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逼入绝境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五十四章 逼入绝境

赵倩晰此刻也感觉似乎有大事真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顾不上再装矜持,急声问道,香港的娱乐八卦几乎是渗透到各个角落,她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被抓到什么不光彩的把柄,近期李楷泽不顾家族反对公开声明在明年初和自己举行婚礼,这个敏感时期可千万不能出什么纰漏啊,要不然她的所有心思和努力都会付诸东流。 “什么?”话筒那边显然有些惊讶,“你自己做的事情还要问我,赵小姐,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吧。”声音中透着不满。 “不是的。”赵倩晰听出事态有些严重,慌忙说道:“还是请你说说好吗,我真的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了。” “好吧,”话筒那边停了一下,似乎想着什么,“你还是看看今天的丰如早报和港间新闻吧,对了,或许大公报上的娱乐版也有了,我不想多说了,还请赵小姐今天能抽出时间接受我的采访。” “好,我记得了,一会我会安排我的经纪人和你联系的,谢谢。”赵倩晰感觉有些烦躁,强挺着应付着。 “好,我等你回信,希望赵小姐不要爽约啊。”话筒那么的记者提醒道。 “好,我记下了。”随手挂断手机,赵倩晰思索一下,猛的接抬头,看到李楷泽已经坐在床上,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 “楷泽,”赵倩晰有些慌乱,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变故,但自己肯定是遇到了麻烦,望着床上的李楷泽,颤声说道:“好像有大事发生了。” “慌什么,”李楷泽看了她一眼,取过香烟点燃后说道:“什么事情能让你慌成这样,有我在,就是再大的事情又有什么害怕的。香港金融业这么发达,所以钱也最有用,钱,我有,所以我能让香港给我推磨。” “楷泽,就知道你最疼我了~”一声娇呼。赵倩晰听到他这么一说,心也静了下来,是啊,现在地李楷泽在香港不说是万能,但是有什么事情还能难住他呢,再说还有他那个始终支持他的大人物帮忙,现在的李楷泽真的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摆不平了。 撒娇般扑到他的怀里,赵倩晰抽泣着说道:“公司刘总让我现在就去公司,还说一个小时不到就和我解约,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最近我也没有做过什么啊。” 眉头皱了一下,李楷泽也有些纳闷,这是怎么了,难道真地有事发生?用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思考着。 “报纸,对报纸。”赵倩晰此刻忽然想起刚刚那个记者对自己的提醒,急忙从他的怀里抽出身,顾不上自己还是半裸着身体,向房间外冲去,李楷泽苦笑,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声惊叫响起,那声间不用问就是赵倩晰发出,声音中的恐慌像是地球未日到了,完全是一种绝望的惨叫。 连心起身,顺手披上一件衣服,李楷泽也快速走了出去,看到赵倩晰整个人泥一般堆在那里,身下散落着一堆报纸,手中那张带有巨幅彩图地报纸上正是她的玉照,只不过却是一丝不挂。照片上的赵倩晰搔首弄姿,一付淫荡的姿势,看似像是在沐浴,但这种姿势就是在成人片里也不常见。 李楷泽一怔,伸手从她手里取过那张报纸,标题醒目的写道:“昨日影坛玉女,今日淫荡**----真实的“玉女”赵倩晰。“ 眉头拧的更紧,低头向赵倩晰看去,此刻的她已经面无人色,带着羞愧,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 “楷泽,我,我真地冤枉啊,我,我记得我没有照过这种照片啊!” 赵倩晰看到他一脸的气愤,吓的哀号着扑到他身上,抽搐着,眼泪不知是因为惊恐还是羞愧,不停的流下来,冲的脸上显出一道道的粉痕,最后绝望的挣扎道:“一定是用电脑把照片合成的,楷泽,你不要看,不要看……你一定要相信我……” 李楷泽没有推开她,但也没有安慰她,只是俯身下去将那些报纸一一拣起,那些报纸的娱乐版面上无一不是赵倩晰地裸全玉照,只不过姿势不同,但都是带着诱人的淫荡,还有不少是她和某个男人在一起亲密的照片,随着一张张的报纸翻过,李楷泽脸上怒气随着那些图片标题的露骨刺眼愈发地明显了。 心里升起一股怒火,李杨楷泽不是笨蛋,相反极为清楚其中的猫赋,注一定是有人搞鬼,如果……钱大可以来敲诈勒索,不过对方没有,而且能够让香港…篇累牍的进行负面报道,这个藏在暗昨的对手势力肯定不弱,不知道是谁这么狠,这简直是要陷赵倩晰于死地,这个赵倩晰现在虽说是和自己同居着,但对外还是一付玉女的形象,这也正是她能够被公司捧红的一个原因,现在的影视圈缺地不是荡妇**,只要你还能证明你是玉女,再稍稍有些演技,公司一捧想不红都难。 赵倩晰处心积虑伪装的一切,就在这一刻彻底的土崩瓦解了。 “楷泽,求求你了,快帮我想想办法啊,我该怎么做啊,公司刘总还要我去公司,一定是因为这个原因了,我到时该怎么说啊。”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楷泽想了想压下怒火,忽然淡淡的笑笑道:“正好你可以称这个机会改一改你的演艺路数,现在你已经这样了,再演玉女也不行了,这样也好,玉女的前景不太好,你转型演别的,嗯,真看不出,你在报纸上的这付模样,还真够淫荡的,和本人中的莎朗期通好像也能不分高下,呵呵,我们商业上营销讲究策略,有一种就是逆向宣传。” 李楷泽终究是李楷泽,经历三个月赚200亿又瞬间身无分文的他遇到这种事情还能谈笑自如,所以他能被叶无道当作兄弟是有理由的。 “去你的,”赵倩晰听到他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总算放下心来,她倒不是怕自己的**示人,只是一怕自己以后在演艺圈里混不下去,当然最怕还是怕李楷泽会因为这个把自己甩了,自己好不容易钓到的这个钻石王老五,要是因为这件事被他甩了自己,那她可就亏大了,至于演什么玉女也好,荡妇也罢,她倒是并不在乎的,演艺界的女人有几个是靠演技养活自己的,最后的归宿不多数是要被有钱人包养吗? 只是暗自松气的赵倩晰并没有发现李楷泽松表情下的凝重,还有眼睛深处那抹复杂的哀伤。 李楷泽一边累索一边翻看着这些报纸,翻到最后一张时,忽然愣住了,这是份《大公报》,不同于一般不负责任的娱乐报刊,《大公报》口碑素来严谨,这种影响力极大的报纸上竟然也出现了赵倩晰的照片,而且是头版,不过却是穿着衣服,但给李楷泽的感觉反倒比那此不穿衣服的还要震惊。 醒目的红色标题清楚的写道:“香港演艺界玉女,着日本军服,唱**国歌!” 红色标题的下面正是眼前的赵倩晰,那穿在她身上的军服很是得体,笑容也十分的灿烂,但李楷泽知道,就是自己再有力量,只怕也挽救不了她的被封杀的命运了。 趴在他身上的赵倩晰也感觉到他的震惊,抬头向他手中看去,一惊之下,险些昏了过去,如果说那些**照片她还能从容面对,此刻看到这张穿戴严实的衣服,她感觉到自己比光着身子在大街上行走还要难受,“天啊!”这张照片怎么会在这里。 赵倩晰此刻已经知道自己的演艺生涯宣告结束了,她知道,有两个比她还火上数倍的演艺圈里的人物只犯了其中一个错误就险些毁了前途,最后还是动用了一切能够想到和想不到的手段才得以得返演艺圈,自己竟会在这里同时犯下两个错误,只怕现在自己依靠的李楷泽别说是钻石王老五,就是他满身是钻石也难以让自己脱身了。 “楷泽,我该怎么办啊,你快想想办法啊,会不会封杀我啊?” 赵倩晰现在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双手摇晃着他的大腿,哀求的说着,想到现在大陆和日本及台湾省的关系,她感觉有些害怕,如果真的因为这个惹怒了大陆,不但是封杀自己,只怕有人还会杀了自己,想到这里,那生来具有的妖艳此刻也已经没有半分存在了,有的只剩下绝对望。 “怎么办?” 李楷泽想到了叶无道,第一时间,有点茫然无助的他想到了那个行事诡异的邪恶家伙,这种事情正常途径正常手段恐怕是不能消除影响,只能让这个黑白两道都叱咤风云的他出面,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只可惜,这次李楷泽注定要失望了。 因为正是叶无道要整他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