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战将归来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五十六章 战将归来

一名相貌清奇的青年凝望着机舱窗口外面的汹涌云海,心思重重,深邃如星辰的漆黑眸子散发着柔和的忧郁,就如一杯清茶,缓慢释放浓郁芬芳,他属于那种一眼看见不难以释怀的男人,优秀,才华,孤寂。 他身边坐着一个托着腮帮偷偷看他的女孩,一头金色卷发肆意披肩,一袭狐狸皮草大衣和华丽紫色天鹅绒裙子,搭配上一条精致的紫色丝巾,肌肤如雪,气质似水,尤其是那双顾盼流的眸子,拥有如同罂粟花盘的魅力。 她望着他如刀削般清瘦的侧脸,不由自主地悄然叹气,再叹气。 他和她,无疑都是出类拔萃的,两从犹如璀璨的钻石熠熠生辉,让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漂亮空姐都猜想他们身份。 “玄黄,你真的是混黑道的,就是像我们纽约的地下黑手党那种?”外国女孩终于忍不住好奇问道,中文异常流利。 “不。我们比纽约黑手党还要正规,所以我是职业黑社会成员。”回过神的男子轻轻开玩笑,赫然就是太子党的元老级人物,李玄黄! 在美国留学的他这次毕业后拒绝天伦酬金选择直接回国,害得那个在纳米技术和生物基因等尖端科学都享誉全球的导师一阵心态,心疼美国损失了一名未来的诺贝尔奖获得才。李玄黄望着一眼这个非要跟自己回中国的校友,继续欣赏窗外风景,玩笑道:“怎么,怕了?我可声明,我早就在自己身上贴了一张'我不是好人'的标签,是你死皮赖脸的要做跟屁虫。踏入中国,你可就没有办法回头了。” “说的我像温室花朵似的。混黑道怎么了,打打杀杀我又不是没有见过。”女孩不服气道。 “不要以为看过几部枪战片警匪片就知道黑社会。” 李玄黄毫不留情地揭穿女孩的牵强理由,“而且,现今这个社会,黑社会如果还只是一味地打打杀杀,也成不了大气候。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那个家伙的视野,那么早就能够看到将来的趋势,审时度势说起来简单,其实相当复杂,要考虑天时地利人和,这就像是做精密地倾泻实验,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会功亏一篑,你要知道中国政府的对黑社会的打击力度是你难以想象的,这么多年我们就像是在钢丝上跳舞。呵呵,用那个家伙的话说就是,他妈的老子就是要强奸命运女神。” “玄黄都这么说,那么这个人肯定是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了。”女孩喃喃道。 “恐怖?很恰当的形容词,那个家伙如果当面听到你这么说,一定会在内心推测你三围的同时举止优雅的说谢谢。这就是我的上司,怎么样,是个比我还无耻卑鄙地怪胎吧?” 李玄黄摸了摸鼻子笑道,脸上有着让女孩砰然心动的璀璨笑容,原先落寞的气质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轻佻,这让女孩更加好奇到底那个人有什么样的魔力,竟然能够让身边这个如此优秀的男人看重。要知道自己那个石板的爷爷第一次见到李玄黄后,就对她说,“这个男人就是绑架,也要让他进入我们肯尼迪家族。” “你这么聪明,怎么愿意受人使唤?” 崇尚自己的女孩对此疑惑不解,打破沙锅问到底,“当然,我承认对方是个很有个性的家伙。” 李玄黄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反问道:“下人劳力,中人劳智,知道上人是怎么样的吗?” 女孩摇头,她对中文地理解最多是字面的简单含义,要不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和李玄黄交流,她也不会需要学习法语俄语和德语的同时,还要去学这最难的中文。 “上人劳人,意思就是说真正聪明地人可以劳役别人去做事,而他就是这种人,或者说是枭雄。你说我说明,我不否认,但是我这种聪明就比他低一个层次,明白没有,他那种聪明又可以说成大智慧,明白没有?” 李玄黄看着女孩似懂非懂的可爱模样,嘴角微微翘起,揶揄道:“不明白是正常的,明白是不正常的。你到了中国第一件事情就是给我拼命学习中文,入乡随俗。千万不要把你那一套管理理念生搬硬套到中国企业,要不然你就等着碰一鼻子灰吧。” “就你这么喜欢欺负我!”女孩做了个鬼脸。 沉默许久,女孩冷不丁冒出一句:“玄黄,他帅吗?” “帅,倒不是单说相貌,关键是那种致命的气质,如果我是女人,肯定倒追。” “那有钱吗?” “知道黑色经济吗?就是开设赌场,组织卖淫,走私贩毒,组织偷渡,洗钱绑架,贩卖枪支,收到保护费等等,我们每一样都风生水起,你说他有没有钱?” “……“ “他是不是很家族背景?”有点崩溃的女孩忐忑问道,暗叹这就是黑社会啊。 “人家爷爷就是总部在华盛顿的叶氏企业创始人,他地外公是中国上将,你说呢。”李玄黄笑道,一个家族财富能够挤进前五的叶家加上一方封疆大吏的杨家,在中国确实算是呼风唤雨了,再有一个龙帮的龙主,谁敢小觑? “那他有没有女朋友或者未婚妻,不过只要没有结婚就没有关系!”女孩充满希望道。 “有,不过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因为他的未婚妻是完美的女人。” 李玄黄不客气道,笑道:“不要不服气,也许你会说只要那个女人不是你的偶像慕容雪痕你就有信心把他抢过来。很不幸,那个女人恰好就是慕容雪痕。” 更加惊呆的女孩半晌没有说话,最后平复混乱的心境,妩媚的白了一眼李玄黄,道:“你想什么呢。原本我是觉得可以把我一个死党介绍给他,我可没有转移目标的想法。我追求你已经整整三年,绝对不放弃!就算你结婚生子我都要等。嘻嘻,直到你肯陪我进教堂,我才放过你。不要瞪我,谁让你这么优秀,要怪就怪自己吧。” 女孩身边坐在最外面的一个青年无语摇头。李玄黄和她这对活宝让他感到无可奈何,两个脑子都有点问题的家伙。 相貌平凡的他虽然不像李玄黄那样钻石般锋芒毕露,但是有着极度内敛的冷静和缜密,手中有一个稀奇古怪的精巧仪器,超现代化,有点像计算机,却是在空中浮现虚拟屏幕。 不错,他就是太子党创建初的骨干成员,“病毒“薛雍炎! 太子党八大战将中资格最老的两个已经回到大陆,这个消息对太子党的潜在对手来说都不是一个什么好消息。 “你的消息渠道比我灵通,现在香港和澳门的势力如何?”李玄黄问道。 “一年前在g省周边活跃着40多个港澳台黑社会组织,原先向g省渗透的帮派主要是香港新义安、17k和水房帮,向福建渗透的是台湾竹联帮、天道盟等,传统的暴力敛财方式逐渐淡化。比如澳门麦国强就通过珠海拱北的地下钱庄将在内地收取的赌债转移到澳门。不过一来随着杨凝冰省长的上台,在苏家老爷子的鼎立支持下,建立了华南专门打黑;二来我们势力的迅猛,他们被不断压缩生存空间,所以目前华南沿海地区基本上已经没有港澳台黑帮。”薛雍炎侃侃而谈,似乎一切信息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那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对香港和澳门动手?”李玄黄试探问道。 “不知道,我猜不透太子的想法。” “我总浑身有点不妥,也许是我多滤了。”李玄黄喃喃自语道:“飞鸟尽,鸟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无道,你会不会聪明反被聪明误呢?” 女孩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浅浅喝了一口淡茶。 一行三人在上海浦东机场从国际通道走出来后,女孩惊讶看到浩浩荡荡的一批人举牌等候身边这个家伙,阵势惊人。一个管家模样的白发老头走到李玄黄跟前,恭敬道:“少爷,车已经准备好了。” 拥挤的大厅瞬间被保镖清理出一条通道。李玄黄轻轻点头,冷淡道:“先在上海逗留一天。” 薛雍炎依旧是波澜不惊的神情,而女孩已经毫无淑女风范的咆哮起来:“李玄黄,你怎么这么有钱?!”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穷人了?” 李玄黄耸耸肩无奈道,对他来说富裕或者清贫根本无所谓,反正他很早就不用家里的一分钱,而且他对所谓的名牌都不屑一顾,所以全身上下都只是最普通最平民的打扮。也是,到了他这种层次的有钱,已经完全不需要用任何名牌或者方式来显示自己的富裕。 “早知道就狠狠剥削你!” 女孩挥着小拳头恶狠狠道,她原本以为李玄黄家境并不宽裕,就连偶尔的几次请客都不敢去高档场所,就是怕刺伤他的自尊,没有想到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是万恶的剥削阶级。 李玄黄嘴角悄悄勾起一个弧度,这会相信这个女孩马上就要成为汤姆逊公司中国区总裁呢? 她,也许会让李凌峰大吃一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