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策划阴谋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五十二章 策划阴谋

夜色已深,赵师道仍然躺在那张古朴的檀木藤椅上,略显疲倦,只是一双眼眸子精光闪烁,望着远方的暗处,若有所思。他手中握着一个杯子,里面装的不是草药汁,反倒散发出浓浓的酒香,桌子上一壶医生郑重声明不能沾一滴的白酒,竟然已经喝掉了三分之一。 “李强?”赵师道突然唤了一声。 从军刀部队中抽调出来的李强快步走上来,异常彪悍的身形和赵师道形成鲜明对比,但是他对着眼前的确良赵家儒将却是从骨子里的毕恭毕敬,“什么吩咐,将军?” “事情办的如何了?”赵师道淡淡问道。 “一切按照将军的吩咐,”李强觉声道:“递上去的材料虽然不很重,可是我想上面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重病要猛药!” 赵师道嘴角一丝落寞和平共处自负的和笑容,“不过现在毕竟还不是下猛药的时候,我们只需要让那些老头子知道些事情,是时候约束约束一下那帮纨绔子弟了,可是若他们也不知轻重……”他眼中寒光一现,“后面还会有更精彩的等着他们!呵呵,久病成医,我也许真的像老师所说天生适合阴谋和官场呢,虽然我的身体不如常人,但是在官场,似乎没有几个人比我健康。” 李强缓缓点头,望着赵师道的酒杯,眼中有了忧虑,“将军你这么多年哪一次不是算无疑策,我想这件事很快就要有了结果。那此人还不会一意孤行的,那样对谁都没有好处,只是……将军,只是这酒还是少喝了,将军你最大的敌人还是自己啊。” 也许是跟在赵师道身边这么多年,见惯了官场的角斗,近朱者赤,李强也培养了深厚地官场智慧,那几个太子党还真不放在他的心上,唯一让手机他放在心上的无疑就是眼前这个将军的身体。 “我有分寸。”赵师道淡淡道:“夜深了,你们也该休息了,不用管我。我只想自己静静。” 李强无奈的应了一声,闪光灯身退到暗处,却还是不肯去休息,只在暗中保卫着将军。 凝望着手中的酒杯,赵师道眼中有些深邃地苦楚,“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口中喃喃自语,已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他嘴角笑意惨淡,摇头若笑。 拚今生,对花对酒,为伊泪落,能够如此,对自己来说算是最后的幸运吧。 “相思岭上相思泪,不到三声合断肠。” 赵师道又满了一杯,眼中不见丝毫酒意,只是那刻骨的相思更加浓郁。 才把相酒杯递到了嘴边。一只粉嫩纤手伸了过来。夺去了中将手中的杯子,“我看你是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了。” 世界上敢这么做的就只有被赵师道当作女儿疼痛爱地赵清思了,女孩的嘴角虽然有一丝牵强的笑意,眼中却有着说不出的忧虑,“抽刀断水,举杯消愁,什么时候我一向敬佩的叔叔竟然也借酒消愁了起来。” 赵师道一怔,又是一笑,“只是打打网球,好像不用回来的这么晚了。” “叔叔,你不要命了吗?” 变魔术般的从身后端出了一碗中药,赵清思皱眉道:“你现在需要的不是酒,而是药。” 赵师道苦笑道:“我的身子自己还不清楚,成天喝着草药,没病也要喝出病来了,清恩,你不如把酒给我,让你叔叔痛痛快快地醉上一场。” 赵清思一笑,反倒退后了两步,把酒杯放在了身后,“现在叔叔还不是醉的时候,很多事情还需要你去做。” 上下的打量了赵清恩两眼,赵师道突然笑道:“只是谈了几天,就这么快为他做了打算了,早上我劝你的话,看来和这酒一样,都被你放在身后了。” 赵清思秀脸一红,慌忙把酒放在了桌子上,“才不是呢,叔叔,你又取笑我。” 赵师道叹息一声,“你若是这点取笑都不能承受,又怎能坚持下去。” 赵清恩大喜道:“这么说叔叔不反对我和他交往了?” “我们清思想要做的事情,哪个能反对得了,”赵师道淡淡笑道。 “那件事情怎么样了?”赵清恩还是关心太子党的事情。 “很快就要结束了。”赵师道淡淡道,只是言语中有着说不出的自信和自负。 心中暗喜,看到叔叔又向酒杯抓去,慌忙道:“叔叔,你喝酒我不反对,可是你得先把药喝了。” 望着桌子上的药碗,赵师道苦笑道:“这些天来,我没有一天不喝这种东西,你难倒不能让我少喝一点。” 赵清思眼中一丝狡黠,“这碗药和以前有所不同的。” “有所不同?”赵师道目光一凝,若有所悟,“有什么不同?” “这碗药是叶无道亲自为叔叔准备地,”赵清思微笑道:“叔叔,你说是不是和以前的大不相同?” 赵师道怔了半晌,喃喃自语道:“这么说这药还真有点不同。” 缓缓的伸出手来,端起了药碗,又望了赵清恩一眼,突然笑道:“这次的药治不治好我的病我不知道,不过我却知道它不会像以往那么苦了,清思,如果有机会,替我谢谢无道了。” 赵清思含笑点头,一双眸子在黑暗中闪动着喜悦地光辉! ------------ 叶无道可以给合作的人送上一副良药,当然也可以不合作的送上一副毒药。 懒洋洋的坐在办公室里面,双腿搭在桌子上,叶无道心中却并非外表表现的那么悠闲,赵清思这两天又和他见了一面,唯一的要求就是让他等两天,不动太子党,他倒真的听从了她地建议,只是让人留意燕少的动静了,能够站着处理问题他绝对不会跑着处理,能够坐着绝对不会站着,如果能够躺着解决难题,那自然是最好了。 赵家如果真的因为这起事件和太子党产生摩擦,或许真的可以给杨家分担一点压力,化敌为友的事情,不干是蠢才,这不是叶无道代表杨家对赵家的妥协。 谁说合作之后没有利用价值就不能再翻脸的? 狡兔死,走狗自然就要被烹了。 叶无道有着自己的打算,这件事情他不想跟母亲和外公商量,只是燕少虽然暂时不能动,但是还有个人需要他来处理,虽然得罪了这个人可能会引起一窜的连锁反应,只是他已经不在乎! 房门轻轻的敲了两下,小心翼翼的样子,叶无道嘴角浮出了一丝微笑,知道他要的东西已经到了,“进来。” 郑燕怯生生的走了进来,装作一副可怜无辜的表情,手中拿着一个鼓鼓的大信封,颇有分量的样子郑燕牢牢的抓在手中,因为这个也是她的前途,悄悄的望子一眼那个帅气而邪美的面孔,沧桑略带忧郁的眼神,郑燕心头一阵乱跳,不敢多看,心中知道,这个神秘的公子并不把自己看在眼中,在他的眼中,自己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 “东西带来了?”叶无道淡淡问道。 用力的点着火,郑燕脸上露出了**裸谄媚的笑容,这种笑容最让叶无道欣赏,郑燕做婊子就不立牌坊的风格才为她赢得这次合作的机会,她灿烂笑道:“总裁让我做的事情,我又怎敢怠慢,你吩咐的三件事情,我都已经办好了。”上前了两步,将手中的信封放在叶无道前面的桌子上,又知趣的退了下去。 有些感慨这个女人办事的高效,如果自己公司的手下都是这样的竭心尽力并且能力出众,恐怕天地娱东早就一枝独秀了,伸手掏出信封中的几张照片,叶无道只看了几眼,微微点头,“你做的不错,她发现了吗?” “她那个**脸大无脑的,或者说,我轻易骗取了她的信任而已,不是她笨,而是我卑鄙。” 知道眼前的这个部裁厌恶那个女子,郑燕也是不遗余力糟蹋起她曾经的好友,“我给她和那个以前的相好牵线,她还感激的不得了。”女人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道总裁上回答应我的事情……” 叶无道淡淡道:“我这人一向赏罚分明,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实现。” 郑燕大喜过望,又聊了两句,看出叶无道的无耐,知趣的退下了去。 随便看着桌子上的照片和八卦新闻,叶无产嘴角一丝冷笑,赵倩晰,这回想你不惨,都不可能了,李楷泽啊李楷泽,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竟然会爱上这样卑贱的女人,难道你的情商都转化为智商了吗? 叶无道随手将满桌的八卦杂志都扔进废纸篓,不禁低声咒骂道:“真他妈狗娘养的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