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五十七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这两天来,赵倩晰可是大红特红了,红的发紫,紫的脸色都有些发黑。 娱乐圈出名的方法无外乎炒作,炒作引起的反响又分正负面两种,在这个信息爆炸的网络时代,一夜成名不足为奇,这也就涌现出让无数中国人集体呕吐的芙蓉姐姐之流,这里的一夜也很值得玩味,也可以指时间的短暂,当然也可以指通过床上的交易换取出镜的机会。 当然这种交易的可靠系数没有什么保证,有心机的会采用些取得证据的方法,留着以后使用,目前沸沸扬扬的演艺界的潜规则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说法用到演艺界也是一点不错,大红大紫的不过寥寥数人而已,大多数出卖了**和灵魂的却得不到期望中的回报,如同大海浪花一样,除了浪花本身知道外,别人只看到大海的波澜壮阔,却找不到湮没浪花的寂寞和凄凉。 既然付出不能得到应有的回报,很多北飘南下的其实和街道口涂胭抹粉的差不多,有时候得到的金钱说不定还不如人家来的快,来的直接。 人家都是两腿一张,现场结算,可是那些期望出镜的天真不天真的少女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很多时候为了一张白条,一句空头支票就不得不张开双腿,很多时候玩弄潜规则的导演编剧什么的暗地里面偷笑,这本来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上了也是白上! 如果指望拿两盘所谓的录像带,去敲诈有些廉耻、顾忌点颜面家庭地说不定还能有些收获,比如那位解说动物世界的衣冠楚楚的人物,可是如果拿到法庭上作为呈堂供物就有点登不上大雅之堂,搞不好还让人家反告你一个传播影像的罪名。 演艺圈的规则赵倩晰不可能不知道,相反,她比谁都知道这些肮脏的内幕。这才动用了不少心机,之前她没少张开腿过,上过床的人不少,不过都是遇人不淑,收效甚微,最后凭借几次选秀才总算熬出头。好不容易攀到了李楷泽这个高枝,本来应该滋润的过日子,不过事情坏就坏在她是个自以为聪明地女人,或者说她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信奉狡兔三窟的她认为李楷泽固然在目前肯为她不惜叫板家族,可是这种富家子弟很难一辈子用情在一个女人身上,就像你不用指望一个婊子只接你一个客一样,趁着李楷泽的在她身边的时候,借用这个香港的小超人的耀眼光环做出一点自己的事业,这才是她认为最明智的举动。 前段时间的红楼选角是影视办地大事件,最近小说剧本青黄不接,内容窑洞苍白,华丽的两面掩饰不住孱弱的本质。好片子是越来越少,一个张艺谋,陈凯歌好像已经代表了中国的文化精粹,如果不是半路杀出个奇才,怪才加天才的孙天意,真不知道他们会夜郎自大到什么时候。 正所谓铁骑一出,夜宴满城便无趣之极了。 不过在影视圈中翻拍也是一个热门的手段,君不见,金庸琼瑶的剧本没有翻拍了几十遍,也足足有了十几遍。非要把观众的胃口折腾得百毒不侵才罢休,接下来翻拍地目光又向老祖宗传下来的东东描去,无论此次红楼是否让观众大吐特吐,但是选角的风波已经吊足了公众的眼球。自然那些背后的操纵者暗暗偷笑,背地里面去数钞票了。 这不是一个不以成功论英雄的时代了。 赵倩晰当然管不了那许多,她唯一关心的就是自己能不能演上女一号,本来她现在的身份不菲,也不用见人张腿了,可是为了这次选角,还是有选择的主动潜规则了一下。那个躲藏在潜规则后能说得上话的家伙当然在床上与赵倩晰地时候,拍下了胸脯,保证这个女一号不会花落别家的。赵倩晰心中的喜悦和**一样,都是飞上了云巅,却没有想到一个叶弱水竟然把她从快乐的极致直接送到痛苦的十八层地狱。 她以为自己能够天衣无缝地偷偷给李楷泽戴一顶绿帽子,没有想到叶弱水会横插一脚,将红楼梦林黛玉这个角色摘走,这就和**一样,本来欲仙欲死的时候,差一点就要到达最爽的那刻的时候,突然一个不识趣的给**的两人泼了一盆冷水,那种感觉让赵倩晰想要杀人的心都有。 当然,她是不会去杀人地,但是她有钱,李楷泽又不是小气的人,随便掏出的钱砸也能砸死几个了,所以她这才让人去动了叶弱水,而她的悲剧也就在那一刻酿造。 女人有两种最可怕,一种是愚昧的近乎白痴的,一种就是自以为聪明的,这两种女人对周边环境,身边的人物造成的杀伤力绝对不差于杀手榜上的杀手。 真正聪明的女子都懂得适当的收敛一下,比如苏惜水,灵慧如她就能很好的调整了自己的定位。叶无道能够容忍女人出类拔萃,但是却也不会喜欢被女人的风光压得太过,而何解语与至于齐音这样的女人,则仍然在捍卫自己爱情的尊严,不愿意过早的对叶无道放弃防御。【沸腾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