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如遭雷击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五十五章 如遭雷击

“怎么办?” 看到赵倩晰绝望的泫然神情,饶是精明如李楷泽心里也是一阵烦乱,对这个女人他真的是死心塌地的深爱着,虽说自己已经和不少女人睡过,但她那种淫荡和妖艳也是自己第一次遇到,见惯了拘谨的千金小姐,赵倩晰无疑具有更多的诱惑,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就是没有理由的喜欢内心里对她始终是不舍得放手,但既然有人这么对待她,而且用招狠毒,一定是对她恨之入骨,但只凭她的小小名气,还不至于让人做出这么大的手笔,难说她真的得罪了哪个大人物? “照处是在哪里照的?” 不愧是大家族的接班人,瞬间就找到这一切的脉络,看着哭丧着脸的赵倩晰,李楷泽缓缓的问道:“这些照片只怕还是最近照的。” “这些照片……”赵倩晰听到他问自己,像是想起什么,只是又不能确定,支吾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这种事情说出口一不小心就会酝酿出惨痛后果,哪果这个时候李楷泽这根救命稻草弃她而去,那么一无所有的赵倩晰真的会去自杀。 “到现在你还能瞒什么?” 李楷泽隐忍的不满开始释放,语调也不似平常热情,冷冷道:“只有说出一切,我才能想想怎么样能替你摆平这件事情。你做了什么我现在可以不追究,目前最关键是怎么解决这个燃眉之急,你要是还奢望隐瞒什么,神仙都救不了你!” “我说!” 泪流满面的赵倩晰顾不上隐瞒,慌忙说道:“那些照片……”伸手指了指那些**的,“我不知道是谁照的,”看到李楷泽面色一沉,急着又说:“这张穿军服地是,是……”她知道这才是要命的一张,“是郑燕前天和我一起照的。不过是开玩笑的,只是她认识一个出名的摄影师,我也是一时好奇,经不起她一个劲的劝说就和她去了,我和她都照了地,可是没有唱什么台湾国歌啊,要不可以找她证明的啊。” “证明?哼,证明不是在这儿吗!” 李楷泽指着报纸上一个地方冷笑道,这个女人真是没有脑子啊,既然照片只有两人去照,那么现在登了出来,明显就是那个郑燕搞的鬼,还要她证明,真是个十足的花瓶,平时挺精明的一个女人,怎么到关键时候就犯傻,这个时候他想到叶无道偶尔间流露出对赵倩晰的一个评价----精明而不聪明。 “在哪儿?” 赵倩晰听他一说,连忙接过报纸,刚才还没有留意,现在看清了,在标题地下方有一行小字,上面写着:“好友郑燕证实赵倩晰确有去台湾发展的想法,但对她这种宣传方式并不认同。” “好你个郑燕,你这个贱人这不是要害我吗。我怎么招惹你了,我要跟你拼命!”赵倩晰看完后脸色变得狰狞。 李楷泽把赵倩晰从开头到现在的所有丰富表情都纳入眼底,虽然知道她所有的缺点,比如爱慕虚荣,心脸狭站,极度极仇……身为爱情完美主义无反顾者的他可以把她的缺点写满整整一张纸,但是是他仍然放不下这个绝对不完美的女人。他虽然不清楚自己为何如此迷恋她的身体和灵魂,但是他知道自己是真的爱上了赵倩晰,如果是其他女人,上次在台湾叶无道暗示他地时候早就分手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宿命吧。 “拼命?你还是省省吧。” 他缓缓说道,他现在感觉这件事情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就是郑燕要诬陷赵倩晰,但也要考虑一下她自己以后的发展,甚至是陷害赵倩晰后的后果,虽说外界不太清楚赵倩晰是自己包养的,但郑燕还是应该知道的,她既然知道还这么做,难道有后台支持她? 如果是针对自己,那么这场危险游戏就有得玩了。 赵倩晰看到他现在一脸的寒意心里也是揣揣不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看到他的脸色在这片刻就变了数次,知道他现在地心里一定是愤怒到了极点。 “天地娱东公司!” 李楷泽心里猛然想起这个名字,想起的同时心也跟着急剧跳动一下,有种惶恐自然的升起,让他不敢想,却又不得不想。 是啊,看来一定是天地娱乐公司在幕后指使的,要不然跟她算是在一根绳上的蚂蚁地郑燕不可能有那个胆子来陷害赵倩晰,可是为什么天地娱乐公司会找上赵倩晰呢?李楷泽心里一阵混乱,一定是这个女人闯祸了,可是她到底做了什么错失让天地娱乐公司这么整她呢? “你最近做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李楷泽低声着一脸惊恐的赵倩晰,他发觉自己的声音竟也有些颤抖,要知道天地娱乐公司的老板可是他最值最信赖和结交的朋友叶无道啊,每每想到他,自己心里总是有一种暖意,那可是过命的兄弟啊,自己欠他地太多了,心里想都没有想过要和他为难。 想到叶无道曾经对自己的提醒,李楷泽心中的不祥越来越凝重。 “没有啊,我怎么会去招惹天地娱乐有限公司。” 赵倩晰赶紧解释道,看到李楷泽的表情她也是心里一阵害怕,脑海中忽然想起那天她对叶弱水做的事情,心里暗想,不会是因为这件事吧,可是没有听说那个小妖精有什么大靠山啊,但想是想还是不说为妙,看着李楷泽一脸无辜的说着,“我最近就是和几个姐妹在一起了,真的没有做过什么啊。” 看着赵倩晰一脸无辜的样子,李楷泽脸上一片漠然,伸手将她扶起,淡淡的说道:“行了,你还是起来吧,回房间洗洗,一会就去公司,就说你什么也不知道,看看公司的反应,其他的我去做好了。” “楷泽,你对我真好。” 赵倩晰听到他答应替自己出头,心里也少了许多惶恐,妖媚的冲他一笑,含泪亲了他一口,上洗手间不洗漱去了。 李楷泽心神疲惫的瘫靠在墙上,喃喃自语:“无道,不要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