就被他的威逼利诱死死压制,在他面前哪里有半点傲气,他和萧聆音已经结成的战略联盟,这招棋绝对出人意料。 “难得难得,什么时候我们的花花公子不去祸害良家妇女了?”杨宁素给叶无道剥了一个佛山蜜橘,眼神暧昧,这其中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撩拨韵味也只有当事人知道,叶家别墅的人谁会料到他们之间的炙热恋情。 “修心养性,最近我都在参悟《道藏》,所以思想境界无形中又高了一个层次。”叶无道厚颜无耻道。 “确实有那么点韬光养晦地味道。” 杨宁素把蜜橘辫递给他,脉脉深情的凝视着这个渐渐成熟的亲人和恋人,他近段时间太安静了,安静得让人窒息。 “无道,也不知道陪惜水说说话,人家大老远过来,给我殷勤点。” 杨凝冰发号施令道,苏惜水这丫头不错,很对自己胃口,对政治经济的熟谙一定能够在将来帮助儿子。再说苏老爷子对叶家和杨家的照顾明眼人都能瞧出来,心思玲珑的杨凝冰自然知道默默放在心里。自己若非有苏老爷子始终站在一边,光是协调各方面的部门就大伤脑筋了,毕竟管理一个省和管理一个市大不一样。 “坚决以老妈为中心,坚持贯彻老妈的指示!”被杨凝冰拧无敌龙手打整理着耳朵的叶无道笑嘻嘻的拉起苏惜水飞快闪人,其余地人则哄堂大笑。 “无道这孩子不错,既有望真的军人气质,也不缺乏叶老的圆滑。这么多年下来,你们两家地心血总算没有白费啊。”苏存毅感叹道。这个杨叶两家的继承人是在很多人的视线中慢慢成长的,和叶无道有过密切交谈的苏存毅其实这段时间一直在把他当作考察对象,为政府,也为孙子苏惜水。 “至少比这个年纪的我要成熟一点。”素来不会在杨凝冰和外人谈话中插半句嘴的叶河图低头翻阅报纸念道。 杨凝冰微微一愣,久久凝视着这个破天荒说句正经话的男人,被杨宁素扯了扯袖子才轻轻叹息,朝似乎什么都不知道地苏老爷子露出一个笑容,道:“这次京城太子党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听说北京方面最近也有大调整,貌似宁家和林家都出了点问题。苏老,你的消息比我灵通,要不要透露点?” 苏存毅轻轻喝了一口极品铁观音,暗赞叶家人懂享受,茶叶不需多说,茶具更是绝品。口齿留香的老人细眯起眼睛仿佛在回味茶韵,轻声道:“小杨真的不明白?” 杨凝冰身体微微一颤,默不作声。 叶河图嘴角还是那千年不变的淡然笑意,多少了解一些内幕的杨宁素也若无其事的看起财经新闻。 苏惜水经过慕容雪痕和叶无道书房的时候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除了琳琅满目的大小奖杯和浩瀚繁杂地古典书籍,她把视线集中到一幅有点幼稚的水彩画上,她指着那幅绘有两个小天使的图画好奇笑道:“无道,这是谁画的?” “我。”叶无道微笑道,凝视着那幅童年地作品,笑意温醇。 “为什么这上面的两个天使会有六个指头?”苏惜水好奇道。 “请问苏大小姐什么时候见过五个指头的天使了?” 叶无道唉声叹气道:“都是受了应试教育的毒害啊,可怜的孩子。” 苏惜水作势要打,却被叶无道狠狠亲了一口,这一幕恰好被无意间经过的刘清儿撞见,她本来要书房找点资料,结果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脸皮薄的苏惜水恨不得立马挖个地洞钻下去,低着头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而早已经脸皮厚到百毒不侵境界地叶无道则无所谓的跟刘清儿打了个招呼。 他走出书房的时候,回首看了一眼那幅画,那是他慕容雪痕来到叶家后第一次生日时他送的生日礼物。 而,雪痕,从来没有问,为什么天使是六个指头。 在她心目中,叶无道就是唯一真实的正确。 刘清儿等到叶无道也走出书房的时候,凝视着那一座座耀眼的奖杯和一块块沉甸甸的奖牌,紧紧咬着嘴唇不说话。 慕容雪痕,不管对哪一个叶无道身边的女人,都是一位值得敬畏和崇拜的女人。 叶无道就要跟随苏惜水走进自己房间的时候,收到一条短信,看着手机上的文字,嘴角逐渐翘起一个邪恶的微笑。萧聆音,你还真有胆量,敢来大陆,以为我不敢在老妈眼皮底下动你吗? 就在叶无道收到短信的同一刻,客厅里的叶河图也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只是轻轻说了句“好的”便放下电话,他望了望杨凝冰,神色平静道:“对不起,我要出去一下。凝冰,可能晚饭就不陪你吃了。” 苏存毅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从来都是临危不乱的杨凝冰却神色大变,倔强的点点头,便不再有其它表示。 同样震撼的杨宁素却清楚的知道一个事实。 这是二十年来叶河图第一次没有陪姐姐在家吃饭! g省最有名的典雅场所静斋茶轩,在周围高耸的钢铁森林中这座四层的古楼显得鹤立鸡群,门楼、栏杆、门扇和窗格处处都有雕花,砖雕、木雕、金雕、铸雕和彩绘于一体,营造出一股遗世**的清流风采,被誉为江南第一楼,楼外挂有“众人之浊我可清,千日之醉我可醒”的对联,虽然说这里的消费水平较之诗洛奇餐厅还要高上几分,但是依旧络绎不绝,一个雅间都需要提前几天定座才行,当然前提是你必须有支付六七千起始费用的经济能力。 附庸文雅也罢,真正想要在这俗世寻找一片净土也好,拒绝以九千万天价被飞凤集团收购的静斋茶轩都是g省一个代表文化和典雅的场。有人说,要想看到g省最豪华的轿车,就要去诗洛奇水晶餐厅和静斋茶轩,此时,静斋茶轩门外就有一辆鲜红刺眼的法拉利和一辆沉稳厚重的迈巴赫,但是最不引人注意却最能让有心人上心的却是一辆牌照为甲00-2200的车子。 静斋茶轩内一间门外挂有“藏华”的房间里,一个病态惨容的中年人静静捧着一杯茶,凝神静思,犹如老僧坐定。 他便是国家安全部的灵魂人物赵师道,南下修养的他轻松的将那群不可一世的公子哥赶回了北京,弹指间,便是风起云涌。 久久赵师道才开口道:“李强,北京方面有什么动静,主要是燕家。” 恭敬站在门口的军刀精英沉稳道:“将军,牵涉到林家、宁家、姚家、宋家,一共有十一位官员调离原先职位。燕家目前没有丝毫反应。” 赵师道手中茶杯小巧如胡桃,茶壶精致如椽,他闻了闻茶杯中大红袍地馥郁香气,轻轻道:“没有最好,燕老耿直,我不愿和一门忠良清官的燕家作对。做清官难,做燕家这样的清官可是难上加难啊。南方杨家,北方燕家和赵家,虽然两者政见不和,但是都绝对称得上为国为民鞠躬尽瘁。这样地角色,即使是做对手,也是幸事。无所谓对错,只是道路不同而已……” 这个时候隔壁传来一阵极不和谐的叫喊喧闹声,打断赵师道的轻缓话语,摇摇头的赵师道干脆停下来专心喝茶,脸色苍白得似乎连多说一句话都为难。那和幽静环境不符的吵闹非但没有适可而止,相反还愈演愈烈。赵师道的两名贴身保镖隐隐做怒,对于他们来说打扰赵师道地清休就是一种犯罪,出身军刀部队的他们就算是军区司令员也没有办法指挥,他们拥有很多一般军人无法想象的特权,如同电影中英国颁发给007的杀人执照! 他们也就是所谓地中国第六部队成员,神秘而强悍。 赵师道摇头示意不要理睬,但是等到这种不合时宜的喧哗持续了整整半个钟头后,他也有点恼怒,好好一个喝茶地地方,怎么就不懂一点点收敛,所以这次李强出去提醒对方他并没有阻止。 隔壁,挂有“烹泉”的雅间,四名男子肆无忌惮的说着黄色笑话。 “钱总,你们说地太**裸了,没有味道,我这个比较含蓄了。”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笑道:“女的说:啊~痛;男的说:那算了;女的又说:不要~” 其他三人同时叫好,那名脑袋油光发亮的钱总盛赞道:“妙,董少果然不愧是港大的高材生,明显是阳春白雪!” “钱总,今天晚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点的活动啊?”姓董的青年眯起眼睛微笑道,言语暧昧,神情猥琐。【沸腾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