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零章 佳人有约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五十零章 佳人有约

颇据规模的网球场并没有因为天气的晦暗而少了人气,相反因为气温要比平日低了一些,反倒是人满为患,赵清思将并没有被厚重衣服掩盖曲线的身体斜靠在场外的围栏上,目光望着球场的入口,等待着叶无道的出现,颇有望穿秋水的味道,引来众人频频侧目。 上午打电话给那个家伙听到他答应的无比的痛快,但此刻约定的时间只有五分钟,却依然不见他的踪影,原本以为叶无道会像一般男生那样提前到约会地点,没有想到这次要反过来让她等候,应了一物降一物的说法。 无聊的挥动手中的球拍,带起泥地上的青草,赵清思却没有感到一点的不耐烦,只是眉头紧锁着,暗暗的想着什么。 自己虽然多次对赵叔叔说自己只是好奇,来找叶无道也可以说是为了缓和家族矛盾,可是为什么每次一想到他那沉毅的眼神,带着点邪气的笑容就会怦然心动?只不过她清楚这种脆弱的好感还远远不能让她花痴到此生非叶无道不嫁的恶心地步,计算,理科天赋惊人的赵清思恨不得把自己的感情也精确衡量一番。 “家族,利益;一分前途于卜的爱情,怎么权衡呢?” 赵清思心中发出一声叹息,陡然间嘴角浮出了一丝微笑,一个人影从球场入口施施然的走了过来,下一刻已经来到赵清思的面前,脸上还是那种好像什么都不放在心中的笑容,比父亲的沉稳多子几分灵气,又和叔叔那种儒将风范多了一抹狠辣,真是个优秀地家伙呢,赵清思在心里半是痛苦半是欣慰的呻吟,若非他如此出众,她早就不需要这般犹豫不决了。 赵清思伸手抬起腕子,笑着指了指。有着恋爱中女孩的娇溺,风采婉约俏皮。 叶无道也笑了,抬起手臂将手表在她面前晃了一下,懒散道:“我从来都是踩点到达指定地点,除了上学。” 清秀女孩噗哧一笑,“大冬天的拉着你出来喝西北风,你没有太大意见吧,中千我请你去诗洛餐厅吃饭当作赔罪。” 叶无道眉宇一轩,笑容极度可恶,道:“美女陪我谈心,自然是求之不得,都说接触是征服的第一步嘛,好兆头兆头。” 赵清思粉嫩脸颊霎时通红,神态嫣然,这份羞梁没有丝毫羞涩。已经知道她鬼怪灵精的叶无道都没有办法反感,因为她地身份和性格,叶无道对这份无心的邂逅渐渐划清界线,他微不足道笑道,“我算什么天才,你们北大素来盛产怪才奇才,我想我还真难入你法眼呢,谁不知道你是北大的一面旗帜,如今北大的理科能够与清华抗衡,赵大小姐居功至伟吧。” 赵清思秀脸一红,螓首微垂,说不出的惹人怜爱,嘟着嘴巴道:“清华有燕清舞,我顶多就是一小丑。每次我们北大和清华的暗地较劲,我都会遭到清华地轮乘番炮轰,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可怜,可是我又不能跟他们争论,你也知道,和一群傻瓜争论,旁观者自然把你当作傻瓜的。” 果然是个不肯吃的丫头。叶无道心中好笑,就凭你赵家的旗号亮出来,能欺负你的还真不多,虽然知道她和惜水差不多的背景,比起惜水也只能说有过之而无不及,赵家老爷子虽然刚刚退居二线,但是余威尚存,加上人缘极好,没有人怀疑那位老人的政治能量,而赵清思的父亲也不是简单角色,加上国家安全部的赵师道,赵家和杨家绝对是一个级数,就算逊色,也在毫厘之间。 叶无道不傻,知道少女接近自己不仅仅是因为对自己有好感,赵家和杨家地过去,他也是是清楚的,有意无意自己时常会提醒自己远离赵家的人,但那不是说对赵家的人有所畏惧,只是因为赵家的人也和自己外公一样,都是以清廉刚正为国人称道,自己虽说对政事不想去参与,但也希望这些人能够相安无事的为国人做好些事。 底线,叶无道纵然不把道德放在眼里,却始终把自己当作一个中国人。 “对了,我刚才说到哪里呢?”少女抬起头来,脸上红晕不褪,嘴角已经泛起调皮的笑意。 “刚才啊,你说和我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叶无道见她故意装傻,顺水推舟的占便宜,仍是那副色狼般地表情,既然双方都是聪明人,那适当的得寸进尺就是一种享受了。 “才不是呢,你果然不是我们学校里那些男生,他们或者不可理喻,或者神经错乱,你似乎找到了一个平衡点,还有,我警告你可不要在我们面前卖弄文采,我们北大的才子那可都是出中成章倚马万言的,我不想破坏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形字。” 赵清思捂住嘴巴轻笑不止,微风轻拂,吹动少女地长发,伸手不……捋捋刘海儿,嘴角眼角满是笑意,叶无道虽然久经考验,看到也不由怦然心动,围着一条白色围巾的女孩在这清冷季节中格外秀美,拿着网球拍行走在梧桐树下的小径,她蓦然回首,对身后跟随的他问道:“你是不是见到每个女的都是这样油嘴舌?” “天地良心,我保证,我绝对不是随意对每个女子这种说法。”叶无道举起手来,嬉皮笑脸道,那双澄澈却深邃的黑色眸子满昌无辜。 赵清思看到他地样子,微微一笑,心中舒服了好多,可是叶无道后面说的一句差点让她产生想踹人的冲动,“我只对美女这么说的。” 女孩望了他半晌,突然叹息了一声,摇摇头道:“我也算不上什么美女,比起你身边的女人。我多半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听说女人有美貌的话,就准备了一半地嫁妆,看来我以后要找个极其英俊的男人作老公,嘻嘻,这样一来如果生女儿,多半出现美女的概率也大很多。” 上上下下打量着赵清思,叶无道又表现出色狼的模样,“你看我合格不,要是觉得还行,你就将就着拿去用吧,不满意可以退货。” 拿起球拍向叶无道打去,女孩啐骂了一句,“流氓!” 看到叶无道并不躲闪,球拍到了半空已经停了下来,赵清思有点无奈,道:“唉,和你扯东扯西的拉不到正题。” “什么是正题呢?” 叶无道看到少女似喜似嗔,柔情百结的样子,心中地戒备已经少了很多,或许,现在的少女,才是她本来的面目了,不过他远远没有自负到赵清思这位赵家公主已经被自己的魅力倾倒,有些女人,身份就是一种负担,因为叶无道清楚她和慕容雪痕,吴暖月是不一样的女人,如果在众多女人中挑选一个和她最相像的,恐怕就是近期入主东方集团并且闪电联合风云企业对付自己地何解语。 这样的女人啊怕对待感情都会不停的权衡计算,而叶无道对此免疫。他虽然喜欢玩猫捉老*游戏,但那是对待敌人,而不是在情场上。 赵清思突然嫣然一笑,站在一根梧桐树下,仰望着还有头顶那些依然留恋树干而不肯化作春泥的树叶,痴痴道:“我从来没有迟到的时候,只是所有的一切都有个开始,我终于有一次还是迟到了几分钟,原因很简单,我想知道迟到是什么滋味,就像我曾经为了知道毒品为什么那么让人难以自拔而去吸毒一样,喂。你说我是不是很傻,很无药可救的那种傻?” “执着,对我们来说好事,要想成为人上人,多少需要这种傻,我又何尝不是呢。” 略微震撼的叶无道终于见识到这个女孩“诡异”个性地冰山一角,不想在毒品这件事情上过多纠缠,转移话题道:“我想你这样的学生,老师不敢批评也舍不得批评吧,恐怕还得嘘寒问暖半晌呢。” “你终于猜错了!哈哈,你也有失算的一天,开心哦~” 像个孩子开心雀跃的赵清思把网球袋丢给叶无道,欢笑着去接一片缓缓飘落的梧桐树叶,回眸一笑,“也难怪你猜错,那个老师最是刁钻古怪,大喜过望之下抓住机会狠狠把我批了一通,我爷爷都没有那么批评我呢,我最限他,但是在十多年的学习生涯中,我唯一记住的老师就是他。呵呵,你知道我当初的借口是什么吗?“ 叶无道轻轻摇头,要跟上她这种女孩的心思,难,所以最好地办法就是不要动脑筋,她想告诉你自然会说。 赵清思伸手抬起腕子,微笑道:“没有,我把表调慢了几分钟,然后理直气壮的说我没有迟到。” 叶无道恍然大悟,看了看她纤细雪白腕上的那块江诗丹顿,学着赵清思的神态语气,惟妙惟肖道:“我戴得可是江诗丹顿呢,唉,老师,没有想到贵的也不见得准,看来下次我要戴两块手表校正一下才行了。” 赵清思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捧腹笑道:“我当年就是这么对老师说地,没有想到被你说的一字在差,看来你说的……你说的……”女孩蓦然满脸通红,羞意上涌,她本来不是那么容易害羞的女孩子,可每次想起他的话来,若有意若无意的带了那么点深意,都是忍不住地让她打破平静的心静。 阴谋得逞的叶无道笑着接道:“我说的你我是一对果然不错,是吧?” 赵清思渐渐收敛起那份羞涩,转而唉声叹气起来,最后凝视着手中那片梧桐中,略微伤感道:“我要是早点碰到你多好,怪不得燕清舞会肯为你那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