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噩耗传来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五十三章 噩耗传来

这里只能用豪华来描述、除了豪华,还是豪华,能够居住在这里的毫无疑问都是各界的精英人士,这里遍布别墅区,从山顶俯视,维多利亚海湾如同一颗明珠镶嵌在不远处,海天一线,港湾上的游艇停靠在码头上.夜已经浓重、海冬青也不见了踪影。 此刻虽然巳是夜晚、但在太平山上确是依然灯火通明,住在别墅区内的人们正在开始着夜生话,山腰处的一座别墅里的一处卧室里,此刻上演着一幕香艳的情景。 卧室装饰的十分奢华,各种古玩玉器随意的摆放在房间四处,一张宽大柔软的欧式风格的大床摆放在卧室的中央,一面巨大的镜子镶嵌在卧室的顶棚上、将屋内的一切倒映在半空中。 两具**翻滚着,镜中人影重叠着,伴随着引人遐想的呻吟声,那粗重的男性喘息声不断急剧,终于,急剧的摆动停止后,重叠的人影分开.交颈着倒在床上。 那男人直起身子,容貌清瘦,有些瘦弱的身体上突出几根肋骨,正是叶无道的好友李楷泽,他身下的女人正是他最近的女友,赵倩晰,此刻的两人正在他的别墅中纠缠着。 移动上身,将头靠在床头上,伸手将摆在床头边桌上的香烟取过,随手抽出一只放在嘴中,一只柔滑的手臂举到他的面前、“叭”的一声轻响.一道火苗在那柔若无骨的手中升起、燃着了他口中的香烟。 一道烟圈从他嘴中吐出。化成烟雾喷在正在媚笑的赵倩晰的脸上,一声娇嗔、赵倩晰挥动手臂似乎要将烟雾驱散、但妖艳光洁的身子却更加紧密的贴在他瘦弱的胸膛上。 一手将烟磕向烟灰缸,另一只手不停的抚摸着停留在胸口上她的背部.在他的抚摸下。赵倩晰又轻轻地呻吟起来、仰起头、透过遮住脸颊的头发,望着他似乎要求着什么。 “你这个小妖精,“李楷泽邪邪的笑着,“难道你要把我累死在你身上才满意了?“口里说着。抚摸她背部的手却加紧了动作,虽然李楷泽看上去貌不惊人,而且身材消瘦,但是在这方面却是雄风大振,每次都能让赵倩晰**迭起的欲仙欲死。 赵倩晰此刻显出越发的激动,目光游离着,鼻息轻喘.口中呻吟着.光洁的身子不停的颤抖着。只是眼光深处露出的贪婪却是无法掩盖的。 口中发出一声嘤咛,她随着身子的扭动头发向两旁散开,露出一张妖艳的面容,口里呻吟就在他有了反应的一刻忽然停止,睁开眼睛,痴痴的看着他。 “怎么了?“李楷泽正到兴致上,怔了一下,疑问着。 “楷泽,我爱你。我给你生个孩子好不好?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赵倩晰用腻出水般的声音娇声说道,那双妩媚的桃花眸子流传着一股成就感,毕竟能够虏获这位香港小财神是她骄傲的最大资本,女人聚在一起谈论最多的是男人无非是想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要么通过贬低别的男人来哄抬自己的男人。或者通过别地女人眼中的嫉妒来装饰虚伪。 “傻瓜,我也爱你啊。”李楷泽邪邪一笑,“男孩女孩都无所谓,不过我。” “想.”赵倩晰轻声哼了一声,不再说话.虽然对用孩子彻底套住李楷泽没有成功而有点失望。但是这种失落没有半点显露在那张俏脸上.将头越过他的头顶,用下额压在他的头发上.眼神中有一种难以琢磨的神情,一阵清香涌过,将细嫩地长颈伏在他的脸上,李揩泽的唇己经牢牢的吻在光滑细嫩的长颈上.屋顶的镜中人影又晃动起来。 满屋春意似乎淡化了冬季的清寒。 一缕阳光透过厚厚地窗帘射入卧室内.床上的两人还是保持着相拥的睡姿,不过是男人还在昏昏的睡着.那妖艳的女人已经望着屋顶的镜子在想着什么。 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响起,赵倩晰慵懒的将压在李楷泽身下的手臂抽出.从床头的矮几上拿起那款粉红色时尚手机.扫了一眼上面的来电显示.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他,想了一下接通了电括。 一个急切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声音中的慌乱让这妖艳的女人一惊。 “赵倩晰吗?你怎么搞的!”话筒那边一个男性的声音慌乱中带着不满向她喊道:“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蠢事,你难道想用这件事来炒做自己吗.我告诉你,你赶快给我来公司一趟,快,一个小时内要是你不来.你和公司的合约自动取消。 “喂,刘总、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怎么炒做了……”还没等她问清.话筒那面已经挂断,只剩下嗡嗡的蜂音声响起。 神色急变、赵倩晰慌忙起身下床,随便抓起衣服向身上套去,手机在这时又一次响起,“喂、请问是赵倩晰小姐吗,我是寰宇娱乐周刊的记者。” 寰宇?记者?赵倩晰一怔、大清早的就有记者找自己、虽说自己现在也是名人,但一清早就被记者找、还是头一次,而且这个寰宇娱乐周刊可是娱乐圈中知名度极高的,平日赵倩晰想请他们采访都得要李楷泽用点关系、这次却找上门来、难道真的有事发生? “我是赵倩晰,请问你有什么事?” “请问那几家娱乐新闻今天登载的关于你的图片和新闻是杏属实,我想对你采访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接受我的采访?” “什么图片,什么新闻,麻烦你能和我说说吗?” 赵倩晰此刻也感觉似乎有大事真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顾不上再装矜持.急声问道,香港的娱乐八卦几乎是渗透到各个角落、她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被抓到什么不光彩的把柄,近期李楷泽不顾家族反对公开声明在明年初和自己举行婚礼、这个敏感时期可千万不能出什么纰漏啊,要不然她的所有心思和努力都会付诸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