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迅雷不及掩耳(下)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五十九章 迅雷不及掩耳(下)

“中纪委来人了。” 姚胖子神情惨淡说道,猛然哭了起来,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看样子从小顺风顺水的他第一次遭受这种变故受到不小打击。 燕少身体一震,这次后果的严重程度似乎超出他的想象,心想,看来姚胖子的老子看来是出事了,回头号看到林曦也望着自己,燕省和他相视对望一眼,两人都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息,没有想到赵师道会拿姚尚刊的老子最先开刀,他们清楚这次动物肯定不会太大,多半示警的味道浓一些,而且他们也清楚姚尚坤的父亲虽然和上海商界的人来往密切了一点,并没有大的问题,真要被整也不会大有调整,毕竟当官当到了他们长辈这种层次是不屑那种**裸的贪污的。 “好,我马上就回来,好,你不要急,我想没有事的,到时会有办法的,老色平时关系不错,妈在这个时候一定不能乱了阵脚,天气冷,注意身体。”姚胖子平时虽说粗疏,貌似愚笨但是心思细密程度丝毫不输于任何人,而且最为孝敬,此刻心里虽然像着了火似的急迫,但还是不忘告诉老妈要注意身体。 他在商海沉浮中以强势精悍出名的妈妈又哽咽着说了两句什么,姚胖子只是应了两声,放下电话,看着燕少,从来都是玩世不恭的他第一次露出深沉的姿态,“虽然大问题没有,但是我想比较棘手,要不然我妈不会这么慌张。燕少,这次我看来是不能陪你们玩了。” 室内的年青人都被胖子的哭声惊呆了,不敢相信这个小子还有哭的时候。要知道太子党成员的那个圈子都送给姚尚坤“奸笑弥勒”这个外号。他们都是抬头看着燕少,等他说话,这种时候燕少地中心地位马上凸现出来。 “胖子,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你个忍受们似地哭什么?” 庞耀辉没有听到电话的内容,但也知道一定是出大事了,不过看到姚胖子哭起来还是忍不住火气,他从小就和这个胖了明争暗斗。但是从没有想过会被这种方式结束两人的比试,所以说话就有点冲了,“有我们在,我们的老子在。谁敢动你的父亲,起师道好歹也是太子党的旧太子,你认为他不会不顾众怒地对我们下狠手?” 摆了摆手,燕少止住了还要说话的宠耀辉,看着姚胖子缓缓地说道:“姚副委员长出事并不一定是坏事,胖子。做最坏的打算,你父亲就算真的下了,以他有人脉,做生意也许更能够风生水起,你父亲确实不怎么适合官场斗争,这几年要不是太子地缘故,他早就楚事情了。这次就当作是一个台阶吧,再说了,你爸也未必会下。 “嗯,”姚胖子听他这么问,带着哀音的说道:“燕少,你说这次太子会帮我们家吗,赵师道这不是明摆着挑衅太子的威信吗?” 说完看着燕少,等他想主意,姚胖子知道要是有燕少和太子那方面如果肯说话,自己老子或许还能更加稳妥,他现在最怕的就是树倒糊狲散,虽然说他父亲就算真的下台了也可以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但是他并不愿意自己从太子党地半核心圈人物淡出到边缘人物,那是他最不能容忍的耻辱。 “胖子,你不要慌,京城里老一辈子的都在,你老子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你爸没有大问题就不需要担心。 到底是和姚胖子从小一起长大,虽说有些瞧不起他,但还是第一个出面安慰他。他将金丝眼镜摘下,掏出镜布擦拭着,心里也知道这是出大事了,心里想着,就你那老子不出事才怪,这些人中虽然都是太子党的人,但要说有钱,除了燕少家族不能猜透根底外,在场的还就算这个姚胖子家里钱多了,也难怪,姚胖子的老子原先一直在有油水的部门任一把手,近两年不知是什么原因才到人大任职,想必要油水搂足了想找个地方养老,但没有想道还是露了,这就叫做晚节不保吧。如果真是这样,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就没有乐趣多了,毕竟有个对手陪自己玩会有意思多。 “这件事情太子自己有主张,轮不到我们说三道四。” 像是想着什么,燕少低声说道,“你还是快回去吧,张阿姨的身体不好,你先回去照顾一下,慢慢再想办法。我会跟我爸说下,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 “是啊,你就放心好了,姚副委员长不会出什么事的,京城里我们老子多少都有点关系,太子党什么时候被让人欺负了!?”蓁的人看到庞耀辉这么说,也随声附和着,但都对姚副委员长被查感到意外和奇怪,按说他们都是一个派系的,怎么会让中纪委的人带走姚胖子的老爸呢? 姚胖子听他们一说,心里也有了些底,是啊,那帮老家活是不会看着自己老子下台不管的,看了一眼燕少想说什么,燕少看着他眉头稍稍皱了一下,“你回去吧,我这里也会打电话回去的,你就在北京等着好了,看来用不了多久,我也要回去了。 说完,他莫名的叹了口气。 送走姚胖子,剩下的人坐在那里都有些奇怪,奇怪为什么到现在没有一个老家活出面保姚胖子的老爸。 坐在沙发上的燕少,此刻手里拿着茶杯,却一点喝的意思也没有,茶水散出的热气雾一般挡住他的视线,眼神中露出一丝难以琢磨的含意,他已经意识到要有一场政治的风暴要来临,只是这场风暴会持续多久呢,看着那些还在议论的同伴,燕少眼神中的含意更是模糊。 随着数只手机铃声仿佛心有灵犀的同时响起,他破天荒的露出一丝苦涩,叹息道:“看来我是低估这个赵师道了,赵家的人果然没有一个善类,都说赵家睚眦必报,果然不假。” 这一天,宁震父亲宁骠因为“作风问题”解除了职位,宁家老爷子也彻底退居二线。 林曦家族有两人调离现任位置,林家在军队的影响力直线下降。 燕家,是唯一一个尚且没有被动的家族。 但是燕家长辈给燕少打电话的时候,仅仅对他说了三个字,“滚回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