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玲珑心思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五十一章 玲珑心思

赵清思渐渐收敛起那份羞涩,转而唉声叹气起来,最后凝视着手中那片梧桐叶,略微伤感道:“我要是早点碰到你多好,怪不得并清舞会肯为你那么做,梧桐叶的典故有很多吧,寄托相思,确实际不错。” 叶无道听到燕清舞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头毛轻轻挑了一下,沉默不语。 女孩舒缓的做了个深呼吸,仿佛在平复着难以言表的心情,扭头望球场的方向道:“球场满了。”望着喧闹的球场,不知道为什么,竟没有了打球的兴致,“能陪我出去走走吗?”抬头看着叶无道,竟然有种破天荒地期待,而不是狡黠。 没有目标的走着,两人谁也没有说话,风轻轻的吹拂着路两旁的树枝,球帽掩盖的秀发此刻已经散开,微风的拂动下,赵清思更加显得有些飘逸的味道,此刻的她没有半点心机。 不过叶无道并没有留意到她的样子,心中正琢磨着赵师道那面的动静,有消息赵师道一大早就出门去找燕少,没多久就出来了,不过看他的表情,似乎没有什么结果,既然这样,看来还是要自己动手了,这种事情虽然相信老妈能够应付,但是自己出手就没有那么多顾忌,而且也会干净很多。 资格硬的老螃蟹,资格嫩的小螃触,红烧,清蒸都无所谓,最关键的就是不能让它横行! 本来就算是让这群细皮嫩肉的公子哥被鸡奸这种事情太子党也绝对能做的滴水不漏,只是目前叶无道清楚自己没有必要逼得对手狗急跳墙。 而赵师道这种人是属于敬而远之的类型,连带着对于赵清思也是这种感情,只是和赵清思呆地久了。才发现她并非自己原先想像的那样,或许,每个人都有两面或者多面性格,他对身边的女人很多的时候是怜爱,对于手下却不能不思威兼施,赵清思呢? 在叶无道看来每个人都戴着面具生活,往往面具的厚度和城府以及背景成正比,城府越深背景越复杂则面具越厚,赵清思显然不是单纯的女孩,心思敏捷,天马行空,连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和她相处就像是一场没有硝烟地战场,就看谁最先缴械投降,看谁先喜欢上谁。 “想什么呢?” 赵清思停下脚步,微微侧脸看着他,露出一丝顽皮的样子,她这几年不乏有男孩追求,但和一个男孩无声的漫步,确实是破天荒的第一次,看着叶无道只是低头走路,知道他在想事,轻声问道,在她的眼中,叶无道不是什么双手沾满血腥的黑道枭雄,也不是什么在南方支手遮天地太子,至少这一刻他不是。 她实在听过太多关于太子党的传闻,太多关于叶无道的事迹,她难倒真的只是好奇,不可否认,她对叶无道已经有了好感,虽然这种好感经不起现实的任何考验,但是他呢,他对自己又是什么态度呢,会不会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如果是,那赵清思无法忍受自己的这种情感白痴。 她觉得叶无道是个迷,又或者像一本晦涩难懂的《易经》,和赵叔叔说的那样,他实在太优秀了,太优秀地人难免寂寞,难免有些高处不胜寒。他眼眸中总是有着太多的思考,一个不该是他这个年龄人的思考。 赵清思看似文静柔弱,却是极有生张,认准的事情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别人很难更改,不然怎么治家入治军的赵老也拿这个孙女没有一点办不法,她有一天突然想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不是能够解开赵家和杨家的是非恩怨,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就烽火数原般一发不可收拾,虽然知道自己这样很幼稚,但是她就是觉得值得,或者说,那样做会很有趣。 至于有什么后果有什么结局,有爷爷,有父亲,还有保护自己的叔叔,天塌下她都不怕。 她偷偷看了看身边地家伙,暗暗捏紧粉拳。 “想什么?”叶无道笑了笑,又露出那玩世不恭的表情,“当然是想你了。” 虽然知道眼前看似放荡不羁的叶无道没有一句准的,可是话语中的挑逗意味却还是让赵清思心跳不争气地一阵微微加快。 “我也在想你呢。” 赵清思轻咬着嘴唇,发回了一句,话一出口,自己都有些怔住了,这句话本来就有些暧昧,让人遐想的空间很大,只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来,算了,反正眼前这个家伙也不会相信。 “古人不欺余也。”叶无道嘴角挂着招牌般的坏笑,“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对了,北大的才女,小李的下两句是什么了?” 考我?李商隐的哪首诗我没有背过,赵清思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当然是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蓦然回过味来,又轻啐了一口,这个叶无道,每句话都是设套让人钻。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叶无道漫声吟道:“好诗,好诗,李商隐这个千古奇才兼爱情专家,此诗正说道出了某些人此刻地心境。” 赵清思耳根子几乎都红了起来,半晌说不出话来,她是个才女,也是个美女,若说没人追她,那是假的,北京大学追求她的男生极为壮观,不过像叶无道露骨的挑逗,却没有哪个敢这么说,毕竟赵家的背景极为雄厚,得罪了脾气古怪的她就算是得罪了整个赵家,那无疑是自杀的行为。 赵清思笑逐颜开,嘴里却是喃喃道:“谁和你心有灵犀了,臭美。”只是声音细不可闻,和蚊子哼哼差不多,不要说叶无道听不听得到,她自己听的都有些含混。 叶无道有些好笑,害羞的女孩女他没少见,只不过像赵清思这样有主见的也这么害羞,那就实属空见了。 “你我若是没有灵犀那就太遗憾了。” 叶无道假装叹息了一声,“看来你我应该是,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江湖岁晚相思远,鹧鸪有泪杜宇言了。” 你我若是没有灵犀那就太遗憾了。“叶无道假装叹息,“看来你我应该是,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江湖岁晚相思远,鹧鸪有泪杜宇言了。” 赵清思一愣,半晌才道:“看你说的,我们还没有到达那种地步吧,不过看你信口化用,倒也还算押韵贴切,江湖岁晚相思远,对寒灯,谩怀幽独,这种竟境,又有哪个能够体会?” 女孩继而叹息道:“无道,我们可以做朋友,就算不是你身旁围绕的女孩子那种,是不是?” “哪种?” 叶无道故意装糊涂问道,“知已,红颜?还是更上一层楼进一步?” 赵清思叹息了一声,“其实你这种男孩子想不喜欢都难。” “本来只是觉得狂放不羁,流里流气的,咯咯,这是我们北大和清华女生对你的集体评价----‘不学而有术’! 赵清思认真的歪着小脑袋,上下的打量着叶无道,笑道:”不过你给我的第一印象真的是这样的,可是到后来就赵来赵模糊了。”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叶无道笑道,摸了摸鼻子,“或许是夸一句,损一句,两下扯平了。不过‘不学而有术’,这可是曾国落对李鸿章的评价呢,我怕担待不起呢。” “怪不得那个民界运容的女子都能为你倾心。”赵清思微微醋味道。 叶无道心中一颤,知道她说的是哪个,只是人在天涯,心却在咫尺,他没一日不想着雪痕,他也知道,雪痕没有一分钟不在想念着他。 因为,那双举世无比的纤手弹奏地每个音符都是弃满了思念! 赵不思叹息了一声,“你身边的女孩子实在都是太出色了,所以我决定!” 望着身旁的叶无道,女孩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道:“最好只和你保持目前的关系,一个红颜知已如何?” 赵清思缓缓上前了一步,伸出纤细小手握住了叶无道的手掌,叶无道心弦一颤,只觉得触手温软,幽香暗传。望着眼前地女子,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些什么,说来好笑,这么多年流氓败类色狼做下来,还是第一次被女人主动在牵手。 “不能更近一步了吗?”叶无道装作很可惜的样子玩笑道。 女孩子灵眸子闪烁着智慧的光彩,微笑道:“近一步很容易,就如眼下这样,可你要知道,白丝与红颜。相去咫尺间,心若是在一起,天涯也是近的,心若是不在一起,那就算日日厮守也如天涯地。” 叶无道一震,缓缓说道:“我总觉得这些话不是你这种女孩子,或者不是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说出来的。” 凝望着叶无道地眼眸中神采一现,赵清思并没有抽回手掌,“你说的一点不错。这些都是我从叔叔那里知道的。” “你叔叔?” 叶无道眉毛一跳,手一动,却又止住。 “不错,”赵清思叹息了一声,“就是我叔叔赵师道。”她幽幽的问了一句,“无道,你说,想念一个人有错吗?” 终于抽回了手掌,没有留意到少女失望的眼神,叶无道凝望着远方,不知道思索什么,半晌终于扭过头来。“相思无罪!”眼前又浮现了那个秀美绝伦的面容眉黛间写着说不尽的思念。 如果相思也是一种错,他宁愿一错再错,雪痕何当不是如此,不止是雪痕,他身边的哪个女人不是如此,可是不能否认的是,思念有甜蜜,也有苦涩…… 叶无道当然知道赵清思地意思,可是就如陈影陵仍然思念蔡羽绾一样,他无法生气,也不会生气,你可以不喜欢对方,可是却不能阻挡那种刻骨的相思。 相思的确无罪,一如那个战功赫赫,却为情所困的赵家中将! 少女嫣然一笑,刹那间容光焕发,“不错,相思无罪,家族的壁垒固然能阻止爱人的相见,却是不能阻挡相思的。” “可是不过是单相思而已。”叶无道冷冷道,嘴角没有半分笑容,他有些明白眼前少女的意思,可是目前他还不想和那位中将有所瓜葛,他是他,叶无道是叶无道! “你爱一个人,只要他好就行了。” 赵清思这一刻不再望着叶无道,而是凝望着远方,“还记得我刚才说的那个调慢钟表的故事吗?” 叶无道听到她的没有丝毫做作,一脸真挚,终于又燕尾服颜笑道:“我记忆不差,是不是又有什么感慨。 用力的点点头,女孩凝眸望着,“钟表可以调慢,但是时间还是过去了,你可以欺骗自己,却不能欺骗时间。” 叶无道叹息一声,“你说的不错,这估计又是你从你赵叔叔那里得到的感慨。” 望着眼前少有成熟地青年,赵清思缓缓点头道:“不错,这几年来,我很少看到叔叔笑过,他的身体越来越差,固然是因为公务繁忙,可是最重要的一点。”她一霎不霎的望着少年,“他有心结。” 叶无道浑身一震,“错过了,就错过了,他只不过是自寻烦恼罢了。” 心中却有些苦笑,虽然对当年的瓜葛了解不深,也不能说谁错谁对,可是那个曾经贵为北京太子党太子的儒将如果没有错过,哪里还有今天和你谈论的叶无道。 赵清思叹息了一声,半晌无言。 “错过了不怕,”赵清思突然抬起头来,眼中有了罕见地坚毅,“只要能补救。” “补救,怎么补救?”叶无道淡淡道,望着眼前的女孩子,突然感觉到她也是那种外柔内刚的类型,从骨了里面透漏着坚强。 少女轻轻捋了一下额前被风吹乱的刘海儿,仿佛平复紊乱的心情,“叔叔说了,他当年错在没有坚持,可是悲剧只能到他的身上为止。” 叶无道浑身一震,终于明白少女的意思。 “他不会让我重蹈覆辙!” 望着叶无道,少女眉间一丝忧愁,她虽然有着自己的主见,也能自己拿些主意,可是关键的时候,就是她为之敬仰的叔叔,二十年前都不能顶住家族的压力,自己可以吗? 果然,他明白了她的意思,嘴角玩世不恭的笑容有些发若,“你不会不知道赵家和杨家的恩怨,你以为,凭借你,还有你的叔叔,能够改写这段历史?” “事有可为,事有不为,”赵清思嘴角浮出了一丝微笑,“无道,我们是朋友,是不是?” 头一回不在朋友的字眼上做文章,叶无道也笑道:“和你们赵家做朋友,无疑比做敌人要愉快许多。” “那就还要算上你一个,”赵清思再次握住了他的手掌,柔声道:“无道,错过的,我们还有机会改正,杨家和赵家的关系一直不好,这本是一些历史原因阴阳差错的造成的,但两家人却没有任何人想去化解,或主许都是顾忌面子,还是有别的原因,我虽然并不清楚,可是我叔叔已经走出了第一步。” “第一步?”叶无道眉毛一跳,神色不变。 “不错,就拿这次京城太子党对付杨姨这件事来说,赵家对杨家已经伸出了化解的双手,只是不知道杨家能不能接受。”赵清思缓缓道。 “我只看到赵家的一个赵师道。” 叶无道淡淡道:“我承认,赵师道是个人物,可是他还代表不了赵家,赵家如今是你父亲说话,再说就算没有赵师道。区区的京城太子党,你以为真的可以在这里横行吗?” “赵师道的确代表不了赵家,我也没有低估杨家的实力。” 赵清思并不着急,胸有成竹道:“可是若没有第一步,也就不存在以后的和解,无道,难倒你真的希望两家一直这样下去?无论对公对私,这都是没有任何益处,我知道你喜欢下棋,并且天赋惊人,所以你应该知道什么叫做积极的非零和博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零和博弈不是你要的规则吧。” 叶无道喃喃道:“规则,规则。” 神情原本紧张赵清思似乎松了口气,道:“你不需要马上给我答案,我给你出的这道题,无论你给出什么答卷,我都不会奇怪,因为你就是这样让我捉摸不透的家伙。” 叶无道苦笑道:“这道师绝对是目前为止我做过最难的一个。” 赵清思突然问道:“如果我说我在这个时候喜欢上了你,你会相信吗?” 叶无道毫不犹豫道:“当然!” 眼眸绽放光彩的女孩继续问道:“那你会随即喜欢我吗?” 叶无道稍微微犹豫了一下,眼神玩味,肯定道:“会。” 赵清思转身嘻嘻笑道:“我骗你的呢。” 叶无道用懒散的语调轻松道:“我也是。” “无耻!” “谢谢夸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