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儒将一怒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四十九章 儒将一怒

“是啊,确实不是我们伸手的时候。” 宁震听到他这么一说,眉角动了一下,嗓音中带着嘲弄,“只是赵中将的手是否伸到杨冰凝,杨副省长的身上了?” 大厅中一阵倒抽气声,众人都不解的望向宁震,不知道他说这话的含意是什么,只有一旁含笑而望的燕少嘴角弧度更加柔和,轻轻喝了一口上品碧螺春,似乎味道出来了。 赵师道的心里一震,苍白的脸上泛起一层的血红色,犀利的眸子里带着刺人骨髓的冷意,看着这种眼神,狂傲的有恃无恐的燕少不禁心里泛起一阵凉意,更不要说他身边的青年,宁震也发觉自己的唐突,一时间悔恨交杂神情复杂。 “你能不能重复一下你刚刚说过什么?” 赵师道沉沉的说道,目光寒意更浓,脸上神色已经恢复自然,没有半点怒气,但是威严更甚,执掌国安部这么久,身上的气势确实非常人能够比拟,他伸出右手,轻轻示意身后准备有所动作的两名军刀保镖不要动静,这么多年,不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有趣有趣。 也许老虎不吃人,就会在常人眼里成了猫。 赵师道捧着那杯别墅管家递给他的清茶,竟有了一丝笑意。 “如果没有私心,你会对我们做的事情伸手阻拦吗?”宁震虽说语气中依然带着讥讽,但要他重复刚才说的话。他还是感觉自己没有了那种勇气。 “私心?”赵师道看着眼前的燕少,微笑说道:“我有什么私心?” “难道你真的要我说出你和杨副省长当年的风花雪月吗?” 身陷绝境的宁震嘴角露出决绝的狞笑,那是绝望的笑意,知道当年赵师道暗恋杨冰凝事情的人不多,但偏巧自己却知道了,而且知道的还很详细,虽说两人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但他知道,仅仅是说出这件事情,就足以让赵师道心神不稳,再者,他不相信男女间有纯真的友谊,在他看来,要是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赵师道没有必要为杨冰凝做种得罪人的事情。 “洗耳恭听。” 赵师道虽然一股苦涩从心底发出,但是犀利的眸子此刻却没有半点黯淡,相反,还有盎然的冷笑意味,纤长苍白手指轻轻抚摸着白玉茶杯,静静等待这个青年的下文,他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暗自幸灾乐祸的燕少,后者不经意间便吓出了一身冷汗。 “赵中将前日深夜造访苏老头那里,想必是和杨副省长前缘再续了,来此找我想必是答应了要做和事佬?”宁震继续无所忌惮的说着,他就是想要激怒眼前的中年男人,因为宁震反感他的身份显赫地位超群,讨厌他的胸有成竹,更憎恶他的临危不乱。 “我不想做什么和事佬。” 赵师道淡淡的看着林曦说着,眼神中的冷意愈发凝重,“我只是给你们一个提醒,大家都是太子党的人,如果不是这样,你们今天就没有这么偎红依翠的兴致了。” 拿起那杯茶刚要喝,赵师道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放下,在他们咀嚼自己刚才那句话的时候沉稳道:“不要打着整治贪官的幌子在g省招摇,贪官是需要整治,这是我党和政府早已定下的方针,但是要是有人利用这点,钻政策的空子搞派系斗争,是谁也不会答应的,就算我袖手旁观,要动你们的人不需要大费周章。” 燕少静静看着宁震激怒赵师道,赵师道的反应出乎预料,他没有想到赵师道的诚府如此之深,现在杨家和他们两方面的对立愈发严重,他想知道赵师道到底站在哪一边,虽说现在激怒赵师道似乎有些不妥,但在他的心里,到是希望和这个曾经的京城太子党核心为敌。 为什么? 因为对他这种仕途和人生注定一帆风顺的人来说,生活需要一点刺激才有趣。 庞耀轻轻扯了宁震的衣袖,他隐约知道宁震的家庭似乎和赵师道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林曦不理会好友的提醒,犹如困兽之斗般坚持道:“派系?有没有派系,争斗不争斗,我想赵中将比我还清楚,想必杨副省长和苏老头邀请你一起加入他们的势力吧,难道赵部长已经投入他们阵营准备朝我们太子党下手了?这算不算同室操戈呢?” 赵师道叹息着摇摇头,道:“你比这个年纪的林将还要冲动,可惜了。” 宁骠当年和他争过一个女人,也不算争,是那个女人苦苦暗恋赵师道,要知道当年的赵师道不仅才华超群,风流也是无人能够出其左右。加上俊雅风神和雄厚背景,整个北京的女人都对他青睐有加,宁骠的妻子也就是宁震的母亲也是追求赵师道大军中的一员,只可惜赵师道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惹得不少现在已经是手握大权的女人还是因爱成恨,许多嫁为人妇的女人还对此怀恨在心。 虽然说最后迫于家族的压力女人和宁骠上演了一出俗套的利益婚姻,只不过出乎两个家族意料的是这个倔强的女人在生下宁震后就离家出走了,而发誓不再结婚的宁骠从此一蹶不振,所以从小就是没有母亲的宁震对赵师道恨之入骨。 宁骠如今是总参二部的一个处级干部,而且就算是总参二部的部长也仅仅是正军级,也就是少将,所以宁骠怎么都要比赵师道不止低两级。 国安部是国务院职能部门,除办公厅外下设机要局,国际情报局和政经情报局等17个局,和解放军总参二部一样都是拥有许多的特权的隐秘部门,赵师道在国安部部长这个位置上一坐就是十年,其背景和实力可想而知,所以难怪坊间戏言赵师道的一句话就能扳倒一名正部级官员。 “宁家也该挪动挪动了,你们在南方也玩够了,早点回去吧。” 赵师道说完不等燕少等人反应,将那杯没有喝过一口的茶放下,从沙发上缓缓的站起,向门外走去。 宁震冷笑着望着他的背影,不知道在思索什么,姚胖子和庞耀辉等人面面相觑,这一刻心跳的忽然有些利害。 随着欧式铜门的合拢,少倾,隐约听到汽车声响起,赵师道已经离开了这里。 一声玻璃的碎裂声响起,大厅内的众人抬头看向宁震,那原本握在他手上的茶杯此时已经碎裂到地上,目光狰狞的望着窗外,狠狠的说道:“赵师道,我倒要看看是谁要收敛一些。” 燕少若有所思的把玩着茶杯,感觉情况失去了自己的控制。 把沉睡的狮子唤醒,代价是什么? 接下来他们很快就知道了。